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該死!」

「你們都該死!」

火焰毫不停歇的對著周圍一陣掃射,玫瑰和蘇老祖根本就沒有還擊的時間,剛才出場之所以能夠先發制人,那是趁著九幽魔狼震驚的時候突然出擊,現在被他反擊,已經失去了先機,所以他們只有不停多少份。

不過無論什麼東西都不是無窮無盡的,哪怕九幽魔狼的火焰,只要躲過一段時間,等魔狼偃旗息鼓,就是他們反擊的最佳時機。

空中數條身影上下翻飛,躲避這九幽魔狼的獸火,這可苦了一旁的修士和妖獸們,有好多被火焰掃到,整個身體瞬間燃燒起來,滿地打滾。

夏初雪現在和其他練氣期修士正在對付空中不停洶湧而至的飛行妖獸,根本對於下方的九幽魔狼分身乏術,如果運用陣法當然可以很快將那些妖獸給消滅掉,不過,現在只不過是第一波妖獸襲擊,接下來還不知道有多少波呢,現在玫瑰和老祖對峙九幽魔狼遊刃有餘,她不能浪費任何一個陣法。

「老祖,玫瑰,你牽制住九幽魔狼就行,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夏初雪看見底下妖獸和修士死傷一片,立馬運用靈力,使千里傳音之法讓聲音在整個城樓回蕩。

蘇老祖和另外三個太上長老下意識的朝著下初雪的方向望了一眼,結果就看到一個只有鍊氣期的小姑娘在那裡發號施令,還大言不慚的說讓老祖和四階植物妖獸牽制住九幽魔狼,其他的都由她來搞定,這個家族的小弟子沒事吧?

不僅別人沒有聽進去,就連老祖此刻也想捂住自己的老臉,好像這樣不會讓人覺得他和那個姑娘沒關係似的。

更怕這隻植物妖的主人聽到這話會惱羞成怒,自己的妖寵被別人給命令,說不定一氣之下別說幫助他們金海城了,就是連這隻植物妖也不讓過來幫忙,那他們可就麻煩了。

「別胡說!」老祖帶著命令式的口吻壓向夏初雪。

可能是考慮到她是蘇家的血脈,所以力量只不過略微大了一些,想要給他點教訓罷了。

「玫瑰前輩,家族小兒年齡小不懂事,還請見諒!」

有的時候,適當的說些恭維的話,就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果然,他見玫瑰搖搖頭又沒有說什麼,這才把心放進了肚子。

想著等這次獸潮退去之後,一定要和那個不知所謂的小傢伙好生談談。

玫瑰心中暗笑,這個老頭真可愛,居然叫自己前輩,而且它的主人為小兒,哈哈哈,要是主人姐姐知道的話,不知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想想都覺得好笑。

夏初雪和玫瑰是主僕契約,此刻基本上能體會出玫瑰如今的心情,心中暗嘆,這個傢伙總是想要看到自己出醜。

不過沒關係,話既然已經說出,不管玫瑰是多麼的調皮,還是會按照自己的命令行事。這樣就夠了。

其他人沒有多少心理波瀾,只有蘇正,既震驚又高興,糾結的要死。

別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

玫瑰之前是以夏初雪師妹的身份出現在人前,據說是他師傅的女兒,難道他的師傅也是一隻妖獸不成?

不對不對,植物妖哪裡來的兒女?又不是一般妖獸。

這玫瑰怎麼會是妖呢?那麼它的主人又是誰?難道就是……

想到一種可能性,蘇正使勁的搖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小雪不過練氣期,怎麼可能會是四階妖獸的主人?這也太扯了吧。

蘇正心中百轉千回,冷不防的就被身後一隻飛行妖獸給偷襲了,後背被抓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倒是和老祖背後的傷是有幾分相似。

疼痛刺激了他的神經,不再去想其他事情,舉起手中的長劍一劍斃命。

「給我殺…」帶著嘶啞的聲音呲目欲裂。

霸婚首席:甜妻不好惹 望著一望無際一直殺不完的妖獸,蘇正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讓他們闖入金海城,金海城成千上萬的居民和那些無辜的生靈都靠著蘇家了。

夏初雪實在啥都不耐煩了,終於動用紅蓮業火,業火一出萬物盡毀滅。

而且一旦出來,除非主人收回,否則一般凡火根本澆不滅。

而天空中的飛行妖獸比剛才更加密集,緊挨著衝過來。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紅蓮業火燒著了一隻,很快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天空回蕩著飛行妖獸的掙扎嘶吼聲。

橫衝亂撞,生怕引起火災。

夏初雪提前就想到了這一點,在銷售掉在地上,我也來不及蔓延,趕緊收回,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害。

空中的火焰不停的燃燒著染紅了半邊天際,底下正在戰鬥的妖獸們,驚恐的抬頭望天,距離老遠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種蝕骨的灼熱。

破碎的面具之寵妻無度 紛紛被這種場景給嚇破了膽,連九幽魔狼的號令都沒聽,撒丫子朝森林深處跑去。 「嗷嗚……嗷嗚……」

九幽魔狼見事情沒有和自己想象中一樣發生,嘶吼一聲又是一道火焰噴出,城樓的大鐵門終於從原本如鐵烙般的紅色慢慢破碎,掉了一地被燒紅了的鐵渣。

百年來都堅不可摧,阻擋了無數妖獸的城門,就這樣毀於一旦,幸好那些妖獸全部逃離,要不然現在金海城已經妖獸肆虐。

「想跑?那就要看本姑奶奶手下的藤蔓答不答應!」

老祖早已身受重傷,再加上如今的堅持,早已力不從心,但玫瑰卻幾乎沒有什麼損傷,對著九幽魔狼窮追猛打,糾纏著不讓逃跑。

罪妻邪少 「嗷嗚…」又是一聲憤怒而凄厲的喊叫。

九幽魔狼終於放大招了。

他的爆發力極強,身形如閃電般竄到玫瑰的身邊,哪怕龐大的身軀也沒有阻止他飛快的動作。

本以為他又是一口火焰噴出,卻沒有想到只是對天長吼。

玫瑰見此情況剛要離開,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被固定住,根本無法用。心驚,帶著神獸血脈的妖獸果然不一般。

「玫瑰,小心!他在召喚雷電之力!」夏初雪驚恐大喝。

她誰不知道九幽魔狼會是什麼樣的術法,但是這種妖獸召喚雷電的方式,他曾經在古書上看見過。

這才情急之下提醒,連回收沒有燃盡的紅蓮業火都來不及,飛身就要去護著玫瑰。

她也有雷靈根,雷電之力更是強有力的底牌,想必能夠幫助玫瑰平攤一些吧。

可是她的身體剛前進一半,就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的身體往外推。

「姐姐,你不要過來!」玫瑰聲嘶力竭。

夏初雪哪裡管那麼多?眼看著到處風起雲湧,空中早已烏雲密布,烏雲間有一道道閃電在不停的集結著。

趕緊從空間里裝出最強悍的一個四品符篆合成的陣法,將那股主力給推開,強行來到玫瑰身邊,而陣法直接罩在了玫瑰和老祖的頭頂,讓他們牢牢防護在內。

「嗷嗚…」

又是一聲凄厲的狼嚎,空中的雷電終於集結完成,碗口粗的閃電橫劈而下,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似乎要將這天地撕裂。

「轟隆隆…轟隆隆……」

雷電不停的雜在陣法當中,而夏初雪隨著每一次雷電的攻擊,嘴中不停的溢出鮮血,然後還在強硬的支撐。

第三道雷電到來,夏初雪一個之前的防守,迎難而上。

驅動著主符篆,陣法周圍緩緩升起數百柄金屬做的是插天巨劍,以傘狀從周圍向一個地方聚攏。

「分散雷電?」

大太上長老驚詫非常,后又搖搖頭,這種方法看起來很好,能夠將一道雷電之力分散在那柄巨劍之上,可惜這小丫頭太年輕了,就算將雷電之力給分散,但是最終還是匯聚在她的陣法上,實則跟沒有分散差不多,多此一舉。

只是這種想法剛在心中升起,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得瞠目結舌,嘴巴張成o型,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這…這怎麼可能?她不過一個練習期……」此刻什麼語言都無法描述他心中的波瀾壯闊,簡直顛覆了修士對陣法和修為的三觀。

只見夏初雪先是將玫瑰和老祖從陣法中放出來,讓他們去對付

「嗷嗚……嗷嗚……」

九幽魔狼見事情沒有和自己想象中一樣發生,嘶吼一聲又是一道火焰噴出,城樓的大鐵門終於從原本如鐵烙般的紅色慢慢破碎,掉了一地被燒紅了的鐵渣。

百年來都堅不可摧,阻擋了無數妖獸的城門,就這樣毀於一旦,幸好那些妖獸全部逃離,要不然現在金海城已經妖獸肆虐。

「想跑?那就要看本姑奶奶手下的藤蔓答不答應!」

老祖早已身受重傷,再加上如今的堅持,早已力不從心,但玫瑰卻幾乎沒有什麼損傷,對著九幽魔狼窮追猛打,糾纏著不讓逃跑。

「嗷嗚…」又是一聲憤怒而凄厲的喊叫。

九幽魔狼終於放大招了。

他的爆發力極強,身形如閃電般竄到玫瑰的身邊,哪怕龐大的身軀也沒有阻止他飛快的動作。

本以為他又是一口火焰噴出,卻沒有想到只是對天長吼。

玫瑰見此情況剛要離開,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被固定住,根本無法用。心驚,帶著神獸血脈的妖獸果然不一般。

「玫瑰,小心!他在召喚雷電之力!」夏初雪驚恐大喝。

她誰不知道九幽魔狼會是什麼樣的術法,但是這種妖獸召喚雷電的方式,他曾經在古書上看見過。

這才情急之下提醒,連回收沒有燃盡的紅蓮業火都來不及,飛身就要去護著玫瑰。

她也有雷靈根,雷電之力更是強有力的底牌,想必能夠幫助玫瑰平攤一些吧。

可是她的身體剛前進一半,就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的身體往外推。

「姐姐,你不要過來!」玫瑰聲嘶力竭。

夏初雪哪裡管那麼多?眼看著到處風起雲湧,空中早已烏雲密布,烏雲間有一道道閃電在不停的集結著。

趕緊從空間里裝出最強悍的一個四品符篆合成的陣法,將那股主力給推開,強行來到玫瑰身邊,而陣法直接罩在了玫瑰和老祖的頭頂,讓他們牢牢防護在內。

「嗷嗚…」

又是一聲凄厲的狼嚎,空中的雷電終於集結完成,碗口粗的閃電橫劈而下,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似乎要將這天地撕裂。

「轟隆隆…轟隆隆……」

雷電不停的雜在陣法當中,而夏初雪隨著每一次雷電的攻擊,嘴中不停的溢出鮮血,然後還在強硬的支撐。

第三道雷電到來,夏初雪一個之前的防守,迎難而上。

驅動著主符篆,陣法周圍緩緩升起數百柄金屬做的是插天巨劍,以傘狀從周圍向一個地方聚攏。

「分散雷電?」

大太上長老驚詫非常,后又搖搖頭,這種方法看起來很好,能夠將一道雷電之力分散在那柄巨劍之上,可惜這小丫頭太年輕了,就算將雷電之力給分散,但是最終還是匯聚在她的陣法上,實則跟沒有分散差不多,多此一舉。

只是這種想法剛在心中升起,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得瞠目結舌,嘴巴張成o型,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九龍魔狼驅動閃電之際無法做到一心二用,玫瑰和蘇老祖趁著這個機會兩面夾擊。

勝負在此一舉,玫瑰和蘇老祖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出擊,玫瑰突然又重新變成一株株高大的玫瑰藤灌木,將九幽魔狼團團圍住,阻斷了它各種退卻的招式。

而蘇老祖則是舉著手中的上品法器迎面狂斬而來,飛劍破空之聲呼嘯著,吹起身後的衣袍獵獵作響。另外三個太上長老也迅速前來接應。

九幽魔狼被幾勢力同時攻擊,終於支撐不住倒地身亡,血流不止,銅鈴大的眼睛圓圓的怒睜著,仿若死不瞑目。

老祖也因此耗盡了最後一絲心力,昏厥過去。

「老祖…」

修士們手忙腳亂把昏迷的老祖用擔架抬入城門,夏初雪趁機在他嘴中摘下一顆護住心脈的丹藥。

然後所有修士帶著傷痕纍纍的身體開始打掃戰場。

死傷的銷售實在太多了,他們越打掃越興奮,這些東西摺合在一起可是要買許多靈石的。

夏初雪沒有去關注那些修士的動作,而是凝目望著遠方。

玫瑰則是不管不顧的吸收著九幽魔狼流下來的鮮血,從而配合著空間裡面的天材地寶,把那一絲神獸血脈的珍貴力量轉化為自己的。

「多謝小道友出手相救,我們蘇家沒齒難忘!」

現在蘇老祖已經昏迷,而蘇家地位最高的莫過於大太上長老,所以發現玫瑰的事情自然落到他的身上。

不過這一現身,蘇正和一干長老們都用一種怪異的目光望著他,搞得大太上長老有些不明所以,不由得用精神力上下打量了自己,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呀?

這幾個小崽子莫不是糊塗了吧?

想到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對玫瑰太過客氣才表露出這樣表情,大太上長老心中有些不悅。

雖然這植物妖不是修士,但到底實力強大,又幫忙消滅掉九幽魔狼,實在功不可沒,這些小傢伙都是什麼表情?

「呵呵呵,不知小道友的主人是否在金海城,蘇某改日親自登門道謝!」

玫瑰眨巴著眼睛。

「額?不用謝!你把這九幽魔狼的妖丹送給我就成了!」玫瑰笑得一臉賊兮兮。

早知道要求最重要的部位就是體內的妖丹,除此之外的東西雖然也珍貴,但和妖丹比起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不過大太上長老彷彿早就看出來似的,趕緊大笑道。

「那是自然,如果沒有小道友的中途幫助,恐怕我們這次的城門是要被攻破的。」

這話說的也是,不過眾所周知玫瑰雖然在這場戰鬥中發揮了大作用,但是真正給九幽魔狼致命一擊的還是夏初雪的陣法,讓玫瑰拿走大頭,自然有那麼一絲討好的滋味。

不過這也沒什麼,撇去玫瑰的實力不說,她背後的主人也絕對是修為高深的大修士,這樣謙讓,也是從另一個方向對那個神秘大修士示好。

「那就多謝……多謝前輩了!」玫瑰不知對方身份,不過是蘇家的長輩這件事鐵板釘釘了,是姐姐的長輩就是她玫瑰的長輩,所以這一聲前輩也沒有錯。

可是這一聲稱呼卻把大太上長老給驚的不輕,按理說修仙界沒有按照年齡來劃分輩分,除非自己家人,基本上沒有關係的人都是以修為劃分輩分。

按理說,自己應該叫這隻植物妖為前輩才是,不過玫瑰外貌看起來實在太小,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所以也就沒有叫出口。

現在居然聽到玫瑰叫他為前輩,不知從何算起,一時間有些懵逼。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玫瑰堂而皇之的走到一個身穿家族衣袍的練氣期修士面前。

這個修士他認識,就是剛才用陣法擋住了九幽魔狼雷電的一個家族弟子,沒想到家族居然出了如此能人,對於陣法造詣這麼高,以後要好好培養才是。

當三位太上長老們都以為玫瑰是過去和夏初雪道謝用陣法相幫,卻沒想到讓人驚掉下巴的事情就發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