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有個姐姐?」

「你還有個姐姐?」

「嗯。」

小男孩忙不迭的點點頭。

「那你姐姐呢?怎麼沒有看到?」

「姐姐嫁人了。」

「嫁人?」

顏幽幽一臉不可思議。

面前的孩子也不過八九歲,那他姐姐多大就嫁人了啊!

她知道,這個世界,女孩子嫁人早,甚至有些偏遠貧困地區的女孩子,從出生就被送到別人家當童養媳,說是送過去,其實就是賣過去。

小男孩歪頭想了想,伸出手指頭。

「十三。」

「你姐姐十三歲就出嫁了?」

顏幽幽也說不上心裏是什麼滋味。

什方逸臨在一旁看向她。

「在這種地方,十三四歲就出嫁的女子比比皆是,即便是京城,也有十三四歲就定了親的。」

什方逸臨說完,把目光又看向小男孩。

「你娘和你爹進山採藥了?」

。 在沈建的代理和幫助之下,這些所有的蘇家武者們修為境界方面,幾乎是一種一日千里的狀態,因此無論出了什麼樣的挫折,他們都能夠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擁有極大程度的提升,而現在這些蘇家5日本再沈建的幫助之下,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必然會比以前強大許多倍。

所以說今天他們在這個地方進行修鍊的時候,他讓他們感覺到心中感覺到無比的厲害,所以說在這樣關鍵情況之下,當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和這些敵人之間進行生死搏殺的時候,他們就可以真正的給對方以非常極為強勢的姿態,而現在他們在這裏修鍊之時,沈建相信十天之後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的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還會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現在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因為屠夫的沈建峰為他們的極品培元丹,所以說這時候他們體驗的疾病培訓單其實也並沒有消化完畢,如果一旦讓這些極品培元丹消化完畢的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必然能夠再次衝破關卡,從而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再次擁有極大程度的提升。

而在這種情況之下,僅僅盤膝而坐修鍊功法是完全不頂用的,他們需要在萬妖山脈當中和那些妖獸和人類的武者進行生死搏鬥,在搏鬥的過程當中才能夠快速的加大,所以體內的元力能量的分泌,從而讓自己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再次擁有極大程度的犧牲。

蘇家的這些武者們,在今後作戰的同時,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為強化的實力,把他們敵人充分地打敗,而在這樣情況之下,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位超強的實力把他們敵人打敗,蘇家的武者因為自己自身實力方面的厲害,因此在這樣的過程當中,他完全能夠把自己敵人通通的殺死掉,不過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們自己擁有着極為強悍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方面還可以。

然而這些蘇家武者,在今時今日已經完全具備這樣的強悍的實力,所以說在這時候這些主家武者們在沈建的幫助之下,則開始進行進行充分的修鍊,她們相信只要她們的修鍊不斷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這些人自己自身的戰鬥力也會擁有一個強大的提升,比如說上一次他們和這些三隻神風熊進行作戰的時候,用了很長時間,甚至用了好幾天的時間才真正的完成,而且到了最後還要在蘇進利用他的靈魂攻擊的手段,真正的讓這支神風熊吃畢業,所以我才能夠真正的將這隻手放胸順氣的擊殺和吞噬掉。

如果在當時沒有蘇進的靈魂攻擊的幫助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很難將這隻神風熊殺死掉,這樣一來他們的任務很可能就完不成,或者說完成任務的方法舉步維艱,所以說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了無指紋才感覺到提升自己自身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的關鍵性。

在蘇家無熱門進行修鍊的時候,若東府裏面擁有了非常濃郁的能量,因為他們每一個人在修鍊的同時,身體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都會進入到空氣當中,所以說在今時今日他們這些人才感覺到這個洞府當中力量的強大尤其以沈建為最,畢竟沈建如今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達到了三階的程度,而作為一名三級的高手,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質絕對不是蘇進他們這些人,可以比較的。

所以說在這樣關鍵情況之下,這個沈建才真正的讓自己實力得到樹立的提升,隨後他們這些人則開始真正的通過修鍊,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然後這裏再次陷入到一片寂靜的狀態。

不過這些蘇家武者們十分幸運的是,這些神風熊雖然說也是等階森嚴,然而這幾隻神風熊今年是這些神風熊的底層而已並不是裏面的獸王的親戚,如果說這些神風熊和獸王之間有親戚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雙方在進行作戰的同時必然會引起神風熊家族的熊王的關注,那麼這樣一來這些蘇家五主要想對付這隻熊王的話,或許真的是10分的困難的,除非是沈建出馬才能夠真正的將這個熊王順利的殺死掉,然而讓他們這些普通的富家武者對付這支循環的話,幾乎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最起碼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他們是完全沒有相應的實力對付這隻神風熊的。

現在這些蘇家武者們便開始真正進行修鍊,他們心中有一個非常宏偉的目標,就是將自己修修為,境界提升上去之後,他們10個人將聯合在一起,真正的去對付那幾百隻神風熊,而那幾百隻神鳳九,如果想要殺死這些蘇家武者的話,可以說也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這些神風熊現在的情況之下,雖然說並沒有關注到沈建他們這幾名人類,不過如果他們獵殺的神風熊過多的話,必然會遭受到熊王的主意,恐怕到了那時候,這個熊王就會對這些人類武者們發起一定程度的進攻,恐怕到那時這些人類武者,如果想要真正地記下這些學神風熊便比以前增大許多。

因為根據沈建的意思,對付這些妖獸群的時候,最好還是利用一些偷襲偷襲的手段來對付他們,這樣一來敵人在明處,我們在暗處就可以極大程度地急剎這些神風熊,如果在民數來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話,那麼對他們這些蘇家武者是非常的不利的,畢竟這些神風熊課是群居類的妖獸,這種妖獸一旦聯合起來,共同事發自己力量的時候,他那幾人就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對方。

所以說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心中他如此的着急,因為他們現在心中特別的清楚,他們想要對付這支神風熊的時候,這隻神風熊必然會真正地散發出他自己最為強大的威勢出來,而這種威勢絕對不是這些蘇家武者們可以抵擋得到的。

很快時間就過去了,每一個人身上都爆發出非常強勢的威力,和上次修鍊一樣,同樣是這10年蘇家的武者修鍊完畢,而沈建暫時沒有修鍊完畢,依然處於修鍊當中,這些蘇家武者依然和上次一樣對神殿進行護法,他們怕時間遭受到不測,而此時此刻讓這個蘇進心中十分高興的是,現如今他們這些人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則再次擁有了極大程度的提升,尢其是蘇進,現在就修維靜也竟然很快的達到了武魂境三段邊鋒的程度距離,武魂境4段僅僅一步之遙而已。

他相信如果他繼續進行修鍊的話,用不了幾天的時間就能夠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達到武魂境4段從而真正的進入到武魂境中期的程度,在這樣極為關鍵的情況之下的蘇進相信之意,完全擁有一定的實力,讓自己實力提升到如此強大的地步。

當然這幾個人當中,最為耀眼的當然還是這個沈建,沈建此時此刻,體內的妖力能量可以說極為磅礴,極大程度地刺激了他體內的要慢,而他眉心之處的妖丹自私的也比以前龐大了許多,因為在以前的情況之下,他們和敵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多數都是直接去發動他們的力量,而他的妖族血脈視力卻並沒有刻意的去修鍊過,而今天他都要開始刻意的去修鍊它的妖族血脈技能,他說讓自己的九陽鵬王,我會能夠真正的越來越強大。

和很多人不同的是,畢竟是沈建此時此刻現在擁有着兩套修鍊系統,人物修鍊系統和妖族修鍊系統,而人物修鍊系統自然能夠真正的得到順利的修鍊,而他的妖族血淚血脈系統此時此刻,所以也開始得到充分的修鍊以前,因為時間所限,再加上事情太雜太忙,時間太少的情況之下,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修鍊他的妖族血脈,而現在他得完全擁有一定的實力。,對自己的腰部血脈也同樣進行一定程度的修鍊

所以說這樣關鍵情況之下,沈建的真正的對自己妖族血脈力量開始進行充分的修鍊,那麼這樣一來一旦這個沈建的實力再次提升到一定地步的時候,他們就可以真正的把他們鄙人充分地打敗。

而對於沈建自身的話,也擁有非常龐大的計劃,就是要幫助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對馮家進行大規模的襲擊,爭取一舉將房價滅掉,與此同時他還想要讓這些蘇家武者當中年輕的一代的子弟們去日月學院當中來進行修鍊,要知道日月學院可是目前日月帝國的第一大學院裏面凝聚了整個日月帝國的天才,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種學院而且和帝國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可以享受日月帝國,想着不禁的修鍊資源,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日月學院出來的這些武者買實力都是非常厲害的,而沈建就打算將這一批蘇家的武者通通地送到日月學院當中去,希望日月學院能夠培養他們。

人家還有更加強大的想法,那並是蘇家武者們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來進行一次徹底的力量,他一定要向這些萬妖山脈裏面的這些妖獸發起致命的挑戰,從而真正的在萬妖上外畢業地的獵殺越來越多的妖獸,如今的這個時間就是有一些擔心,怕一些萬妖山脈的核心區域的這些妖獸們被驚動,從而對他們發起攻擊,以目前沈建的實力來講,如果對付萬妖山脈邊緣地帶的這些妖獸兒,也可以說還是綽綽有餘的,如果對待說這些核心區域的話是遠遠不夠的,因為核心區域的這些妖獸據說特別的厲害,那即便是日月帝國。皇室派出高手來也未必能夠壓制,也未必能夠壓制他們

其實這也僅僅是沈建和一些其他的這些舞者們心中的印象而已,因為萬妖山脈邊緣地帶廣闊無邊,即便是極為強大的日月帝國,也都處於萬葯山脈的邊緣地帶,根本就很難進入到萬藥商賣的核心區域,更加沒有機會遇到那些核心區域那裏十分強悍的那些妖獸們,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屬下的武者們,如果真正的想要利用自己的實力,在萬藥師外邊緣地帶。擁有一定實力的話,那我必須要下苦功夫才能真正的做到。

因此沈建現如今的擔心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如果能夠把萬妖山脈邊緣地帶的所有的妖獸都殺乾淨的話,那麼即便他連續殺上100年,你未必能夠完成這個龐大的計劃,所以說沈建根本就不沒必要對這件事要進行過分的擔心,畢竟沈建如今別說是日月帝國,即便是薊州城這樣一個偏遠的小地方,他也沒有完全搞清楚,因此對外面的世界更加是不太清楚。

而沈建在這個情況下進行修鍊的同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能量磅礴的運轉,從而讓自己的實力真正的能夠達到非常厲害的程度,而隨後他便開始真正的帶領這些蘇家五,怎麼來進行征戰?大概再一次進行了三天三夜的修鍊之後,沈建錚再次睜開眼,而此時此刻當時間再次看到這些蘇家武者狀態的時候,陳建再次一陣興奮,而且這一次沈建的興奮,甚至比以前更加嚴重。

蘇進如今的實力,如今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三段巔峰的程度,而其他這這幾名武者當中,竟然有4名蘇家武者,實力達到了武魂境二段的程度,而其他這些武者們也都達到了武魂境一段,也就是說現在他是明蘇家武者當中,蘇進的實力在武魂境三段巔峰,另外還有四位蘇家武者,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二段,其他五名武者的修為境界都達到武魂境一段巔峰的程度,這種情況之下他們的整體戰鬥力必然會提升到一個非常重大的台階,以便他們在和其他妖獸進行征戰的時候,能夠順利的把他們擊殺掉一人為家族,立下赫赫戰功。

。 芙蓉鎮這個名字,其實我並不陌生,在朝陽市飯店這10多年來,我很少出門,所以從來也沒去過。

但經常有過往的大車司機,在飯館里吃飯的時候會提起,所以我也知道這芙蓉鎮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鎮店,還是有着悠久的傳說的。

據說當年,芙蓉鎮是元帥薛仁貴與高麗入侵的大將葛蘇文大軍決戰的地方。

最後葛蘇文的大軍戰敗,三天之內逃離了中原,很多的金銀財寶都沒來得及帶走,所以都埋藏在芙蓉鎮的地下了。

這個傳說傳了很多年,所以一直有人來這裏挖寶。

站在路牌前,舉目遠望,前面是一條寬敞的大道,道路兩旁是一片田地。

一處又一處的土坑隨處可見,顯然這些都是那些相信傳說的人們,在地里偷偷的挖寶留下的。

這裏並沒有岔路,所以我騎着毛驢,直接往前走。

走了不遠,前面看到一處村落,大概只有10來戶的人家,他們的房子都很古老,看上去年頭久遠。

現在已是傍晚,空氣中瀰漫着炊煙的味道,不過這村落卻十分的安靜,連雞鳴狗吠之聲都聽不見。

我並不知道將軍墳在哪,所以打算找個人打聽一下。

往裏走了很遠,才看見一戶人家的院門裏面,站着一個七八歲的小孩。

這孩子長得圓臉大眼睛,看樣子頗為可愛。不過他的嘴巴綳著,眉頭微微的皺起,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或許是挨了大人的責罵,心裏感到委屈。

「小孩兒,我想打聽一下,你知道將軍墳在哪嗎?」

我蹲下身子,臉上擠出笑容,盡量的表現的和善。

那小孩就那麼看着我,並沒有說話。

「將軍墳,就是你們芙蓉鎮的將軍墳……」

我並不死心,覺得可能是他沒有聽清楚,在口袋裏摸了摸,摸出了一個糖球,遞到他的面前。

那小孩顯然被這糖球打動,眼神盯在我的手上不肯離開。

他下意識的往前邁了一步,可卻仍舊謹小慎微。

「別動……不是告訴你別跟陌生的人說話嗎……」

正在此時,一個年老的女人突然的出現,站在那孩子的前面,把他擋在身後。

她看上去有60來歲的樣子,頭髮略顯花白。眉頭微微的皺着,臉上滿是戒備的表情。

不知為何,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奶奶。離開劉家鎮的時候,我也像這孩子這麼大。

「大姨,我想打聽一下,將軍墳怎麼走……」

聽我提到將軍墳,她臉上劃過一絲錯愕的表情,重新的打量了我一番,扭過頭,用手指着他們家屋子後面東北的方向:

「前面岔路,往東北走,五里……」

說完她回身,抱起她的孫子,大步的回屋子去了。還咣當的一聲關緊了屋門,那一副慌張的樣子,彷彿見到了可怕的魔鬼。

曾聽那些過往的司機說過,這幾年,經常有一些探秘尋寶的人來到芙蓉鎮。他們到處挖洞,為了那些所謂的珍寶,不擇手段,肯定對這裏的居民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所以他們對陌生的面孔有所戒備,也在情理之中。

按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後面果然有一處山坡,山坡不大,被晚霞照成了一片通紅。

在山坳之中,長滿了濃密的灌木,影影綽綽的,好像的確有墓葬的痕迹。

沒時間再耽擱了,我便騎着毛驢,沿着那條岔路,朝山腰走去。

此地已經出了村子,眼前是一片樹林,那些樹長得歪七扭八,形狀怪異。

此刻太陽已經落山,樹林里的光線更加暗淡。傍晚的微風吹來,那些已經枯黃的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

秋天就是這樣,白天的太陽無論如何*,只要一落山,氣溫立刻降了下來。

騎在毛驢的背上,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突然發現前面不遠的一棵樹下,站着一個女人。

她穿着一襲紅衣,顯得尤為扎眼。他的頭髮很長,隨意的梳着辮子,搭在身後。

當然她也看見了我,於是向我招手。

「你是要去將軍墳嗎?」

她主動的開口說話,聲音清脆,悅耳動聽。

我點了點頭。

「正好我也想去,能否捎我一程?我實在是走不動了?」

說着,她靠近了過來。

我的毛驢雖然不大,但馱上一個弱女子,應該綽綽有餘,於是我點了點頭。

「你可真是個好人……」

她十分高興,沖我莞爾一笑。

我往前竄了竄,盡量騰出一些空間。

可她的手剛抓住毛驢的後背,還沒打算往上爬,這隻老實巴交的毛驢,突然發起了脾氣。

他嘎嘎地叫了幾聲,使勁的扭動着腰背,若不是我手裏的韁繩抓得緊,恐怕就會把我從他的背上甩下來。

他的兩個后蹄來回的蹬踏着地面的泥土,看樣子極不情願。

我使勁的拉着韁繩,試圖使他安靜下來,可他卻蹬開四蹄,沿着林間的小路,朝前面快速的跑去了。眨眼的功夫便把那女子甩在了後面。

我心中不悅,沒想到這個*竟然有如此的脾氣。明明答應了人家,卻就這樣跑了,這樣也太不厚道了。

回頭看看,已經望不見那女子的身影了,也只好作罷。

於是我騎在驢背上繼續往前走。

夕陽的餘暉,也漸漸的隱去,天色暗淡了下來。樹林里的這條小路,漸漸的顯得影影綽綽。

又往前走了一陣,恍惚的看到,前面的一棵樹下,又站着一個女子。

她也穿着紅色的衣服,所以頭髮很長,隨意的綁着,垂在背後。正是剛才那個女子。

「你怎麼跑了,都不肯捎我一程,你看我的腳,都劃破了……」

她一臉嬌嗔,好似責怪的說到。

一邊說着,一邊走到我的跟前,伸手拽起了裙擺,露出了一隻腳。

她沒穿鞋子,露出的這隻腳皮膚白嫩。腳踝有一處淺薄的划傷,只是露出紅色的血印。

剛才小毛驢已經跑的很快了,可這女子竟然能出現在我們的前面。難道是在這荒山野嶺之中,遇見了妖不成?

正在暗中琢磨,突然,小毛驢啊嗚啊嗚的叫喚了起來…… 「沒戲,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他對我笑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數地過來,在學校也裝作不認識我,我這次約他,還是借著家裡有重要的事情為由才能把他約出來的呢。」

易夢瑤越說越絕望,臉上的表情頓時苦哈哈地。

「那是挺絕情的。」沈初雲想了想,又道:「不過你要這樣想,他對其他女孩子也沒興趣,並不只是針對你一個,是吧?而且他身邊最近的女孩子不就是你嗎?所以你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對!」沈初雲的話讓對方眼前一亮,「你說地太對了,你長得這麼美,我一個女的看了都心動,他剛剛路過你身邊的時候,也沒看你。」

這麼一想,她心中的希望頓時再度燃了起來。

沈初雲被對方的反應逗笑了,沒想到她這麼一個大美人,其實性格還蠻逗的。

易夢瑤個子高挑,五官嬌艷明媚,雖然才十六歲,但是那雙眸子已經為她增添了一絲魅色,身材也是凹凸有致的,她沒有穿校服,臉上也有淡淡的妝容,顯然是刻意打扮過才來的。

沈初雲心想,一中的校花是她,的確實至名歸。

於是她開口道:「你也很好看啊。」

易夢瑤被誇地多了,但是聽見一個比自己美的女孩子誇自己美,她心裡還是有些高興,不過很快就失落了,「再好看也沒用,自己喜歡的人又看不上我,我有些時候都懷疑他眼睛是不是瞎的,對異性完全沒興趣的樣子,沒道理十六歲還沒發育吧。」

「……」沈初雲差點因為對方大膽的言論給弄得噴笑出來,但是關鍵時候她忍住了。

就在這時,沈家司機的車子往這邊開了過來。

沈初雲便只能對易夢瑤告別,「我家司機來了,我得走了。」

「這麼快呀?」易夢瑤有些不捨得了,忍不住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們加個微信好不好。」

沈初雲微微一愣,隨後倒也欣然地拿出了手機,「我的名字叫沈初雲。」

「我叫易夢瑤,是在這附近一中上學的,有空記得聯繫我哈!」易夢瑤對著沈初雲揮了揮手。

沈初雲回家以後,就發現易夢瑤已經給她發了一大串的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