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確實不巧,恕老夫招待不周。」蘇千客氣地道。

「今日確實不巧,恕老夫招待不周。」蘇千客氣地道。

「事出有因,大長老不必在意。」

兩人一起走出了院長大樓,沈望抬頭向學院深處望去,強大的精神力讓他感應到學院深處的某個地方有一團十分霸道且極其暴躁的能量,彷彿沸騰的火山,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

能量暴動已影響到了學院的安危,對於學院來說已經成為一種隱患。

「那裡就是名聞天下的天焚鍊氣塔吧。」沈望喃喃道。

「不錯,天焚鍊氣塔有吸收天地元氣的效果,經年累月,積蓄了太多的火性能量,如今已經無法壓制,實在叫人堪憂。」蘇千隨口解釋了一句。

天焚鍊氣塔的存在並不是什麼機密之事,即使中洲,也有不少勢力知道此塔的存在,學院里的很多學生都是沖著此塔而來。

「沈某有一種特殊的技法,對於疏導能量有奇效,大長老若是需要幫忙,在下願助一臂之力。」沈望心裡一動,忽然說道。

「這……」蘇千沉吟了一下,道:「這樣也好,那就麻煩沈小友了。」

「大長老不必客氣,事不宜遲,咱們這便過去吧……」沈望道。

兩人立即動身,很快便來到天焚鍊氣塔前,途中遇到的所有人都紛紛向蘇千行禮。

沈望向前望去,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凹陷地形,在凹陷的巨坑中有一座且龐大的黑塔,便是天焚鍊氣塔。

天焚鍊氣塔大部分的塔身正深埋地底,只是在地面上露出一截塔尖以及一層漆黑入口。

道闢九霄 塔身周圍的空間隱隱有些扭曲以及褶皺的痕迹,這是斗尊級別的強者以其強悍的實力扭曲空間所布下的一層防禦。

沈望所感應到的那股龐大的能量正在眼前的這座黑塔之下。

此時,正有無數的學生圍在凹坑的周圍觀望,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片。 「該動身了。」

沈望掃了一眼后,將屬性面板直接收起。

第一個主線任務打卡完成後,第二個主線任務便已更新,地點是位於黑角域中心的迦南學院。

如今『三年之約』已經結束,沈望再無任何逗留的必要,徑直往黑角域而去。

黑角域是鬥氣大陸西北地域最特殊、也是最混亂的一個區域,在這裡沒有任務法律的約束,有的僅僅只是一個法則—-叢林法則。

弱肉強食,是黑角域最真實的寫照。

然而,在這個無比混亂的區域內,卻有一個存在穩定秩序的和平地帶,那便是位於黑角域中最強大的一方勢力,迦南學院!

「嗖—-」

一道橙色的虹光從黑角域的上空飛掠而過,像是一顆流星般,速度快到了極致,一息功夫便能掠過上百里的距離。

少傾,橙色虹光在迦南學院上方微微一頓,接著急轉直下,接近地面時倏地消散。

只見光芒一閃,一道人影出現在學院之中。

「打卡!」沈望環顧四周,目光在周圍古色古韻的建築上一掃而過,同時淡淡地輕吐一聲。

【叮!】

系統的聲音響起,「打卡成功,主線任務(二)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技能卡】!」

沈望手掌一翻,一張鑲刻著奇妙銘紋的卡片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正當他準備使用這張【技能卡】時,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忽然傳入耳中。

「貴客駕臨,未克遠迎,失禮之外莫切見怪。老夫蘇千,乃本院大長老,還未請教尊駕如何稱呼?」

沈望眉頭一挑,抬頭望去,只見一位身穿黑色,鬚髮皆白的老者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話音響起時,老者尚在里許外的一棟小樓中,話音落下時,此人已經出現在沈望正前方一顆大樹的樹梢上,黑色的長袍在微風輕輕拂動,神色凝重,如臨大敵,一道冷厲的精芒從他的雙眸中射出,帶著些許審視的意味落在沈望身上,似乎要將他里裡外外看個清楚。

說話的同時,蘇千暗暗摧動鬥氣,以無形的氣機鎖定沈望,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心中暗忖:「此人速度之快前所未聞,渾身上下看似鬆散懈怠,但卻不露絲毫破綻,根本摸不清他的底細,叫人心中忐忑……這種人物怎會突然來到學院,希望是友非敵。」

沈望將【技能卡】一收而起,嘴角微揚,淡淡地笑道:「在下沈望,未經主人允許,早昧來訪,該是我請前輩見諒才對。」

蘇千見沈望沒有惡意,暗暗鬆了口氣,蓄勢待發的氣機收斂起來,哈哈一笑,道:「來者皆是客,更何況沈先生這樣的高人,更是貴客中的貴客。貴客大駕光臨,蔽院蓬蓽生輝,還請尊駕移步,好讓老夫一盡地主之宜。」

「那就打擾了。」沈望微笑點頭。

兩人移步到院長大樓。

蘇千拿出自己珍藏的美酒、靈果招待沈望,寒暄一番后,不動聲色地問道:「不知沈先生光臨本院,所謂何事?」

「大長老多慮了,沈某並無惡意,今日冒昧來訪,只是提前跟鄰居打個招呼而已。」沈望笑道。

「鄰居?」蘇千有些疑惑,他在迦南學院駐守了幾十年,對黑角域中的各方勢力及強者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像沈望這種級別的強者,不應該默默無名才是,但他卻還從未聽說過此人。

「哈哈,沈某今日才剛到此地,大長老沒聽過實屬正常。」沈望解釋了一句。

「原來如此。」蘇千恍然點頭,又道:「既然是鄰居,以後要多多交流才是。」

「只要大老長不嫌打擾就好。」沈望笑道。

就在兩人閑聊時,院長室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一道急迫的聲音響起:「大長老,天焚鍊氣塔內又開始暴動,封印鬆動,需要馬上進行加固……」來人的話說了一半便嘎然而止,然後訝道,「大長老有客人?」

蘇千不慌不忙地站起身來,聲音裡帶著一股讓人心神鎮定的力量,從容地道:「柳長老不要慌,你先去通知其他長老,疏導塔內的能量,我稍後便到。」

「是。」柳長老應了一聲,便匆匆離開。

沈望也知道現在不是閑話家常的時候,於是便起身告辭:「既然大長老有事,那在下便先告退了。」

「今日確實不巧,恕老夫招待不周。」蘇千客氣地道。

「事出有因,大長老不必在意。」

兩人一起走出了院長大樓,沈望抬頭向學院深處望去,強大的精神力讓他感應到學院深處的某個地方有一團十分霸道且極其暴躁的能量,彷彿沸騰的火山,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

能量暴動已影響到了學院的安危,對於學院來說已經成為一種隱患。

時光請不要帶走他 「那裡就是名聞天下的天焚鍊氣塔吧。」沈望喃喃道。

「不錯,天焚鍊氣塔有吸收天地元氣的效果,經年累月,積蓄了太多的火性能量,如今已經無法壓制,實在叫人堪憂。」蘇千隨口解釋了一句。

天焚鍊氣塔的存在並不是什麼機密之事,即使中洲,也有不少勢力知道此塔的存在,學院里的很多學生都是沖著此塔而來。

「沈某有一種特殊的技法,對於疏導能量有奇效,大長老若是需要幫忙,在下願助一臂之力。」沈望心裡一動,忽然說道。

「這……」蘇千沉吟了一下,道:「這樣也好,那就麻煩沈小友了。」

面具嬌妻 「大長老不必客氣,事不宜遲,咱們這便過去吧……」沈望道。

兩人立即動身,很快便來到天焚鍊氣塔前,途中遇到的所有人都紛紛向蘇千行禮。

沈望向前望去,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凹陷地形,在凹陷的巨坑中有一座且龐大的黑塔,便是天焚鍊氣塔。

天焚鍊氣塔大部分的塔身正深埋地底,只是在地面上露出一截塔尖以及一層漆黑入口。

塔身周圍的空間隱隱有些扭曲以及褶皺的痕迹,這是斗尊級別的強者以其強悍的實力扭曲空間所布下的一層防禦。

沈望所感應到的那股龐大的能量正在眼前的這座黑塔之下。

此時,正有無數的學生圍在凹坑的周圍觀望,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一片。 第二天一早,洛川和沈聽雨早早的便洗漱完畢,兩人都沒有賴床的習慣,所以在早晨七點左右便已經吃完了早飯。

可讓洛川感到奇怪的是,他們在警局裡這一進一出的,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碰到,就好像整個局裡目前就他們兩個人一樣。

之後洛川試著給王悅打電話,發現王悅的電話關了機,而湯景龍那邊也聯繫不上。

「難道出事了?」洛川皺緊了眉頭,感覺有一絲不妙。

「也不一定,有可能是發現新的線索了呢。」沈聽雨心態倒是很平和,並沒有往太差的方面上想去。

「先回工作室吧,等晚點自然就清楚了。」洛川搖了搖頭,之後向二樓走了上去,沈聽雨也緊隨其後。

……

「王局,確認了,就是鑫坤。」湯景龍向王悅這邊跑了過來。

「行吧,收隊。」王悅嘆了口氣,之後下達了命令。

「沒想到第三個受害者這麼快就出現了。」

「嗯,兇手一次比一次猖狂了,咱們也要抓緊了。」

「省裡邊專案組什麼時候到?」

「估計也就在這兩天,有可能今天就能到。」

「這是對咱們的不信任啊,另派了一波專案組來,名義上是與咱們聯手調查,實際上估計就是讓咱們配合他們。」湯景龍憤然的說道。

「那也沒辦法,誰讓咱們現在跟個無頭蒼蠅一樣呢,如果能破案的話,配合他們就配合他們吧,總歸都是為了將兇手抓捕歸案。」王悅搖了搖頭說道。

「好吧,那洛川那邊……」

「他不會配合的,不過沒關係,到時候我自有辦法解決,洛川他現在是一個獨立出來的個體調查組,省裡面也無法拿他怎麼樣,而且他也沒影響到局勢,上面自然不能說什麼。」

「那就行,我就是擔心以這小子的脾氣不能服從上面的指揮再惹出亂子,既然他是以個體的名義調查的話,那我就放心了。」

「現場封鎖完了吧?在仔細檢查一遍,沒有什麼疏忽咱們就收隊吧。」

「好。」

……

「喂,你給我打過電話?」

「是啊,為什麼整個局裡都空了,發現什麼新線索了?」

「沒有,第三名受害者出現了。」

「什麼?!!!」

「死者叫鑫坤,也是錦繡珠寶劫案中的一名成員,於今早被發現死在城市郊區的一片田野中,死因是槍擊,一顆子彈正中了鑫坤的後腦,瞬間斃命。」 屹立娛樂之巔 王悅解釋著說道。

「死亡時間呢?」洛川急忙問道。

「還未得知,估計要下午才能出結果,等出了結果我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的,麻煩你了。」

「不麻煩,對了,這幾天可能省里派的專案組就到了,你控制點自己的脾氣和性子,盡量不要和省里的人發生衝突。」

「我為什麼要和他們發生衝突?」洛川不解的問道。

「他們是來合作的,實際上也就是讓咱們來配合他們工作調查。」

「那不可能。」洛川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知道你的性子,所以一開始單獨給你成立一個專案組就是想把你和我們市局分開,所以他們是管不到你的,不過現在他們也不了解狀況,可能會管你要你的案件調查資料,你到時候記得別和他們衝撞起來,我會解決好的。」

「好吧,我知道了。」

「我一會就回去了,到時候和你細說。」

「好,那我先去你辦公室等你吧。」

「我辦公室鎖了。」

「沒事,我有鑰匙。」

「……」

「好吧,那你去吧。」

掛斷電話后,洛川將事情的原委解釋給了沈聽雨聽,之後便先行前往來到了王悅的辦公室,留沈聽雨一個人在工作室里繼續研究著案件的各種資料和疑點。

半個多小時后,王悅才匆匆忙忙的趕了回來,走進辦公室后二話不說就拿起了自己辦公桌上的水杯,一口氣喝了個乾淨。

「這麼累嗎?」

「可不,早上四點接到一名老農的報案,說是發現了一具屍體,我就急忙帶人過去了,當時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就感覺這名屍體肯定與咱們目前正在調查的案子有關,結果果不其然,真的被我猜中了。」

「現場保存好了嗎?」洛川開口問道。

「保存好了,屍體被我們運了回來,法醫正在屍檢,估計快一點的話要下午出報告了。」

「等屍檢報告出來之後,我再去現場看一看。」

「好,我已經交代他們了,你去的話不會阻攔。」

「槍傷,一槍擊中了後腦,身上沒有其他的傷痕嗎?」洛川開口問道。

「手臂和腳踝處有輕微的擦傷,之後表情呈驚恐狀,其實我感覺他像是被什麼人追殺一樣。」王悅皺著眉頭說道。

「追殺?怎麼說?」洛川看向了王悅道。

「鑫坤手臂和腳踝處的擦傷是來自於屍體發現的田野前面的一座村落里,那個村落裡面有不少的灌木叢,經過檢測和對比,確實是在村落里的灌木叢所划傷導致。」

「鑫坤身上這樣的划傷很多,正常人要是被灌木叢划傷的話,頂多只能劃一兩道吧,可他身上的划痕這麼多,要麼是一個受虐狂,要麼就是在逃跑中慌不擇路時,穿過灌木叢導致受到的划傷。」王悅解釋道。

「照你這麼說的話,鑫坤被追殺的幾率的確很大,而且一槍正中了鑫坤的後腦,就說明兇手對槍支的熟悉程度很高,絕對不可能是槍支小白能做出來的事。」

「嗯,村落裡面極其村落周邊,再加上屍體發現的田野區域,我們都仔細的搜查過了,並沒有發現第二顆彈殼,你的猜測是正確的。」

「還有什麼新的發現嗎?」

「沒了,現在只能等屍檢結果出來了。」王悅無奈的嘆了口氣。

「好吧,結果出來的話記得告訴我一下。」

「嗯,會的。」

「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