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鴿子蛋能吃?」顧思思茫然地問。

。 「鴿子蛋能吃?」顧思思茫然地問。

「反正是你外婆吃。」灼華淡定地答。

顧思思點頭:「用不用磁力攪拌器?」

總覺著哪裡不太對的零零終於回過神來,弱弱地插嘴【大人……】

所以您還記得,自己領了個保護任務嗎?

聽見小傢伙的心事,瓊熒不咸不淡地反問:「你讓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保護一個五階異能者?」

跟上來的艾九燁聽見這句話,腳步立時停在原地,委委屈屈地往外溜達。

弱女子?她?也對!

剩下的時間裡,零零再度對著一一的宿主流了一大灘口水,暗戳戳眼紅。

半年的時間裡,在艾九燁和認命了的灼華強強聯手之下,西南基地繁榮更甚。

在灼華的經驗的基礎上,顧思思輕而易舉地配出了一系列凈化水源和土壤的藥劑。

順帶還為了自家外婆,科學嚴謹的提供了一份變異動植物可食用性的研究報告。

半年後,屍潮來臨,一覺睡到自然醒的瓊熒在零零的催促下,悠哉悠哉地打開了監控。

【大人啊……您瞅這烏泱泱一大片喪屍,就一點兒都不擔心嗎?】零零嘆息。

「半個月前,思思就監測到了異動。」瓊熒懶洋洋地說。

「都過了這麼久,要是他還無法安排人手抵禦屍潮,那死了算了。」

零零:???

大人!任務呢!

剛走到門口,打算同她說兩句臨別的話的艾九燁弱弱地放下了想要敲門的手,默默地看了眼自己的掌心。

那裡有一道猙獰的疤痕,雖然過去了半年,但依舊明顯。

「艾首領?」

扎著雙馬尾的小葵,穿著明黃色的連衣裙,抱著一把快比她還長的步槍,好奇地問:「您來找姐姐嗎?」

「不……」

艾九燁放下手,溫和地對著小葵笑了笑:「來找老闆娘?」

「今天約好了要教他們射擊。」瓊熒拉開門,接了一句。

艾九燁呼吸微滯,輕聲應了一句,看著她拉著小葵的手往外走的背影,忽而問道:「如果,如果今天我死了,你……」

「你的生死,與我何干?」

瓊熒頭也不回地說。

艾九燁輕笑一聲,心口某個地方,隱隱的有些發疼。

自己究竟哪裡招惹這個小姑娘了?竟叫她恨他至此?

瞭望台上,灼華扭臉,將艾九燁一人過來,心中大駭:「她不來嗎?」

這不是西南基地的劫點嗎?她竟然也放心?

「她和孩子們約好了,今天教射擊。」艾九燁溫聲說,依舊是那副不急不躁的樣子。

灼華莫名的就從他的聲音里聽出了點委屈。

【榜一啊!你就不怕他今天死在這?】

【我相信你有能力勝任西南基地首領一職。】瓊熒淡定地回話。

【那我可以現在就弄死他嗎?】灼華眼睛一亮,抱起了自己重機槍。

鬼知道她這半年被這個倒霉男人壓榨成什麼樣了!

「喵!」

被喂得格外肥胖的狸花貓坐在一隻大金毛的腦袋上,若女王巡視自己領地般,高傲地朝著灼華喚了一聲。

看著這位貓祖宗,瞭望台上的眾人默默地給它讓了個位置。

狸花貓懶洋洋地抬起爪子,喉中發出一聲撕裂般的吼叫。

「喵!」

都給本喵滾開!

這個基地!本喵罩的!

零零看的目瞪口呆。

【大人,這小貓崽子,這麼強的么?】

分明半年前,它還得在儀器的幫助下才能控制住一棟樓的喪屍!

正在教導孩子們的瓊熒抿唇一笑。

那可是原身的貓兒啊!能在這樣的末世里,護了原身一年周全的貓兒啊!

當年要是不是艾九燁等階較高,小狸又在晉級的緊要關頭,那群人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那家超市,更別說帶走原身!

這半年來,小狸沒少吞噬晶核,就連張梁那個臨近五階的晶核,也被它當糖豆嚼了!

【原身也是倒霉……】零零若有所思地嘆了口氣【要是原劇情中,這隻貓也在西南基地,那她也不至於慘死……】

真切的看到這些喪屍停止動作,灼華長鬆了口氣,對著身後的人大喊:「動作快些!」

說完,不顧牆高,最先一躍而下。

一人雙槍,站在大門之前。

鐵鑄的大門被緩緩推開,一排形似坦克的車緩緩駛出,

隨著一聲令下,炮彈齊發,淡黃色的煙霧隨著一陣清風,朝著屍潮撒去。

「這風來的真及時。」灼華瞭然一笑。

隨著煙霧瀰漫,那些原本獃滯地站在原地的喪屍,眼中白翳褪去,身上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喪屍……復原!

這場轉變足足過了半日才停下,那些喪屍看著彼此青白的膚色,亂抱成了一團,嗷嚎大哭。

「完了完了。」朱斌嘆息「是不是顧博士的葯有問題?」

這群喪屍看起來,腦子不太好使的樣子啊!

今日一戰,西南基地成名,顧博士之名在一夜間傳揚天下。

一年後,灼華將一疊報告丟到了瓊熒的床上。

「你看看!都說了喪屍復原這法子行不通!」灼華氣鼓鼓地說。

「單是這一個月,發生的人類欺凌喪屍人的事件就過了百件!這還是鬧得比較大的!」

「是么,學校里倒是沒有這種現象。」瓊熒輕描淡寫地說。

灼華語噎,學校里那群孩子敢么?

「還不是因為你太禽獸了!」灼華氣哼哼地說。

小葵那幾個孩子也是手狠心黑的,竟直接將施暴的人注入病毒變成喪屍,然後又將他們復原!

偏偏這位又是個極其護短的,在加上有個更護短的艾首領在,小葵也不過是被關了一日的禁閉就了事。

如今學校里的孩子被管的服服帖帖的,潛移默化之下,人和喪屍人相處得和睦極了。

「是你們掌握的權力還不夠。」

「總不能再來一次大清洗吧?」灼華沒好氣地說。

現在她幾乎敢肯定,之前的那件事里一定有個這禽獸的影子!

「急什麼。」瓊熒好笑地看著她:「你說,咱們這些人,吃了那麼久的變異植株和動物,體內會不會也有喪屍病毒呢?」在坑殺了天寶閣一幫人之後,小天就沒了蹤影。

吃了大虧的天寶閣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們口中的這隻小兔崽子,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自從小天走進那面石壁后,就像是消失了一樣,再沒有人見他出來過。

他們確實是狼狽逃出來的,不過吃了這麼大虧的謝毅怎麼肯就此罷休?從裏面逃出來后,天寶閣就在外

《穿越斗破名叫蕭風》第兩百一十七章炎族來人「楓師弟,外邊天涼哦,來,喝杯熱蜜水吧。」

「林師姐,謝謝你,我沒事的。感覺聽着雨聲,看着水茫茫的世界很舒服。」

「沒想到師弟小小年紀就這麼喜歡安靜啊,雨水是一種潔凈,讓整個世界都沐浴了一遍,清清爽爽的,師姐也是很喜歡看雨的。」

。 再見到這位師弟時,凌秋恆還是很開心的。

事實上,第一次見到這位師弟的時候,看著對方柔和的面孔,他就本能的產生了一種好感。他覺得這位師弟給人的感覺很舒服,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就像這冬日的暖陽一樣,讓人覺得很溫和。

這是兩個內心純粹的人之間的一種奇妙的感應,似乎他們能夠直接看透對方的性格。

不過這類人其實是很少的,沈碩算一個,凌秋恆只能算半個,加上秦梓一個,其實已經很多了。

這些凌秋恆都不知道,他只覺得自己很會和這位指出自己錯誤的師弟成為好朋友。

反正現在劍意也陷入瓶頸,修為突破也不著急這一時,所以這次再見到他,乾脆就停了下來,熱情的打招呼。

「秦師弟好啊!」他笑容滿面,行了個平輩之間的見面禮。

秦梓也很欣賞這位師兄,便笑著回應了一個禮:

「凌師兄好!」

凌秋恆一如上次那般,小心翼翼地收好自己的劍,放在一邊,然後小跑到秦梓面前。

「秦師弟這次來找我有事?」

秦梓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回道:

「確實是有些事情想找師兄。」

凌秋恆歪了歪腦袋,示意他繼續,秦梓乾脆就說道:

「其實上次看到師兄練劍之後,我就十分崇敬,所以這次就是想和師兄學劍,不知道師兄的劍法傳不傳人?」

凌秋恆哪敢隨便教人,連忙揮手道:

「師弟莫要說笑,我哪能隨便教你啊,你若是想學可以去找寧姨,她要比我強上千百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