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級妖獸?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看我哪裡像是能對付三級妖獸的樣子?」

「三級妖獸?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看我哪裡像是能對付三級妖獸的樣子?」

仇虎眼中閃過一抹貪婪,根據他多年的觀察經驗,王修身上肯定帶著不少東西,聯繫到他剛剛從妖獸森林出來,又自稱是帶隊武師,很有可能就是獵殺妖獸得到的東西。

不過看王修如此年輕,仇虎以為可以隨便糊弄兩句便能讓王修上當。但王修根本不可能上當,眼中的懷疑讓仇虎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年輕人,做事要大膽一點,你想想,要是我們一起殺掉三級妖獸,得到妖獸內丹要賣多少錢?就算是幾個人平均分沒人能夠拿到的也不會少於五百星辰幣!」

仇虎本以為可以用錢來打動王修,但是王修不吃這一套。

「行了,你就不要繼續糊弄人了,編謊話你也找個合理一點的,就憑你這點實力,你是要笑死三級妖獸嗎?」

仇虎臉色一變,「臭小子,給你臉不要臉是吧?大爺我帶你一起去殺妖獸是看你還算有用,非要逼我動手?」

王修冷著臉看向仇虎,「怎麼?惱羞成怒了?你以為你到底什麼目的我會不清楚?收起你那點小心思,小爺我今天不想動手!」

仇虎冷哼一聲,回頭看了幾個人,喊道:「弟兄們,都過來!這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揍他!」

仇虎手一揮幾個人圍了上來,一臉兇狠地盯著王修。

「小子,識相的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不然今天你休想離開這裡!」

「我們也不想以大欺小,只要你乖乖地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我們不會把你怎麼樣,要是你不聽話,那就別怪哥幾個不留情面!」

王修臉上的不屑越來越濃,從懷裡掏出幾顆冰狼獸丹,又把劍豬獠牙從包裹里抽出來,一臉玩味地看著仇虎幾人。

「你們是要這些東西?我最討厭拐彎抹角的人,以後要是再想問我要東西,直接開口就是,跟我扯那麼多沒用的只會耽誤大家時間。」

仇虎滿意地點了點頭,「還算你小子識相,今天就放你一馬,東西留下,你可以滾了!」

順著仇虎便是伸手要去接王修手中的東西,王修又原封不動的收了回去。

仇虎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臭小子,你是在拿我們開涮嗎?」

「老大,不要跟他廢話了,先揍一頓再說!這小子這麼狂,多半是沒聽過我們狂戰小隊的厲害!」

「他娘的,這小子欠揍!」

仇虎握了握拳頭,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毫無徵兆,突然一拳砸向王修胸口。拳風呼嘯,要是放在以前王修可能還需要認真對待。但是現在,他已經突破到覺醒期,更何況本身他也是用拳。

「砰!」

一聲悶響,卻是王修不知何時出拳,后發先至,看起來有些細嫩的拳頭對上仇虎的一拳。

但結果卻讓人驚掉了下巴,只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緊接著仇虎痛苦地捂著自己的拳頭猛退好幾步。

「啊……這小子居然打傷了我,給我弄死他!」

仇虎坐在地上不聽地哼哼唧唧,但實際上王修並沒有出全力,這些冒險者雖然有些過分,但也是生活所迫。不過知難而退也就算了,如果執迷不悟,那王修就沒有必要給他們機會。

看著圍上來的幾個人,王修的臉色越來越冷。

既然你們非要這樣做,那也別怪小爺不客氣了! 王修出手快如閃電,原本武者境的時候就可以揍得覺醒境的於忠毫無還手之力,此時王修已經突破到覺醒境,實力提升了一大截,從武者境到覺醒境是一個質的飛躍,代表修行已經初窺門徑。

眼前的幾個冒險者實力不強,但是長久以來在妖獸森林磨鍊出來的生存本能讓他們反應能力和對危險的感知要比一般人高很多。

王修很清楚,這些經常徘徊在生死邊緣的冒險者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連死亡都不會害怕的人,你還能指望他們害怕一個人?

詠春拳的出拳速度已經快到極致,幾個人只能看到陣陣殘影。

「好快的速度!這怎麼可能?」

「這小子是哪裡來的?為什麼會這麼厲害?」

「狂戰小隊可是冒險者小隊裡面最難纏的一個,這小子招惹誰不行偏要招惹他們,真是不知死活!」

「那小子實力不錯啊,居然能讓狂戰小隊所有人一起出手,有點能耐啊。」

周圍的人指指點點,紛紛猜測到底是狂戰小隊會制服王修,還是王修會反制狂戰小隊。不過狂戰小隊的老大仇虎卻成了眾人嘲笑的對象。

「嘿,早聽過仇虎是個人物,今天一見很一般嘛。」

「誰說不是呢,搞偷襲還沒把人家放倒,真是丟人啊!」

「還狂戰小隊呢,我看改成狂笑小隊得了,幾個人聯手半天也沒碰到人家衣角,就這點實力還想搶人家東西,做夢去吧!」

聽到周圍的諷刺挖苦仇虎臉上越來越難看,手掌骨折的疼痛倒是其次,被其他冒險者鄙視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哼,小看我們,等下讓你們知道誰才是妖獸森林最強大的冒險者小隊!」

一開始幾個人並沒有把王修放在眼裡,畢竟怎麼看王修不過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年輕,但幾分鐘以後他們就發現自己錯得很離譜。

實力不是年齡能夠衡量的,或者說王修本就是一個實力與年齡不成正比的人。

幾個冒險者實力都在覺醒期以上,但王修在武者六級就已經能夠完虐覺醒境界的於忠,更何況現在實力已經突破到覺醒境,即使幾個人聯手,即使一開始幾個人因為沒有章法套路也給王修帶來不小的麻煩。

正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功法之所以能發揮出強大的功效就是因為按照固定的套路去修鍊,但幾個冒險者除了戰鬥和生存本能並沒有學過系統的功法套路,至於體內那點氣,應該是自己胡亂摸索出來的。

所以結果顯而易見,幾個人雖然路子比較野,雖然出手不講套路,但有句話說得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王修的速度已經快到極致,身體產生一道道殘影。

每當冒險者快要接觸到王修的時候,總會發現慢了一步,其實這是因為速度太快產生的錯覺。

「真是太快了,那小子用的什麼功法?」

「看樣子功法等級最低應該是二級,真是好東西啊!」

「二級功法?這小子什麼身份,竟有二級功法在身上?」

……

看到王修施展詠春拳,周圍的人更是緊緊盯住了整個場面,有些人眼中滿是貪婪,準備趁王修體力不支時橫插一手,有些人卻想到了王修的背景,一個人能夠在妖獸森林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穿梭自如,還學會了二級功法,背景自然非同一般。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王修充分見識到冒險者為了利益發狂的場面。

「小子,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

「東西和功法都拿出來,我們放你離開這裡!」

「勸你最好識相點,這地方可不是你一個細皮嫩肉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能來的!」

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屑地看了圍過來的人群一眼,說道:「想要東西自己來拿便是,小爺我最不怕的就是人多。」

說著王修深吸了一口氣,鐵布衫自動運行,圍上來的人不管你那麼多,直接一通亂拳揍了過來。

鐵布衫乃是橫練功夫,雖然只是一級功法,卻是很實用的輔助功法,用遊戲中的語言就是增益buff,增加防禦,減少傷害。

如果現在還是武者境,王修肯定要考慮一下用不用鐵布衫,因為過剛則折。鐵布衫這門功法是充分利用人的肌肉和體內的氣相結合,以氣御力,也就是說你體內的氣有多少,就能支撐你承受多大的傷害。

假如王修是武者境,最多能承受覺醒境後期實力的全力一擊,現在是覺醒期,最多能承受的傷害就變成真武入微境高手的全力一擊。

不知道多少拳腳落在王修身上,只聽到一聲聲悶響,這些冒險者根本不會在意王修能不能承受住,只想從他身上得到好處。

王修卻是雙臂交叉淡定地看著眼前這一切,臉上表情不見絲毫變化,任憑拳腳落在自己身上。

「這小子難道不知道疼嗎?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不成他是石頭做的?」

「老子就不信奈何不了你!」

……

一陣瘋狂踢打過後,王修紋絲不動,但是出手的人卻是自己被震得手腳發麻。

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你們打夠了嗎?如果夠了該我了!」

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

「砰!砰!砰……」

一連串拳頭擊打在肉體上的聲音過後,圍在王修周圍的冒險者無一例外倒在地上。

沒人看到王修怎麼出手的,只感覺一陣風吹過,人就倒在地上。

王修自然不是什麼窮凶極惡之徒,下殺手是不可能的,也只是想給這些冒險者一些教訓,但有人依然不依不撓,叫囂著要讓王修好看。

王修冷著臉說道:「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搶東西,那我今天就做一回惡人,把你們的東西都交出來,我便放你們一馬,如果誰要是覺得我容易糊弄,大可以試試!」

所有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王修,臉上的嘲諷絲毫沒有掩飾。

「你是不是傻?從來只有老子搶別人的東西,還沒有人敢搶老子,小子你最好給老子道歉!」

「別說大話了,你連人家一招都沒接住還敢大放厥詞,我看你才是腦子有問題!」 王修隨手揪住一個冒險者,把他提了起來。

「給你十秒鐘時間考慮,要麼東西交出來,要麼讓小爺我揍一頓!」

被王修抓住的冒險者一臉不屑,「想要老子的東西你還是省省吧,除了這條命,你要是能從老子身上翻出一個星幣老子跟你姓!」

王修臉色瞬間拉了下來,扭頭看向倒在地上的眾多冒險者。

「你們也是這樣想的?」

毫無疑問,冒險者們本身並無太多財富,平日里還是靠搶靠騙生活,就算是身上有什麼好東西也不會給王修,這比要了他們的命還要難受。

「廢話少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儘管動手,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跟你姓!」

「小小年紀竟然也干這種攔路打劫的勾當,真是不知羞恥!」

王修撇了撇嘴,「怎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你們做就行我做就不行?合著你們是看我年輕好糊弄是吧?那行,今天小爺我把話撂在這裡,誰要是不配合,我廢了他手腳!」

所有冒險者根本不會相信王修的話,紛紛把臉扭到一邊,好像沒聽到王修的話。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小爺今天心情極度不爽,那你們也別想好過!

「咔嚓!」

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是一聲慘叫。

之前被王修揪住的冒險者一臉痛苦地捂著自己的腿,眼中的恨意幾乎要把王修吞沒。

「啊……我的腿……臭小子,你真敢動手!」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吃驚地看著王修,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王修面無表情道:「還有誰想試試?我的耐心很有限,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考慮。有東西的把東西交出來,沒東西的交五百星辰幣。」

此時已經沒人敢懷疑王修的話,說動手就動手,連一絲猶豫都沒有。行事如此果斷老辣,根本不像是一個十八歲的年輕人。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頓時沒有了繼續叫囂的勇氣。

王修不屑地撇了撇嘴,果然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真以為自己是開玩笑。

「還有二十秒,如果你們再磨嘰一會都跟他一樣!」

這個時候總算有人開始行動,很不情願地從自己懷裡掏出自己的戰利品,隨手丟在地上。

抬頭看去,一級妖獸的皮毛獸角,二級妖獸的獸丹,一些風乾的藥材,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有。

對於王修來說一級妖獸身上的東西沒有太大價值,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不過他還是讓人把東西都集中起來,然後分成兩堆。一堆是一級材料,包括獸角皮毛還有低級藥材,另外一堆就是二級材料,包括獸丹,稍微高級的藥材。

從冒險者身上找了個袋子,王修把所有的二級材料裝了進去,至於那一堆一級材料,王修踢了踢便置之不理。

「剩下的你們都分了吧,去換藥錢。」

冒險者們臉色都不太好看,要是眼神能夠殺人,可能王修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因為你弱,所以理所當然要承受別人的欺壓。這些冒險者搶過別人,現在也被王修搶,因果循環而已。

看著王修扛著大口袋離開,冒險者們憤恨地吐了一口唾沫。

「哼,年紀輕輕不學好,竟然學我們搶別人東西!」

「得了吧,人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還不是打不過人家?」

「不過話說回來,這小子實力確實夠強,我們這麼多人都沒辦法對付他一個。」

「速度太快了,根本就反應不過來,怎麼對付?」

……

離開妖獸森林,王修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雷霆武館,天已經不早,再耽擱下去王修肯定要在外面過夜。

學習了鐵布衫以後,王修的體能要比之前強了太多,扛著一大包東西依然健步如飛,很快便是趕到城門。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身後還跟著三個人,正是任凱和三個學員。

任凱也發現了扛著大袋子的王修,快步走了過來。

「你小子跑哪裡去了?怎麼到現在才回來?要是你再晚一會我都準備帶他們去妖獸森林找你了!」

雖然任凱話語有些責備的意思,但是其中的關心卻是讓王修很感動。來到這個世界王修所看重的不多,美女同桌一個,館長任凱也算一個,至於大伯一家,如果非要說關係的話也只剩下一點血緣關係。

放下袋子,王修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館長,回來得有點晚了。」

三個學員緊張兮兮地走了過來,眼中的期待讓王修瞬間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收穫不少,如果不是碰到天河武館的幾個雜碎,行程倒也算順利。」

任凱擺了擺手,「情況劉和教練都已經跟我說了,這筆賬早晚要算。你這是殺了多妖獸,怎麼扛那麼大個袋子?」

王修解開繩子,打開一個小口。任凱湊過來一看,迅速又捂了起來。

「王修,你這是打劫去了?怎麼搞到那麼多東西?」

王修攤了攤手,「這可不能怪我,那些冒險者非要搶我的東西,結果又打不過我,還跟我一直叫囂,所以為了懲罰他們就拿了他們一點東西。」

任凱和幾個學員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王修。

「你說你搶了冒險者的東西?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