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如果他連這點自保能力都沒有,將來又有什麼能力執掌楚家。」

「不必。如果他連這點自保能力都沒有,將來又有什麼能力執掌楚家。」

蘇歌瞬間沒話說了。

亦寒這話……說得倒是沒錯。

可楚輕鴻到底是個沒飛過的幼雛,要他說飛就飛,也有點強人所難吧。

「你擔心他?」

楚亦寒目光突然朝小女人看過來。

那雙幽邃的鳳眸,一片幽暗。

「我?我擔心他做什麼,我才不擔心他呢,我只是擔心他辦事不利影響你的計劃,我那是擔心你。」 聶甄突破主神境界並且順利出關,頓時令整個人類世界士氣大振,顯然大家都覺得有了主心骨一樣。

待聶甄出關后,便召集殺神門一眾高層一起來到殺神門主殿議事,畢竟聶甄閉關三年之久,也需要了解一下人族目前的情況。

玉麒麟向聶甄詳細稟報了一下目前人族的戰鬥力,雖然比起以往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是總體而言還是不足以與異魔族抗衡的。

聶甄大致了解了一番之後,開始陷入沉思。

以人族現在的戰鬥力,想要抵擋住主神境界異魔入侵那是沒有問題的,但接下來他們遇到的異魔,絕對是神王境界,而且還是眾多神王同時的入侵,面對這種級別的對手,人族根本就沒有勝算。

畢竟三萬年前,那可是有許多神王在這一戰隕落的。

聶甄估計,除非自己和眾神獸們全部突破到神王境界,另外整個人族至少要有三十到五十名神王,這才可以確保抵擋住異魔族的入侵。

但拍腦袋想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神王是什麼?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構建一方宇宙的主宰,是整個諸天宇宙之中的最強者。

一個星球上,能夠出現一名神王,這已經是氣運超凡脫俗了,想要一個星球上同時出現幾十名神王?絕不可能!

而且,就算現在立刻請求其他宇宙神王帶人來支援也很難。

一來大家和你都不熟,就憑你聶甄一句話就帶整個宇宙的強者來支援,憑什麼?

二來,關係好的,知道異魔族可怕之處的,願意帶著本部宇宙的主力來支援的人,三萬年前早就被永恆神王請來了,剩下的當年沒來,這一次也不會來的。

所以,聶甄只能想辦法自救。

「老大,別看現在的形勢似乎蒸蒸日上,但一旦異魔族入侵的消息傳來,恐怕我們的末日也就要到了……」玉麒麟語氣嚴肅道。

這並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一個殘酷的事實。

聶甄沉聲道:「這三年裡,我除了閉關之外,也想過這個問題,其實我有想過,整個永恆大陸,除了我可以憑藉修羅神決突破到神王,這還是需要花費一定時間的基礎上,其他人,甚至是神獸們,恐怕短時間內,都無法指望能突破到神王境界了。」

玉麒麟苦笑了一聲,也許聶甄並不知道,其實它們四大神獸,甚至還永遠無法進入神王境界。

說到這裡,聶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未來對付異魔族,我們肯定不能夠力敵,還是要想辦法先削弱異魔族的戰鬥力,否則未來我們的處境將十分艱難。」

就在這時候,聶甄瞥到薛老似乎欲言又止,當下對薛老笑道:「薛老,你有什麼想法?不妨說出來我們大家合計一下?」

薛老眉頭微微皺著,對聶甄道:「我是有個大致的想法,不過未必符合實際。」

「這時候有想法就已經很不錯了,說吧,大家群策群力。」玉麒麟對薛老催促道。

薛老點了點頭,說道:「我是這樣想的,未來我們面對的,一定是主神境界以上,甚至是神王境界的異魔,對付這種級別的敵人,能不能力敵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是,如今的永恆大陸可能根本無法承受這麼多強者的攻擊。」

聶甄點了點頭,三萬年前的大戰,那可是以整個永恆大宇宙為主場開戰的,那時候,無數星辰粉碎,如今的永恆大陸,只不過是永恆大宇宙中,其中的一個星球而已。

遠的不說,就是聶甄與血邊異魔之戰,都轟碎了不知道多少顆星球了。

薛老接著道:「我是這麼想的,既然永恆大陸根本無法承受敵人的攻擊,那麼我們何不把戰場拉到整個宇宙,而不要局限於永恆大陸呢?」

墨麒麟苦笑道:「薛老,你說的其實是個小問題,戰場的問題好解決,我們現在最關心的是,我們的實力壓根就無法與異魔族抗衡。」

薛老點了點頭,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接著道:「不錯,我們實力不足,那就要用別的方式,不斷削弱異魔族的實力,然後爭取能夠抵擋住他們,我的想法是,以永恆大宇宙目前的星球為媒介,構建一個十分龐大的陣法,以星辰之力為引,抵擋甚至轟殺來犯的異魔,就算不能聚殲他們,至少也能為我們爭取到時間,並且一定程度上削弱異魔的實力!」

聶甄聽到薛老的方法,立馬覺得很有前途,連忙對薛老問道:「薛老,這法子可行么?!」

薛老肯定道:「十之八九可行,其實這個設計是我們繼承的那位擅長陣法的神王,生前所設計的,只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實施,異魔族就已經攻了進來。」

聶甄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對薛老笑道:「既然是前輩的遺願,我們自然要完成了!薛老,您和殺神門內的所有陣法高手,趕緊熟悉這個布置,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得加快速度了!」

薛老笑道:「放心吧,我們這三年時間可不是吃乾飯的,我早就想到會有今天,所以這三年時間我們組織了許多陣法高手,不斷完善這個設計,現在只需要按部就班實施,最多兩年時間,就可以徹底完成!」

聶甄撫掌笑道:「好!如果有這個龐大的星辰陣法的話,我們抵擋異魔,就多了一線希望了!」

突然,聶甄腦筋一轉,對薛老笑道:「薛老,我另外有一個想法,也許可以配合你們的星辰陣法,你聽聽看可不可行。」

當下,聶甄對薛老說出了自己的設想。

「這……可以是可以,但是……」薛老滿眼震驚地看著聶甄,他沒有想到聶甄居然做得這麼絕。

聶甄對薛老認真道:「薛老,既然永恆大宇宙除了我們這塊永恆大陸之外,已經沒有生靈了,那我們不妨做得大一點,只要能夠重創異魔族,這些代價其實不算什麼。」

薛老思忖了一下,朝聶甄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有理,好,這件事我一定辦得妥妥噹噹!」

說完,薛老便離開了大殿,開始召集殺神門內陣法大拿,一起構建星辰陣法。 蘇歌忙討好的解釋。

男人那雙幽深的眸子里光芒略有緩和,長臂一伸,輕輕將小女人擁進懷中。

小女人不安分的在他懷裡抬起腦袋,小手輕輕在他下巴上磨砂著,「亦寒,你回來了真好。」

看著小女人臉上淡淡的悵然,男人一時無言,過會兒才將她摟得更緊了些,「嗯。」

容城某私人醫院。

男人安靜躺在病床上,冰冷的液體順著管子一滴一滴流淌進他身體,那張倨傲又蒼白的臉,明顯消瘦了許多。

「陳醫生,墨總到底什麼病,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申特助和一個醫生站在床邊不遠處,申特助這會兒眉頭皺得很緊。

「唉。」陳醫生只是重重嘆了口氣。

申特助眉頭頓時皺得更緊了。

「墨總病得很嚴重嗎?」

「不,墨總他沒病。」

「沒病?」申特助看了眼床上昏迷多日不醒的人,再看向陳醫生,一副你逗我的表情。

墨總沒病能昏睡這麼多天?

「墨總剛送來醫院的時候,心律有些不齊,可現在身體一切機能都已經恢復了,按理說,墨總早就該醒了。」

「那為什麼還沒醒?」

「他不願醒來。」陳醫生看著病床上的男人,再次嘆了一口氣。

「不願意醒?」

申特助完全不能理解陳醫生的話。

「是,他不願意醒,他的身體雖然沒有問題,可他的意識,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我不知道墨總經歷了什麼才會這樣強迫自己昏睡下去,可他控制著自己的意識不願醒來,我們也無能為力。」

「……」

聽著陳醫生這番話,申特助下意識又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經歷了什麼?

墨總昏迷之前,在天台吹了幾個小時的冷風,而當時,一直看著樓下一家酒店。

那家酒店當天,慕家和霍家正在辦訂婚宴。

慕蓁蓁……

墨總的前女友,難道是因為她?

「陳醫生,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沒有,墨總想醒來的時候,自然會醒來。」

陳醫生說完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出去。

申特助愣愣的站在原地。

墨總想醒來的時候……

那墨總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想醒來……

偌大的盛娛集團,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墨總去處理。

難道這一切,都比不上一個女人么?

申特助衣袖裡的手指,慢慢收緊成了拳頭。

眼底,隱隱閃過一道冷光。

「我父親見你,都說了些什麼?」

一家復古的中式餐廳內,霍嘉齊將挑好刺的魚放進慕蓁蓁碗里,淡淡問道。

「沒什麼,就是問了一些我工作上的事,問我平時是不是很忙,工作是不是很累。」

慕蓁蓁看著碗里的魚肉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拿起筷子夾進嘴裡。

「只是聊了這些么?」霍嘉齊又給她夾了一些菜。

「嘉齊,你不用給我夾了,我自己來,你自己也多吃點。」慕蓁蓁終於還是忍不住道,看著霍嘉齊表情微微僵住,她才忙又道,「伯父其他也沒說什麼,就是讓我有時間,多去霍家玩。」 足足兩年的時間過去,這兩年時間,人族這邊開始如火如荼地構建星辰陣法,以永恆大宇宙無數星球為印,利用星球本身的力量,構建了一個無比龐大的陣法,做好抵擋異魔族的準備。

而聶甄本人,則直接在宇宙空間中盤膝而坐,在茫茫宇宙中吸收殺戮之氣,想要在異魔族殺來之前,竭盡自己全力提高修為。

兩年過去,人族總算是在異魔族殺來之前,提前造好了星辰陣法。

看著所有星球幾乎連成一線,形成了一個密密麻麻的蛛網,薛老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作為一個陣法大師,一生能夠構建一個如此龐大的陣法,絕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而這一日,聶甄原本還在宇宙中盤膝修鍊,突然他眼睛猛地睜開,眼神中劃過一道利芒,沉聲道:「五年了,異魔族終於來了!」

聶甄此刻的神識,已經不能用言語來衡量了,如果他願意,整個永恆大宇宙,甚至四周的宇宙,全能在他的神識範圍內。

聶甄敏銳地感應到,有一支數量十分龐大的軍隊,正朝著永恆神國的方向極速而來。

無數道飛舟,如同流星雨般劃過宇宙空間,保守估計,這支軍隊至少也有數萬艘主神飛舟組成。

自諸天宇宙形成以來,誰曾見過數萬艘主神飛舟同時出現的?

「嗖!」

就在此時,玉麒麟突然瞬移到了聶甄的身旁。

「老大……」

顯然,玉麒麟也感應到了這些主神飛舟,連忙來找聶甄。

不等玉麒麟說完,聶甄向它擺了擺手,說道:「我已經感覺到了,走,我們回去議事!」

說罷,聶甄和玉麒麟同時瞬移回到了殺神門內。

「召集所有人族,整裝待命,告訴薛老,隨時隨地準備啟動星辰陣法,異魔族,來了!」聶甄吩咐道。

聽說異魔族真的來了,永恆大陸所有人族整裝待命,緊張而又忐忑的戒備著,隨時準備與異魔族拚死一戰。

「聶甄少主,需不需要在這支異魔族軍隊進入的一瞬間,就啟動星辰陣法?星辰陣法凝聚了整個大宇宙的星辰之力,就算是神王強者也能重創,更何況是這些主神呢!」薛老激動道。

誰知,聶甄卻擺了擺手,對薛老道:「薛老,先不要過早暴露星辰陣法,你只要隨時最好啟動星辰陣法的準備就可以了。雖然這次攻過來的異魔族有數萬主神飛舟,但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神王,我估計,這些是異魔族的先鋒部隊,目的是在試探我們,真正的神王強者一定還在後面!」

星辰陣法,這是人族最大的秘密武器,怎麼可以因為一些先鋒而暴露了呢?!

「那老大,這批先鋒隊我們怎麼解決?!」墨麒麟戰意盎然道。

聶甄沉聲道:「異魔族派遣這支主神大軍,目的是要試探我們的虛實,畢竟他們根據血邊異魔之前的情報,以為我們這邊缺少主神強者,既然他們是要試探我們,那我們就反而不給他們這次機會,我意,由我和六大神獸帶隊,以我們六人為主力,永恆神國其他主神強者為輔,衝出永恆大宇宙,在外面的宇宙空間里先解決這批異魔族先鋒。」

「是!」

如今的人族,早已經以聶甄馬首是瞻,聶甄一旦下了命令,人族自然毫無保留地支持他。

當下,聶甄直接召喚出主神飛舟,召集永恆大陸內所有主神境界的修鍊者,一共兩百餘人,朝著異魔族先鋒的方向飛去!

而留守在永恆大陸的人,這望著這群搭載著主神飛舟,朝著遙遠的宇宙飛去的人們,心中無比悵然。

而薛老等人穩定了心神之後,便二話不說,直接施展大挪移神通,衝到各自位於星辰陣法的節點上,隨時準備開啟星辰陣法。

宇宙之中,洪荒之上……

「哈哈哈!魔神異魔王這次可是給了我們一個肥差啊!要我們作為先鋒拿下永恆大宇宙!」

「那可不?!永恆大宇宙現在還能剩下多少人?說實話,當收到血邊異魔的異魔印記,我們已經可以確定,血邊異魔那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了,只剩下這麼幾個阿貓阿狗,他居然都搞不定!」

「你們就好了……居然能夠去攻打永恆大宇宙,哪裡還能有多少人,你們過去還不是走個形勢?」

異魔族主神飛舟內,有兩艘主神飛舟的主神境異魔哭喪著說道。

「你們兩個也差不到哪裡去……你們不是要去那個無名的宇宙么?既然是無名宇宙,自然沒有什麼抵抗力,你們這兩個主神過去,也算是走個過場就可以了。」這時候有異魔安慰那兩人道。

原來,這一次數萬異魔主神帶人殺過來,除了要攻打永恆神國之外,還有兩艘主神飛舟的異魔,是要攻打一個臨近的無主宇宙的。

只不過這兩個宇宙距離並不遠,所以直接匯聚成一路過來而已。

「說的也是!你們這麼多人去攻打永恆大宇宙,功勞得平分,每個人也沒剩多少了!而我們兩個拿下無名宇宙,功勞就是我們兩個的,嘎嘎嘎嘎!」

「我看我們也差不多要分開了吧?」這時候,另一名異魔主神看了看路線,發現自己這邊也差不多要到兵分兩路的時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