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算你現在練的話,也不是不成,反正取個火吸草,用不了多少瞳力,等會我會幫你凝練第一股瞳力的。」啟繼續說道,龍雨大為的感激,正要說謝謝,啟卻是回到:「你不用謝我,不論在哪裡,只有你跟我是一類人,我不了解你口中的兄弟,姐妹,但是我知道族人。」

「不過,就算你現在練的話,也不是不成,反正取個火吸草,用不了多少瞳力,等會我會幫你凝練第一股瞳力的。」啟繼續說道,龍雨大為的感激,正要說謝謝,啟卻是回到:「你不用謝我,不論在哪裡,只有你跟我是一類人,我不了解你口中的兄弟,姐妹,但是我知道族人。」

龍雨頓時耳根子發紅,啟沒有再糾纏這個,而是畫面一轉,又回到了扶靈山低下,「這隻不過是幫你對付火山冰精的,真正麻煩的是守護扶靈的四大神獸。」

「扶靈住在這火山六萬米之下的熔岩石漿中,而四大神獸則在它的上頭,一層一位,護衛者它。」啟說著話,畫面已經進入了火山口,之前龍雨看的時候是一片漆黑,現在順著啟再看的時候,裡面竟然清晰了起來。

洞口初入不大,也就方圓百來米,但是越往下越寬敞,火山裡邊並不是空的,而是層次交叉,不少的火山斷崖橫在這裡,看上去極為的荒涼蒼茫,「你就是從這裡掉下去的。」啟說道,龍雨定睛一看,眼皮不禁狂跳,自己是從兩座斷壁的正中間穿插而下的,也許是運氣太好,直往下三千米,他都處在這空隙當中。

藍晶晶的一個人形冰塊懸停在空氣中,龍雨神色一震,這不是自己么,啟沒有停留,畫面繼續往下,正下方就是一個突出來的平台,龍雨估摸著,也就再一兩分鐘的事情,自己就要掉在這平台上摔的粉碎了,繞過平台,繼續往下,斷壁山崖接連在一起,竟然如樓梯一般的往下延伸去。

「這裡是暗影神母,它是扶靈的第一位守護,也是最好對付的一個,我這就帶你去看它。」啟提醒道,龍雨定了定神,將周圍的場景記了個大概。 初時憑著一股子衝進闖進來的時候,龍雨覺得也不是那麼的難,這時間,能阻擋自己的又有多少,但是經過啟的一番解說,連龍雨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蠢,這裡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好來,四處蜿蜒曲折的斷臂立在這裡,從啟這片空間看過去,人都覺得毛骨悚然的,如果親臨其境,只怕比現在還要膽寒。

畫面開始沿著那個平台往裡伸去,龍雨看了看周圍,如果自己從平台上出發的話,走這裡倒不是太難,岩壁凋零的時間不一樣,因此導致壁面上坑坑哇哇的,有的地方掉落了一大塊,有的地方完好無損,這就使得四處都是落腳點,以龍雨的身法,小心度過不是難事。

畫面往下拉了大概有兩三分鐘,龍雨估摸著怎麼也下了一萬米了吧,然後就看到壁面上出現了一個個孔洞,孔洞遠遠看上去並不大,但是湊近一看,個個半徑都在十米,龍雨不禁頭皮發麻,這暗影神母不會就住在這裡吧,除了這些半徑十米的大洞,往遠一點的地方看去,竟然還有比這大的洞,那洞口的直徑看上去有這些的十餘倍。

啟沒有說話,眼睛里的白光不斷打在那片畫面上,鏡頭再次變幻,龍雨就像看電影一般,跟著畫面進入了一個小洞當中,小洞里的石壁很光滑,但是看上去黏糊糊的,可以見到一些綠色的粘稠狀液體,那東西連成一條綠色的道路,一直隨著石洞延伸。

突然,眼前一亮,龍雨定睛一看,一張亮晶晶,綠油油的綠色蜘蛛網蒙在出口處,從這裡看過去,那蛛絲竟然有自己的手臂粗細,再稍微聯想一下,龍雨頓時心涼到了極點,他不是沒見過大的魔獸,但是如此大的蜘蛛網,還是第一次見。

蛛網看上去牢不可破,而且上面黏著一些白色的糊狀物,不過這對於啟來說沒有任何作用,鏡頭穿過了蛛網,輕而易舉的進到了裡面,這是一個很大的石洞,洞里的石壁上有一些暗紅色的石頭髮著微弱的光芒,使得這裡看上去有些詭異。

龍雨看的正起勁,一根很粗的柱子突然從眼前劃過,扭頭一看,龍雨呆了,如果那隻猴子可以成為超級大猴子的號,那麼他現在看到的這隻蜘蛛卻是超級巨蜘蛛,蜘蛛趴在洞穴的深處,佔了這裡大半的地方,剛才那根堪比電杆的柱子,竟然是它的腳尖。

那本該是細細的茸毛看上去比自己的手指還要粗,一身花綠色的疙瘩布在那黑色的身軀之上,要多噁心有多噁心。「這就是那暗影神母了?」龍雨強忍著噁心,這傢伙不說實力多牛逼,光這長相就能膈應死人了。

「這怎麼可能,暗影神母可是神獸,這不過是一隻狼毒巨蛛而已。」啟的聲音傳來,龍雨頭皮都在發麻,他現在聽到而已就頭疼,這傢伙是而已,但是對於自己來說,而已的有些過分了吧。

「看到那個洞口沒,從那裡進去,再過幾個狼毒巨蛛的領地,你就可以見到暗影神母了。」鏡頭往上拉了去,停在了一個身形跟這個狼毒巨蛛差不多的地方,龍雨眉頭微皺,回到:「它住的這麼幽深,我何必來找它,偷偷過去不就是了。」

「你想的倒是美,沒有神母的毒囊,下面那上萬隻狼毒巨蛛盤踞著,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啟一頭冷水就沖著龍雨潑了下來,「隱身不是萬能的,這些魔獸智商雖然比不上人類跟高等精靈,但是神奇的大自然賜予了它們更為神奇的能力,就拿那些狼毒蜘蛛來說,就算你是一隻小小的蒼蠅,你也不可能躲得過它們的捕食網。」

「一萬多隻蜘蛛,這裡又沒什麼植物昆蟲的,它們怎麼沒餓死。」龍雨不禁恨得牙痒痒,「這裡的每種生物都是靠火存活的,有純凈的能量,何必拘泥於那些普通的食物呢。」

「火?」龍雨眼睛瞪的老大,吸收異種能量為己用,這是多少修道者的追求,不過千萬年下來,也沒聽說那個前輩成功了,不論是道法還是魔法,從本質上來說,他們都是以自身能量藉助天地能量,即使能吸收一些,那也要經過長時間的煉化,像這些蜘蛛,它們不過是些劣等的低智商魔獸,竟然就擁有這樣的能力,大自然果然是公平的。

「啟,這取毒囊跟取鳳凰蛋,哪個更容易死?」龍雨不禁自嘲道,啟笑道:「當然鳳凰蛋容易死了,不過,有我在,你要死不是那麼容易的。」龍雨心下一喜,他就知道啟有辦法,「要想取得毒囊,你必須要備好一樣東西。」啟開口道。

「什麼東西?」「糖,很多很多的糖,它們雖然是吸食火能量的,但是它們的天性對於糖是沒有免疫力的,只要你能有足夠的糖倒在它們的面前,它們就會不顧一切的去吸食糖,就算暗影神母也避免不了,到時候,你摘取它一個毒囊,它也不會在意的。」啟回到。

龍雨點了點頭,辦法雖然簡單,但是啟不說,自己又從哪裡去知道呢,感謝的話留在心裡,龍雨開始盤算啟所說的足夠的糖到底多少才足夠。「對了,還有一點,在進入這裡以前,千萬不要把糖灑出來。」啟猛然提醒道,龍雨詫異道:「為什麼?」

「為什麼?這下面可是有幾萬隻狼毒巨蛛,它們對氣味相當的敏感,如果你在外面灑出來了,引來了它們,就算你搬座糖山來也無濟於事。」啟解釋道,龍雨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

「好了,這是第一關,也是最容易過的一關,往下就難了。」啟嘆了口氣,在跟著啟的目光往下的時候,龍雨終於見到了那所謂的幾萬隻蜘蛛,接近上萬米的空間,被這些蜘蛛全部佔領,入目之處,除了陡峭晚宴的山壁之外,就只有那綠油油的網跟長相十分噁心的狼毒蛛了。

「有了神母的毒囊,這些小的都不敢靠近你的,你可以放心的來到這裡。」啟的聲音停住,龍雨定睛一看,幾乎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這裡貌似已經到了火山底,滾燙的火山岩漿奔流翻滾,火山灰夾雜著熱氣跟烘烘的火光映照在一起,照的周圍大量。

「到了?」龍雨還以為啟一下子穿到鳳凰那了,「沒有,這裡是第二關,懼火龜的領地。」啟回到。「懼火龜?是烏龜么?」龍雨問道,啟嗯了一聲,「我把它喚出來給你看看。」啟說道,然後龍雨就看到一道細細的白光從啟的眼睛里射了出來,那白光竟然透過畫面,猶如真實的一半,「秋」的一聲打入了岩漿當中。

龍雨嘴長的老大,啟的雙瞳肯定不在高等精靈王國,它處在異時空竟然能過穿越時空攻擊,這倒是怎樣的能力?龍雨第一次有了孤陋寡聞的感覺,他本以為達到自己現在的境界,已經是修真界中不世的成就了,沒想到在這雙眼睛跟前,自己連個剛入門的都算不上。

岩漿轟然炸開,爆炸的範圍極廣,四射的火漿濺到了石壁之上,頓時刺啦啦的一陣響,看著那爆炸的範圍以及做成的聲勢,龍雨徹底的服了,自己全力一擊也不過如此,人家只是輕描淡寫的在異次元看了一眼就造成了如此的陣勢,隨即再想一想,龍雨神色有些不對勁了,那個將啟封印起來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出來了~!」啟倒不像龍雨一樣,隨時開小差,翻滾的岩漿被炸開之後,一直都在四處濺射,龍雨望過去的時候,什麼都看不到,被說是烏龜了了,連烏龜毛都沒有。

「沒有啊,在哪呢?」龍雨盯著沸騰的岩漿,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在那片石頭上。」龍雨順著畫面一看,畫面將一塊石頭拉進,龍雨傻眼了。

一隻巴掌大的火紅色小烏龜靜靜的趴在那裡,小眼睛滴溜溜的轉著,看上去極為的可愛,想象暗影神母那體型,再看看這烏龜,陡然間的落差使得龍雨都以為啟再跟自己開玩笑。

「我可不是開玩笑,你別看它個子小,它要是露出真身的話,這座火山根本容不下它。」啟似乎一直能知道龍雨在想什麼,龍雨皺著眉頭道:「那這樣說來,它具有形體變化的能力了,可以隨便變成多大,也可以隨便縮成多小?」

「那倒不是,它只有三種形態切換,一種就是現在這種,也是最危險的一種,你看看他的眼睛,是不是很兇蠻?」 婚寵撩人:霸道”醜夫”非要我! 龍雨定睛一瞧,搖了搖頭到:「我倒覺得有些可愛。」「可愛?你在高等精靈那裡待得時間也不短了,你可知道奧庫人?」啟開口問道。

龍雨回想了一下道:「我看過幾本高等精靈的歷史記錄,這奧庫人曾今建立了一個很強大的帝國,甚至比高等精靈還要強大,他們的國度極為的好戰跟強盛,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而這東方大片的領土,以前就是奧庫人的。」

「沒錯,奧庫人就是因為錯將這懼火龜當成了寵物帶了回去,尤爾導致了滅國滅族。」啟說的時候很平淡,龍雨聽在耳里卻是有些震耳欲聾,據記載,在被滅以前,奧庫人的族群最少有一個億,這小東西竟然殺了那麼多人? 「所以,它是十分難對付的神獸,懼火龜本性極其火爆,就算你沒有惡意,但是打擾到了它,依舊會被它的怒火焚燒的乾乾淨淨,所以,這裡你一定要特別注意,尤其是這片火山岩漿,你是繞不過去的,唯一的辦法,就是融入這岩漿中,然後從泉眼流走。」啟回到。

龍雨瞄了一眼那炙熱的火山岩漿,只是在這裡看,那熱度就已經讓人有些口乾舌燥了,如果真的投身進去,只怕就算龍雨是魔體,也抗不了多久。

「現在你的根本承受不住火山岩漿的溫度,不過,吃了火吸草的果實之後,這岩漿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只要你能夠跟岩漿融合在一起,懼火龜就不會主動攻擊你。」啟繼續說道。

「跟岩漿融合在一起?」龍雨喃喃了一句,將周身的氣息跟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對於龍雨來說自然不是難事,十分精通潛行潛入之術的龍雨很是擅長,只不過,這岩漿是極為特殊的環境,要幻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瞳術中也有幻化,只是你沒有認真的練習,等下我會一併幫你領悟,你且要記得,這裡有幾個地方,是你千萬不能去的。」啟特意說道,龍雨跟著啟的視線將那幾個地方記了下來,啟所說的泉眼卻是在這幾個地方的正中間,龍雨不禁好奇的問道,「這些地方難道還有其他的懼火龜?」

啟笑道:「一隻懼火龜都足以滅世了,如果不是扶靈將它約束在這裡,只怕高等精靈王國早就滅亡了,這幾處地方,是懼火龜的蛋,大概還有三千年就會破殼而出。」「那得有多少懼火龜出世?」龍雨皺了皺眉頭,這懼火龜的凶名實在是太響了,幾處地方加起來,至少有七隻懼火龜。

「這你倒不用擔心,懼火龜永遠都只有一隻,孵出來不管多少懼火龜,最後只能剩下一隻,而那隻撫養後代的懼火龜,則會作為這唯一倖存的小懼火龜的食糧,一直讓它長大成年。」啟話音剛落,龍雨喉嚨里就咯噔一下,這傢伙如此厲害,感情是吃著神獸長大的,這吃的還不是普通的神獸,都是自己的親人,難怪會那麼的暴虐,一夜之間摧毀一個國家。

「懼火龜下面是木猴,我想這個神獸你不會陌生吧?」啟一開口,畫面就開始繼續推進,火紅色岩漿翻滾中,一個漩渦很清晰的停在最中間,從那漩渦裡面進去,一小陣的晃動之後,等到畫面重新定格的時候,啟的視線已經到了更下面,抬頭望去,根本看不到岩漿在哪裡。

往下再看,墨綠色的樹藤纏繞在斷壁山崖之上,四周之內滿是綠油油的葉子,在這火山底下,有如此的景象,實在是奇景,龍雨聽到木猴的時候,身形一震,瞳孔猛的收縮了起來。

因為陰暗幽深的藤蔓之中,兩隻閃著紅光的碩大燈籠直直的向著這面看了過來,那是一對碩大的眼睛,視線直逼龍雨,好像他能夠看穿似的。

「果然最難纏的還是他,他已經發現我了。」啟無奈的聲音傳來,龍雨回過神來,眼神裡帶上了一絲暗淡,在高等精靈的傳說當中,除了扶靈神,還有一位極其厲害的神獸,那隻神獸正是這木猴。

木猴號稱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根本沒有任何事情能夠瞞得過它的眼睛跟耳朵,龍雨一直以為這東西根本不存在,但是現在啟帶他看到了實物,饒是他以前不信,現在也是不由得不屈服於現實,第一層跟第二層都好過,這第三層卻十分困難。

沒有任何的人能夠躲得過木喉的耳朵跟眼睛,即使是神都不可以,除了那隻更為恐怖的扶靈神,木喉的本體是一隻巨型花豹,因為常年待在樹木之間,皮毛更是進化成了百變色彩,遇到什麼樣的環境,它的皮毛就會變成什麼樣,木喉可以稱為最為完美的防盜報警器,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躲得過他的耳朵跟眼睛。

龍雨嘆氣的緣故就在這裡,木喉就在這裡,自己根本不可能從他的領地里過去,除非能有其他的辦法,但是啟也滿是愁色,看來木喉這一關並不好過。

「木喉是最難過的,如果要從它這裡安全過去,至少要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龍雨眉頭緊緊地鎖在了一起,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即使自己將葉文昊移往芥子空間,用本身的魔元壓制住毒性,也絕不可能拖延一個月那麼久,這毒十分之毒,現在葉文昊的元神已經受到了感染。

如今還能全憑識海來抵禦疼痛,如果一旦元神遭到更重的毒害,只怕就算葉文昊躲在識海空間里,元神依舊會疼痛不已,「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他等不了。」龍雨搖了搖頭,「那只有殺了木喉了。」啟的聲音里滿是不舍跟不願,但是他還是提出了這個辦法。

龍雨滿是自嘲的笑了笑,「木喉的聽覺跟視覺極其靈敏,我恐怕我根本接近不了它。」「你一個人的話,卻是接近不了它,但是我到時候會幫你。」啟下了很大的決心,帶著龍雨看到這裡,龍雨心裡已經有了隱隱的猜測,啟如此熟悉這火山口裡的布置,這說明他對扶靈神應該十分的熟悉。

以鳳凰的身份來說,啟只可能跟它有兩種關係,一種是仇人,另一種就是朋友,只有仇人跟朋友才會如此的了解扶靈,如果是敵人的話,龍雨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其他想法,但是如果是朋友的話,啟為自己做的犧牲就大了。

「木喉這一關暫且不說,最關鍵的是下面,只有過了下面,你才可能接近扶靈的老巢。」啟聲音無比鄭重的說道,龍雨點了點頭道:「前面的神獸我已經見識過了,這個自然也不會怕。」

巨大的雙瞳光芒一閃,龍雨眼前的畫面猛的消失了,「我的能量只能讓我幫你一次,如果我幫你過了木喉這一關,那麼這最後一關就只能靠你自己了。」龍雨看到啟突然如此鄭重其事的說,心裡已然明白,這位於最後一層的守護神獸,一定是最厲害,也是最不容易對付的。

緩緩點了點頭,相比較於木喉的本身天賦來說,其他再強的神獸總能找到對付的辦法,但是木喉卻不一樣,龍雨要是沒有啟的幫助,根本沒有接近它的可能。

「守著最後一層的神獸其實你也不陌生。」啟停頓了一下,然後一字一頓的說道:「它是雙面死神~!」龍雨腦海中猛的閃過了一道閃電,一隻猙獰的雙頭巨蟒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知道雙面死神還是龍雨閑來無事翻看聖殿的記載才知道的,雙面死神曾今是聖殿的護殿神獸,也正是它的存在,才使得聖殿在極端的時間內掃清了這片空間里其他所有的宗教,儘管伏度教主被譽為這片空間里最為優秀的魔法師,他還是栽在了雙面死神的手下。

雙面死神有雙頭,一隻頭白色,一隻頭黑色,白色的頭大如小型的山丘,黑色的頭則如一記磨盤一般,反差相當之大,看到白面,靈魂會被攝走,看到黑面,會被摧毀,所以,這條雙頭奇異巨蟒才會被稱為雙面死神。

龍雨只覺得自己後背都在發涼,這最後一層待著的居然是這東西,如果說木喉的特有天賦很突出的話,那麼雙面死神的天賦就只能用逆天來形容了。

「不過,雙面死神並不是無懈可擊,你只要抽出一天的時間將這些藥材辦齊,我就可以助你煉製出克制它的藥物。」啟沉默了一會回到,龍雨卻是猶豫道:「雙面死神執掌生死,只怕葯對他不起作用,殺不了他反而會賠上自己的性命。」

啟嘆了口氣道:「現在的情形你也看清楚了,如果後悔還是來得及的。」龍雨想都沒想的就搖了頭,「無論如何我都咬救他。」啟點了點頭,沒有再言語什麼。

「雙面死神已經臨到化龍的階段,任何的物理攻擊都對他無效,但是雙面死神天生就是神物,其自身可以發出兩個超級魔法來,這兩個魔法,一個是雷神的震怒,這是一個範圍性魔法,一旦施展之後,在不到十分鐘之內,就會有成千上萬到天雷從天而降,閃電粗約手臂粗細,凡是處在魔法範圍之內的,一律不會倖免,另一個魔法則是召喚魔法蛇,這個魔法一旦使出,成千上萬條魔法蛇就會蜂擁而來,如果他使出的是這個魔法,你只需將藥材扔出,然後快速的跑往後面的那座大門,只要過了大門,雙面死神就不會對你造成威脅了。」

「如果他使用的是雷神震怒呢?」龍雨不禁問道,化蛇可以用藥材壁面,那麼這雷電呢。啟沉默了好一會才道:「利用你所有能利用的法術跟裝備,只要能過扛過這段距離,一進入大門,一切的危險都會隨之而去。」

龍雨點了點頭,務須再多交代什麼,如果遇上雷神的震怒,唯一的辦法就是使出所有的辦法來抵禦,聽上去有些像是渡劫一般,但是實際上,這比渡劫還要危險很多,渡劫不成可以兵解修散仙,如果處在雙面死神的雷神震怒之下,一旦阻擋不住,下場除了華為飛灰,再無選擇的餘地。 「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剩下的準備,就要你自己去做了。」白光消失,橫在天際上的畫面也跟著不見了,龍雨向著那雙巨大的雙瞳望了過去,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總覺得現在的啟比之前要暗淡許多。

????龍雨點了點頭,「現在我幫你凝練出瞳力來,事情緊急所以行這權宜之計,不過,以後你要認真練習。」啟說道,龍雨神情肅穆的又點了點頭,「大道萬千,平生奇術,縱橫歸來,顛倒時空,上天入地,唯我獨尊。」啟緩緩的念起了心法,龍雨心神一震,不由自主的跟著也念了起來。

????本來是只有啟跟龍雨在念,但是念著念著,耳旁竟然傳來的是悠揚久遠的聲音,就像是從九天之外緩緩盪來,抑揚頓挫,龍雨閉著雙眼,但是他卻能感覺到,自己現在已經透過了眼皮,看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星海,星海中璀璨美麗,一顆顆亮晶晶的星星眨著可愛的眼睛。

????「感應你的心,找到你的歸屬。」啟的聲音穿插而來,龍雨從迷茫中清醒過來,眼前的星海瞬間消失,隨著心法的運轉,兩股炙熱的能量從眼睛那裡溢了出來,緩緩的開始覆蓋龍雨的全身,懸停在火山口之中的冰雕此時看起來也是十分詭異。

????冰藍色的冰雕中,龍雨的全身漸漸的布上了白色的紋路,尤其是頭部,則直接被白光完全遮蓋,就像是發光的燈泡一般,炙熱的能量烤著龍雨的皮膚,他甚至能夠感到一絲絲的刺痛,但是耳旁的心法卻沒有停止,龍雨只得跟著念下去,疼痛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突然身子一涼,就像是大夏天的時候落入了冰水之中,猛烈的刺激過後是說不出的爽暢,龍雨只覺得自己沐浴在最最溫暖的陽光之中,腦海中開始浮現出陽光明媚,萬里無雲的場景。

????「顛倒時空的力量,就在這浩瀚的心海中,釋放你的本心吧。」啟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龍雨腦海中的景象瞬間消失,眼前出現的是一片數不盡,看不到盡頭的星海,那一顆顆星體就近在咫尺,有的大約排球,有的一眼看不到全身,有的比龍眼大不了多少。

????形態各異的星體在這片星海中無窮無盡,龍雨只覺得眼睛開始漸漸的出現了暈眩,鬢角處也隱隱作痛,「嗡」的一聲,一道白光從星海外邊射了過來,落在了這片星海當中,一顆赤紅色的星星亮了起來,它是那麼的出眾,那麼的容易看見,但是不知為什麼,龍雨之前看都沒看一眼。

????赤紅色的星星緩緩的移動開來,竟然落在了龍雨的面前,星體上散發著溫熱的能量,龍雨望了過去,幾秒鐘之後,浩瀚的星海突然空了起來,藍幽幽的星海中,只有這一顆赤紅色的星星,星星變得越來越大,漸漸的已經超出了龍雨的視線,它所散發的溫熱能量也越發的強大起來,開始炙烤龍雨的周身。

????「恭喜你,你的本命星是赤皇星,它是所有時空中獨一無二的,接下來你要忍住疼痛,赤皇星會幫你重塑。」啟的聲音悠悠揚揚的傳了進來,龍雨點了點頭,他現在處在了那種半醒半懵的狀態,雖然想竭力蘇醒過來,但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昏昏欲睡折磨著他,任憑他怎麼努力,都無法真正的清醒過來。

????懸在火山口的冰雕「砰」的一聲炸了開來,冰塊碎裂成了細小的冰塊,稀稀拉拉的砸在了平台之上,龍雨的身體也隨著這一炸變得粉碎,乾坤袋跟幾枚戒指全部落在了平台之上,幾聲脆響過後,周圍再次恢復了安靜跟黑暗。

????龍雨就這麼消失了,片刻之後,冰雕炸開的地方,一個本體黑色,但是身外卻籠罩著金色的人影懸了出來,人影跟龍雨本體大小差不多,只是看上去完全是一片虛影,這是龍雨的元神,之前的爆炸粉碎了他的,卻將他的元神保留了下來。

????龍雨現在已經看不到赤皇星了,他所能見到的,只是黃的發紅的光芒,那光芒似乎帶著無比強大的能量,包裹著他的周身,讓他溫暖的幾乎睡過去,但是緊跟著來的就是說不出的劇痛,龍雨的元神在山壁中翻滾著,一道來自火山外部的赤紅色光芒從天而降,落在了龍雨的元神之上。

????作為修道人,龍雨的大部分元神雖然被逮到了啟那片空間,但是停留在這裡的依然是龍雨最本能的元神,元神察覺到危險,下意識的就要遁走,但還是慢了一步。

????紅光將外面的一部分元神困得死死的,而處在啟空間里的龍雨元神則沉浸在了無邊的痛苦之中,那種痛苦來自心底,本來還昏昏欲睡的龍雨瞬間清晰無比,他不敢睜開眼睛,他只覺得眼睛那裡有千萬根燒紅的細針在飛快的扎著,他怕自己一睜眼,想象中的一切都會變成現實。

????他想掙扎,饒是他不怕死,也能忍,但是這種疼痛依舊讓他不想再多嘗試一秒,啟也沒有出現,龍雨只覺得自己現在死了才會舒服一點,紅光籠罩下的元神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並且開始緩緩的聚成一個球體,在龍雨感覺自己都快把牙齒咬碎了的時候,疼痛感突然開始消退了。

????一直沉默著的啟開口了,「恭喜你,你挺過來了。」啟的聲音中透著興奮跟期待,龍雨睜開了眼睛,這裡依舊是自己初見啟的時候那樣,根本沒有什麼星星,也沒有紅光,宛若做了一場夢一般,龍雨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額」龍雨呆住了,他的元神他不止一次見過。

????但是現在看過去的時候,之前那黑色中籠罩著金色的胳膊竟然變成了紅色中透著金光,而且,龍雨能夠感覺到蘊含在自己元神中的能量,這股能量強的他不敢去猜它有多強,欣喜的看著自己的元神,龍雨明白了過來,啟所說的讓自己領悟瞳力,竟然是憑空給自己洗筋拔髓,現在的他完全可以輕易的滅掉之前的自己,這樣的進化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也太迅速,龍雨有些適應不過來了。

????「瞳力你已經有了,它遍布在你的身體各處,跟你本身的能量不會造成衝突,但是,瞳力是獨一無二的,它不會被融合,也不會自己壯大,所以你想讓瞳力變強,就只有自己勤勞練習了。」啟的聲音傳來,龍雨這才注意到天上的雙瞳,白色的詭異雙瞳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是那麼的光芒照人。

????但是現在,它暗淡的已經幾乎發不出光來了,不用說,龍雨也明白是怎麼回事,「謝謝。」龍雨輕輕說道,啟笑了,「本來我只是想幫你領悟瞳力的,沒想到你連本命星都招了出來,而這本命星又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赤皇星,不得不說,你的運氣實在好的讓人妒忌,赤皇星是獨一無二的本命星,它幫你重塑之後,你就擁有了不死之身,除非是赤皇星消亡,不然的話,你會無限的重塑。」

????龍雨大張著嘴,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涅槃重生那是鳳凰獨有的種族天賦,要說不羨慕那是假的,不死之身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頂尖的誘惑,但是龍雨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竟然能夠有這能力。

????「啟,你的本命星是什麼?」過了一會兒,龍雨平靜了下來,不禁好奇的問道,他可以感覺得到,即使自己現在要比之前的他強上十倍,但是比起啟來,還是差的很遠,要知道,這片空間里的啟,只是殘缺的一副眼睛,而就是這副眼睛,龍雨自問遠遠不是它的對手。

????啟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到:「以後你會遇到的,等你遇到了就知道了,我不方便說。」龍雨連忙回道:「沒關係,我只是好奇問問。」「呵呵,我需要冥想一會了,你去準備要用的東西吧,等你準備好了,就喚我出來,現在你要聯繫我,應該很方便吧。」啟的話音越來越遙遠,龍雨看著那雙眼睛漸漸的模糊,並且消失在了星海當中。

????眼前場景一閃,等到龍雨重新定神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自己新的身體里,再看看周圍,這裡已經是火山口外面了,啟在臨走之前,還幫他將弄了出來。

????龍雨不知道該怎樣感謝啟,曾幾何時,他恨過啟,他恨這個所謂的血繼界限,正是這莫名出現的古怪瞳術,讓他幾度喪失理智,讓他幾乎釀成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的慘劇,但是上天待他不薄,安然讓他度過了這些難關,自此之後,他對啟就有了防備之心。

????那瞳術,在他的心底里已經打上了封條,雖然他會用,但是卻不相信它,直到今天,龍雨才真正的放開了心結,啟對他沒有任何的惡意,至少,沒有任何人會耗費自己的能量來幫助別人,啟的眼睛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年的星辰之力,全部都用在了龍雨身上,龍雨得到了不死之身,而啟卻什麼都得不到。

????「我不懂你嘴裡的兄弟,姐妹,但是我知道你是我的族人。」只是這一句話,就足以讓龍雨感動,也許,啟是個曾今寂寞的人,但是無可厚非,但是一個對族人很好的人。 抬頭看了看天空,灰濛濛的不見任何星辰,龍雨不知道自己的本命星現在停留在哪個時空,但是,他卻能感受得到,那看不到的夜空中,有那麼一顆星星,是為自己而亮。

一道白光閃過,龍雨回過神來,定睛看的時候,地上已經出現了一些東西,乾坤袋以及那幾個從不從手上摘下的戒指,此時正靜靜的躺在火山灰上,龍雨笑了笑,向著天空說了聲謝謝,拾起地上的東西飛快的遠去了。

扶靈山附近還有一些連綿的小山,但是因為扶靈山的所在,這些小山一向都是被人們忽略的所在,龍雨停在啟帶自己來過的那個洞口,站在那片時空里跟著啟來到這裡的時候,龍雨並沒有覺得什麼,但是真正站在這洞口的時候,從那綠油油的洞口裡噴出熱浪的時候,龍雨才知道,這裡的一切都不是那麼的簡單。

驅火符打了出來,藍色的水波從天而降,宛若一頂雨傘罩在了龍雨的頭頂上,從雨傘上面緩緩的撒出藍色的光暈來,光暈一波一波的蕩漾開來,看起來十分的漂亮,龍雨舒了口氣,擦去了自己滿臉的汗水,只是在這洞口站了幾秒鐘,卻已經熱成了這樣。

從身後的乾坤袋裡取出幾個符咒來,雖然不必進到洞裡面去,但是使用瞳力的時候,龍雨必須全身心的投入,如果被外界打擾的話,對他來說,傷害是十分恐怖的,快速的將防禦陣法布好,龍雨將承影劍插在了陣法的最中央,一道黑白交加的光芒從陣里散出,陣法已經啟動。

緩緩的閉上眼睛,龍雨按照啟教給自己的,開始調動儲存在全身各處的瞳力,瞳力的源泉是雙眼深處,以龍雨剛剛領悟的程度來說,不可能產生太多的瞳力,但是卻架不住啟的大力相助,啟直接催生了龍雨雙眼之間的瞳力,現在的他,瞳力不單不會匱乏,反而已經溢出,散布在了身體里。

調動瞳力的過程十分的有趣,瞳力不比魔元,對於魔元來說,龍雨就像是將軍一般,而魔元則是最為聽話的士兵,只需龍雨心念一動,它們立即就會按照龍雨的心思行動起來,但是瞳力卻不一樣,瞳力自身十分的有韌性,而且是不願意聽從命令的,也許換個說法,是龍雨暫時沒有辦法命令它們。

根據啟教給自己的方法,在花費了大半個時辰之後,龍雨才勉強將身體內的瞳力全部彙集到了雙眼,如果此時有人在龍雨身旁的話,一定會被他現在的樣子嚇著,龍雨的雙眼亮的就如兩盞明燈一般,遠遠看去,頗有點奧特曼的架勢。

「開·!」心裡低喝一聲,龍雨雙眼猛的睜開,兩道熾白色的光芒隨即射出,並且很快匯聚成了一道光線,飛快的鑽入了綠油油的洞口中。

龍雨眼睛里看到的場景開始飛速的變化,隨著白光的不斷深入,洞內的情形也漸漸清晰,這種感覺很奇妙,不大的功夫,龍雨的瞳力就從一個黑色的猴子身旁滑過,猴子在地上扒拉著什麼,嘴裡還在不斷的咀嚼著,一雙眼睛特別的明亮,在這光線不是太好的地方,竟然隱隱發光。

龍雨正看得起勁,撥拉著地面的猴子突然立起身子來,兩隻發著光的眼睛直直的盯了過來,龍雨心下一驚,那猴子吱吱的撓了撓咯吱窩,再次蹲了下去,龍雨心裡嚇了一跳,敢情它能發現自己?想到這裡,龍雨不敢再大意,小心翼翼的催動著瞳力往洞內而去。

啟告訴過自己,火焰金睛常年嗜睡,只要它睡著,自己小心點的話沒有問題,七轉八折之後,龍雨終於來到了火焰金睛的棲身之所,當初在啟那裡看的時候,龍雨就覺得這猴子體型巨大無比,現在自己直觀的看過來,就更加的龐大了。

龍雨按照自己的身高換算了一下,只怕自己剛剛夠到它的腳掌,龐大的白色身軀塞在這裡,不是事先看過的話,根本不可能第一時間把它聯想到是一隻動物。

深吸了一口氣,龍雨調轉瞳力,向著石洞頂端看了去,火吸草大概手臂粗細,只有成年人的手臂那麼長,但是周身長滿了細細的枝椏,根部更是深深的扎在岩石之中,通體猶如燃燒著熊熊大火,讓人不敢直視。

取火吸草是第一步,龍雨相當的小心,瞳力沿著石壁一點一點的爬了上去,最終停留在了火吸草幾米之外,龍雨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只有這一次機會,火眼金睛守護者火吸草,自己必須一擊就中,倘若耽擱上幾秒鐘,火眼金睛就會醒來,到時候,別說是取它了,保命都有問題。

心裡默默的給自己念著倒計時,數到一的時候,瞳力迅疾無比的出手,一直沒有動靜的石洞里突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那光芒貼著石壁瞬間將火吸草包裹在了其中,在瞳力抓住它的那一瞬間,火吸草竟然全身顫抖,無比凄慘的尖叫聲從枝椏上發了出來。

聲音特比的尖銳,處在石洞外面的龍雨都覺得自己耳朵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刺啦」一聲,火吸草從石壁里拔根而起,隨著白色的光芒飛速的退了出去,幾乎是同一時刻,躺著的火眼金睛猛的睜開了眼睛,兩道紅色的火流從他的眼裡射了出來,緊跟著火吸草沖了出來,同時,火眼金睛的嘴裡冒出了無比震怒的嚎叫聲。

所有山洞裡的猴子都被這聲嚎叫震的愣了片刻,兩三秒鐘之後,幾乎所有的猴子都陷入了瘋狂的狀態,並且集體開始向著洞外飛奔,剎那間,石壁上,地面上飛速的略過了很多黑影。

白光最先衝出石洞,火吸草落在了龍雨的手中,龍雨早已經準備好了捆仙繩,這東西極端的不安分,捆仙繩落在其上,將火吸草綁的嚴嚴實實的,龍雨趕緊將它投入了乾坤袋中,緊跟著,兩道火紅色的光芒就從洞里竄了出來,猶如兩顆導彈一般打在了龍雨布置的陣法之上。

「砰」的一聲響,陣法連一下都沒抗住,瞬間就被打的粉碎,承影劍也是倒飛了出去,龍雨隨後即被火紅色的光芒擊中,兩道光芒在擊破陣法的時候耗去了大量的能量,打在龍雨身上的時候能量已經不多,只是將龍雨打飛了出去,並沒有給他造成實際的傷害。

暈頭轉向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龍雨就看到十幾道黑影從石洞里竄了出來,龍雨當下苦笑不已,自己錯誤的估計了形勢,也高估了自己所布置的陣法,如果他能布下一個稍微高級一點的陣法的話,現在的他早已經在十幾里之外,只怕已經脫離了危險。

實力的告訴攀升,使得龍雨一時間沒有將自己的法術也跟著攀升,他還是用的自己之前所用的那些法術,殊不知,那些法術已經跟自己不在一個檔次上,同樣的,跟火焰金睛也不在一個等次上,這不是遊戲,沒有再來一次,龍雨後悔的同時,已經有七八十隻猴子從石洞里沖了出來,呲牙咧嘴的將他圍在了其中。

而這些猴子並不是龍雨最擔心的,龍雨最擔心的是從石洞頂上,也就是這個小山頂上破山而出的巨大白色巨猴,「騰」的一聲,火焰金睛落在了龍雨一百米之外,它的身形之大,竟然擋去了龍雨大半的視線。

這是龍雨第一次看到火焰金睛睜眼,也可能是最後一次,那巨大的眼眶之中,是有著四個瞳孔的眼睛,雙眼合在一起,竟然有八個瞳孔之多,每個瞳孔看上去都入一個個火紅色的火圈,在它的眼角,飄逸著一些紅色的光暈,使得火焰金睛看上去是無比的神駿。

「人類?」龍雨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跟這些猴子們大幹一場,但是火焰金睛卻是沒有急著進攻,而是臉帶疑惑的說道。

「額」龍雨可謂是當下被五雷轟頂,雷的是外焦里嫩,這貨居然會說話,而且,這貨的表情居然這麼的人性化,看到龍雨那副驚呆了的樣子,火焰金睛卻是咧嘴一笑,沒錯,它是在笑,「有趣有趣,我居然能在這裡看到人類。」

龍雨回過神來,眉頭微微皺起,心裡更是七上八下的,這傢伙會說話,那不是說,它也是神獸?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神獸全在這裡扎堆?

「是人類的話就奇怪了,這火吸草,你們人類的身軀根本承受不了,偷它幹嘛呢?」火焰金睛一臉迷惑的看著龍雨,看那樣子,竟是在等龍雨給他答案。

「你說誰偷了火吸草,我沒見過~!」龍雨腦子一轉,望著火焰金睛說道,火焰金睛沒有發怒,反而笑道:「果真是人類,只有人類才能如此理直氣壯的說謊。」龍雨沒有在意,反而提高了警惕,這猴子會說話,智商肯定不低,看來自己要逃走,只怕要費上些功夫了。

「我已經好多年沒有看到人類了,這樣吧,你回到我一個問題,如果你答對了,我就讓你走,如何?」龍雨在費心的想著逃走,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火焰金睛再次重複了一遍,龍雨才知道,自己沒有聽錯。

「我要走就走,你能攔我?」龍雨冷笑道,火焰金睛哈哈大笑道:「這是我的領地,你想走,只怕沒那麼容易。」笑聲還沒停,一道黑色的光芒飛快的打了過來,火焰金睛心裡暗驚,雙眼飛快的眨了眨,兩道火紅色的光芒從眼中射出,堪堪打在了黑色光芒上面,「啪」的一聲,三道光芒撞在了一起,齊齊化成了一片光星,飛快的消散在了空中。 龍雨在打出滅神指的時候已經同時起身,身形化作一串虛影,向著四面八方射了過去,一時間疊影重重,根本分辨不出哪個才是龍雨的真身,「砰」的一聲,一隻黑色的猴子被龍雨一掌打得倒飛了出去,包圍圈頓時露出一個縫隙來,眼看著龍雨就要竄出包圍圈去,突然從地上冒起了根根尖銳的石柱,石柱從地里長了出來。

眨眼的功夫就長成了十幾米高,四面八法的直插天際,密密麻麻的瞬間將周圍封閉了起來,「嗡」的一聲響,身後已經射來兩道炙熱的光芒,龍雨也不回身,隻身一腳踏在地面上,身子就如炮彈一般騰空,快速的向著天上飛了去,現在唯一的出路只在上面。

眼看著兩道火紅色的光芒就要打中龍雨的後背了,突然,一面金色的大盾像是從龍雨身體里滲了出來一般,嚴嚴實實的接下了這兩道光芒,一聲悶響,金色的大盾瞬間變形,被打成了一個烏龜殼,龍雨頭皮發麻,但是卻不敢停留一刻,借著沖勢,操縱著身法就要向外飛去。

「你走不掉的。」龍雨眼前一花,就看到一隻巨大的手掌拍了下來,那手掌通體白色,上面還裹著淡淡的紅光,鋪天蓋地而來,龍雨連想都沒想,一個後空翻就躲了開來,巨大的手掌「砰」的一聲拍在了地面上,結實的地面頓時間龜裂起來,一個方圓五米的大坑留在了那裡,周圍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痕一直延伸到十幾米外。

他嗎的,這貨還真是猴子~!龍雨在心底不禁感嘆道,自己起步比他快,但是卻還是被他趕了上來,火焰金睛似笑非笑的看著龍雨,嘴微微的咧著,露出了幾點森白,「人類,回答我的問題吧。」

龍雨只覺得這猴子此時笑的無比邪惡,天曉得它會問什麼問題,自己也不可能蠢到真的去回答,左右看了看,龍雨將一隻手伸到了背後的皮囊中,看來要提前用了。

「甲乙丙丁,魑魅魍魎,聽吾召喚,速速現身~!」龍雨手裡夾著幾道黃符,左腳飛快的跺起了地,火焰金睛伸出來的大手猛的停住,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裝似瘋癲的龍雨,不知道這個人類怎麼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