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黑毒風!大家快點聚集起來守護!」

「不好!黑毒風!大家快點聚集起來守護!」

至於馬車那邊的人,也在瞬間反應過來,大叫不好做出應對。

所有的馬車聚集到一起,那三個真魂境武者出來,看著虛空之中的黑毒風,神色凝重,不知道這一次的威力會有多大。

平常的時候,很難碰到,這一次碰到,算他們運氣太好了。

隨之一個眨眼間,方圓十幾里之內,全部被這黑色的旋風所吞噬。

吞噬只是開始,因為虛空之中,再次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而且這靈力波動,瘋狂的狂暴。

那虛空中的黑毒風,隨著狂暴,直接狂嘯撕裂了起來。

這一狂嘯撕裂,其中的威力直接達到了真魂境的層次,而且還在繼續不斷的暴漲。

讓那三個真魂境武者臉色凝重到極點,由於黑毒風的範圍不小,而且爆發威力的速度極快,想要逃離根本不可能,只能強硬抵擋下來。 繁樓哪怕早有猜測,可聽到朱卓這般肯定的回答時依舊忍不住面色一緊。

居然真的是宗門之人,難怪之前在茶樓時敢那般言說酆家。

繁樓連忙追問道:「是哪一家宗門的?」

朱卓搖搖頭:「不知道。」

繁樓微睜大眼,滿臉疑惑:「什麼叫不知道?」

「不知道的意思就是不知道。」

見繁樓緊皺著眉頭看著他,朱卓說道:

「我與君兄他們相識也是偶然,只知道他們是宗門中人,但是具體的身份我卻不知道,而且我估摸著,說不定連他們的姓名也都是假的。」

「你可知道我與他們是在何處相遇?」

繁樓皺眉:「哪裡?」

朱卓道:「入磐雲海深處,靈霧籠罩之地。」

「當時我是從外面入內,而他們卻是從裡面出來,而他二人能在那處隨意在海中行動,且身邊帶著的幾乎全是體修之人。」

「我從他們身旁下人口中打探到,他們當時深入磐雲海數百里地,目的就是為了借著磐雲海天然的靈霧壓制淬鍊筋骨,以求突破,而我從他們船上買到了足足上百頭海獸,均是三品四品之中極為罕見的高階海獸。」

「君兄性子冷漠,不愛與人言談,倒是嫂夫人是個比較和氣的性子,我才從她口中知曉了一些他們的身份,但是具體的卻依舊不知。」

惹火上身:傲嬌總裁太兇勐 「他們不欲借宗門之威在外行走。」

繁樓聽著朱卓的話,神情之間滿是驚愕之色。

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敢深入磐雲海中,借著那些讓人恐懼的靈霧和海獸來淬鍊筋骨,以極端之法尋求突破的,而且上百頭高階海獸,那絕不可能是在外海之處能夠尋到的。

所以他半點都沒懷疑朱卓的判斷,而且君璟墨夫妻二人的氣質在那放著,也不容人錯認。

朱卓說道:「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具體出自哪個宗門,但是他們提起我大哥時神色尋常,而且修鍊的功法十分特殊,對於那些海獸更是半點不看重。」

「我至少有七八成肯定,他們是上三宗的人。」

繁樓聞言覺得他這般判斷有些兒戲,不由道:「不過是三四品海獸,就算珍貴,也並不一定是上三宗的人,如你大哥所在的無定宗也未必十分在意。」

朱卓看了他一眼:「那若是五品高階的海獸呢?」

繁樓臉上神色瞬變,看向朱卓,就聽著朱卓說道:「我只不過順道捎帶他們一程,且因為他夫人喜歡我贈送的靈茶,幫了他們一點兒小忙,他就白送給我了大半隻。」

繁樓驚愕:「什麼海獸?」

朱卓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繁樓這才反應過來,但凡五品以上的海獸便十分稀有,更何況是五品高階,不管是什麼海獸都是十分珍貴之物。

朱卓肯告訴他這個已經算是看在往日情面之上,且不願意讓他貿然得罪了君璟墨,已算是仁至義盡,可朱卓不傻,他怎麼可能將具體的東西也一併告訴他。

繁樓緊抿著嘴唇許久,才低聲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第五百八十四章五大勢力

然而下面繼續暴漲的威力,讓他們臉上的凝重,變成了一抹驚慌恐懼。

因為此刻虛空的黑毒風,已經可以重創一個真魂境初期巔峰。

現在絕大部分的壓力,都在那真魂境中期的武者的身上。

此刻正拚命的釋放出光罩,抵擋著外面狂風呼嘯,威力不斷提升的黑煞風。

到後面只能將光罩縮小到他們和商隊的人,畢竟光罩越大,所消耗的真元越多。

那些沒有被光罩所籠罩的妖獸馬車,瞬間被黑煞風給撕裂成碎片血霧,那妖獸連一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叫出。

羅無生的周身冰焰縈繞,輕易的抵擋了下來。

接著原本繼續前進的,但是那黑毒風的威力,直接上升到了真魂境中期的層次。

這麼下去,那些商隊的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黑煞風之中。

既然看到了,還是出手幫忙一二,順便打聽一下整個黑獄地界的分佈。

那真魂境中期的武者,是一個墨衫老者,此時神色凝重慌張到極點,他沒想到他們的運氣這麼不好,居然碰到了這麼強大的黑毒風。

就算他只是一個抵擋,也有些撐過去,但不是沒有一點機會,所以只能放棄其他人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開口放棄其他人的時候,四周虛空一絲心悸力量掠閃而過,然後一個烈焰光罩,將他們護在其中。

這烈焰光罩一出,那些黑煞風直接被抵擋在外面。

對此,墨衫老者所有人都有些忍不住的一驚。

然後頭一抬,向著身前看去。

只見得下一秒,前方的烈焰光罩一個扭曲,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二十四歲左右的白衣青年。

但緊接著感受到白衣青年身上的氣息,墨衫老者所有人忍不住的再次一變,氣息強大到,連他們都感知不出來。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達到了神火境。

羅無生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他的具體實力,將境界收斂了一下。

那些境界比他低的,只會感受到一股龐大雄厚的氣息。

冷君的嬌妻 「多謝前輩出手!」

反應過來的瞬間,墨衫老者一臉恭敬道。

雖然羅無生的年齡比他要低,但境界實力比他強大,自然不敢有所怠慢。

「沒事!我正好經過!」

羅無生淡淡一笑道。

「我對這黑獄地界的勢力分佈,不是很熟悉,跟我講一下!」

「黑獄地界有五大勢力,分別為帝門、黑妖殿、血府、極樂山莊和魔魂宮。這五大勢力,都有一個帝王境強者鎮守,存在最短的,也有七百多年。他們將黑獄地界分成五個部分,我們現在所在的,是極樂山莊所管轄的地區。」墨衫老者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的開口道。

「左邊是帝門,右邊是黑妖殿,左前方是魔魂宮,右前方則是剩下的血府。」

羅無生聽著墨衫老者的話,雙眼微微一動。

帝門、黑妖殿、血府和極樂山莊這個四個勢力,千年之前就存在了。

當時第五大勢力,好像不是魔魂宮,這麼看來那第五大勢力被這個魔魂宮取代了。

不過不關他的事情,畢竟取代這種事情非常的正常。

雖然還有其他的勢力,但那些小勢力,都是以這五大勢力馬首是瞻的。

極樂山莊算是一個淫邪的勢力,裡面的人都修鍊合歡功法,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一樣。

雖然是淫邪勢力,但其中的狠辣程度,一點也不比其他勢力弱,否則也不可能存在這麼的久。

既然這裡是極樂山莊的地盤,就暫時不用擔心那黑妖殿。

那黑妖殿還不敢派出大量強者,出現在這邊,畢竟那樣的話,很容易引起雙方勢力的戰鬥。

「離這裡最近的大城,還有多遠,另外那大城之中,能買到六階的獸血嗎?」緊接著又開口對著墨衫老者問道。

「離這裡最近的大城叫極雲城,按照我們之前趕路的速度,差不多還需要一天。如果前輩全力前進,最多就是三個時辰的時間。」墨衫老者繼續回答道。

「另外大城之中能不能買到六階的獸血,我不是很清楚,不過這裡有紅葉商會的主事,他應該知道。」

「前輩,黑獄地界由於有黑妖殿的關係,六階獸血一般不會出現,否則會遭到黑妖殿的暗中襲殺。不過也不是絕對,其他四個勢力所管轄的商鋪,還是會出現六階獸血。」這時一個身穿藍袍錦衣的胖男子,對著羅無生恭敬道。

「極雲城的話,雖然有極樂山莊所管轄的商鋪,但極雲城比較邊緣,一般不會有六階獸血出售,不過前輩可以過去看一下。」

「多謝了!」

羅無生點頭謝了一聲。

「是我們謝謝前輩出手,這塊是我們紅葉商會的令牌,憑著這塊令牌,可以打八折。」藍衣男子拿出一塊令牌,遞到羅無生的面前道。

「我們紅葉商會分佈還是有些廣的,極樂山莊地盤內的大城,都有我們紅葉商會的商鋪,旁邊的帝門和黑妖殿也有一些。」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嗯!」

羅無生點頭輕嗯,將令牌收了下來。

雖然對他現在修鍊有幫助的,這紅葉商會不一定會有,但他有時候也需要一些普通的靈材什麼的,所以留著這樣一塊令牌,說不定能幫到一些忙,畢竟他要在這黑獄地界呆上一段時間。

至於外面的黑毒風,一直持續了半個時辰。

期間這黑毒風的威力,已經快要達到了真魂境後期。

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話,墨衫老者等人必死無疑。

黑毒風慢慢消失后,四周再次出現了光芒。

不過四周被黑毒風籠罩地方,被削了一層又一層,只留下虛空漫天的塵埃。

至於他們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個數米高的高台。

羅無生手一揮,烈焰光罩消失在虛空之中。

「既然黑毒風消失,那我也要離開了。」

看了四周一眼,對著墨衫老者等人說完,就身形一個破空,化為一道流光,向著遠處快速的而去。

雖然那極雲城不一定有六階獸血,但也去看一下。另外看一下有沒有神火境修鍊的丹藥出售。

他的身上雖然有岩漿之源,但只有那麼一點,提升不了多少。

墨衫老者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同樣快速的前進。

至於距離上,跟墨衫老者說的差不多。

羅無生全力前進,兩個半時辰的時候,出現在一座暗黃色的大城之外。 朱卓朝著身後靠了靠:「你愛信不信。」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我只是覺著你這人還算是不錯,沒必要為著酆思煜那小子,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君兄性子不大好,也不怎麼好說話,你若真是想要讓酆思煜與他們道歉,那就多跟他夫人說說。」

「君夫人心腸軟,也好說話些。」

繁樓聞言神色鄭重了起來,雙手抱拳道:「多謝。」

朱卓擺擺手,剛想說什麼,抬頭就見到那邊姜雲卿走了過來,他連忙閉嘴起身,朝著那邊迎了過去:「嫂夫人。」

「朱公子。」

姜雲卿神色溫和。

朱卓見只有她一人過來,連忙笑著道:「怎麼嫂夫人一個人過來了,君兄呢?」

姜雲卿輕笑道:「他呀,帶著之前船上那些人出去安頓了。」

朱卓驚訝:「為什麼,難道這裡有誰怠慢了他們?」

姜雲卿失笑:「朱公子別誤會。」

「那些人只是隨扈而已,照理說本該將他們打發各自回去,只是柳驍快要突破了,璟墨想著回頭或許還要去一趟磐雲海深處,便只能先將他們留在青滬。」

「我知道朱公子不介意我們在此落腳,可是總不能讓那麼多人一直都在朱公子這裡打擾,正好門內師兄傳訊過來,璟墨去看看可是有什麼事情,順道安置他們。」

朱卓聞言也沒有多想,畢竟那些人都只是尋常之人,沒什麼特殊的,他們之前船上也有不少。

他只是被姜雲卿話中另外一事所吸引,連忙道:

「柳兄弟要突破了?」

姜雲卿笑笑:「應該快了,那幾個後天的也隱約觸摸了到了門檻。」

朱卓頓時想起來他們身邊的那些個隨從,滿臉的羨慕:「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尋常體修想要突破極為艱難,到君兄和嫂夫人這裡,便成批的突破。」

姜雲卿說道:「朱公子若想也可以,回頭他們若是出海時你府上有人願意也可一道前去,體修本就是靠著淬鍊筋骨借著外力磨礪突破。」

「想必你的人若是肯冒險,應該也會收穫不小。」

朱卓聞言有些心動,體修可是比靈修要值錢的多,而且同等階之下戰力也會高上許多,更重要的是,在一些靈力會受桎梏的地方,體修的戰力便能徹底體現出來。

朱家這些年也在竭力培養體修,只是效果一直不怎麼如人意。

如果真能和姜雲卿他們的人一起去到磐雲海深處磨礪,雖然有那麼些冒險,可若是能夠順利回來,那得到的回報也的確是足以讓任何人動心。

姜雲卿沒等朱卓開口,就扭頭看向繁樓,笑了笑:「繁公子也在這裡?」

繁樓打從姜雲卿出現開始就一直在留意著她的言行舉止,她說話看似隨意,可舉手投足之間的那份貴氣和恣意卻是行雲流水,如同刻在了骨子裡一般,絕不是那種靠著偽裝便能裝出來的。

她雙眼朝著這邊看來時,眼中帶著淺淺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