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要對執法隊下手?」楚新聲音發顫:「這純血幼崽,我不要了。」

「你真要對執法隊下手?」楚新聲音發顫:「這純血幼崽,我不要了。」

「只是打暈,我們都裹著黑袍,你怕什麼?而且他們不算執法隊的人。」何凡冷冷道:「只要你做了,幼崽都可以給你。」

「你想拿捏我把柄,要挾我加入你們?」楚新警惕地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何凡撇嘴,你真能腦補,原因很簡單,一次對付兩個,一招制服,對我來說太困難,我們兩人聯手,絕對可以做到。

「那你說清楚。」楚新一想也是,大家都裹著黑袍,就算是想拿住自己把柄,也拿不住。

「之前不是說了么,執法隊盯得太緊了,我這邊的人已經開始慌亂了,泄露了蹤跡。」何凡淡淡地道:「出了叛徒,必需將凶獸幼崽轉移。」

「那你會給我?」楚新冷笑。

「為什麼不會?我可不是一般的金主,我是在暗中觀察他們,大人派我來監視的,一旦有異常,立刻動手。」

何凡冷聲道:「如果不是我實力不夠,也不會找你幫忙。」

「不要問為什麼選你,我會選擇任何人,前提是有實力,而且想要賺取提升藥劑的,只有你們這種,才不會主動去泄露秘密。」何凡說道。

楚新沒有再多問,反正雙方都不知道對方是誰,只要幹了這一票就行,自己就算是泄密,怎麼泄密?有個暗中觀察的人?這人是誰?

何凡帶著楚新來到凶獸幼崽存放不遠處,讓楚新等著,自己前去觀察情況。

等到那位金主離開,何凡快步前去尋楚新:「走吧,待會進去后,你及時出手,切記不可能讓他們逃了。」

「好,只打暈。」楚新低聲道。

何凡輕輕點頭,帶著他找到找到一處灌木叢,何凡帶著他繞開陷阱:「跟著我走,不要中了陷阱。」

見何凡對這裡這麼清楚,楚新心中懷疑減少幾分。

揭開遮掩,露出一個巨大坑洞,何凡直接跳了進去,楚新緊隨其後。

坑洞有數十米深,十米寬,延伸出去有五十多米,兩名黑袍人在看守鐵籠子。

何凡發出怪異的口哨聲,兩個黑袍人瞬間動了,帶著一絲驚疑的聲音傳來:「大哥,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楚新再無疑慮,看著重來的兩人,身形瞬間動了,化作道道殘影,沖了過去,划掌為刀,瞬間砍在兩人脖子上。

「幹得好。」何凡讚歎,也就楚新有這個實力,換了一般涅槃,根本無法做到:「凶獸幼崽就在裡面,你去拿了吧。」

「好。」楚新走入深處,看見關押在鐵籠子的凶獸幼崽,心中大喜,這得換多少提升藥劑?

先拖著一個鐵籠子,楚新快步走著,很快來到洞口,看見兩個光溜溜的人影,黑袍都被扒了,何凡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那傢伙跑哪去了?」楚新獃滯,我這該怎麼賣?你倒是說清楚再走啊!

何凡是真的溜了,剩下的時間,足夠楚新搬完所有的鐵籠子了,他不會久留,將兩件黑袍收了就行,這黑袍和那些金主一模一樣,接下來,自己冒充金主,也不用解釋太多了。

「天黑了,先不急,明天就是第四天了,等方宏過來,拿到刀,再把他也帶上。」何凡心中想著,幫林楊辦事那是不可能的,破壞還差不多。

何凡等了一段時間,又轉回去,看那三個傢伙下一步會怎麼做。

此刻金主已經回來了,並且了解了一切,面色鐵青:「凶獸全沒了,兩個黑袍人?」

「大哥,會不會是執法隊的人?」兩位進化者已經換上一件黑袍,有些驚懼地說道。

「有這個可能,只是執法隊的人,為什麼不抓走你們,只帶走凶獸?」金主很不解。

「這點我們也疑惑,出手之人實力很強,至少涅槃三級。」一位進化者沉聲道。

「此事我會上報林少,此地已經不安全了,立刻轉移。」金主寒聲道。

他們本來就是要轉移的,出了這事,更是要快速離開。

何凡跟著他們,知道新的地點,猶豫了一會,還是沒有出去忽悠他們,決定過段時間再說,先去找方宏問問情況。

苦苦等到天明,何凡小心返回,一直到將近中午的時候,才回到方宏木屋,此刻方宏正在等他,手中有一柄橫刀。

「小當家,你回來了。」方宏快步走來,將刀遞給了他。

「回來了。」何凡接過橫刀,抽出打量,刀身帶著淡淡金色,還有一絲紅光,以及鱷龍圖案,很精美:「很不錯,你還有事沒有?若是無事,隨我去做事吧。」

「沒事,我沒事。」方宏連忙說道,自己做了這麼多,終於要打入敵人內部了么?

「這把刀,除了你,還有誰見過?」何凡問道,橫刀樣式,這個世界不少,單憑一把刀的樣式,想認出一個人來還是有些困難。

「除了打造者,只有我。」方宏說道。

何凡點點頭,又道:「你知道一些秘語,暗語么?」

「天王蓋地虎?」方宏沉吟片刻,壓低聲音道。

「還有別的么?比如各種聲音,暗藏什麼意思。」何凡說道。

「聽說執法隊有。」方宏想了想回道:「我只是聽說,而且,這也可以自己編,只要記清楚就行了。」

「嗯。」何凡心中思緒萬千,又道:「若是楚新,能認出這刀是狻獅骨打造的么?」

「一時半刻認不出來,若是長久交戰,能認出來,這刀隨著進化之力灌注,會散發出狻獅氣息。」方宏說道,緊接著道:「你想對楚新下手?」

「不是,楚新是我們的同行。」何凡若有深意地看著他:「你不要去找楚新,我身份特殊,他不知道。」

「我明白。」方宏點頭。

何凡帶著方宏,快速進入密林,來到無人之地,將胸口繡花的黑袍扔給他:「穿上,這是我們的工作服。」

工作服……方宏嘴角抽了抽,你以為是在城市上班么?

「從現在起,你要叫我大人,不能叫我名字了,我叫你方,這是代號。」何凡低聲道:「不能暴露自己身份,知道嗎?執法隊查的很嚴,要是執法隊發現,會被抓走的。」

「我明白。」方宏沉聲應道,心中道,我就是執法隊的。 「最近執法隊查的太嚴,鬧的手底下的兄弟人心慌亂,可能泄露蹤跡。」何凡邊走邊道,帶著一絲嘆息:「我們的任務,就是暗中觀察,將那些人找出來。」

「找出來之後殺掉么?」方宏低聲問道。

「不是,我們負責找出就行,至於如何處理,林少自有安排。」何凡淡淡道,頓了頓,又冷聲道:「必要時,殺掉也可。」

「我明白了。」方宏心頭一凜,語氣也隨之冷了幾分。

「待會我教你幾個口哨聲,這是我們的接頭暗號。」何凡將怪異口哨聲交給方宏,打算將暗號改掉,吹什麼口哨,就算不用摩斯密碼,天王蓋地虎也比那強。

方宏默默記下這些口哨聲,心中暗道,等找機會回報給黃隊,以此將那些人引出來,一網打盡。

「你有黑袍嗎?」何凡又問道:「胸口不帶花的。」

「有。」方宏點頭道:「這種隱藏身形的衣服,一般都有帶。」

「那就換上黑袍,偽裝起來。」何凡低聲道:「胸口帶花,代表著金主,不帶花的,就是普通的賣幼崽之人,你想辦法弄一頭幼崽,然後去找金主賣掉,藉此觀察他,若有異常,立刻通知我。」

「好,那你呢?」方宏問道。

「我去觀察另一個。」何凡說道,又道:「傍晚五點,在此匯合。」

兩人分開,何凡再次去監視被搶的那三個金主,此刻三人沒有在洞內躲藏,而是看著密林,好似在等待什麼。

「二位兄弟,剛才三號傳信過來,我們丟失的凶獸,有人賣給他了。」金主陰沉著臉道。

「賣給三號了?」兩位進化者都愣住了:「這人究竟是誰,居然如此不守規矩,搶了我們的,再賣給我們?」

「不知道,當時三號還不知道是我們的,直接就收下了,也沒注意是誰。」金主語氣很不好,這貨下手太快了。

「難道,我們就吃下這個虧?」兩位進化者充滿了憤怒,這完全是黑吃黑啊。

「當然不會,等周恆過來吧。」金主冷哼一聲,目光看向密林。

「周恆?」何凡微微一愣,旋即冷笑,他還奇怪,為什麼這麼久沒聽到周恆消息,感情早就來這裡了。

咕咕

密林中,傳來詭異叫聲,三人大喜,連忙進入密林:「周恆,你到了。」

「這就是周恆的聯繫方式?」何凡摸著下巴,小心接近。

「此事我已經通知林少,加強戒備,等林少通知。」周恆冷聲說道。

「那批凶獸幼崽,就這麼算了么?」三人對此事耿耿於懷,他們也要領好處的,幼崽全沒了,拿什麼去拿好處?

「當然不可能算了,此事我們會調查,等有了結果,無論是誰,直接斬殺!」周恆陰冷地道:「在查出這二人是誰之前,你們先收購幼崽,對方既然敢做一次,想必會有第二次,我會去通知一號,三號,四號,等這二人前來送死。」

「好。」三人點點頭,轉身離開。

何凡思索片刻,跟著周恆而去,居然有四個金主,一個也不能放過。

暗中跟著周恆,記錄下每一個地點,何凡發現周恆也特意改變了聲音,想要從聲音辨別出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

這群人很謹慎,一般賣凶獸幼崽的,也不會盯著他們觀察,這些偷盜凶獸幼崽的人,也是經過他們再三確認,與執法隊沒有半毛錢關係,才敢用的。

只可惜,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何凡會時刻盯著他們,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注意他們每一個細節。

連續看了四號,知道了四個位置,天色已經黑了,去和方宏匯合.

「怎麼不在?」何凡皺眉,說好的準時匯合,方宏居然遲到了。

等了一刻鐘后,方宏才喘著粗氣趕到:「小……大人,不好意思,這附近不熟悉,有點迷路。」

「算了,下次記得準時,你這樣怎麼跟著我辦事,我怎麼帶你賺大錢?」何凡不滿地說了一句,便道:「你利用純血幼崽接觸到他們了?」

他跟著周恆的時候,到時沒發現方宏,也許那時正在抓捕純血幼崽。

「接近了,沒有驚動他們。」方宏說道。

「你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何凡問道。

「沒有,一切正常,都在收購幼崽。」方宏回道。

何凡點點頭,道:「繼續觀察,他們晚上會轉移,你看看路上會不會出現什麼變故,我盯著我這邊,有異常立刻通知我。」

「是,大人。」方宏應了一聲,又鑽入密林。

方宏進入密林,再次來到四號金主所在山洞,隨著黑夜降臨,四號金主開始轉移了,方宏連忙做下標記:「還好小當家說會轉移,又讓我來盯著觀察,不然這次黃隊他們要撲空了。」

做下記號,方宏暗中跟著,估算著時間,黃隊他們應該要來了,自己留下記號,他們應該能找到。

方宏走後沒多久,何凡也跟上了,他不是去監視別人,而是去監視方宏,這貨第一次,還想著跟周恆干,先看好,別壞了事。

「他做標記幹什麼?」何凡皺眉不解。

夜色越來越深了,三位黑袍人運送凶獸,方宏跟在後面做標記,何凡遠遠看著,除了做標記以外,沒什麼異常,應該沒……等等,那是老黃?

何凡獃滯,遠處密林,老黃他們順著標記跟了上來,方宏是老黃的人?尼瑪,我對你一片真心,你居然是卧底!

世上居然有這麼巧的事,我找個單獨的詢問這裡信息,就找上卧底了?

「還好我留了個心眼,做事謹慎,不然哪天就被你給賣了。」何凡心中鄙視了方宏一番,總算明白,方宏為什麼會死貼著自己。

為自己做那麼多事,解毒藥,狻獅骨,打造武器,全都是幫他辦的妥當,一毛錢不收,世上哪有好人,這全是套路。

「不過,執法隊的人到我身邊卧底,是不是缺心眼?」何凡嘴角抽了抽,轉身離開,他怕老黃待會發現他,連他一起抓了。

不管是不是隱藏身份,還是揭開黑袍,老黃都不會讓他在這裡浪,還是早點離開的好。

方宏是執法隊的人?執法隊突然來抓,是不是可以藉此搞一波事?

「要不要再叫上楚新?」何凡摸著下巴,方宏這次將老黃他們帶來,也算是幫了自己,這麼大的事情,周恆肯定會再次出來,自己必須搶在周恆之前,與剩下的三位金主見面。 何凡快速在林間穿行,尋找剩下的三位金主。

這些轉移,每次轉移的速度不算快,距離也不是很遠,他花費幾個小時,總算將三位金主新落腳點摸清楚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天明,想到昨天周恆到來的時間,何凡中午就去找二號金主了。

咕咕

進化之力運轉,模擬出周恆的聲音,二號金主帶著兩位進化者,快速從山洞中走出,道:「周恆,來此何事?」

「四號被抓了。」何凡沉聲道。

「什麼?」二號大驚,不可置信地道:「我們如此小心,怎會被抓?」

「暗號泄露了,而且,我懷疑,我們的人,排查的不幹凈。」何凡聲音陰冷:「現在更換新的暗號。」

「這暗號確實需要更新了,上次闖入的賊人,就是以暗號吸引我們,偷襲我們。」兩位進化者憤恨地道。

「現在更新幾個暗號,你們記清楚。」何凡低聲道:「天王蓋地虎,小雞燉蘑菇。黃金蛋炒飯,一萬值三萬。母雞燉王八,此事不能幹。水煮小灰,一瀉千里。」

三人:「……」

這暗號,怎麼聽著都是菜名?最後水煮小灰又是什麼鬼?

「以後我們聯絡暗號,更改為麻辣小龍蝦。」何凡沉聲道。

「這暗號,都是菜名?」三人獃滯,這特么是什麼鬼暗號,林少這是饞到什麼程度了?

「就是菜名,我們報個菜名,誰會關注?以前的暗號,太引人注意了,記清楚了,以前暗號泄露了,執法隊的人,很可能藉此接近我們,引我們出去,到時聽見了,立刻轉移。」何凡沉聲道。

身為一個廚子,暗號不是菜名,對不起自己職業!

「我們明白了。」三人深吸一口氣,回道。

「我去找一號和三號。」何凡轉身離開。

現在四號被抓,還沒爆發出來,若是爆發出來,周恆早就來了,何凡思索著,自己現在更新了,待會再看看周恆來了會怎麼樣。

將一號和三號那邊也更新了,何凡又去找方宏。

方宏正在一處雜草中趴著,何凡踏步下去,眉頭一皺,地下有東西,泥土一樣的粉末,若不是他感應能力強,還以為是碎泥土。

踩在泥土上,何凡指了個方向,道:「那邊是三號所在,你去找吧,這次他們打算白天轉移,你盯緊點,別跟丟了。」

「我辦事你放心。」方宏連忙保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