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王,項先生來了!」

「亞瑟王,項先生來了!」

「什麼!」

亞瑟王手一震,一股狂喜之色衝上了他的臉龐。

迅速一轉身,將石中劍收了,快步下樓! 「項先生!」

看著大殿之中背對著樓梯口的那道雄偉身影,亞瑟王臉上出現一股毫不掩飾的喜色,腳步加快咚咚的往前走著,身後的黃金披風也飄揚不斷。

大長老回過身來,看著走來的亞瑟王拱了拱手。

「亞瑟王,不知道如今事情如何了。」

「敵人已經兵臨西邊防線之下,數千萬百姓湧入關中,情勢十分危急。」

事情緊急,兩人也沒有過多的客套。

「不知道亞瑟王對於這些敵人的實力了解多少。」

「不敢相瞞。亞瑟雖然不曾怯戰,但是也不做無畏之犧牲,唯恐敵人有埋伏,一直守在亞瑟王城構造最後一道防線。」

亞瑟王解釋道。

他的話也有道理,敵人明顯來勢洶洶,分外強大,如果自己貿然頂上去肯定是討不了好的,萬一自己損失在前線,那整個西域都要危險了

「平日那些血族實力如何?」大長老問道。

「血族有兩位血族王爵,他們的實力相當於大成級別,再上面傳授有一位沉睡的血主,他的實力相當於至尊大成。」

說著,他看了一眼眼前的大長老,只見對方一臉平靜之色,似乎絲毫不為其所動,心中暗暗吃驚不已。

「以此而下,他們的血伯便是我們的化神期,而血候則是合道期間……」

再往下,亞瑟王沒再說了,因為那沒有任何意義。

決定戰爭勝負的,永遠都是高端選手。

大長老沉默了很久,隨後嘆道:「那傳說之中的血皇,便是萬歲封天的至尊境界了吧!」

亞瑟王沉默了下去。

「至尊已經不存在了,血皇自然也已經消散在了歷史的煙塵當中。」他這麼說道,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大長老擺了擺手,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這是他們平日的實力,如今大開界門,實力增強必然不是一星半點,恐怕還有血主級別的人物會出現。」

說著,他看向了亞瑟王,問道:「亞瑟王,那西域力量如何呢?」

亞瑟王沉默了下去,臉上出現了一副愧疚之色,說道:「說來慚愧,西域十三國雖然名聲在外,但也只有我一人進入了大成期,除此之外,黃金十二宮的月光女神露娜也是大成期。

至於其他國王都是化神後期或是巔峰,黃金十二宮的十二道宮主也是化神期間,不過實力並不算高。」

他搖了搖頭,說道:「我麾下還有三名化神巔峰,以及四名化神初期。」

大長老聞言點了點頭,道:「亞瑟王不必謙虛,這份實力已經非常夠看了。你加上至尊之器,足以面對一位血主。」

想想落寞的不行的項家,除了自己之外,放眼望去,全是合道啊!

「對方也有至尊之器啊。」亞瑟王苦笑了起來。

大長老聞言一怔,隨後無奈點頭,他倒是把這茬給忘了。

「我們去前線看看,再做決定。」

「好。」

兩人再往前走著,拉克絲走在了門外。

「參見我王!月光女神領黃金十二宮宮主前來助陣!」

亞瑟和大長老一驚,接著兩人都是一臉狂喜之色。

「快請進!」

門外,一席銀色的光芒走了進來。

修長至極的美腿踩著一雙銀色的戰靴,今日的鎧甲卻是有所不同。

銀色的光輝照耀的人幾乎睜不開眼睛,將胸前的飽滿驕傲的高高挺起,在正中心位置有一顆白色的月光,其中正有光輝閃動,非常奪目。

身後是一襲銀色的披風,比起平日更多了幾分英氣,光輝耀人!

「夕月神鎧!」

看到露娜這幅裝扮出現,亞瑟心中再多了幾分喜色。

這應該是露娜第一次穿上這劍至尊之器了。

既然她帶著此物前來,又將黃金十二宮宮主全部帶了過來,態度就很明顯了。

在她身後,一字排開六男六女,都身穿戰袍,一臉昂揚鬥志。

「月光女神。」

「見過兩位。」

場合嚴肅,過往之事都消在心中,三人相互見禮。

「多謝月光女神前來支援。」

「黃金十二宮自古便在西域大陸,責無旁貸。」

「我二人正打算去前線……」

「一同去吧。」

露娜微微點頭,一行人直接架起光芒,沖向了西面的防線。

人在空中,俯瞰腳下,一條連綿的山脈之上伏著許多身影,架著數之不盡的重弩大炮,嚴陣以待。

而在山脈的略後方,則是高塔林立,上面的人謹慎的看著。

高塔之頂懸挂著一面鏡子,下方能夠旋轉。

「這是何物?」大長老有些好奇。

「這是冰樓堡的韓帥捎人傳信,說邪物懼怕陽光,可以造此大鏡來阻攔他們。」

「原來如此。」

大長老微微點頭,心中有些欣慰。

他自然知道,冰樓堡是誰所創立的。

「王。」

一名西域國王在空中行來,沖著幾人拱手見禮,隨後遞上文書。

「大秦遣急兵三十萬趕赴西域而來,讓我們早開關門,方便他們鎮壓黑暗力量。」

「嗯!?」

亞瑟王聲音猛地加重,眉頭一擰。

「王!」

又是一道人影匆匆而來,他遞上了一份文書。

「成吉思汗起騎兵二十萬,日夜兼程,早到了關口,要我北面王國早開關門,讓他們進來。」

亞瑟王匆匆接過了文書,眉頭皺的越發的深了。

「王!」

又是一道人影從南面而來,腳步匆匆。

「劉邦起兵二十萬,就近而來,馬上就到了我國門口,揚言要幫助我等鎮壓黑暗。臣弟唯恐有詐,不敢放行!」

亞瑟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過了三張文書,抬頭看著兩人苦笑了起來。

「兩位,此事你們如何看待?」

「三人皆是陰險詭詐貪得無厭之輩,豈會在這時候站出來和黑暗力量擺明作對?」

露娜冷哼了一聲,直言直語的說道。

「這些人既然不安好心,權且將他們攔在外面,不要放入關內。」

「若是心存歹心,只怕是會領軍扣關啊!」大長老嘆了一口氣。

「何人擅闖,速速停下!」山下突然出現了一聲大喝,幾道人影沖著一道疾馳的黑色身影就沖了過來。

那人飛的極快,沖著大長老這邊就沖了過來。

「放肆!」

一位宮主大喝了一聲,勾動手中玄琴,直接彈波攻擊。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還有兩章,高潮將要來到!明天就是一號了!距離第十五名還差十朵鮮花,兄弟姐妹們送我上去啊! 「停手!」

大長老突然喝了一聲,那道彈出去的琴波在半空中就消散了。

「這……」

幾人不解的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

遠處那道人影急沖沖的撲了過來,竟然是項成!

「項成,你不是去韓信那邊了嗎?」大長老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大長老,我是來報信的!」

項成急速的喘著氣,累的臉紅耳赤,接著膝蓋一軟竟然從空中栽倒了下去!

大長老猛地一皺眉頭,迅速伸出手在項成胸前一點,幫他穩住了身體。

「怎麼會累成這樣?」

「我連夜奔襲而來,全速飛行,不敢有絲毫耽誤啊!」

項成苦著臉說道。

「到底是何事,竟然如此危急。」

亞瑟王招了招手,立馬有人捧了水過來。

一口喝了個乾淨,項成抹了一把嘴,才急速的說道:「韓信擔心西域會分心對付大秦。所以在昨夜發動攻擊打下了紫陽關,騎兵奔襲已經跟上了大秦的三十萬大軍,切斷了他們的糧草來路!」

「什麼,這實在是太好了!」驚喜之色瞬間衝上了亞瑟王的臉龐。

「他說你們不必擔心大秦之事,他自會領兵當之。」項成說道。

「韓帥雖然修為不高,但確實領兵一流,本王已聽蓋倫說過。再加上有項家的年輕俊傑相助,我再無東荒之憂。替我謝他。」

「那就不必了,我還得趕緊回去,不然半個月沒酒喝啊!」

話音傳來,項成已經飛的不知所蹤,看得幾人一陣傻眼。

「東荒之憂解決了,可另外兩地又如何是好呢?」

亞瑟王搖了搖頭,隨後對著另外兩位國王說道:「封住關門,不許入內!若是他們強攻,便露出了狐狸尾巴,之後死守,已待救援。」

「是!」

兩位國王點頭,隨即轉身離去。

他們本是從國內趕來幫忙守住防線的,可卻在這個關節眼上出了問題。

檢查了一番地形,幾人又轉過身去,只能等了!1

轟!

沒過多久,前方的天空被烏雲遮蓋了,太陽的光芒也被阻擋的稀疏來。

濃濃的血氣沖入了亞瑟王城當中。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血族來了!」

山脈防線之上,立馬響起了那些士兵的怒吼之聲。

烏雲慢慢的分散開來,化作了巨大的蝙蝠。

而在分散的烏雲之後,便是幾道極其龐大的身影,巨大的蝙蝠翅膀幾乎遮天蔽日,給下方眾人以沉重的壓力。

其中一隻巨大的蝙蝠扇了扇翅膀,吼道:「亞瑟,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出來受死吧!」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亞瑟王城直衝而來,帶著濃濃的戰意,讓下方的守軍沸騰起來。

那是他們的王!

「今日,我將和你們並肩作戰!」

亞瑟王高舉著手中的聖劍,光芒照耀九天。

他一手持盾一手拿劍,都是至尊之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