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

「不是吧……」

嘉賓又發出了哀嚎聲,破落的院子里,提著行李的嘉賓欲哭無淚,畫外音是節目組的聲音。

畫面一轉,是夜莫星幾人在溪流時插魚的畫面,鏡頭在夏雲彤、季元華等幾人之間切換,一個個看著一個方向張大著嘴巴,一臉的震驚不可置信,然後就停駐在蕭翊辰俊美無雙的臉上,向來冰冷著的臉上居然掛著個笑容,眼中同樣帶著震驚之色。

表情如此豐富的影帝,除了在影片中,還真是太少見了。

嘉賓們究竟看到了什麼而露出這樣的表情?

但是畫面很快就轉開,季元華將手裡的什麼東西憤恨地扔下,鏡頭切換,便見他背影蕭瑟孤寂地離開,音樂也透著股沉重。

鄉村特色的集市上,飛鏢攤前圍著一大群人,夜莫星擺著射飛鏢的動作,接著飛鏢射在了木板邊緣上,周圍響起了大笑聲,看起來歡樂無比。

畫面又是一轉,只見夜莫星飛起一腳踢了出去,帥氣無比,然後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美女入鏡,瞬間吸引了網友的視線,無數人眸光大亮。

預告片的最後是在一片雨林中,凱思琳遇到毒蛇的一幕,其中蘇雅的尖叫聲簡直要刺破網友們的耳膜,而夜莫星一步步接近毒蛇,蕭翊辰緊張地盯著她,一副隨時要撲上去的動作。

京台節目組雖然很有信心以這檔節目現在的話題話,必然是要火得不要不要的,但是十多分鐘過去,微博下一個評論都沒有。

節目組都急得嘴裡冒泡了,難道他們這個預告片真的做得那麼差,就算是有蕭影帝和夜助理這兩個大伽也激不起網友粉絲的興趣?

應該不會吧,即便他們全程看了錄製,看到預告片的時侯都被吸引了心神,恨不得逼著後期剪輯立即把成片做出來,好讓他們一睹為快。

就算真的做得失敗,至少也來幾條評論罵罵他們啊,這連水花都沒撲起一朵的讓人心好慌啊。

就在節目組哭喪著臉一遍一遍地刷著後台數據的時侯,官網下預告片下的評論區突然以井噴式爆發起來,轉發量和留言量光速爆增。

——啊啊,有種看了大片預告片的感覺,每一幕都能腦補一出大戲出來。

——這檔節目看著很有意思的樣子,明星們帶著自己的助理一起去旅行,這樣的類型創新新穎,感覺讓人耳目一新,期待!

——我去,原來我家男神的表情如此之豐富,感覺他看著助理男神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情意。

——彤彤女神,你可是御姐女神,一副小鳥依人狀靠著夜助理是什麼鬼?

——唐晶心好噁心,一見面就想染指男神,節目組怎麼找來這樣的嘉賓,明知道她名聲那麼差,這不是給我家男神找不自在嗎?

——好想知道節目組究竟出了什麼難題,瞧蕭影帝那為難的小表情,不知道為什麼,好想笑,哈哈。

——節目組分明是要搞大事,找的這是什麼鬼地方,天啊,華夏還有這麼落後的地方嗎?滿地的雞屎,還有這住的屋子都漏風了。

——哇,那個外國小妞好卡哇伊,我感覺我戀愛了。

——樓上的,我認識你,你一個月沒戀愛個十次都有八次了,不過,我也感覺自己中了丘比特之箭,神啊,收了我吧,我墮落了。

——毒蛇?節目組到底找了哪個深山老林,怎麼還有毒蛇出沒,啊,我小美妞沒事吧?好但心哦。

——一定沒事,有事節目組還敢播出來嗎?不怕外國領事館找上門嗎?

——夜總攻,您可是個女孩子,遇到毒蛇這麼危險的事,怎麼還往上沖?

——夜總攻威武,夜總攻文武武德,夜總攻一統男女。

——哈哈,樓上什麼鬼。——怎麼回事?元華大哥這麼好脾氣的人居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

帝道獨尊 ——就是,那孤單的背影看得好心疼,這是被其他嘉賓孤立嗎?

——不就一個影帝嗎,元華大哥在綜藝混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裡,一來就仗著名氣拉攏其他嘉賓排斥元華大哥,太TM垃圾。

——卧槽,我這爆脾氣,那什麼季元華的粉絲,你們都是吃屎長大的嗎,口氣那麼臭,你們哪隻眼睛看到男神針對季元華了?

——這些腦殘的,真實的情況你們知道嗎?就在這裡滿嘴噴糞,當我們『粉塵』是吃素看看嗎?

——什麼男神,裝模作樣,真人秀可不比演戲,小心分分鐘鍾在節目中看到你們男神噁心的真面目,那時候可不要哭得太慘。

——滾粗,就憑你們這些腦殘粉的嘴臉,就知道季元華一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男神這是不屑與這樣的人為伍。

……

評論的畫風到後面詭異地吵了起來,季元華的粉絲滿帶著期待看了預告片,卻看到自己喜歡的偶像在節目中貌似被孤立,一下子就激起他們憤怒的心裡。

再加上從預告片中可以看出來,一向在綜藝節目中佔據C位的季元華在這檔節目中,明顯地位沒那麼重要,鏡頭的主要點放在蕭翊辰,甚至是夜莫星這個助理的身上。

這讓粉絲們怎麼接受得了,於是,在有心人的帶節奏下,粉絲位將矛頭指向了蕭翊辰,認為是他帶頭排斥孤立季元華。

於是,兩邊的粉絲開始撕逼起來,後面夜莫星的粉絲也加了進去,唐晶心的粉絲外加黑絲又亂帶了一波節奏,四方撕得天昏地暗。

很快,這個預告片就在京台的網路平台上播出,網友們轉戰到平台上,播放量很快上億,各種彈幕佔滿了整個屏幕,看得人眼花繚亂,不把彈幕關掉,簡直連人影都看不清。

節目組做出這個有導向性的預告片,早就預料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所以他們非常淡定地一邊看著網友們撕逼,一邊等著到時候首播的時候,某些網友粉絲被打臉的快感,一定非常刺激。 在S市某高檔私立醫院,高級病房內,季元華和蘇雅各自躺在病床上,兩人的臉色都非常不好。

蘇雅怯怯地瞅著季元華,如同受驚的小兔的,讓人看了好不憐惜。

以往要是見她這副表情,季元華早就心疼不已地上前安慰,但是這次,他卻看到沒看她一眼,若不是他當時昏迷的時候,知情的經紀人自作主張把他們安排在一間病房,他們現在也不會住在一間病房,他一點也不想再跟她獨處一個房間。

每次一見她那張柔情的臉,他就不可抑制地想起在雨林中經歷的一幕,想起她幾乎赤裸著身子被一個毒梟抱在懷中蹂躪的情景,想起她只顧著自己沒有為他求情的絕情,每每讓他噁心地想吐。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變化的原因,現在看著她一個三十幾歲的老女人做著這種楚楚可憐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彆扭,差點就吐出來。

蘇雅跟在季元華身邊這麼多年,哪裡不了解這個男人的秉性,心中恨得牙痒痒,還有絲悲哀。

是,她當時怕激怒那個毒梟,不敢開口求情,這點她承認是她對不起他,但是是誰,口口聲聲說著愛她,轉頭為了活命居然無恥地把她親手獻給殺人不眨眼的毒梟,是誰勸她為了兩人的命,忍一時之辱,還說他絕不會嫌棄她。

現在呢,一臉的嫌棄完全毫不掩飾,她恨啊!明明她會落得那般屈辱的境地,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憑什麼最後讓她來承受所有的一切。

但是人在屋檐下,她還需要靠他過活,即便心頭再恨,也不得不做出卑微之狀。

她太了解這個男人了,自私自利,自負自大,又大男子主義,女人在他面前越卑微越能讓他憐惜,當年她就是用這種的手段成為他的情婦。

「阿華,出事了。」一個頂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突而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來,他像是沒有察覺到病房內氣氛的異常,拿著一台平板電腦,臉色凝重地走了進來。

他是季元華的經紀人王明,進了病房,他只瞥了蘇雅一眼,然後徑自走到季元華的病床前,將手中的平板電腦遞給他。

「出了什麼事?」季元華一邊接過平板電腦,一邊問道。

「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王明嘆了口氣。

平板電腦的網頁上正是他的粉絲和『粉塵』還有『星粉』撕逼的話題。

季元華大略瀏覽了一下,本就蒼白的臉色更是鐵青起來,他陰鷙的目光射向王明,冷聲氣極敗壞罵道:「是你找水軍做的?愚蠢。」

沒等他回答就被罵了一頓,王明本就不好的臉色更是低沉,但還是忍住了脾氣,沉著聲道:「不是我,但是可以確定,有人在帶節奏。」說到這裡,他不禁嘆了一口氣。

他是在季元華開始在綜藝這一塊大火的時候就當他的經紀人,一路走來都是順風順水,他有資源,季元華在這個圈子這麼也有人脈,相輔相成,一路將他推上綜藝一哥的位置,各大衛視搶著來邀請。

這次京台推出新型真人秀節目,也找到了他們頭上,原本因為手中還有一檔節目在做,也有想過推掉,但最終還是抵不住貪戀京台的背景,想以此為跳板,和京台搭上線。

不過是錄製一檔綜藝節目而已,再怎麼強調創新,對季元華來說左右都是那些套路,熟得他在鏡頭前就條件反射地做出最完美的應對。

可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從來不上節目的蕭翊辰居然破天荒地也參加了這檔節目,一來就搶了他的C位不說,還帶來一個邪門的夜莫星,總將他輕而易舉地逼入絕境,才剛開始錄製第一期,就頻頻出錯,讓好不容易塑造起來的人設岌岌可危。

偏偏節目組的背後是京台,縱然他是綜藝一哥,節目組也毫不給面子,硬是不肯照他的意思把不利於他的畫面剪輯掉。

更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會在雨林里碰到了殺人不眨眼的毒梟,好不容易死裡逃生,正當他余驚未消一邊和救他的軍人道謝,一邊開動腦筋想著可以借用這些軍人來挽回自己在這檔節目的形象時,蘇雅卻告訴他,他們獲救時,夜莫星是跟那些軍人在一起的。

也就是說,他們在沼泥潭的醜樣極有可能都被她看在眼裡,而且他在找關係疏通這些軍人的時候,卻被警告一番。

在娛樂圈混了這麼久,他很清楚節目開播后,對他的人氣將有多大的打擊,脫粉不說,還會影響到他以後的發展。

最後經過研究,寧願賠償高額的違約金也要退齣節目的錄製,一來,他和幾組嘉賓基本算是撕破了臉皮,再錄製下去也是自取其辱,二來,他們打的主意就是趁節目還沒播放,把主動權抓在手中。

原本的計劃是節目組發預告的時候,讓季元華在微博上大力推崇這檔節目,然後以老好人的形象把其他嘉賓往死里贊,尤其是蕭翊辰和夜莫星,一定要對他們極盡所能的讚美。

以他自家的粉絲還有蕭翊辰夜莫星龐大的粉絲群的力量,一定能為他贏來一大片讚譽聲。

隨後,他再有意無意地放出自己受傷的消息出去。

等到節目播出,他在節目中的形象遭受滑盧鐵的時候,再爆出他已經被『趕出』這檔節目,在熱度抄得最高的時候,買通水軍,帶起節奏,有他前面的鋪墊,再操作得當,很容易將他的形象扭轉成受委屈的一方。

蕭翊辰的粉絲群確實強大,但再強也強不過路人網友這個體系,一個不慎,就算他是國民影帝,最終翻車也可能是他。

可是現在,節目組才剛放出預告片,而且預告片中根本沒有特意抹黑他,他的粉絲就發難,和蕭翊辰的粉絲撕起來,等到正片播放出來,他已經可以預料他會被罵得多慘,他的粉絲現在鬧的事,將來也要他來買單。

「好事?這怎麼能是好事?」季元華簡直要氣死了。

「雖然和我們的計劃有所偏差,但是現在也算把熱度鬧起來,你現在馬上上微博,解釋這件事,為粉絲們的衝動道歉,總之能把態度放多低就放多低。」王明小眼睛閃了閃,顯然早有打算。

「也只能這麼辦了。」季元華拿著平板電腦,當即就登上了自己的微博,這事宜早不宜遲,不能讓粉絲把場面鬧得太難看,要不然他上去示弱,不僅沒效果,還會寒了他粉絲的心。

「對了。」王明瞥了一旁的蘇雅一眼,別有意味問道:「你們在節目中有沒有露出什麼馬腳?」這話問的是什麼意思,三人都心知肚明。

季元華有些不確定地掃了一直安靜的蘇雅一眼,對上她那雙盈滿愛意的卑微眼神,心中一軟,搖了搖頭道:「沒有。」

「那就好。」王明鬆了口氣,其他負面的形象可以通過操作減少影響,但是一旦出軌被實捶,他苦心經營的好老公人設就徹底崩塌了,品德問題是網友們最不能忍受的一點。

季元華V:很有意思很開心的一場旅途,很高興又能結交到幾個好朋友@蕭翊辰V,@夜莫星,@夏雲彤V,@唐晶心V,這場全新的旅途體驗讓我意識到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也在不知不覺間迷失了自己,往後一定改正,和大家一起進步。@我和助理的旅途V:轉發微博

節目組發布預告片后,季元華是第一個出來發言的嘉賓,一時吵得正熱鬧的網友們紛紛涌了過來,一見這條動態,各家粉絲都炸了。

動態中的話雖然說得隱晦,但是結合粉絲們吵鬧的話題,分明就是解釋預告片中他被『排擠』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其他嘉賓都很好,而且彼此還都是好朋友,言詞間充滿著對他們的維護之意。

就憑他這態度,那些說他在節目中被『排擠』言詞就瞬間消失了,粉絲們話風一轉開始罵起節目後期,說這是節目組故意這樣剪輯,這也是電視台後期剪輯一慣用的手段。

他這樣的態度,蕭翊辰和夜莫星的粉絲也不好再鬧,還得感謝他對自家愛豆的維護,第一時間就出來阻止一場烏龍撕逼大戰,紛紛贊他正直,大度,有責任心,各種讚美的詞語一時間讓季元華的形象更加高大上。

但是又有一些粉絲覺得自己的偶像都這麼低姿態出來表明態度,其他嘉賓卻一點消息都沒有,就算不是在節目中『排擠』,這態度也很有問題。

『粉塵』們明面上沒有再抓著不放,但私底下對季元華還是頗有微詞,認為他這是在作秀,總之在她們男神沒開口之前,她們保持質疑的態度。

一些路人網友趁機煽風點火,雖然沒有再撕起來,也沒有如季元華預想的那般和諧。

網上一片腥風血雨,內蒙古大草原這邊一派和諧,網友們想的什麼撕逼大戰一點都沒有發生,嘉賓們親親密密地就跟真的來旅遊一樣,順便解鎖了萬能夜助理的各種技能,然後又意外地發現了高冷的蕭影帝不為人知的一面。

當一次不小心,聽到蕭大影帝暗暗用類似撒嬌語氣對夜助理說了一句:「藍瘦,香菇。」所有人的世界觀徹底崩塌了。

而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一時沒注意,兩人說悄悄話的時候,居然沒有關掉節目的設備,於是,這一幕被清晰無比地錄進了攝像機中,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當場集體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想到網路上一些黑粉說他會節目中崩人設,倒還真是給說對了,高冷的人設已經崩得面目全非了。

上一期還好,還能端著高冷的范,這一趟大草原之行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記吃藥了,時不時地扯著嘴角露出個笑容,現在又蹦出接地氣的網路用語,他們可以肯定,這一幕要是播出去,網友們得集體懷疑人生。

在節目錄製的最後一天,節目組承諾的驚喜如約而至。

看到站在他們面前,穿著蒙古族少女服飾的白詩雅,蕭翊辰的臉黑了,其他人的臉色僵了。

尋芳記:少爺哪裏逃 「白詩雅就是節目組給我們的驚喜,確定不是在逗我們的玩?」夏雲彤扯了扯嘴角,相比她這個視后,白詩雅不過是剛剛爬上一線的女星,論在圈中的資歷還在她之下,她來當特別嘉賓,對他們有啥驚喜可言?

她還以為會來個更大伽,或是老藝術家之類,哪知道就一個白詩雅。

「彤彤,別忘記高哥給你列的圈中最不可得罪的人之中,可就有白詩雅的名字。」齊昊低聲地她的耳邊提醒道,他口中的高哥是新公司配給她的新經紀人,在圈中名氣僅次於宋鳴恆。

夏雲彤美眸蕩漾了一下,這才記起來,她當時看到白詩雅的名字時,還表示過疑惑,得到的是模糊不清的答案,只說她出身不簡單,別看她一直只在三四線徘徊,名聲還不好,但在圈中可是無人敢對她出手。

「小星星,我好想你啊!」

夏雲彤還要想著白詩雅究竟是背景,就見她一見到他們,就像是花蝴蝶一樣飛撲過來。

但是沒等到她撲進夜莫星的懷裡,旁邊站的蕭翊辰眼疾手快地伸出一隻手把人給攔住,並且嘴角扯開一個弧度,極度敷衍道:「白詩雅,好久不見。」

「喲,是蕭大影帝啊,不好意思,剛才沒看到你。」白詩雅頓住了腳步,像是才發出他一樣,柳眉輕挑,嬌笑著道,但眸光卻直接越過他,投向他身後的夜莫星,委屈地癟著嘴道:「小星星,這麼久沒見,看到我,你都不激動嗎?連招呼都不打。」

隔著蕭翊辰的手臂,夜莫星抬了抬臉上的眼鏡,嘴角揚起抹弧度,乖巧頷首道:「詩雅姐好。」

「乖。」白詩雅甜甜應了一聲,然後瞥了眼臉色已經變得烏雲密布的蕭翊辰一眼,直接不顧他伸出的手,就朝夜莫星撲了過去。

蕭翊辰下意識就要挺身去攔阻,但是他這一動,白詩雅就變成了撲進他的懷中,迎著撲面而來的香氣,他整個身子都僵了。

這時,突然背後傳來一股拉力,就在白詩雅整個嬌軀要撲進他懷中時,被拉力一扯,他頓時朝右後方轉了兩個圈,直到后腰被一隻溫熱的手托住才穩住了身形。 這時,突然背後傳來一股拉力,就在白詩雅整個嬌軀要撲進他懷中時,被拉力一扯,他頓時朝右後方轉了兩個圈,直到后腰被一隻溫熱的手托住才穩住了身形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隨著砰地一聲,嬌嗔的慘叫聲響起。

蕭翊辰只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熟悉的溫暖緊緊包圍著,眼瞼一抬,瞬間撞進了一雙幽暗深邃的黑眸,眸中如同暈著兩個具有巨大吸引力的黑洞,將他的神魂都給吸了進去。

其他人驚呼了一聲,看著狼狽撲倒在地的白詩雅,再看看蕭大影帝被夜助理攬腰抱在懷中的畫面,相對鮮明,不禁為白詩雅感到牙疼。

雖然剛剛的一幕發生得太快,他們沒有來得及看清,但看到這個結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蕭大影帝護著夜助理不讓白詩雅這個妖精染指,寧可以身飼狼。

咱們的夜助理也是個霸道的,自家的影帝大人哪肯讓別的女人沾上,在白詩雅即將撲進他懷中時,先一步把人拉走,而且還腹黑地完全避開,讓白詩雅撲了個空。

好在這是在大草原,地面都是泥草地,這一撲也不怎麼疼,就是狼狽了些。

「啊呸呸……」

這一撲雖然不嚴重,但卻是正面直往地面撲下去,當白詩雅抬起一臉的污泥,吐出啃得一嘴泥草時。

大家都很不厚道地笑了:「哈哈……」

白詩雅垂下的臉上浮現抹冷意,當她抬起頭時,臉上的冷意被委屈所替代,雙眼泫然欲泣,紅唇癟著,嗔怪嬌聲道:「小星星,你太壞了,都害人家摔倒了。」

酥麻的聲音讓在場的人不禁虎軀一震,太他娘的媚惑了。

夜莫星一隻手依舊攬著蕭翊辰不放,一隻手抬了抬黑框眼鏡,歉意道:「對不起,詩雅姐。」但卻沒有放開蕭影帝去把人扶起來的意思。

但白詩雅是什麼人,山不來我就山,她就直接坐在地上不起來了,還朝著夜莫星伸出柔弱無骨的手,撒著嬌道:「把人家扶起來,就原諒你了。」

蕭翊辰回過神來,原本下意識地覺得不好意思想掙開她的懷抱,但一見白詩雅大庭廣眾連不要臉這一招都使出來了,當即不僅站著不動,還不動聲色往夜莫星的懷裡靠了靠。

雖然他神色不變,但白詩雅就是從他的動作中看到挑釁的意味,牙根氣得痒痒,朝著夜莫星發出的眼電波噼里啪啦加倍地一路火花帶閃電。

夜莫星有沒有被電到不知道,旁邊圍觀的群眾倒是被電得七葷八素,就是夏雲彤幾個女的都恨不得撲過去把人扶起來,齊昊甚至讓人難以察覺地向前跨了一小步。

眾人暗嘆:「真是妖精啊!」

好不容易她家影帝大人肯乖乖讓她抱著,她傻了才會為了別人把人放開,所以即便接收到一雙雙控訴的目光,她依舊裝傻充愣地站著不動。

「不好意思,剛剛玩遊戲手髒了。」意思就是,你自己起來吧,我手臟免得弄髒你的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