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試試啊,這是中級武極法器。」

「你可以試試啊,這是中級武極法器。」

葉雲端從霍坤那,把這把短劍要來,原本就是要送給綾青璇的。

「呀!」

綾青璇被葉雲端的話嚇了一跳,手一哆嗦,差點就把短劍給扔了。

「你說這是……武極法器?」

太古最強血脈 「如假包換。」

葉雲端嘴角向上一揚。

「這麼貴重的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呀?」

綾青璇拔出寶劍,劍鋒寒氣逼人。葉雲端的話,她已經信了八成。

「買的。」

「不信你可以去問師公啊,他跟我一起去挑的,可以作證。」

葉雲端有信心,霍坤絕對不敢出賣自己。

「我會去問的,但這把劍……」

綾青璇的小臉憋得通紅。其足足沉吟了能有半刻鐘的時間,然後才猛的深吸一口氣,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說道。

「少爺。」

「你……能不能……把這把劍送給我父親啊。他剛突破到武極境前期不久,還沒有合適的法器。」

綾青璇扭扭捏捏,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滿是期待。

「師父啊……」

綾青璇這樣的反應,倒是有些出乎葉雲端的預料。

「這短劍就是送給你的,你留著吧。我這還有一張寶弓,你幫我轉交給師父。」

葉雲端取出白骨弓,遞給綾青璇。

「這弓不是楊洪長老的嗎?」綾青璇一眼就認了出來。

「不……是。」

「楊洪那老匹夫,用的是邪弓,吸人血的。」

「我這張是通靈寶弓,使用的時候消耗靈石,不信你看啊。」

葉雲端給綾青璇做了一下示範,並在心中暗道,以後不能再說謊了,簡直防不勝防!

「還真不一樣啊。」綾青璇一臉的驚訝。 原本將血靈王籠罩在內困縛其中的乾元鐘上傳出巨響,緊接著那青銅鐘面上便凸出來一大塊,像是被什麼左右撞擊的模樣,鐘面不斷起伏,好像隨時都會破裂一樣。

宗瑞喉頭一甜,嘴角也浸出血來。

他沒想到血靈王這般厲害,連他以心血餵養多年,早已經是極品靈器的乾元鍾居然也困不住它。

……

「我困不住它!」

宗瑞手中掐印,靈決不斷用出時,卻絲毫沒有用處。

他竭力想要按住乾元鍾,多困住血靈王片刻,好能給其他人喘息的時間,可裡頭的動靜卻越來越大,就連乾元鍾也隱隱出現了支撐不住的情況。

血靈王全力撞擊之下,宗瑞只覺得氣血翻湧,那早已經入了極品靈器行列的青銅乾元鍾甚至有了碎裂的跡象。

「離火!」

他連忙抬手想要收回乾元鍾,可就在這時,鐘面上卻是傳來「咔擦」一聲輕響。

宗瑞尚且沒來得及收回乾元鍾,那原本遊離在鐘面之上的青蛇就猛的發出一聲尖嘯,隨即鐘面直接破損開來,而原本被籠罩在其中的血靈王衝天而起。

「噗——」

鮮血噴出,宗瑞身形微晃,踉蹌幾步好不容易才站穩了下來,揮手收回乾元鍾時,一手揮出長劍抵擋直衝他而來的血靈王,只可惜境界差別太大。

宗瑞被掃飛出去時,肋骨直接斷裂,后間和更是撞擊之時裂開無數傷口。

「小心!!」

眼見著血靈王暴怒之下,三叉戟直接朝著宗瑞頭顱上刺去。

貝柏手中一揮,骨鞭瞬間變長之後,死死纏繞在血靈王持叉的手腕之上,將其死死拉住。

「找死!!」

血靈王眸色赤紅,一把抓住骨鞭邊緣用力一拽,便將貝柏拋飛開來,讓得他狠狠撞在身遭的石壁之上,讓的那些石屑紛飛之間,貝柏也受了傷。

而蘭茜和唐瑜攻擊之時,還未曾近身,就被籠罩在周圍的血煞之力擊退,而血靈王嘶吼之下,整個空間之中的血煞之力源源不斷的朝著它身體涌了過來,讓的它暴怒之下身形愈發大了幾分。

它斷了一截骨刺,肩上血色淋淋,而身上的傷口處不斷朝下滴落著血紅色的液體,卻在還未落地之前就直接霧化,消散於這界面空間之中。

那血靈王已經多年未曾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勢,甚至還折損了他一截骨刺,就算回歸血煉池中也要耗損極多才能修復過來。

它心中暴怒之下,那銅鈴大的巨眼看向身前幾人,眸子里滿滿都是殺意和怒色。

「人類,我要殺了你們!!」

血靈王手中三叉戟猛的變大,直接朝著蘭茜他們那邊砸去,蘭茜和唐瑜連忙揮手想要抵擋,而杜天慶手中巨劍也變大猶如盾牌抵擋在頭頂上方。

可那血紅色的三叉戟帶著無邊威勢落下之時,卻依舊將他們三人都砸的倒飛出去。

唯獨姜雲卿身上浮現出一朵金蓮來,那金蓮之上閃爍著金紅交加的光芒,直接將她護持在身下。 「少爺,你……對我真好。」

綾青璇羞答答的低著頭,小臉蛋紅撲撲的,兩隻蔥蔥玉手在身前交叉,卻又好像無處安放。

「呃……」

葉雲端稍稍錯愕。

這妮子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雖然我這一世的相貌,長得的確是出眾了一些,難免被萬千少女所追捧,但這丫頭看著,也不像是那麼膚淺的人啊!

「你……不要多想啊,我只是覺得你實力太差,就連給我做侍女都不夠格,所以才想稍稍的培養你一下。」

葉雲端說的倒是實話,只可惜這裡面的每一字,落入綾青璇的耳中,卻都是那麼的情意綿綿。

「你不在這一個多月,我可一點都沒有偷懶,每天都努力修鍊,不信你看我的修為!」

綾青璇急於在葉雲端的面前表現自己,於是便向前一步,挺起胸膛,將修為的氣息全面釋放了出來。

歸元境中期!

「看著……好像的確是大了那麼一點。」

葉雲端差點被迎面撲來的兩隻小白兔,直接呼在臉上。他就算是定力再強,也管不住自己源於本能的目光。

「你說什麼?」綾青璇沒有聽清。

「我……說你的修為又精進了,值得鼓勵。」

葉雲端趕忙抬頭望天,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真的嗎?」

綾青璇喜不自勝,竟然跳了起來。

葉雲端雖然仰著頭,但目光卻情不自禁的往下瞟,眼前則是一片波濤洶湧、碧波蕩漾。

「青璇,你今年多大了啊?」 極品最強大少 葉雲端抿了一下嘴。

「十九。」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才十九,也沒熟透呢啊,怎麼會這麼大呢?」

葉雲端自言自語。

「你說什麼呢!」

綾青璇雙臂環胸,猛的向後退了一步,她已經發現了葉雲端的目光,到底是在往哪瞅。

「我說你今年十九歲了,天賦還沒有徹底定型,要是想改善的話,還來得及。」

葉雲端故意綳起了臉,眼神純凈通透,跟剛才判若兩人。

難道是我錯怪他了?

綾青璇在心裡打鼓,並將雙臂緩緩的放了下來。

「天賦不是生而註定的嗎?」綾青璇疑惑的問道。

「天賦的確是生而註定的,但世間千般法術、萬般神通、無窮大道,能夠逆天改命的方法,又何其繁多?」

葉雲端的嘴角,掛著那麼一縷自負。

「那你會嗎?」

「你能幫我逆天改命嗎?」

「我也想強大起來,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也不想在你的面前,顯得那麼一無是處!」

綾青璇的情緒,稍稍有些激動。

葉雲端修為的進境,實在是太快了,這給綾青璇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她怕自己被甩得太遠,有一天,就連給葉雲端做侍女的資格都沒有。

「辦法的確是有。但也得看,你到底想把天賦,改善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葉雲端緩緩說道。

事實上,他也的確有幫綾青璇改善天賦的想法。

「我想跟上你的步伐。」綾青璇握緊了拳頭。

「這……」

葉雲端有些為難。

在葉雲端原本的計劃里,是想要讓綾青璇成為流雲宗的守護者,其從來都沒想過,要帶她離開滄瀾界。

何謂武道?

那是用血肉鑄成的通天大道,上面書寫著的,全都是弱肉強食、爾虞我詐。

在這條道路上。

沒有法令,沒有道德,也沒有是非對錯,有的只是生死,只是輸贏!

綾青璇這丫頭實在是太善良了。葉雲端不想讓這骯髒的武道,玷污了她純凈的心靈。

「是不是會折損壽元啊?」

綾青璇的情緒低落了下來,她也聽過一些傳說,什麼泄露天機,逆天改命,都會遭到天譴。

「那倒不是,只是要跟上我的腳步,對你來說難了一些。」

葉雲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笑著說道。

「只要能跟著你,多難我都不怕!」綾青璇舉著自己的粉拳,表決心道。

「那好吧,明天一早,我幫你逆天改命。」

「明天不行啊!」綾青璇一驚一乍。

「……」葉雲端的臉上,一個明晃晃的「川」字。

「我幫你報名了一場試煉,師兄們都已經等你八九天了。你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不能再往後推了。」

綾青璇焦急的跟葉雲端解釋著。

葉雲端就算是頭豬,也能猜到。綾青璇讓大家為他一個人,將試煉延期了八九天,肯定是沒少跟人家說好話。

「好吧。」

「明天去參加試煉。」

「你讓我準備、準備,今天晚上幫你逆天改命。」

別管這試煉有沒有用,這個情分,葉雲端算是領了。

「真的呀!」綾青璇一臉的興奮。

「哎……」

葉雲端搖頭嘆息,他一個上百萬歲的老魔頭,卻拿綾青璇這樣一個小姑娘,毫無辦法。

「少爺,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綾青璇表情一下就嚴肅了起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問吧。」葉雲端苦苦一笑。

「你到底……還是不是你啊?」

綾青璇在等待著葉雲端的答案,眼神里充滿了期待,但又暗含著些許恐懼。

「師尊沒跟你說過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