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莫星河的眉心蹙的更緊。

「什麼?!」莫星河的眉心蹙的更緊。

他猛的起身,看向蘇葉道:「你剛喝完葯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來。」

蘇葉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有正事的情況下自然不會留他。

「你去吧,人要緊。」

聽著那寒潭就不是什麼好地方,估計那位清冷冷的白蓮姑娘現在一定不太好。

至於那什麼藍櫻姑娘,蘇葉出於女人的本能,覺得有些怪怪的。因為莫星河對她的反應是有些奇怪的,對她的到來是持比較抵觸的模樣。

莫星河朝著她點點頭,便離開了。

紫竹緊隨其後,走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蘇葉,那眼神有些複雜。

她那模樣,就好像是在掙扎什麼似的。

蘇葉被看的莫名奇妙的,低下頭去。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在這裡養傷的日子,會過的很「精彩」的直覺。

房間重新歸於平靜。

蘇葉一直低頭沉思。

自她出門算起,她已經離開趙府快兩日了。

明玉應該很擔心吧?

她在想著要不要讓莫星河先去傳個信給明玉報平安,不然明玉一直擔心尋找該怎麼辦?

還有李狗剩的「屍體」在那裡,會被人發現嗎?


她有些不確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蘇葉看著自己並未蓋著被子的腿,腿上只是纏著白布,上面還在隱約的滲血。

之前被莫星河抱著在車上的時候就感覺很不好了。

「小a,把生命之水精粹液給我。」蘇葉突然道。

話聲才落下,手中就多了一個漂亮精緻的水晶瓶,裡面是更是漂亮的淡綠色液體,上面閃著細碎的光,就好像是流沙一樣的質地。

【姐姐,精粹液裡面閃爍著的小顆粒狀光點,是高濃度的生命細胞,撒在傷口上是有著白骨生肉的奇效的。】

蘇葉聞言將精粹液放到一旁,解開腿上纏著的白布,看到自己腿上那觸目驚心的傷口,渾身發毛,鑽心的疼痛突然從腿間傳來。

大概這就是眼不見腿不疼吧。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生命之水精粹液滴下去兩滴,傷口就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剛剛還往外滲血的紅腫傷口,這會兒已經是完全不會流血了,呈現一種快要乾涸的狀態。

不過蘇葉對此並沒有太震驚,精粹液一早就是因為趙明玉才兌換的,已經很少量的在她身上試過了,不過是摻雜在其它葯之中用的,現在就這樣直接的來用彷彿更加好用呢。

因為害怕莫星河會生疑。所以蘇葉僅僅是用了一點點就將精粹液給收起了。

哪怕兩個人再親密無間,該保守的秘密也總是要保守的。

任何人都是要有自己隱私的嘛。

完全透明除了會沒有安全感之外,還會很無趣的。

另一邊,莫星河跟著紫竹趕到了寒潭邊上。

白蓮和另一道穿著藍色衣裙的女人都躺在地上身體瑟縮顫抖著,一個穿著綠色衣裳的姑娘站在一旁擔心的攥著手,但是卻不敢靠近去碰兩個人。

「綠蕪,她們怎麼樣了?」莫星河看向那雙手合十的綠衣姑娘問道。

「回稟少主,白蓮姐和藍櫻小姐都很不好。藍櫻小姐先墜落下去的,白蓮姐是聽到呼喊聲才救的她,藍櫻小姐當時就已經是神志不清了,白蓮姐還被她胡手胡腳的給傷到了,硬是將人拖上來的,上來之後身體就顫的不行。」

寒潭,她們在這裡的人自然是了解的。

現在僅僅是在寒潭所在的洞中就已經冷的不行了,她們兩個剛剛墜落下去的人又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綠蕪說著滿眼的擔憂都帶了哭腔:「少主,求求您救救白蓮姐。」

「對呀,少主求求您救救白蓮姐,她不是有意闖進來的,她是無辜的呀。」紫竹也趕忙說道。


同時,對藍櫻有著深深的埋怨,甚至有想讓莫星河不要救她讓她寒氣入體慢慢受著折磨死去的惡毒想法。

莫星河面無表情,冷冷的瞥了一眼蜷縮在地上的藍櫻。

似乎是感應到了他的視線,一直緊皺眉心閉著眼睛的藍櫻突然睜開眼睛看向他這個方向。

她眼中閃過一抹狂喜,顫顫巍巍的說道:「星河,哥……哥,你終於來了……櫻兒不是故意的……」

聽到莫星河來了的聲音,一直閉著眼睛因為過於寒冷感覺身體快要凍結僵硬了的白蓮也費力的睜開了眼睛,無聲的看了一眼莫星河之後,緩緩將眼睛閉上。

儘管她什麼都沒說,莫星河還是先走向了白蓮,在她身側蹲下。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在她脈搏上摸了一下,眉心蹙的很緊:「逞什麼能,明明知道自己沒那個能力為什麼要下去?」

莫星河很是不悅的說道。

白蓮再怎麼是個婢女,那也是他的婢女,還不用那麼照顧一個外人。

說著,他拿出一個小盒子,裡面有一顆火紅色的丹藥,他塞入了親手塞入了白蓮的嘴巴里。

丹藥一經入口便立刻融化成液體湧入喉部。

不需要牽動身體一點點,那藥力便開始在身體各處發效。

「多謝少主。」白蓮想要站起來朝莫星河行禮,奈何身體根本沒有力氣,渾身就像是被冰凍了一樣,只好躺在地上朝著他說一聲。

「行了行了,在這裡緩一會兒了你就能動了。記得下次遇到事情不要逞強了,沒必要為了救不相干的人將自己的小命搭進去。」莫星河擺擺手,並不想聽到她這個道謝。

說完之後,他看向了紫竹和綠蕪。

「你們兩個是女孩子,出去將黑鷹他們叫進來。」他道。

紫竹綠蕪聞言相視一眼,皆是點點頭。

「遵命,少主。」


兩個人低頭領命,便轉身匆匆離開去叫人了。

莫星河說完之後看向了白蓮身旁躺著的藍櫻,此刻她正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眼中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她似乎是沒有想到莫星河居然會對她如此的冷漠,甚至都不想要救她。

「星河哥哥……」她顫抖著聲音叫道。

她被凍的身體都呈現了紫紅色,嘴唇更是已經灰紫灰紫了。

很顯然她現在比白蓮受的傷要重,但他居然是先救的一個婢女。

都這樣了,他都在說她是不相干的人……

她現在是身心俱傷。

「既然是想要寄人籬下,就應該知道不應該給人惹麻煩。你從小在島上長大,又怎麼會不知道寒潭這地方是多恐怖呢?既然知道,那你為什麼要涉足至此給人徒增麻煩呢?」

莫星河的聲音十分冷漠,滿滿的都是質疑,並沒有要打算出手救她的打算。

「對不起星河哥哥,我不知道……」藍櫻難過的聲音一邊顫抖一邊帶了些哭腔。

但是她現在實在是太難受了,感覺內臟都快要被凍結了,就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別和我說對不起,若不是白蓮涉險救了你,怕是我現在就要準備到藍長老面前負荊請罪了。你是藍長老的掌上明珠不假,但在我這裡,你不過就是一個來做客的人。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冰殿的一半主人,你無權去指使任何一個人。」莫星河十分冷漠的看著她說道。

一旁的白蓮聽到莫星河的話,快要垂淚的眸子立刻閉上,害怕眼淚會流出來。

這就是他們的少主啊,像是家人一樣的維護著他們。

這樣的人,是值得他們豁出命去守護的。

緊閉著眸子的白蓮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外露,看著還是那般的清冷,根本就不會讓人想到她內心已經被感動的快要落淚。

「星河哥哥,對不……好冷好疼……」藍櫻想要說對不起,但是身體裡面實在是太難受了,好像全部都被凍成了冰塊一樣,墜入冰窖等死的感覺。

她聲音嬌弱,但莫星河卻並不打算憐香惜玉。

「咳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

一大口鮮血從藍櫻口中湧出。

莫星河眉心緊蹙,指尖一下一下的敲打在自己的膝蓋上。

「少主。」

一道匆匆地男聲男聲從洞外傳來。 一身黑色背部用銀線綉著老鷹的男子步履匆匆的進來。

「少主。」

「黑鷹,把這個給她喂下去。」

莫星河說著將一個小瓶子丟給黑鷹。

黑鷹眼疾手快的接住。

因為吐血眸子睜大的藍櫻眸中滿是不甘。

但卻不想被他看到,將眼睛緊緊的閉上。

現在這個時候,好像活命更加重要呢。

只是閉上眼睛之後,那種不甘心就變得更加強烈了。

明明是他離她更近,卻非要等一個人來讓那個人喂葯。

若是因為他有潔癖不想碰到女人也就算了,偏偏他親手又及時的給白蓮這樣一個婢女餵了葯,直接的表現出了他的差別對待。

這讓藍櫻怎麼能夠甘心!

雖然她身份不及莫星河少島主來的尊貴,但也是重要長老最為寵愛的孫女,甚至島主爺爺還曾經說過要她以後嫁給星河哥哥呢。

她滿心歡喜的來到這裡,終於見到了他,卻沒有想到等來的是這樣的對待。

不過她再怎麼不甘心也依舊不能改變莫星河的決定,除非她是真的不想活了。

黑鷹接過小瓶子之後打開,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喂葯機器,走到藍櫻身側蹲下,一手拿著葯一手鉗住藍櫻的下巴強行將葯給倒了進去。

不過她的葯並沒有給白蓮那個用的好,入口並沒有化開,直接進了嗓子。

「咳咳……」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葯才最終下去。

「你把人帶出去。」莫星河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寒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