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瘦瘦小小,到了國都以後可怎麼活啊?」

「你這麼瘦瘦小小,到了國都以後可怎麼活啊?」

小陽光把林雪狐放回了背簍:「我要走了。」

說完,小陽光便沒有管那個人。

「大家都來看看,這小陽光把我的衣服弄破了還要逃跑!」那人突然大喊了一聲。

周圍慢慢圍了很多人。

林雪狐可以感受到小陽光的躊躇不安。

但是現在自己又不會說話。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小陽光問。

「賠不起我衣裳的話你就跟我走,我正好可以把你賣了。」那人道。

小陽光:「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跟你走!」

說完小陽光直接掙脫了那人的束縛,直接朝前跑去。

人群四散。

「小陽光站著別動!我不會放過你的!」

林雪狐現在看清楚了,後面那人就是專業碰瓷兒的。

再加上他剛剛說要把小陽光給賣了,林雪狐瞬間想到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這人本來就是個人販子,小陽光算是他的意外之遇。

叫陽光氣喘吁吁地從一家茶樓里跑了上去。

那人緊緊的跟了上來。

林雪狐顛顛簸簸的,感覺自己在跳蹦蹦床。

「讓一下,讓一下…」小陽光看了一眼身後趕緊往前跑。

「你給我站住!!」

小陽光最後跑進了一個房間,那人也跟著小陽光跑了進去。

林雪狐的心突然揪了起來。

不會小陽光的結局就是被這人帶走去當童工吧?

小陽光一步一步地往窗子口退去。

對面那人一步一步的逼近。

「你別過來。」

「小陽光兒,你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吧?」

小陽光:「怎麼了?」

「你剛剛說你要去國都,但是你沒錢啊,國都離這裡可遠了,要不你直接跟我走。」

小陽光:「你要帶我去哪兒?」

「去一個可以幫助你去國都的地方。」

林雪狐:千萬不要跟他走!這人就是要把你當作童工賣掉的!

這麼想著,林雪狐便叫了一聲。

那人聽到林雪狐的叫聲后笑了笑,「你看,你後面的那條狗也答應你跟我走。」

林雪狐覺得如果自己變成人,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到這個男的,然後一字一句地告訴他:老娘不是狗。

小陽光依舊往後退著,最後直接把簍子貼到了窗子上。

後退不

了了。

「沒路了吧?」

那人走到小陽光對面,直接抓住了他的領子。

小陽光就這樣被這個彪形大汗提到了半空中。

背簍也跟著懸在半空。

小陽光懸空以後,林雪狐也跟著懸空了。

而在簍子上蓋著的那層布也落到了樓下。

林雪狐感覺自己慢慢的往下滑著,想要找一股抓力,但是背簍里太平滑了。

最後林雪狐成功的從背簍里掉了出去。

雖然這裡是二樓,但是林雪狐覺得以她自己現在的身體是吃不消的。

從這裡掉下去,直接會摔得血肉模糊,皮開肉綻的。

林雪狐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或許自己要對不起小坑了,上個位面里任務失敗,是因為法明自殺。

這個位面任務失敗是因為林雪狐自己從一開始就死了。

甚至連叫都叫不出來。

很鬱悶。

林雪狐最後還是睜開了眼睛看著上面。

小陽光已經掙脫了束縛,趴在窗子邊看著掉下去的林雪狐。

「小狐狸!!」

林雪狐特別想給小陽光笑一下,於是她便這麼做了。

雖然林雪狐也不知道自己笑起來是什麼樣子。

但是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嘴角輕輕的牽動。

林雪狐決定繼續牽動嘴角,然後落到了地上。

沒有想象中的疼。

甚至還有一些軟。

就在林雪狐還沒有緩過來的時候,她便跟一個人對視了。

「怎麼掉下來了?」那人開口。

林雪狐還維持著自己的笑容。

「下次小心點兒。」

那人說完輕輕摸了摸林雪狐的背。

林雪狐不知道怎麼形容現在的感受。

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叫這個人。

就是這麼看著,眼淚也會慢慢的流出來。

但是不知道狐狸會不會流眼淚。

「太害怕了嗎?」那人問。

說完那人輕輕的擦了擦林雪狐的臉。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會笑的動物。」

林雪狐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眼淚流了下來。

終於碰到他了。

只是那一刻,對視的那一個瞬間,就可以清楚的知道。

自己終於遇到了這個人。

以往的任何時候都不一樣,跟每一次重新到一個位面的時候都不一樣。

這才是相遇。

猝不及防的相遇。

僧人一直把林雪狐抱在懷裡,停了一會兒后聽見了上面的聲音。

之後,僧人把頭抬了起來。

「謝謝僧人!」小陽光開口。

僧人看了一眼林雪狐后輕輕搖了搖頭:「沒事了。」

很溫柔,尤其在僧人摸自己的時候。

林雪狐覺得這簡直就是全世界最好的觸摸。

有多久沒有見過他了。



有多久沒有像這樣看著他,跟他有這樣的接觸了。

林雪狐在上個位面的時候被不知道自己作為一個意識形態到底存在了多久,就是像現在這樣的觸碰就像夢一樣。

林雪狐下意識的往僧人懷裡縮了縮,但是眼神稍微往上一看,林雪狐發現,小陽光又被提了起來。

不過現在的小陽光看見林雪狐沒有事以後鬆了口氣,也沒有之前那樣激動了。

在小陽光的叫聲停止以後林雪狐突然反應過來,然後朝著僧人叫了兩聲。

僧人:「怎麼了?」

林雪狐開始掙扎著從僧人的懷裡跳了下去。

然後在僧人面前轉了幾圈。

這個時候林雪狐才看見了僧人的整體的形象。

不過看見小陽光都快從樓上掉下來了,林雪狐也沒顧得上繼續看僧人的樣子。

僧人看著焦急的林雪狐,耐心道:「別擔心,我會幫你的。」

林雪狐輕輕點了點頭,轉身朝著茶樓上面跑。

僧人跟在林雪狐身後。

林雪狐邊跑邊回頭,僧人就在自己的三步之外。

等終於到了那扇門前後林雪狐停了下來。

僧人站在門前。

林雪狐打算用頭把前面的門給撞開。

但是僧人及時把林雪狐抱了起來,然後推開了門。

裡面的人聽見動靜後轉過了身子。

小陽光還被那人提在手裡。

「有什麼事?」那人看見僧人後開口。

僧人道:「有什麼事情可以靜下心來慢慢商量。」

「慢慢商量?」那人提著小陽光走到了僧人身邊。

僧人站在原地微笑著看著前面的人。

「去去去,臭和尚,這件事不要你管。」

僧人站在原地沒有動,一直看著彪形大漢。

林雪狐直接跑過去咬住了大漢的腿。

大漢的注意力本來就在僧人身上,被林雪狐這麼一咬,吃痛后立刻往前踢了一腳。

林雪狐就這麼被大漢踢了很遠。

「小雪!!小狐狸!」

小陽光一直掙扎著,大漢由於要去看自己腿部的情況,於是便把小陽光直接扔在了地上。

(本章完) 一落地,小陽光就趕緊跑到了林雪狐旁邊把她抱了起來。

「沒事了小雪,沒事了。」小陽光說完,親了親林雪狐的額頭。

林雪狐搖了搖自己的尾巴。

「你們先離開。」門口站著的僧人往左挪了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