···

···

學者們的討論並沒有影響競技場內的爭鬥,當毀滅奧義一出,艾克手中的雷獄印一甩,布魯克迎來了最後的瘋狂!

根源疾風狂舞的力量在瞬間被抽空,風刃前仆後繼,想要抵擋住那一枚碩大的雷印。

但在許久之後,雷印還是令人絕望的飛來,那些風刃都在毀滅奧義之下被統統湮滅為粉末!

「結束了。」艾克挺直了身子,他已經是一名三階大法師了!

轟!

雷獄印一爆裂系統便判定布魯克為輸方!

戰鬥結束!

艾克競技場十四連勝!

「唉——」

一陣陣惋惜在場上響起,眾人替未能見到這個三星魔法的威力而惋惜,甚至還有人抱怨布魯克堅持的不夠久。

這些言論和失敗的一幕成為了壓倒布魯克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直接陷入昏迷中,被傳送回現實之中。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整個競技場只有艾克站立著,作為勝利者,他迎接著眾人熱烈的掌聲。

「是否繼續匹配!」

系統的女聲如約而至。

「不。」艾克拒絕了,今天目的已然達到,何況他心中又有了一些感悟,需要回去沉靜下來慢慢消化。

啪!

空間撕裂,一個金屬輪盤出現在了艾克的面前。

「恭喜完成十四連勝,獎勵品輪盤已送到。」

咻!

收納入自己的空間之後,艾克突然被湧來的疲憊淹沒,直接傳送回了現實中。

競技場結束了,但整個布洛加哥沸騰了起來,大街小巷中,都在談論那一場競技賽。

這一次,艾克是真正的出名了!在學者界出名了! ?熔岩森林距離多柯城不遠不近,這裡是加瑪帝國幾個禁區之一,出名的原因自然是聳立在此處的深淵級別巢穴——灼熱巢穴。

這處封印著遠古惡魔古迪拉爾克的巢穴硬生生將方圓千里的土地化為焦土,生長著詭異進化的植物還有一些被魔氣侵染的魔獸。

在這冒著熱氣的墨黑色土地上,一道瘦削的身影默默前行著,身上穿著一套輕靈的鎧甲,手中則是提著一把古樸的長刀。

片刻后,少年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迷離的目光環視四周,這空曠虛無的大地之上寂靜的可怕,隱約間還能聽見某種生物沙沙沙的響動。

感受著從腳底傳來的炙熱,少年面無表情的望向前方,也不顧額頭上細密如珠簾的汗水,繼續前行。

「阿爾薩帝,你馬上就要破入三階大戰士的境界,剩下的便是選擇自己的道路。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暗騎士一道,以仇恨與怒焰為養料,秉持陰影之身,遊走於黑暗邊界,無情殺戮!我們是惡鬼!是一群從地獄中爬起的喪屍!只有在不斷的殺戮與戰鬥中才能成長。」

「去熔岩森林吧,在那裡你會尋找到自己的道。」

想起老師給自己的訓誡,阿爾薩帝心中便有無窮的動力。

他十分尊敬自己的老師,因為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正式投入暗騎士。

簌簌!

須臾間,一道道粗壯赤紅的藤條在地面滑行,自四面八方包圍而來。

噗嗤!

平坦的地面之上忽的隆起一個土包,一株深紅色的怪異植物破土而出,濺起點點泥土,帶出來滾滾白煙,炙熱無比。

嗖!

阿爾薩帝腳尖輕點地面,身子跳躍至半空中,如同一隻張開雙翼的大鳥。

而在其原地,一根根尖帶有鋸齒狀口器的藤條狠狠鑽了出來。

赤血藤!

這是在熔岩森林中最常見的魔化植物,平日里潛伏在地底之下,當有其他生物經過他的領地之時才突施冷箭。

一旦被他的藤條纏住,等待那些生物的下場便是緩慢死亡!

藤條上的口器會直直的刺入生物體內,釋放出一種如同岩漿般粘稠滾燙的火毒液,把生物體內的血肉、骨頭全部攪成汁液!然後再由赤血藤慢慢享用!

吱吱!

眼見偷襲落空,這讓赤血藤十分懊惱,眼前的阿爾薩帝在他的認知中便是一頓美味。許久沒有享用過生物漿液的赤血藤如同餓狼般矗立,一根根藤條飛舞起來,遮天蔽日,佔據了四方近百米的土地!

阿爾薩帝瞳孔一縮,判斷赤血藤強大的依據便是他們所控制的範圍。

一般新生的赤血藤也就方圓一米,實力可以與一階的見習職業相比。百米範圍則足以對抗三階的大戰士!加上種種天賦與力量,甚是頭疼!

噌!

長刀如雪,光寒影灼。

阿爾薩帝落下的瞬間,刀鋒所至,鬥氣縱橫!

嘶啦!

一根藤條被平直切斷,空中四溢著火紅的汁液,一點一滴落在那泥土上發出滋滋的響聲。

啪啪!

赤血藤怒了,在一剎那的時光中,數十條藤條齊舞,口器開合間噴出漫天毒液。

啪嗒!啪嗒!

毒液如雨,阿爾薩帝就站在那裡,彷彿接受一場盛大的洗禮一般。

滋滋!

毒辣的液體在瞬間腐蝕著他的鎧甲,一寸寸侵入肌膚中,留下一塊塊火紅的印記。

沉寂的火毒頓時興奮起來,在血脈中遊行,瘋狂的侵佔。

「傷痛是我們的食物!」

阿爾薩帝抬起頭,眼眸中被三瓣月瞳填充,體內湧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古代魔法·仇恨之傷!

被動魔法!

學習者所受的傷害越嚴重,反哺得到的力量越強大!

這是黑夜交給他為數不多的魔法之一,還是稀少的前綴古代魔法,效果可怕至極。

若先傷敵,必痛自己!

握緊手中的長刀,阿爾薩帝仰天長嘯,體內充盈的鬥氣噴薄而出。

影斬!

「陰影才是你最終的歸宿!」

刀光四濺,一道道影斬縱橫左右,形成一道細密的刀網。

噗呲!噗呲!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赤血藤的藤條在紛飛,宛若生物的殘肢斷臂般,拋起,落下,灑了一地血。

吱吱!

受到如此嚴重的傷痛,赤血藤瘋狂起來,不停的抽擊著,釋放著火毒液,把蘊藏體內的生命原力瘋狂傾瀉出去。

正是這些珍貴的生命原力讓那些斷掉的藤條重新生長起來,繼續投入戰鬥之中。

阿爾薩帝置若罔聞,機械般的揮舞著刀刃,簡直就是一個屠夫!

隨著身體所受的傷痕累加,他體內的力量如同源泉一般不停噴涌,可卻不見機體損傷,反倒精神奕奕。

古代魔法·嗜血之狂!

被動魔法!

學習者所有的攻擊都將附帶嗜血效果,且受傷越嚴重,嗜血效果越強大!

正是這個魔法不斷的從赤血藤中掠奪著生命原力,以補充修復阿爾薩帝的傷處!

仇恨之傷!嗜血之狂!

這是黑夜交給阿爾薩帝的最好禮物,足以讓他成為一個永不停歇的暗騎士!

隨著戰鬥的僵持持續,赤血藤驚愕的發現自己的身子變得越發虛弱起來,有一股力量如跗骨之蛆般纏繞在體內,不斷嚙噬著自己的力量。

古代魔法·暗影腐蝕!

被動魔法!

學習者所有的進攻附帶暗影腐蝕效果,削弱地敵方的力量。

這個被動魔法的削弱起初毫不起眼,但隨著戰鬥的繼續必將給敵人帶來巨大的麻煩。

「怒焰是暗騎士的力量源泉,釋放吧!」

一個來自心底的吶喊將阿爾薩帝徹底引爆!

他越過重重阻隔,朝著赤血藤本體的位置衝鋒過去!

三境強化!

在黑夜嚴苛到極點的魔鬼訓練下,阿爾薩帝所有一星的體術與兵術都埋入三境強化階段,威力絲毫不亞於某些強大的二星技能。

不遠處的赤血藤身子一縮,他感受到了生命威脅,好似死神的眼眸緊緊盯著他。

跑!跑!

赤血藤瘋狂的收縮其身子,想入遁入大地之中,他要原理這個惡魔一般的人類。

暗·刀術!

怒焰斬!

全球崩壞 阿爾薩帝呢喃著,沙啞的聲音化為一節節低沉的音符,散入四方。

積累在體內的力量為之一抽,那些傷痕所帶來的怒焰之力,融入手中的那把黝黑長刀中。

滋滋!

鬥氣無限增幅,那怒焰熊熊燃燒起來,有焚天灼地之勢,於半空中凝聚成一個碩大的骷髏頭。

須臾間,頭骨破裂,大嘴一張,眼洞扭曲,漫起一聲尖嘯,凝聚為一刀直直斬下!

呼呼——

凄厲的風哀鳴著,忽皺起。

大地彷彿遭受重拳一擊,陡然一震,下陷那微不可查的一點。

刀鋒之下,浮現一條長約十幾米的的溝壑,筆直一道。

那數寸深的溝壑兩旁焦土都被怒焰點燃了,還在燃起詭異的黑色火焰,而赤血藤早已覆滅在一刀之下。

「死亡?」阿爾薩帝悄然走過,心中念頭通道,一條模糊的道路漸漸浮現在眼前。在那渾濁的路旁,有屍山血海,白骨累累,亦有鮮花怒放,綠草如茵。

啪!

蹲下身子,從一堆灰燼之中,阿爾薩帝取出一塊血紅色的晶石。

魔獸天生地養,以血脈傳承,自有力量源泉的魔晶。而魔化植物不同,他們以吸收生命原力為道路,在體內凝聚生命晶石。

阿爾薩帝猛然捏碎那晶石,一股股純粹的生命原力流入他的體內,將那些寄居著火毒的傷口徹底修復。

這只是一個開始,真正的殺戮即將在這方了無人煙的土地上演。

······

熔岩森林入口處幾里的地方,有一塊不是那麼焦黑土地中生長出了一株綠瑩瑩的小草。

小草十分嬌弱,大地中蘊含的火毒決不允許有純粹的生命存在,他在壓迫著它!

只有像赤血藤之類妥協的生命才能在這塊土地中生存,其餘早已成為了大地的養料。

「格林,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

清脆悅耳的稚嫩童聲響起,那小草微微扭動著身軀,好似回應著聲音的主人。

在小草的東邊有一位八九歲的小女孩跪著,她擁有一頭翡翠似的光亮長捲髮,明亮閃爍的眼睛滿是純真無邪,粉嫩的肌膚使她看起來如同一個瓷娃娃一般。

此刻,她穿著一件粉色的公主裙,懷中還抱著一枚橢圓形的純白之蛋。

「啊嗚嗚——」

啪!

突然那一枚蛋搖晃起來,上面頂部的蛋殼被頂起,露出一個幼龍形態的腦袋。

兩根龍角微微鑽出稚嫩的皮膚,幼龍看起來十分呆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