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整理一下吧,我等你。」向禕辰也開口說道,語氣中的溫柔寵溺,連自己都沒有發覺。

「你去整理一下吧,我等你。」向禕辰也開口說道,語氣中的溫柔寵溺,連自己都沒有發覺。

「遵命!」田七葵送回了一個狗腿的笑容給他,便匆匆的跑去了商場的洗手間。

田七葵離開,原地便只剩下兩個人,他們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

「你…」文斯童猶豫了半分,便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和七葵,住在一起?」文斯童好奇,周日之前,他似乎從來沒有聽到過向禕辰這個名字,在田七葵的生活里出現。

但是為什麼突然之間這個人頻繁的出現,還住在了一起,文斯童想到這裡,眉頭蹙的更緊。

「是啊,住在一起。」向禕辰一邊說,嘴角還不自覺地揚了揚微笑。

他很期待文斯童問這個問題,因為這會讓他覺得在兩個人暗暗的較勁中扳回一局。

「是同事?」文斯童有些明知故問。

向禕辰…

那是向氏企業第一順位的繼承人。

雖然他現在還沒有完全進入到集團內部,但是他的能力確實有目共睹的。

向氏近幾年的決策權,幾乎都放到了向禕辰的身上。

他不會每天在向氏大樓里上班,但是向氏每一個項目,他都了如指掌。 「呵…」向禕辰沒有回答,只是輕蔑的笑了一聲,彷彿在說,你不配知道。

文斯童看著向禕辰有些輕蔑的模樣,淡淡的笑了笑,他看了看時間,似乎在期待著什麼發生…

「禕辰哥哥。」幾分鐘后,就在兩個人的對話進入僵局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伴著急促的高跟鞋聲響朝著他們二人走了過來。、

向禕辰沒有轉身便也聽得出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

他皺著眉頭,厭煩的情緒全部都寫在了臉上。

而文斯童的眉眼上揚,似乎因為這個女人的到來,心情好了不少。

「禕辰哥哥,好巧,你也在這裡逛街呀。」蘇斯菡接到文斯童的電話,說在商場遇見了向禕辰,她便馬上急急忙忙的從家裡趕過來。

上次在向家和向禕辰只是匆匆見了一面,這次的機會,她可不想放過。

「呵,是啊,怎麼這麼巧。」向禕辰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臉上諷刺的表情絲毫沒有掩飾。

先遇到文斯童,再遇到蘇斯菡,向禕辰真的有些懷疑,會有這麼多的巧合嗎?

「禕辰哥哥,我也逛的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回家吧。」蘇斯菡一直相信向禕辰母親的話,對於自己會是向禕辰未婚妻的事情堅信不疑。

文斯童對於眼前的畫面,倒是喜聞樂見,他倚靠這牆壁手臂環抱,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我在等朋友,你先回去吧!」向禕辰確實不喜歡蘇斯菡,但是說討厭也不至於。

如果不是母親林舒瑤一直不停的撮合二人,他倒是願意把她當成一個妹妹去關心。

不過現在,蘇斯菡對他的感情變質了,向禕辰也不願再被她糾纏。

「朋友?」蘇斯菡似乎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

「嗯…」向禕辰沒有多說,或許他也不知道現在要如何去介紹田七葵。

「哦,那我等禕辰哥哥見完朋友之後,再送我回家。」

蘇斯菡站在向禕辰的身邊,白皙的小手拉著他的衣角,做出一副不送她就不離開的模樣。

向禕辰躲開了身子,但是看著被她觸碰過的衣角,皺起了眉。

「不如,你先送你女朋友回去吧。」看了半天熱鬧的文斯童準備再做一次助攻。

「女朋友?」向禕辰看向文斯童,半垂的眼眸里隱藏著怒意。

「我不是禕辰哥哥的女朋友,我是他的未婚妻。」蘇斯菡傲嬌的揚了揚頭,傲嬌的模樣眼裡泛著甜蜜。

「我送你回家。」向禕辰突然覺得如果讓蘇斯菡和田七葵見面,那麼以後要追小妮子的路可能更加漫長。

向禕辰說完,便自顧自的轉身,朝著商場的大門走去。

蘇斯菡心裡甜蜜,趕緊加快了腳步,跟在了後面。

田七葵從洗手間出來,便正好看到向禕辰匆匆離開的背影。

她輕蹙了眉頭,感覺有些奇怪。

「你朋友的未婚妻來了,他送她回家了。」文斯童看到了田七葵出來,沒等她問出口,便主動解釋道。

未婚妻嗎?」田七葵有些意外,向禕辰不是GAY嗎?怎麼會有未婚妻?

不過仔細想想現在大眾對於同性戀愛並不能夠接受,有未婚妻掩飾自己的X取向也是正常的操作。 「是啊,兩個人看上去還挺恩愛的。」文斯童笑著不經意的開口,好像就是對剛剛的一副有愛的畫面感染到了一般。

「哦,那倒是蠻好!」田七葵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既然你朋友送他未婚妻走了,那我送你吧!」文斯童很自然的接過了田七葵的包包走在了前面。

「不用了,我有小綿羊停在公司樓下。」

「這麼晚了,小綿羊不安全,如果你擔心明天上班,我可以在去你家接你,當然如果你心疼我,讓我住在你家裡的話,我也不會拒絕。」

文斯童笑著開口,玩笑的語氣中卻好像帶著點鄭重。

「呵呵噠,石頭,你不要搞事情。」田七葵看到文斯童又這樣不正經,便伸出手來砸了砸他的頭。

「哎呀,我錯了,我錯了!」被『毆打』的文斯童裝作很疼很怕的樣子,拿著田七葵的包跑去了門口。

兩個人就這樣追追趕趕的到了文斯童公寓附近的停車場里。

「哦,原來你就住在這座公寓呀!」田七葵一直聽說文斯童搬到了她公司附近,但是具體是哪裡,她還真的不清楚。

「是啊,要不要上來坐坐。」文斯童說著便關上了車門,似乎真的做好了和她一起上樓的準備。

「不了,好晚了,想回家去睡覺了。」田七葵搖搖頭,打開門上了車,文斯童聳聳肩便也跟了進去。

「你和向禕辰是怎麼認識的?」車子啟動,文斯童終於問出了困擾自己很久的問題。

「算是同事吧,他在幫我們雜誌社寫稿子。」田七葵沒有說出向禕辰詳細的身份,畢竟池魚的真是身份在外界一直是保密的。

「寫稿?」文斯童皺眉,似乎並不相信這個說辭。

堂堂第一集團的繼承人,竟然為一家名不見經傳的雜誌社做個撰稿人?

體驗生活嗎?

還是有錢人的惡趣味?

「哦?是嗎?」文斯童收回了目光,專心的開著車。

田七葵拿出手機,調出了向禕辰的聊天頁面。

雖然說兩個人只是個室友的關係,但是就這麼不打招呼突然離開,還是讓她有些不高興。

她糾結了一會,便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向日葵:晚上還回家嗎?

發完之後田七葵有點懵逼,自己在說什麼?

向禕辰是否回來和她有什麼關係?

還有,回家是什麼鬼!

田七葵懊惱,點著撤回,卻發現已經超時。

「你在看什麼?」文斯童雖然專心的開車,卻還是會時不時的望著身邊的女孩。

這麼多年了,他和她一直保持著這樣的距離。

他以為永遠都不會變。

他會一直在她的左邊…

但是現在卻好像不一樣了…

「沒有,隨便看看新聞。」

田七葵聽到文斯童的話,回過神來,退出了聊天的界面,把手機放進了包里。

「如果在雜誌社的工作不開心的話,就來我的公司吧!」文斯童看到她放手機的小動作,目光收了回來。

「你的公司?」聽到文斯童的話,田七葵神情微滯,片刻后說,「你們雜誌社是嗎?」 「我換了個工作。」文斯童畢業前就被父親安排在了蘇氏,但是卻一直沒有和田七葵說過,畢竟這個私生子的身份並不光彩。

「啊?」田七葵有些意外,整個人的身子不由得側了過來。

「什麼時候換工作的呀?我怎麼不知道…」田七葵撅著小嘴,故作生氣的樣子質問道,「好你個臭石頭,不是說好做彼此的墊腳石嗎?你怎麼單飛了!」田七葵說著,再次伸出了白皙的小手敲打著他的頭。

「開車,不要鬧。」文斯童看著田七葵抬起的小手,便急忙拉住,轉手放進手心裡,緊緊的握著。

一時間傳遞過來的冰冷觸感,田七葵懵逼了。

文斯童拉著田七葵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田七葵掙扎了幾下,文斯童卻握的更緊,不得已他便將車停在了路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安靜中透出著尷尬。

「那個…文斯童,換工作就換吧,我不生氣了。」田七葵率先打破了寧靜,她將被文斯童拉著的手抬了起來,示意他放開。

「知道就好,下次再打我,就把你手腕掰斷。」文斯童放開了田七葵的手,眼裡炙熱的眸光一縱即逝,他收回手,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尖。

「好的,石頭大哥,小女子錯了。」田七葵笑笑,然後乖巧的回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坐好,不再說話。

文斯童也沒有開口,而是啟動了車子,朝著鳳凰灣的地方開去,剩下二十幾分鐘的路程,兩個人一言不發。

「如果工作真的不開心,可以考慮換一家,我認識幾個相熟的雜誌社總編。」

文斯童將車子停穩,然後對著一旁發獃的田七葵說道。

「沒事的,現在的工作量我還是可以接受的。」田七葵心裡有些異樣,強顏歡笑的說道。

「好吧,那你早點休息。」

「你也是。」

田七葵下了車,落荒而逃似的跑向了公寓門口。

文斯童看著田七葵離開的背影,露出苦澀的笑容,他無奈的搖了搖頭,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要收購N.X雜誌社,你幫我安排一下。」

文斯童說完便掛了電話,開車離開。

田七葵站在電梯里,心亂如麻。

文斯童,這個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男生…

她一直以為他對她只是妹妹,是好朋友,是閨蜜…卻不想,在他握住她手的那一剎那,他的眼裡,她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沒有任何感情經驗的她,在看到炙熱的眼神的時候,卻明白了幾分…

她怕了…

田七葵有些煩躁,想找個人分散一下注意力。

她從包里翻出手機,卻發現已經沒電關機了。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依靠在了電梯的一側。

「你在電梯里幹嘛?」向禕辰將蘇斯菡送到了家之後,便馬上趕了回來。

半路的時候他看到了田七葵的消息…本想打電話過去,卻發現對方是關機狀態。

他後悔極了,明知道文斯童對小妮子有意,卻還是扔下了她…

如果真的…他怕是會後悔一生。

「啊?」田七葵看到電梯門打開,向禕辰站在門口,煩亂的心竟然安定了許多。 「我…回家啊!這麼晚,你還要出去嗎?」田七葵邁開腿,朝著電梯外走去,她以為電梯到了7樓,而向禕辰要出門才碰到。

「回家,不是應該上去嗎?」向禕辰指了指外面一樓的大廳,然後邁開腿走了進去。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忘了按電梯。」田七葵身子進去了一些,然後按了電梯。

「你把你未婚妻送回去了嗎?這麼快?」田七葵對於未婚妻還是有些好奇的。

「未婚妻?」 重生之豪門千金 向禕辰像看傻子一樣的看了一眼田七葵,沒有再做其他的解釋。

或許是這一眼太冰冷了,田七葵覺得整個電梯的溫度,都降了五度。

「那個…有未婚妻,也是人之常情…」田七葵有些尷尬的解釋道,「我這個人對於同性戀愛是沒有歧視的,書中說了,愛情是不分國界,不分年齡,不分…性別的…」

田七葵自作聰明的解釋著,但是向禕辰卻像看傻子一樣饒有興趣的聽她胡說八道。

「不過呢,你最好還是和人家姑娘坦白,不然好好的姑娘一輩子託付給你,卻…還是有點慘的。」

田七葵想起來以前看過一篇關於同妻的報道,雖然向禕辰看上去不是那種家暴的人,但是守活寡對於每個正常的女孩子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不分國界,不分年齡,不分…性別?」向禕辰擠出一絲尷尬的笑容,他真的想解刨看看這個小妮子的腦袋,裡面都裝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們的田編輯,平時都是看些什麼書….」向禕辰似笑非笑的樣子,讓田七葵有些害怕。

「我…舉例說明…沒有針對你…」田七葵慫了…雖然向禕辰和總編的戀情已經板上釘釘了,但是被她就這麼高談闊論別人的隱私,也是不道德的。

「哼…」電梯到了,向禕辰邁步走了出去,這一刻他覺得和這個小妮子在一個空間,會降低自己的智商。

房門打開,熟悉的七喵一個貓撲飛到了…向禕辰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