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那守衛的臉色立刻的大變,三級的煉藥師?別說是三級的煉藥師,就算是一級的煉藥師他都招惹不起啊,這個人這麼年輕,竟然是煉藥師?自己這次可是踢到鐵板上了。虧自己還一直找人家的麻煩呢,人家不找他的麻煩,那本來就是謝天謝地了。自己這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什麼?」那守衛的臉色立刻的大變,三級的煉藥師?別說是三級的煉藥師,就算是一級的煉藥師他都招惹不起啊,這個人這麼年輕,竟然是煉藥師?自己這次可是踢到鐵板上了。虧自己還一直找人家的麻煩呢,人家不找他的麻煩,那本來就是謝天謝地了。自己這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正牌的。」楊風說著也是將煉藥師的牌子給亮了出來。

「煉藥師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個小人,但是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剛出生的孩子,還有兩房太太等著我養,你就把我當做一個屁給放了吧。」那人直接的跪了下來,痛哭流涕的說道。

「走吧。」楊風擺了擺手,他還真不會將這樣一個人給怎麼樣?直接殺了?也沒有那個必要。他就是想勒索點錢罷了。

「是,是。」那人連忙的走了,這麼好的機會,那是必須要離開的,不然的話,那可就沒有機會離開了。

楊風不由的搖了搖頭,煉藥師的身份還真是有用,最起碼很能唬人,就像現在,拿出了煉藥師的身份,那個傢伙都嚇得是屁滾尿流了。

「你還是心太軟啊。」石雲天對著楊風說道,如果是他,遇到這樣的情形,最起碼也要讓這個人身上留下點東西不可。不然的話,這個傢伙不會長記性。

「對於他們,又何必太過於苛求。煉藥,心境也很重要。而且,心境比經驗,比其他的都重要。」楊風笑著說道。

楊風心軟?開什麼玩笑?上輩子的時候,殺仇人的時候,那刀下死了多少人,對於一般的人,又何必那麼的苛求,不過該出手的時候就必須出手。這就是楊風。

該殺就殺,但是能放過的,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的,只是小矛盾的,那就放過吧,人生,誰不會犯下一些錯誤,就因為你實力強,身份高貴就不能原諒別人一些錯誤嗎?在楊風看來,不是這樣的。

「恩。」石雲天點了點頭,認真的感受著楊風的話,煉丹就是一種心境,這讓他感觸很深,但是,他又有一種抓不住,摸不著的感覺。

「有些東西,不是一下子能夠領悟到的,得慢慢的領悟,心境這東西,千萬急不得。你要知道,欲速則不達。」楊風笑著說道。

「恩,我記住了。」石雲天開口說道。這是他以前所都沒有學到的,他感覺跟在楊風的身邊,真的學會了很多。

「還有一點,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要有自我意識。」楊風看著石雲天,也對石雲天有些好感,看著石雲天迷惑的樣子,乾脆也是多說了幾句。

「這是什麼意思?」石雲天不由的一愣,搞不明白楊風到底要表示什麼意思?

「心裏面有一套自己的標準,這就是我的意思。不能別人怎麼判定一件事物,你就跟著別人這樣判定。就像剛才那件事,或許在貴族看來,好好的欺負他才能體現自己的身份。可是你在內心深處懷疑過這套標準嗎?真的合適嗎?如果你完全和別人一樣的話,那你永遠不會進步。你現在煉製六級丹藥沒有問題,但是要更進一步,心境很關鍵。必須得有自我的意識。這樣才能成功。」楊風笑著解釋道。



… ?「這個標準不是一天半會兒能夠建立的,還是那句話,別急於求成,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情,要在心裏面自己想想,這件事情的本質是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的標準就形成了。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你成為藥王的時刻了。我有絕對的把握,你絕對有那麼一天的。因為你有那個實力。」 雙生帝少虐妻成癮 楊風笑著說道。

「好。」石雲天立刻的點頭,他的心裏面確實是受到了觸動。說實話,他真的很著急,想要快速的按照楊風的要求做,不過,他也知道,正如楊風所說的那樣,欲速則不達。

他要是著急的話,只能是適得其反,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慢慢的來。

「恩。」楊風點了點頭,他話都說了,理解多少,能不能成功那就是石雲天的事情了。

一個人的成功,靠的是另外一個人的指導,但是,起決定性的還是那個人自己。如果自己沒有辦法領悟,不知道這中間的訣竅,那別人說的再多也是白搭,就算是手把手的教你,那也是白搭。關鍵還是靠自己。

正是因為如此,楊風也就是點到為止罷了,說的多有時候還會起到反作用。

在石雲天的心裏面,也是受到了很大的觸動。他也在細細的體味著。楊風的話說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樣,但是他就是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楊風的是對的。

「自己的標準,自己的標準。」石雲天的心裏面不斷的念著,從今天起,他的目標就是要有屬於自己的標準。

煉藥師公會,石城分會。

那分會長的臉色可不是一般的難看。今天自己的面子全沒有了。

「會長,別生氣了,都是我不好。」黃月看著那老者,勸慰道。

「這和你沒有關係,都是石雲天那個混蛋,還有那個小混蛋。」那老者怒聲的說道。他簡直被氣炸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誰不給他面子?但是今天,不僅僅是不給面子的問題,還是當眾打臉。

「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黃月苦笑道。

她本來以為今天會很順利,哪裡知道出現了這樣的狀況,實際上,她心裏面也知道,出現這樣的狀況和眼前的老者也是有一定的關係的。他要是不故意刁難楊風,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當然,這也與楊風的脾氣大有關係,如果像其他年輕人那樣,誠惶誠恐,這個老者說什麼就是什麼,那也是沒有事的。兩者之間也是不會起衝突。

只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如果,結果,就出現了這樣的結果,夾在中間的黃月是兩邊不討好,這個老者對自己肯定是有怨言的,認為自己帶來的是什麼人。

楊風對自己也會有怨言的。這是毫無疑問的。畢竟,從楊風今天的反應上就能夠很明顯的看出來。

「哼,石雲天這個混蛋,我看這個老傢伙能得意多久。過不了多久。我一定讓他好看。」那老者咬牙切齒的說道。

黃月這個時候只能閉嘴了,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果然和傳說當中的一樣,這個老者心眼太小了,太記仇了。這點石雲天倒是沒有說錯。雖然說,石雲天講話的方式讓人難以接受,但是,說的一些話卻是事實。

「小月,你走吧,我老頭子也不用安慰,哼,誰打我的臉我會狠狠的打回去的,這才是我的風格。」那老者冷聲的說道,他是不會放過楊風和石雲天的,絕對不會的。現在是沒有機會,如果有機會的話,他會讓這兩個傢伙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好,那我就先離開了。」黃月輕輕的搖了搖頭,也是很無奈,這個老者,心眼確實小,太記仇了。她也知道這老者報復的方法,他的弟弟馬上要來石城看望他了,他弟弟是六級煉藥師,到時候,肯定會壓過石雲天一頭的。

不過這樣靠自己弟弟來報復,這讓黃月想想都是不由的搖頭。

如果依靠自己那還好些,依靠自己的弟弟,那終究不是自己的本事。這點來說,黃月也是心裏面有些看不起這個老者的。

又和這個老者隨便說了幾句,黃月也是離開了煉藥師公會,無論怎麼說,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雖然這過程不是他想要的過程。

「幾個人都是奇葩。」離開煉藥師公會,黃月嘀咕了這麼一句,直接的就離開了。

城主府。石霸天將石雲天給請到了這裡。

「二弟。」看著石雲天,石霸天開口道,自己這個弟弟,修鍊天賦很不錯,煉藥天賦也很強,總體成就比他還要高,不過對於自己這個二弟,石霸天是有些不滿的,因為自己這個二弟,從來沒有說給自己煉製一些丹藥。自己整個家族,都沒有從自己這個煉藥師弟弟這裡得到什麼好處。

「大哥,今天找我有什麼事?」石雲天也是笑了起來。

「聽說你和張會長鬧翻了?」石霸天開口問道,他真是有些無語了,自己這個二弟不但沒有給家族帶來一些好處,而且還帶來麻煩,這把張會長給得罪了,以後對於他們家族來說沒有什麼好果子。

石雲天的臉色立刻的一變,說了半天,自己的這個大哥竟然是來興師問罪來了,這讓他也是很不滿的。

眼看要發作,不過想起楊風的話,他立刻的忍下了,他要好好的分析一下這樣的事情。要有屬於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標準。

「這件事我也有不對的地方,當時我沒有考慮對家族的一些影響,不過當時我必須這麼做,至於對家族的影響,我會補償的,每個月我會單獨為家族煉製一些丹藥。」考慮了一番,石雲天開口說道。

如果按照他以前,那就是直接的暴怒了,老子的事情和你們有什麼關係?老子是煉藥師,身份不一樣,也沒有得到你們的好處,為什麼替你們著想,但是現在卻是不一樣了。他不是從煉藥師,或者說自己身份這方面考慮,而是完全從自己這個人的內心角度,各個角度考慮,他發現確實不一樣。這樣一想,自己這麼做,會讓家族受到影響,再一想,自己家族這麼多年真的沒有得到什麼好處,有怨言也是正常的。

「二弟,你。」石霸天不由的一怔,沒有想到自己的二弟竟然突然間變了,他都已經做好了迎接自己弟弟發脾氣的準備了,自己這個二弟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本來就是我考慮的不夠。」石雲天輕笑道。

「二弟,關鍵是這個張會長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啊,我怕他對你不利。」石霸天緊接著說道。自己二弟都說出道歉的話了,他這個時候也是肯定要站在自己二弟這一邊了。

「我知道,他不就是有一個弟弟嘛,剛成為六級煉藥師不久。」石雲天點了點頭。那個老頭敢對自己囂張,不就是因為他那個弟弟比他煉藥水平高點嘛。

「我聽說,他那個弟弟不久就要來了。到時候,估計會找上門啊。他不會硬來。但是會挑戰你,而且賭注會很大,很有可能是羞辱你的。這該怎麼辦?到時候你要是不接的話,他們就會趁機宣傳,敗壞你的名聲。你要是接下的話。」這個時候,石霸天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意思卻是很明顯,那就是石雲天肯定不是對手的,六級煉藥師,五級煉藥師,差距在那裡呢。

「大哥放心吧,到時候我有辦法應對。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事的。」石雲天笑著說道,到時候說不定他也能夠煉製出六級丹藥來了,誰贏誰輸還很難說呢,再說,那時候楊風應該在他身邊,他獲勝的概率應該是更大一些,想到這裡,他也是不由的笑了,如此的話,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突然間,他的信心也是高漲。

「當真一點也不擔心嗎?」石霸天不由的一愣。

「大哥,我這幾天準備煉製六級丹藥紫元丹。」石雲天輕笑道。

「有把握嗎?」石霸天不由的一愣,自己的弟弟這麼快的就準備煉製六級丹藥嗎?這比計劃提前的實在是太多了吧。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發出來這樣的疑問,不是他不願意相信,這真的是沒有辦法相信啊。

「八成的把握吧。」石雲天回答道,楊風對他很有自信,但是他自己還是得謹慎點,不能說的太滿了。

「如果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石霸天也是笑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不用擔心了,而且,看自己弟弟這個態度,成為六級煉藥師,家族也會跟著沾光的,自然而然,他也會跟著沾光的,想到這裡,他就是不由的笑了。這對於他來說是驚喜。

「大哥,我這幾天一直在準備,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盡量不要打擾我。」石雲天笑著說道。

「放心吧,不但我自己不會打擾,其他人要是敢打擾,我會收拾他們的。」石霸天笑著說道。

隨即,兩兄弟對視著笑了。



… ?石雲天離開,石霸天的臉上滿是笑容。

他高興啊。

家族裡面出了一個六級煉藥師,這個人還是他的弟弟,雖然還沒有真正的成為六級煉藥師,但是,聽自己弟弟的話,那是鐵板釘釘的了,這讓他發自心裏面的高興。

「父親,和二叔談的怎麼樣?」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正是石霸天的女兒石蘭。

「談的很好啊,相談甚歡啊,我和你二叔很久沒有這樣好好的談過了。感覺很是不錯。」石霸天笑著說道。

「二叔他這麼好說話嗎?」石蘭不由的一怔,有點讓人感覺很是奇怪啊,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

「今天感覺很奇怪,說的話讓我聽著舒服,本來嘛,我還以為他要發脾氣呢。」石霸天笑著說道。想起和自己二弟的對話,他現在都是很高興的。

「事有反常必有妖啊,父親你得防備一些啊。」石蘭立刻的說道:「現在二叔的情況有些不好,所以他會給你說些好話,但是,這不代表二叔的想法改變了啊,俗話說的好,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看你二叔反應很正常的。不像是被迫才那樣說的。他的脾氣我知道。有什麼說什麼。絕對不會耍什麼花招,耍什麼心計。你就別想那麼多了。」石霸天搖了搖頭說道,對自己這個弟弟,毫無疑問,他是最了解的。

有的時候脾氣很倔,但是,卻絕對不會耍什麼心眼,這點他是了解的。

「父親,知人知面不知心。二叔這些年來對我們如何,你是知道的。所以嘛。」石蘭立刻的搖頭。

「這個。」石霸天也是一怔,是啊,他和自己這個二弟這麼久都沒有交流了。說實話,自己對自己這個二弟的了解只是限於以前罷了,如果自己這個二弟真的在自己面前演戲,自己還真的是看不出來,想到這裡,他都不由的感到了頭疼。

「父親,我覺得,我們不能太相信我二叔,還得有防備。這次,我們得主動的給煉藥師公會道歉才行。不然的話,我們結果會很糟糕,胳膊擰不過大腿啊。」石蘭開口道。

「我們要是道歉的話,你二叔那裡會很難看的。那個張會長你又不知道,如果我們道歉了。他立刻在滿城宣揚,不行。到時候怎麼向二弟交代?」石霸天立刻的搖頭。

「父親,我得到消息,那張會長的弟弟立刻就要來這裡了。到時候,二叔肯定不是對手的。我們得罪二叔就得罪二叔吧。反正平時我們關係就不怎麼樣。」石蘭連忙的說道。在她看來,自己的父親想的太多了。什麼是對自己有利的就怎麼做。自己二叔說起來也是五級煉藥師,也沒有給他提供過什麼丹藥,他的心裏面也是很有意見的。現在也是表達出來了。

「不行。」石霸天考慮了一會兒直接的拒絕了。現在如果這樣做了。那就徹底的和自己二弟翻臉了,而且是自己不對在先。

「哎。」石蘭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知道,無論自己怎麼勸那都是沒用了。

自己的父親一旦下定決心,那就是決定了。

石雲天府邸。

經過幾天的籌備,紫元丹的藥材已經收集完備,總共可以煉製三次。

「風老弟,藥材都收集齊了。」石雲天對著楊風說道,這個時候,他的心情那是非常的激動的,煉製六級丹藥啊,他也要煉製六級丹藥了。

很久了,沒有了這種緊張的感覺。

「看你緊張的,不就是六級丹藥嘛,還是六級丹藥當中比較好煉製的紫元丹,你用緊張成這個樣子嗎?」看著石雲天的模樣,楊風不由的笑了,這個石雲天,現在的樣子就好像以前高中生參加高考一樣,一樣的緊張。

「這是第一次啊。」石雲天尷尬的笑道,他是真的緊張,不由自主的緊張,他其實也不想這樣的,但是卻沒有辦法。

「聽起來好像是女人第一次的樣子。」楊風也是不由的開了一個玩笑,和石雲天熟悉了,開玩笑也是沒有一點事情的。

「不是也差不多了。」石雲天笑道,不以為意。

「記住一句話就行。按照自己的感覺走。你現在已經有了那種感覺。該火候大的時候就火候大一些,該火候小的時候就火候小一些。不用再完全按照丹方上的步驟了。那樣的話,只能是束手束腳的。」楊風笑著說道。

「恩。」石雲天點頭。

「你什麼時候開始呢?」石雲天緊接著問道。

「現在吧。 百花圖卷 直接開始。六級丹藥而已,你能輕鬆搞定的。」楊風輕笑道。

石雲天苦笑,楊風說的還真是輕鬆啊,這是他第一次煉製六級丹藥,不過楊風的話,也是讓他有了不少的底氣。因為聽楊風的意思,自己肯定是能夠成功的。

石雲天直接的就開始煉製了,有楊風在他身邊,他還是有信心的。在他看來,他出錯的話,楊風是會說的,如果楊風沒有說,那就是沒有出錯,他就一直煉製下去。

一切都非常的順利,沒有任何的意外,六級丹藥紫元丹煉製成功了。

而且,這一爐一下子出現了六顆,這是非常不錯的成丹率了。畢竟,能夠煉製出一顆就算成功了。這六顆,那更算是成功了。當然不能和楊風的比,楊風一下子那可是能夠煉製出二十顆的。

「就這樣成功了?」石雲天有些不敢相信,這也太簡單了吧,他完全就是跟著感覺走的,感覺火候需要大的時候就大了一些,需要小的時候就小一些,結果輕而易舉的就成功了。

「你以為呢?」楊風輕笑著說道。

「還是風老弟你在我身邊,不然的話,我真的不行。」石雲天連忙的說道。

「你本來就有這樣的實力,我在你身邊只是一個暗示的作用罷了。」楊風笑著說道:「其實你現在的實力,煉製起來很是容易的。」

「恩,果然和你說的一樣,我就是跟著自己的感覺走,還真的就成功了,還是比較容易的。」石雲天笑道,他對楊風那是非常的感激。如果不是楊風的話,他要成功,那還得走很長一段路,絕大部分都是彎路。楊風給他的只是幾句話罷了,但是,這幾句話卻是值千金。讓他少走了很多彎路,讓他直接的就成功了。

「你現在是不是有種感覺,可以煉製七級丹藥了?」楊風笑著問道。

「這個真的沒有。」石雲天立刻的搖頭,開什麼玩笑,煉製七級丹藥和煉製六級丹藥難度差的可不是一般的大。

能夠煉製七級丹藥,那就成為藥王了,他現在還真的是沒有那樣的想法。

他下一步就是煉製更多的六級丹藥,這就足夠了,至於七級丹藥,那得等時機成熟的時候才行。

「積累的多了,有了自己的標準,到時候就水到渠成了。現在還真的不是好時機。」楊風也是笑著說道。

「對。」石雲天也是點了點頭,自己有幾斤幾兩他也是知道的。他自己也是這樣想的。只是,到他積累足夠了。楊風肯定不在他的身邊,到時候,他還是沒有多少信心,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楊風站在他身邊,就給他一種感覺,非常強烈的感覺,他能夠成功,肯定能夠成功。

「石雲天,你這個混蛋,滾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石雲天的臉色不由的一怔,自己正高興呢,剛剛煉製出來六級丹藥,結果卻有人對自己如此的無禮,這讓他是非常的不滿的。

七日,魔鬼強強愛 「老混蛋,你來也不通報一聲,這也太沒有禮數了吧。」石雲天也是怒聲的回應道,這個傢伙,這個時候來,這個態度,那是興師問罪來了。

「對你這個混蛋還用什麼禮數,簡直就是笑話嘛。」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楊風也是聽出來了,這個人正是石城煉藥師分會的會長。

被潛以後 「呵呵。」楊風不由得笑了。

這個傢伙,竟然來這裡了,目的很簡單,估計就是找茬來了。

「這個老混蛋,靠山來了,就囂張起來了。」石雲天看著楊風,也是笑了起來。現在,他不怕那傢伙的弟弟了。六級丹藥他煉製出來了,而且很輕鬆,質量也很不錯。而且仔細回想,他還能再根據經驗提高,既然如此的話,那他還怕什麼?

那傢伙也是剛剛成為六級煉藥師不久,而且水平也不怎麼樣。

最重要的是,如果比試的話,楊風站在他這一邊,他贏那是鐵板釘釘的、

「現在越囂張的人,待會兒的時候摔的越慘,不是嗎?」楊風笑著說道。

「哈哈哈,待會兒有好戲看了。」石雲天也是很期待的說道。

「混蛋,我來你這裡了。你還不親自迎接。」就在這個時候,那張會長來到了他們面前,居高臨下,飛揚跋扈的、和幾天前比起來,那是一點也不一樣。

「老傢伙,你不請自來,我憑什麼歡迎你,沒轟走你就是客氣了。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可沒有時間耽擱在你的身上。」石雲天也是針鋒相對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