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什麼?」舞依炫問。

「你笑什麼?」舞依炫問。

明鏡立馬換上了別樣的面孔,訝異,「你看得到我在笑?」轉而便是欣喜。

「你的嘴角就快掛到耳朵根了,感謝月光還算皎潔!」這都看不見她不如去換眼好了!

「我是在看你的掛飾。」

「怎麼,你認得?」

「沒有,只是很適合你。」認得,那本就是你的。

「有眼光,這種古老的東西我倒是很喜歡,像這些文字蠻有感覺的。我覺得和我很有緣。」

「恩,看起來不錯。」當然,這是他用了另外一種語言親自寫下的。

東方莫君打斷了兩人的話語,「我,明天還能來看你嗎?」

舞依炫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和她有什麼關係,否則前後態度也差太多了。之前像是要取了她的性命,現在倒是有些小心討好的味道。

帝少的替嫁寶貝 「為了補償!」東方莫君慌張地補充一句。

「可以。」舞依炫覺得她並不討厭他,甚至於有種要和他親近的感覺,不至於東方莫君還有那個明鏡公子。「明鏡公子也是,明日見。」她大概重傷未愈!

「好。」明鏡的笑意直達眼底。

語畢,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看來是有些被吵醒了。

舞依炫慌張地回頭看看那兩個人,這才發現那二人早已不見,「出鬼了。」窗戶和門沒有的過的痕迹。

「炫兒,你怎麼了?」果然是鳳沐璃。

「來了。」

推開門,一身素白褻衣,鳳沐璃顯然掛著擔心,「怎麼發生什麼了?」他聽見有聲音的。

鳳沐璃顯然很有紳士風度沒有踏進房門,舞依炫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沒有沒有,你聽錯了。我睡太飽睡不著就自己自顧自的說話咯。」

「你看你,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趕緊的回去睡覺,在家裡我沒事的。」舞依炫推搡著他去睡覺,被那個東方莫君治癒一番還真是全身輕鬆,感覺活力十足。

「恩,你也早點睡,身體沒痊癒還是不要熬夜的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只覺得炫兒似乎精神百倍,和他睡覺之前看到的明顯不大一樣,臉色不再是蒼白反而紅潤極了。和「天下」合作的威力這麼大?

「好的。」舞依炫也乖乖的點頭。

———————————————————————————————————————

「我舞依炫又回來了!」

一大早的,璃府的餐桌上人滿為患。

「看起來你好很多?」問句,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七哥八個九個掛著問號但一共十二個人,第十個人是埋頭苦幹在餐桌的玉無雙,剩下兩個是舞依炫和鳳沐璃。

神醫娘子有點毒 這可是昨天與她說話恨不得奪門而出的人,額~人們,「你看起來氣色比小愚兒臉色都好。」木薇說道,「小愚兒的小白臉還真是無人能敵!」

「謝謝誇獎。」藍若愚龜速的說了句話,顯然很多人已經淹沒了這句話。

「葵葵,跟我說說昨天的詳情。」昨天她就只被告知了這件事,細節完全無所知。「有沒有見到閣主,長得怎麼樣?我想想,會不會是那種財大氣粗的,喜歡穿著騷包色的!」

舞舜粲差點燙到舌頭。

「no、no、no不要對號入座,騷年,大紅色不是騷包色而是唐希專屬騷包色。」

「葵,說說他是不是穿著紫色,帶著大金鏈子的,其實紫色和黃色配上沒問題的。不過他是不是特晃眼?」

舞依炫這話匣子一開勢不可擋。

穿著紫色衣衫的舞舜粲這次真的燙到舌頭了,「…」

「舜粲,你沒事吧!」藍若昕現在可不再喊他舜粲哥哥了,至少在人面前不會了。「六六,那杯涼水。」

六六應聲去拿了涼水給藍若昕,「給你。」

「謝謝。」該死的滾燙的粥。

鳳沐璃少見的在眾人面前嘴角弧度扯開而且百分之一的人能夠看得見,「表哥,這種顏色挺適合你。」

「咳咳咳…」該死的冰涼的水。

「沒事吧!」藍若昕拍了拍他的背讓他好受一點。

「你好!」

「大家好!」

「早上好!」

三句不同的問候,三個不請自來的人。 203

「隔個面具嘴巴都停不了!」重重的敲擊桌子的聲音。

木蘭從後面走過來端著托盤放在了舞依炫的面前,面容是多麼的慈眉善目,「來吧,喝下這個可以堵上你的嘴。」

瑟瑟發抖,舞依炫總覺得木蘭沒有說完話,還有這句,你逃不掉的!

「如果這是毒藥我會毫不猶豫得喝下!」伸出食指輕輕地推走面前的托盤。

「哦,是嗎?」一雙魔爪按住了悄悄被移動的托盤,「猜對了,對你來說這就是。」

「小璃子,木蘭好凶啊!」舞依炫指著鳳沐璃告狀。

鳳沐璃現在倒是眼光看著那邊。

那邊,

「你好!」

「大家好!」

「早上好!」

三個人一起出現還真是不想注意都難啊!

顯然一大早就在「賣弄」自己的騷年看到同是一襲紅衣的唐蕭秒變紳士,至少舉止上是。「唐姑娘,早上好!」

看著唐希走過去去迎唐蕭,舞依炫不由得撲哧一笑,「不知道還以為唐希哥哥你和這位姑娘是要成親呢?」

還別說,這兩個都是一身的大紅裝,雖然那女子看不到臉但是就他們看來絕對的天生一對。不過相比在座的調笑,兩位紅妝的反應也算是好玩了。

唐希倒是一臉的羞怯一樣,至少那掛在臉上的紅暈應該不會是腮紅才對。至於唐蕭,倒是雲淡風輕,沒有一般女子的害羞扭頭更沒有手帕忸怩,看那彎眉應該是在淺笑吧。

「一把年紀了,還在一群孩子面前害羞,真是丟了老臉了!」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嗨了,玉無雙竟然破天荒在沒有人和他「搶食物」的時間閑聊起來。

「哈哈哈,說什麼大實話!」唐希做笑仰天長笑接著秒變嚴肅臉,「哥哥還是大好青年!吃的包子!」把手上原先沒放下的包子朝玉無雙扔過去。

緊接著玉無雙一個狼狗撲食,叼到了包子,「多謝!」又一個!

「啪啪啪啪…」一陣拍手鼓掌,歡呼叫好。

玉無雙雖然還是裝模作樣的戴著面具,但是顯然除了吃貨本性絕對暴露無遺,其他應該也沒有什麼能這樣的了,畢竟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這貨。

真是裝的一手的好逼!看迷妹小沐心簡直要把手拍掉的節奏!

「你好啊,明鏡公子!」舞依炫打招呼,明鏡同樣回答,「你早啊,舞姑娘。」

「唐蕭姑娘你好啊!」

「你好啊,小舞姑娘。」

舞依炫轉而看著那個期盼她和他打招呼的人,這眼神覺得還真是像小狗狗,「你也好啊,欠債的。」

從神蹟走出的強者 「欠債的」那位立馬興高采烈地應道,「你早啊!」

這純真無害的笑容還真是迷惑人心吶,至少在場的諸位女子都油然產生一股想要抱抱他的衝動。舞依炫則是被他那個弧度過大而露出隱藏的小虎牙晃了神,靠之!「是不是後遺症!」舞依炫嘟囔著。

本來還好,現在天大亮,他那張雌雄莫辯的臉清楚的可以,她真的有些晃了心神,真的很像,這個笑容,那個可愛的小虎牙。

「小夜?」她輕聲吐出這兩個字,完全的下意識。

東方莫君像是舒了口氣,看著舞依炫的眼睛更是發亮不止,她喊了…身體上前走向她而嘴巴更是誠實的要回答,「是。」但被制止了。

明鏡暗地傳聲給東方莫君,「夜,不要。」

明顯東方莫君閃過一絲不快,但還是照做緘口不言。

「你怎麼又來了?」鳳沐心這些天完全算是住在璃府了,昨夜還和木葵木薇他們擠在一個園子了,看到東方莫君走了高興地不行央求鳳沐清住在這裡一晚。

她還以為這傢伙聽到小舞醒了應該可以走了,沒想到還真是厚臉皮的出現在了小舞面前。「我說,你又要幹嘛?」連忙走到舞依炫身邊,小雞護犢似的。

東方莫君不惱,其他人和他沒關係,只要她不討厭她就好,況且現在他有一個很正當的理由,「本皇傷了舞姑娘,所以我也應該對其補償,所以舞姑娘算是本皇的債主,直到舞姑娘覺得本皇的補償足夠了。」

舞依炫點點頭,說的不錯。

這…也太奇怪了吧!一個是君國的帝皇,一個是錦國的普通少女,而那個君皇居然可以對她做到如此嗎?

鳳沐璃眼睛沒瞎,那個東方莫君很顯然別有所圖。「問題其實很簡單,你被刺一劍應該就能補償了。」他可不希望一個看著炫兒眼睛會發光的男人在炫兒身邊左右。或許是直覺,他就是覺得不妙,

舞依炫又再次點點頭,果然小璃子是最懂她的,她也想這麼做來著。

但是,「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而寬容才是最大的救贖。」

「還有就是,他的命我要了也沒用,再來重傷或是死亡我想我們也該不會被君國放過吧。」

「所以說本著慈悲為懷的善良之心,我決定換一種方式。」讓他交出珠寶金銀,讓他給出君國的通行權,哇哈哈哈,她絕對發了!

「看她笑成這個樣子,八成是想著怎麼掏空人家的國庫吧!」木薇就是有著一針見血的能力,「妹妹,把嘴巴合上在意淫好不?咱們還在這餐桌上陪著你呢!」

「多說無益。」漂亮的一聲腦後勺擊打,藍若昕放下手騰出的手,「好了,大家吃早飯吧。」

烏鴉飛過,一排一排的很整齊。

暴力昕!舞依炫合上嘴巴乖乖地喝起粥,哦不,「毒藥」,「呦,真是難喝。」

「你才喝了半勺。」木蘭再次溫柔地提醒,很溫柔。

「那是因為這比毒藥還要恐怖。」舞依炫做噁心樣,「況且我已經沒問題了,要不然我喊兩嗓子戲劇給你聽。」

「嘿,那個…」說唱就唱一向是她的風格。

「不要!」木薇,木葵,藍若昕等人就連藍若愚都有點忍不住要制止了。

「一大早的,咱們最好還是不要弄出人命的好。」木蘭及時地堵住她的嘴巴,抱歉地笑笑,「這孩子估計大病初癒,大家吃飯,吃飯。」

「喝葯!快點。」

「凶什麼凶,喝就喝。」一把抓住隔壁隔壁的人兒,「好好喝啊~」

「咕嚕咕嚕…」這水流聲就知道木蘭用了多大的碗。

「小愚兒,你受苦了,姐姐會記得這個恩情的,下次見到叔叔(藍父)我會給你說好話的。」舞依炫邊倒邊拍了拍小愚兒的肩膀。

可惜藍若愚獃滯了,只知道點點頭。

「來來來,無雙把把脈。」舞依炫走到玉無雙身邊把手遞過去,為了不在喝葯一定要證明一下,況且她也想知道昨晚是不是錯覺的,現在她還有那種獲得新生的感覺,骨子裡都透著清新。

「瞎叫什麼,我叫十三(璃府的家丁婢女共有二十餘人但是十三名字的這個人因為年紀大了就退休了),十三!別亂叫。」玉無雙感覺糾正舞依炫的錯誤,一臉的乾笑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說謊一樣。

舞依炫心裡喊道,是啊是啊,你要不是十三估計也沒有人是了。

其他人也配合的乾笑,尤其是赫連兄妹,舞舜粲這幾人。玉家的這孩子以後真的要成為家主嗎?沒問題嗎?

再次搭脈大家也是吊著心的,「如何?」

舞依炫倒也有一點緊張。

「恩…」玉無雙收了手,一臉深意的看著舞依炫,「身體恢復的不錯,不過還是要好好調理,木蘭,小舞不用再喝這個葯了,你就準備一些補身調養的東西好了。」

舞依炫顯然知道玉無雙還有話沒說。

「好,這次就饒過你了。」木蘭說,雖然同情若愚,但她可是準備再煎一碗葯的。

舞依炫噘嘴揚起,哼!

「小姐小姐,源城那邊來信了。」三兒拿著信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小姐,源城那邊來的信。」

源城?那是距離南國最近的城池了,「給我。」舞依炫接過信,快速打開,凝重的表情浮上臉面。

看不到舞依炫的神情,所以大家也著急。藍若昕問,「怎麼了?」

舞依炫收起信,「沒什麼?木蓮來信了,她前些天去了源城這是她從源城傳來的信。」木蓮來信了,這就是信號,情況不太好的信號。所以木蘭她們四個臉色都微沉下來。

「大家快吃早飯吧,耽誤這麼久也快涼了。大家待會也有事情吧。」木蘭說道。

就這麼木蘭讓人也添置了幾雙碗筷讓那三人也加入了餐桌中,一頓飯吃的大家各有心思。赫連曦和舞舜粲對明鏡倒是不是向其他人一樣的陌生反倒是有幾分熟稔。讓舞依炫倒是注意了幾分。

一字閣

「說吧!」木葵開門見山,木蘭關好門也坐在桌子邊。

木薇緊張問,「難道木蓮姐終於要成親了!」可惜惹得眾人鄙視這花痴女。

「你腦子裡就只有這種事嗎?」恨嫁女啊!

「不是你說木蓮姐在陽城和一個男的抱上了嗎?想歪了,怪我嘍?」木薇攤攤手。

舞依炫撇撇嘴,「別鬧了!」

「木蓮說源城那邊的貨源出現了問題,基本上癱瘓了。本來和定好的物件因為原料的不足延遲交貨,而且現在也得不到緩解,重要的是訂單還不小。那邊的事情也是脫了近一個月才通知木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