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意思!」一級學院的刀袁是出了名的暴脾氣,此刻一聽葯神殿領隊那陰陽怪氣的話語,頓時眼睛一瞪。

「你什麼意思!」一級學院的刀袁是出了名的暴脾氣,此刻一聽葯神殿領隊那陰陽怪氣的話語,頓時眼睛一瞪。

「呵呵,無妨。」藍楓擺了擺手,深深看了葯神殿領隊一眼,「所謂的天才,不過是大家抬愛,藍楓究竟有幾斤幾兩,倒是有自知之明。倒是這位前輩,請恕藍楓眼拙,不知您是?」

那銀髮老者立即為藍楓介紹道:「大人,這位是葯神殿大長老,也是這一次的葯神殿領隊,魯修大師。」

魯修,葯神殿大長老,六星高階煉丹宗師。

藍楓眼眉一挑,旋即似笑非笑地看著魯修:「魯修大師是吧?不知你有沒有聽過『紫丘』這個名字?」

「紫丘?你怎麼……」魯修臉色微變了一下,旋即很快便反應過來,哈哈一笑,「紫丘大人乃是我們葯神殿上一任殿主,老夫身為葯神殿大長老,豈能沒聽過他老人家的名字?」

說罷,魯修故作疑惑地看著藍楓:「不過紫丘大人已經作古兩百多年了,你這小娃娃怎麼會知道他的存在?」

萬器閣領隊榮桓也是不解地看著藍楓:「藍楓,紫丘前輩的名號,我也聽過,不過正如魯修所言,紫丘前輩已經隕落兩百多年了,你提他幹嘛?」

銀髮老者等人紛紛將目光投向藍楓,不明白藍楓為何莫名其妙提到紫丘這個名字。

「隕落?」藍楓的目光掃過榮桓、銀髮老者等人,淡淡一笑,「我看不見得吧?」

魯修心裡一沉,眉頭微微皺起,不悅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榮桓等人也是被藍楓搞糊塗了。

藍楓淡淡注視著魯修,平靜道:「幾天前,我在沙城見過一個人,那人不僅與紫丘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實力極為強大,早已達到神級巔峰,更巧的是,他自稱紫丘!」

「還有這種事情?」榮桓等人雙眼圓睜,有些不可置信。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魯修眼睛死死盯著藍楓,神情有些慌亂。

很顯然,無論是魯修,還是榮桓等人,都還沒來得及收到沙城那邊的消息。

「呼……」藍楓長長嘆了一口氣,旋即在魯修驚恐的目光中,憐憫地說道:「你恐怕還不知道吧?葯神殿的事情,已經敗露了!估計現在整個葯神殿,都已經被宋青前輩與各大勢力控制了,可憐的你們,居然到現在還蒙在鼓裡……」

蒙了,所有人都蒙了。

半晌,萬器閣領隊榮桓嚴肅地看著藍楓,凝重地問道:「藍楓,葯神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關於此事,諸位何不問問這位魯修大師?他知道的,應該比我多得多。」藍楓瞥了魯修一眼,從這傢伙剛才的反應來看,顯然與聖殿脫不了干係,倒是另外三個葯神殿強者,藍楓暫時還不能確定他們是否參與其中,單從他們的反應來看,倒是看不出什麼問題。

瞧著所有人都的目光都朝著自己投了過來,魯修臉色陰沉道:「老夫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不想說嗎?也罷,你不想說,我來替你說。」藍楓淡淡注視著魯修,「葯神殿上一任殿主紫丘於兩百多年前與聖殿簽下主僕契約,任聖殿左護法!兩百年來,聖殿通過紫丘,逐漸滲透整個葯神殿,截至目前,葯神殿至少三分之一的強者,都已經暗中臣服於聖殿,這位魯修大師,正是其中之一!」

藍楓的一番話,將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眾人的腦袋,彷彿被一道驚雷劈中一般,腦子裡嗡嗡作響。

青州大陸兩大超級勢力之一的葯神殿,被聖殿滲透了?

這,這……

眾人有些難以接受,因為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他們完全沒有做好思想準備。

「你,你胡說!」 巨星老公,輕點寵 魯修有些氣急敗壞地怒視著藍楓,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好半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冷哼了一聲,轉頭對身旁的三位葯神殿強者說道:「哼,我們走!」

藍楓嗤笑道:「走?你覺得你今天走得了嗎?」

魯修身體微微一顫,旋即強行鎮定下來,冷眼注視著藍楓:「藍楓,你最好不要逼我!你的實力強,老夫的實力也不弱,若真的撕破臉皮,對誰都沒有好處!」

「魯修,依我看,你還是留下來說清楚比較好。」萬器閣領隊榮桓略微沉默之後,開口說道。

雖然他沒有聽信藍楓一面之詞,但在魯修沒有洗脫嫌疑之前,他可不會任由魯修離去。

聞言,魯修臉色更加難看了,他怒指著榮桓:「榮桓,你居然也懷疑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麼簡單的事情,只需向萬器閣總部或一級學院總部求證一下,不就知道了?」藍楓依舊是滿臉笑容,不急不緩地說道:「魯修大師若是真的清白,又何須如此著急離開?」 魯修心底極為不甘,眼睛死死盯著藍楓,陰沉道:「藍楓,你別得寸進尺。」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別說,魯修本就不是什麼好脾氣之人,被藍楓接二連三的挑釁,心頭那一團濃濃的怒火,已經快剋制不住了。

「想動手?」藍楓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淡淡微笑,「來吧,儘管動手,藍楓今日奉陪到底。」

區區一個普通的神級中期強者,藍楓何曾畏懼?

萬器閣領隊榮桓則是神色複雜地看著魯修:「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魯修,你若真的是清白的,何須害怕我們向總部求證?」最開始,他也是有些難以置信,但魯修的異常反應,卻是讓他慢慢相信了藍楓的一番話。

這魯修,絕對有問題!

葯神殿其餘三位神級初期強者心底皆是有些不妙,他們看著四周悄然將他們包圍的萬器閣強者與一級學院強者們,心裡愈發忐忑起來。

「諸位,我們與魯修毫無干係,若不信,你們可以向總部求證!」葯神殿三位神級初期強者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舉起雙手,硬著頭皮說道。

傻子都看得出來,魯修絕對有問題,同為葯神殿成員的他們,可不想被魯修連累。

魯修怒視著三位同伴,氣得手指都在打哆嗦:「你們!」

「你們先去一邊等著,待我們制服了魯修,再談你們的問題。」藍楓看了葯神殿三位神級初期強者一眼,他現在也不能確定這些人有沒有問題,如果他們真的是清白的,藍楓也不會傷及無辜。

聞言,葯神殿三位神級初期強者毫不猶豫地飛到一邊,與魯修拉開了距離。

瞧著三位同伴的舉動,魯修的臉色完全陰沉了下來,他緊握著拳頭,怒極而笑:「好,很好!」

被魯修那陰冷的目光盯了一眼,葯神殿三位神級初期強者心裡不由微顫了一下,魯修多年來的積威,終究還是對他們有著不小的影響。

深吸了一口氣,魯修抬頭冷冷注視著藍楓,彷彿要將藍楓的樣子刻進心底一般。

半晌,魯修收斂了情緒,目光冷漠地道:「許統領,出來吧!」

就在魯修的聲音剛剛落下之時,一個體形瘦小的中年男子從下方飛了過來,一頭猶如黑針般的短髮,使得男子給人一種精神、剛毅的感覺。

感受到中年男子的氣息,眾人的神情頓時凝重起來。

神級中期強者!

這中年男子不僅是神級中期強者,而且實力很不一般,就連萬器閣領隊榮桓,都隱隱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魯修,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只見這位魯修口中的許統領,旁若無人般飛到魯修身前,頗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一件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讓你給辦砸了!」

魯修握了握拳,但最終忍了下來,沉默不語。

甩了甩頭,許統領嘆氣道:「這次就算了,若再有下次,可別怪我略施懲戒。」

教訓了魯修幾句之後,許統領轉過頭,目光移向藍楓:「你就是藍楓吧?嘖嘖,你看上去比我想象中還年輕不少啊!」

「是嗎?」藍楓平靜地注視著許統領。

「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想見你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許統領自顧地說道:「我就想知道,三番五次破壞我們聖殿計劃,攪和我們好事的人,到底長什麼模樣……」

藍楓的名字,在聖殿內部,可是出名得很。

從猛武學院院長竇子陵,到擎天府譚榮昊,從漢王朝黑煞,到忘情宗十一長老、十二長老,死在藍楓手中,抑或在藍楓手中吃過虧的聖殿之人,還真不少。

若是算上沙城大地古族,以及紫丘,那就更了不得了!

總而言之,聖殿的布局,因為藍楓的存在,而多次遭到破壞。

因此,藍楓在聖殿中,可謂是大名鼎鼎。

「對了,你應該還不知道我是誰吧?」許統領笑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許樂,聖殿三十六使者之首,也可稱作使者統領。如果我沒記錯,我手底下有個叫黑煞的傢伙,應該在你手裡吃過一點小虧。」

黑煞的實力,在三十六使者之中,絕對能排在前列。

雖然黑煞的脾氣頗不受人待見,但許樂卻對他頗為看重。

「使者統領?」藍楓眨了眨眼,這次貌似不小心釣上了一條大魚。

跟聖殿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藍楓對聖殿雖然談不上多了解,但一些大概的情況,還是知道的。

聖殿殿主正在閉關,主事之人是聖殿副殿主,而聖殿副殿主之下,又分三大部門,分別是護法、長老、使者。

首先是護法,護法有兩位,分別是左護法大地古族族長巴辛與右護法葯神殿上一任殿主紫丘。

其次是長老,長老的數量應該是十二位,按照藍楓的推測,這十二位長老,最弱的都是神級中期強者,最強的,則很可能是神級後期強者。

最後是使者,使者共三十六位,除了極個別排名最靠前的使者,其餘的使者,應該全是神級初期強者,黑煞便是其中之一。

根據實力與權力,使者在聖殿的地位,應該是三者中最低的。

「我記得,使者還有另一個稱呼,神衛,這麼說來,我是不是可以稱呼你為……神衛統領?」藍楓不由笑了起來,使者在聖殿的權力結構中,地位最低,但同時,使者也是聖殿最龐大的一個部門,因為使者下面掌握著無數的天護衛、後備天護衛,可謂是整個聖殿的中堅力量。

所謂的使者,不過是最頂級的天護衛,又稱為神衛。

許樂的地位或許及不上那些長老,以及左右護法,但他手裡掌握的權力,在整個聖殿,都僅次於殿主與副殿主。

這,難道還算不上一條大魚?

「啪、啪、啪……」

許樂鼓著巴掌,讚歎道:「不愧是連副殿主都稱讚的人,你真是太聰明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聖殿?只要你肯點頭,你與我們聖殿以往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對於藍楓這樣的天才,聖殿一向的準則都是拉攏,若拉攏不成,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將其抹殺。

藍楓不是第一次收到聖殿拋來的橄欖枝了,早已經見怪不怪。

「很榮幸你們這麼看得起我,不過……」藍楓遺憾地搖了搖頭,「我與聖殿之間的賬,還得一筆一筆地算,可不能就這麼一筆勾銷了。」

許樂也是遺憾地搖頭:「哦?那還真是可惜了!」

「你看起來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處境。」藍楓驚訝地看著許樂,頗為好奇地道:「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憑什麼如此鎮定?」許樂的實力很強,但頂天了也不過是頂尖級神級中期強者,就算加上一個神級中期強者魯修,應該也不是自己一行人的對手吧?

要知道,藍楓這一邊,可是擁有著三大神級中期強者,其中藍楓、大地蜥蜴王更是堪稱神級中期無敵的存在,除此之外,周圍還有著數位神級初期強者。

在這樣的情況下,許樂居然還笑得出來?

他,到底有什麼憑仗?

經過藍楓的提醒,萬器閣領隊榮桓等人也是暗暗警惕起來,許樂的反應,實在太反常了!

「不錯,居然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許樂詫異地看了藍楓一眼,而後讚賞道:「說實話,你藍楓的實力,我從不敢小瞧。雖然我擁有頂尖級神級中期的實力,但我沒有把握戰勝你。甚至,即使輸在你手裡,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榮桓等人頓時凝重起來:「果然,這傢伙是頂尖級神級中期強者!」

不過更讓他們吃驚的是,實力如此強大的許樂,居然承認沒有把握戰勝藍楓,這豈不意味著,藍楓的實力可能比許樂更強?

老天,這小子才多少歲啊!

所有人都用著震驚的目光注視著藍楓,青州大陸有史以來人族第一天才,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倒是藍楓,在聽得許樂的話語之後,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凝重,旋即平靜地開口:「既然如此,有什麼手段,便儘管施展吧。」

「唉,原本希望將這一次機會留住,在未來關鍵時刻,再請它們出手,可惜……」許樂嘆了一口氣,有些遺憾地搖頭,「罷了,能將你這個未來可能威脅到聖殿的天才解決掉,倒也算不上浪費。」

聽得此言,榮桓等人頓時聯想到了什麼,心頭不由湧上一股不安。

魯修則是眼睛一亮,徵詢般地看向許樂:「許統領,那件事,成功了?」

眾人目光死死地盯著許樂,他們當然知道魯修所說的那件事是什麼事,他們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阻止那件事嗎?可現在看來……

在眾人臉色驚變間,許樂笑吟吟道:「皇天不負有心人,經過我們多次努力,總算取得了一些成果。」

許樂似乎很享受此刻的感覺,嘴角勾起一抹燦爛的額笑容:「另外,我再免費奉送你們一條消息。那十多頭神級妖獸,如今已有三位突破到了神級後期!其餘的,也盡皆突破到了神級中期!」

一顆石激起千層浪!

此言一出,所有人臉色劇變,幾乎完全蒙住了。

就連藍楓,眼底都閃過一抹駭然。

神級後期妖獸,而且至少三頭……

妖獸本就比同級人類更強,神級後期妖獸的實力,幾乎不亞於紫丘,而三頭神級後期妖獸,便等於是三個紫丘。

老天,一個紫丘便曾一度將藍楓等人逼入生死困境,三個紫丘,又該是多麼恐怖?

「對,就是這種表情。」許樂臉龐浮現一抹滿意的笑容,「恐懼吧,絕望吧!因為,不久之後,這恐懼與絕望,都將成為你們的一種奢望!」

PS:很久前埋下的坑,現在終於要填了。 「怎麼辦?是戰是逃,大家說一聲吧。」萬器閣領隊榮桓苦笑一聲。

其實,榮桓心裡明白,無論他們選擇戰鬥還是逃跑,結果幾乎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都明白此刻處境。

「三大神級後期妖獸。」藍楓心裡湧起一股深深的無力感,拳頭緊緊地握著。

雖然他的實力提升了許多,但他還沒自大到挑戰三大神級後期妖獸的地步。就算所有人加在一起,也絕不是三大神級後期妖獸的對手。

藍楓心底十分不甘,呼吸也是急促了幾分:「只能死拼了!」

事到如今,他們沒有任何選擇,只能死拼。

「如果對方只出動一位神級後期妖獸,我們或許還有一點機會。」儘管此刻的處境極為不妙,藍楓依然不肯放棄。

許樂彷彿看穿了藍楓的想法,漠然地道:「怎麼,想抵抗?」

他臉上流露一抹冷笑:「放棄掙扎吧,你們沒有機會的!為了防止出現任何意外,我可是直接將三大神級後期妖獸全都請了過來!」

三大神級後期妖獸,這樣一股力量,就算用來攻打萬器閣總部,也完全夠用了。

藍楓心裡一下子驚顫了起來:「全都來了!」

老天,這傢伙為了殺他們,竟然把三大神級後期妖獸全都請了過來!

這一刻,所有人心裡都有些絕望起來。

「完了!」 嫡女江山 藍楓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眼底閃過一抹恐懼。

恐懼。

沒錯,就是恐懼。

哪怕在面對紫丘的時候,藍楓從未如此刻般恐懼過,因為他完全看不到一丁點希望,明知道危險即將降臨,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