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你吃得那麼清淡,我可不要陪你一起受苦。」

「不了,你吃得那麼清淡,我可不要陪你一起受苦。」

她意有所指的說,「還是讓有心人陪你一起受苦吧。」

有心人是誰?

陸萌在腦子裡想了一會兒,這才緩緩把目光投向宋雲遲,發現他正在含情脈脈看著自己,陸萌窘迫得別開目光。

「姐姐,你在說什麼呢。」

「好好好,我不說。」

喬安笑著閉嘴。

宋雲遲上前,摸了摸陸萌的腦袋,她害羞的樣子,真可愛。

傭人送來了晚餐,喬安嘴上說著不陪她一起吃,但還是陪了。

吃了晚餐,陸萌又睡了過去。

喬安離開的時候,宋雲遲把她送出病房。

猶豫許久,喬安還是試探性的開口,「你有沒有覺得,萌萌對你的態度……反差很大?」

至少,跟術前的時候,反差很大。

「感覺到了。」宋雲遲倒沒有特別的意外,陸萌對他什麼態度,他是最清楚,也是感受最直觀的人。

他也疑惑過,她醒來的這幾次,每一次都是這樣的態度,不免讓他心裡產生了懷疑。

或許……她丟失掉的一部分記憶,恰好就是他對她不好的那些糟糕記憶? 「不錯。」

顧白瞅了一眼來人,點點頭道:「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

「竟敢侮辱侯爺,找死!」

正主還未說話,幾名狗腿子倒是爭先跳了出來,擺出一副忠心護主的模樣。

「退下。」

寧海雙手負后,淡淡說道。

那幾名張牙舞爪的狗腿子,十分聽話,麻溜地退到他身後,乖乖站好。

「好一個狂徒。」

寧海目光落在顧白身上,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敢殺本侯的人,你膽子可真不小。哼,本侯也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既然殺了本侯的人,要麼乖乖受死,要麼,本侯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呵呵。」

顧白看著寧海,臉上浮起一絲憊懶的笑容,「年輕人,本座勸你一句,多讀書少裝逼,你現在滾回去還來得及。你若是不肯罷休,本座也只好勉為其難,殺了你這條雜魚。」

「你說本侯是雜魚?有趣,當真有趣!」

寧海同樣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有些冷,冷得讓人心底發寒。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九侯爺是真的動怒了。

周圍的人,頓時蠢蠢欲動起來。

這傢伙,殺了朱統領不說,還敢如此冒犯九侯爺,簡直是罪不可恕。

若是能夠幹掉此人,必是大功一件啊。

「拿下他。」

寧海用一種看獵物的眼神盯著顧白,語氣戲謔道:「留他半條命,不要弄死了,本侯很久沒碰到這麼有趣的玩物了。」

「遵命!」

眾人獰笑一聲,緩緩逼向顧白。

面對重重包圍,顧白只是緩緩抬起兩隻手,嗯,很像是舉手投降。

「快看,快看,這小子向咱們投降了!」

「這會兒想投降,晚嘍!」

「哈哈!」

眾人發出一陣歡快的鬨笑聲。

顧白面色不改,繼續抬起手,最後停在半空中。

下一秒。

一股無形的力場,籠罩而下。

眾人只感覺身體一沉,周圍的空氣,也變得有些粘稠起來,就好像進入了水中。

「不好!」

寧海帶來的這些人馬當中,有不少靈海境的修行者,見識遠超常人,他們瞬間意識到了不妙,看向顧白的眼神,充滿了驚疑不定。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種無聲無息改變周圍環境的手段,只有法相境界的真人,或者更高境界的存在,才能做到啊。

莫非,眼前這個年輕人,竟是一位真人!

這些靈海境的修行者,幾乎同時停住了腳步,剩下的人,雖然也感受到異狀,但並未多想,繼續前進,準備拿下顧白,在九侯爺面前好好表現一下。

「都退後!」

就在顧白準備大開殺戒之際,一道人影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吾乃十三皇子,誰都不準動手!」

「十三皇子!」

「啊,這是怎麼回事,十三皇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真的是十三皇子!」

望著突然出現、攔在顧白前面的麻衣青年,眾人一臉震驚。

前不久,九侯爺曾大張旗鼓地去迎接十三皇子,是以,在場眾人當中,有不少人見過這位十三皇子。

「他怎麼來了……」

看到十三皇子出現,寧海先是有些吃驚,隨後便是徹底的惱怒起來。

這個十三皇子,真是不可理喻!

之前對他說一些不三不四的話,也就罷了,在他處理事情的時候,竟然還跑來搗亂!

「我來這裡,是為了救在場諸位的性命。」

十三皇子寧羽直視著眾人,最後看向寧海,大聲道:「寧海,我以十三皇子的身份,勸你趕緊投降,再晚一步,天上地下,都沒人救得了你。」

「……」

眾人聽得一臉懵逼。

寧海眼角狠狠抽搐了幾下,壓著怒氣道:「殿下,臣下對你一直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失禮,但殿下卻是一再輕賤臣下,究竟是何意!」

寧羽苦笑著道:「寧海,咱們同宗同源,我豈會害你……」

「喂喂。」

就在這時,顧白忽然一抬腳,踢在十三皇子的屁股上,「本座辦事,你丫瞎湊什麼熱鬧,一邊玩蛋去。」

啪的一下。

毫無防備的十三皇子,當場被一腳踹飛了。

「……」

包括寧海在內,所有人都張大了嘴,一臉的震驚加不敢置信。

這廝是瘋子吧,竟敢對皇室血脈動手!

要知道,這裡可是赤焰國!

對來自皇室的十三皇子動手,絕對是天大的罪過,是要被滅九族的。

即便逃出赤焰國,也要面臨無窮無盡的通緝和追殺。

沒看到,九侯爺在十三皇子面前,慫的跟什麼似的,別說是動手了,罵一句都不敢。

「殺了他!」

震驚之後,眾人群情激奮。

「都住手!」

沒想到,那位被踹飛出去的十三皇子,一溜煙又跑了回來。

他一瘸一拐的,顯然剛才那一腳,不是那麼好受的。

這一次,他不敢離顧白那麼近了。

「前輩息怒。」

眾人又雙叒叕震驚了。

他們眼中高高在上的十三皇子,竟然對那個瘋子卑躬屈膝,擺出一副謙卑至極的姿態,「前輩手段通天,何須跟一些螻蟻之輩多計較……」

「有道理。」

聞言,顧白滿意地一點頭。

這小子雖然多管閑事,但說話還是挺靠譜的,不錯,有前途。

寧海聽了,卻是氣的想吐血。

他堂堂九侯爺,竟然成了螻蟻之輩!

十三皇子一邊說著,一邊偷偷看了一眼寧海,發現他頭頂的那根『血海一煞線』,變得黯淡了一些,不由暗中鬆了一口氣。

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接下來,便是將寧海勸走,想辦法化解這場災難。

「寧海……」

十三皇子一張嘴,正準備說話,突然愣住了。

只見。

寧海身後,空氣一陣波動,隨後一道身影漸漸浮現。

「爺爺!」

寧海似乎感應到什麼,回首一看,頓時大喜過望,「您怎麼來了。」

「焚月城主,寧歸元!」

望著那道氣息縹緲的身影,十三皇子苦笑一聲:「法相巔峰,半步化虛,這位老爺子,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啊。」

「小的還沒料理,老的就來了。」

顧白髮現自己正被一道磅礴的氣息牢牢鎖定,不由皺了皺眉,隨後微微一笑。

「正好,一波全帶走!」 如果真是這樣,那上天真是厚待他了。

他也希望如此,希望她忘掉那些糟糕的記憶。

如果他們能重新開始,徹底忘掉那些糟糕的,不美好的記憶,他一定會加倍對她好。

只有經歷過失去,才會懂得,擁有的寶貴。

他感受到就好,看來,不僅僅是喬安自己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

如果陸萌真的丟失了一部分記憶,那麼,她也希望,她丟失掉的,是那些不美好的記憶。

她應該活在快樂之中,不應該被過往那些糟糕的回憶囚困住。

「宋雲遲,希望你好好珍惜萌萌。畢竟這樣的機會,不會一直有。你若真的不懂珍惜,就會徹底失去。」

她說的話,宋雲遲何嘗不明白?

正因為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才會時刻警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我明白。」他苦澀一笑。

沒有多說什麼,喬安離開了醫院。

宋雲遲回到病房,陸萌已經睡沉了,蒼白的小臉蛋,幾乎被被子遮住了大半。

他伸手把被子往下拉,露出了她的下巴來。

嘴巴微微嘟著,她睡得似乎不太舒服,被子一離開,她就動了動,好在沒醒。

指腹輕撫著她的眉眼,宋雲遲勾起唇角,有些無奈的道,「怎麼這麼能睡呢?」

才剛吃了晚餐,就睡著了。

他多想跟她聊一聊。

跟她在一起的時間,每分每秒都變得珍貴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