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在兩千多年前,也有過一次鯉魚躍龍門,我的先祖遇見過,還寫在自己的記錄之中。他說那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事情。後來很多人都見過它出現在天上,只不過誰都打不過它,也就在最後不了了之。」

「傳說在兩千多年前,也有過一次鯉魚躍龍門,我的先祖遇見過,還寫在自己的記錄之中。他說那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事情。後來很多人都見過它出現在天上,只不過誰都打不過它,也就在最後不了了之。」

「還有這種事?」

「是啊!據說要下雨的時候,天邊要是黑暗下來,就是天龍出現。」蔣是非笑着說道。

葉寒知道這個說法,普通世界甚至都有。

只不過當時他以為這是大人騙小孩兒的。

沒想到還挺真實。

他們尋找到山頂上。

在山頂山,有一個非常巨大的洞窟。

應該叫做風窟。

鳳窟里,傳來一股股火焰的氣息。

葉寒跟他緩緩進去。

只是裏面並沒有強大的氣息。

相反,葉寒只是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氣息。

他快速靠近,只見到火光已經非常暗淡的一隻巴掌大小的朱雀。

「你怎麼樣了?」葉寒問道。

朱雀搖搖頭。

因為修為還沒有到的緣故,它不會說人話。

葉寒對它說道:「我是你先祖派來尋找你們的,你留在這裏恐怕有危險,能不能讓我帶你回去治療?」

朱雀點點頭。

葉寒想着,對方是三千多年前的生靈,而眼前這隻,明顯是幼年期。

應該不是老朱雀的孩子。

應該是後代!

葉寒快速的帶着它飛出去。

蔣是非回頭看了一眼長峰山,感慨道:「以後要是有機會,我一定要來這裏修鍊!」

「會有機會的!」葉寒說着帶着他們兩離開。

他們按照此前同樣的方法,快速的出來。

這個時候,朱雀已經快要不行了。

葉寒讓蔣是非帶着他加速。

他們火急火燎的來到了仰后城。

葉寒傳音道:「小燕!快來!」

小燕聞訊而來。

「你跟他溝通一下,看看它傷在哪裏!」葉寒說道。

小燕於是跟小朱雀溝通。

結果得到了一個非常震驚的答案。

「不好了!」小燕激動的說道,「它說它被人放入了一塊千年寒冰,現在跟它的心長在一起!」

葉寒震驚!

這可如何是好!

朱雀是火,身上有寒冰,難怪會傷成這樣。

他當機立斷,只能夠帶着朱雀去流士區。

他們科研修士跟醫療修士,全部都聚集在一起。

現在必須要拿出一個方案出來。

葉寒說道:「難點有很多,其中就包括,你們做手術的人,有可能就會被燙傷!甚至有可能手臂都沒有了!」

「朱雀是神獸,這輩子也就有可能救這麼一次。我願意冒險!」其中一人說道。

「嗯,我們也希望做出一些貢獻,要是真的手沒有了,那隻能夠算自己倒霉!」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算是把這件事給定下來。

他們隨後立刻開始給小朱雀進行簡單的檢查。

雖然十萬火急,但是必要的步驟是不能夠少的。

缺少了這些,不知道將來還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

只能夠在現在全部都給檢查完畢。

如果突然,那後悔可就來不及。

好在朱雀除了這些,基本上都沒有問題,可以實施搶救。

。 沈凡嫉妒「李安安這是我哥,你算老幾,這麼靠近他。」

李安安無辜的回頭「你不是說我姓沈嗎?我也是沈家一份子,靠近堂哥怎麼了?你怎麼能這麼醜陋,欺負我死了爹媽的人。」

她假裝難受,漂亮的眼裡還真能看到泛起的淚水。

沈凡被她的話堵得結巴。

沈俊只是默默的打量李安安,相處一個月,她倒是越來越讓人驚喜了。

這時客廳里響起輕微的抽泣聲,李安安回頭看到了那個中年女人在哭。

徐慧燕拿著手帕哭得眼睛通紅。

「安安,都是我沒有照顧好你,現在看到你長得這麼大了,還好好的,我,我控制不住。」

說完她急忙上前拉起李安安的手,仔細觸摸她的臉。

「你眼睛和你媽真像,鼻子嘴巴像你爸爸,真好,我真怕一輩子見不到你了,還好沈俊找到了你,以後我們一家人可以好好在一起了。」

李安安被她撫摸,乖巧地微笑問。

「你是怎麼看出我好好的?」

她明明臉都被毀了,怎麼到了她口中就變成好好的了。

徐慧燕難受「我知道你這孩子吃了很多苦,一時間也接受不了我們,可是我們畢竟是你血緣相連的至親,我們不會怪你的。」

李安安收斂笑容。

徐慧燕拉著她的手到了沙發上開始追問李安安從小到大的生活。

李安安都一五一十的說了。

眼裡也滿是動容,還眼眶紅紅的。

徐慧燕也哭了很久,見差不多了才說。

「其實我來只是要告訴你一件事,你的父親是褚家人害死的,你還被騙得為褚家生了孩子,褚家真是該死!」

沈凡插話「對,你還不知羞恥!」

李安安心裡很痛,這麼久她想孩子,但唯一不敢想的是褚逸辰,她怕自己受不了,堅持不到逃出去的那刻。

但現在還是猝不及防聽到別人提起他,眼淚一下落下來。

「他很好。」她不允許任何人說褚逸辰的壞話。

沈凡見她執迷不悟的樣子,一點也不意外,從手裡拿出一張娛樂報紙扔在地上。

「呵呵,你還想著褚逸辰呢?他現在可是另有新歡了,對了,聽說那個女人救了他,他寵愛得很,所以你少自以為是了,他對你根本不是真心,你隨時都能被替代!」

李安安撿起地上的報紙。

照片很模糊,她看到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身影,照片在豪車邊拍攝的,男人低著頭,一個漂亮的女人站在他的身邊,似乎和他說話,那女人的側臉像極了自己。

名字叫祝小珍,報道說突然走紅的女藝人。

但她關心的是,褚逸辰怎麼了?他怎麼傷得那麼重?

「哭吧,盡情地哭吧,讓你知道自己的斤兩。」沈凡嘲諷。

她就看不慣她,明明小時候就丟了,憑什麼突然冒出來和自己搶風頭,她一出現她哥更是天天守在這裡,氣死她了。

李安安眼淚不止,也不說話。

徐慧燕站起來摸著她的手。

「好了,我知道你難受,不過事實是這樣的,你和褚逸辰有不共戴天的仇,不要再對他抱有幻想,回歸沈家,重新開始,我下次來看你。」

。零點中文網] 第二百二十四章勞逸結合

波利尼亞克猜想與孿生素數猜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有共通之處。

本來秦元清以爲自己證明了孿生素數猜想,波利尼亞克猜想很快就被證明了,結果到了現在,依舊沒有哪個數學家證明了波利尼亞克猜想!

“各位老兄,不是小子不講武德,實在是一不小心證明了!千萬別怪我,要怪只怪你們不給力啊!”秦元清爲其他數學家默哀了三秒鐘,然後就絲毫沒有愧疚感了。

證明了波利尼亞克猜想,那麼一篇質量上等的論文就有了!

搞科研研究的,沒有誰會覺得自己的論文數量太多!

秦元清叫來自己的學生,讓他們整理論文,進行發表。

“大佬,真的讓我們當二作?”阿娜斯塔西婭有些難以置信地出聲問道。

要知道她可是知道,這個證明,他們這些學生沒有一個幫上忙的,都是秦元清自己證明的,結果只是讓他們整理論文,就給了二作!?

“是啊,大佬,我們又沒有出什麼力,這。。。。。”鄧通嚥了咽口水。

作爲秦元清的博士生,他們是最爽的,每年年薪百萬,研究的環境一流,所以就從來沒有缺過論文,可是他們的論文也就是在國內一級期刊或者國外期刊上發表。

可是秦元清這篇論文,肯定又是數學專業四大期刊層次的,那影響力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他們的名字一旦出現在二作上,那簡直立馬成爲國際知名學者了,日後評教授都有優勢。

“阿娜斯塔西婭,你負責英文論文編寫。鄧通你負責漢語編寫論文。要是你們不願意,我叫其他人!”秦元清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他們瞎扯。

說實在的,他的這些學生,都蠻爭氣的,哪怕是研究生一年最少都有一篇上國內一級期刊的論文,至於幾個博士生,現在在國內數學界都有名氣了。

而其中又以阿娜斯塔西婭最爲出色,在函數論領域,就是理學院數學系一些副教授都比不上她。

雖然在他底下才一年多,但是阿娜斯塔西婭現在卻說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也是他一衆學生中掌控語言最多的,除了母語俄語之外,阿娜斯塔西婭還會法語、英語、漢語三門語言。

當然阿娜斯塔西婭,暫時也沒有回俄國的打算,而是在北航找了一個男朋友,是的,阿娜斯塔西婭沒有在水木找男友,而是肥水流到了北航。

當時秦元清讓阿娜斯塔西婭去北航幫忙解決一些計算問題,也好加快珠峰航空發動機的研製,結果沒有想到阿娜斯塔西婭和北航的一位博士後竟是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二人已經在京城鑄就了愛巢,打算明年結婚。

至於鄧通,在泛函分析領域也有不小成就,如今除了搞研究外,他還兼職給理學院的學生上上本科的課。

當然最讓秦元清得意的可不是學生的學術成績,而是這些學生在終身大事上沒有給他拖後腿,不管是研究生還是博士生,就沒有一個還是單身的。

不僅僅是他的學生,而且在航空發動機研究院、汽車研究院,都很普遍的現象就是不像其他學院那樣研究生、博士生單身狗一大片。

學校的老教授們,最熱心給他們介紹對象,一旦知道誰還是單身,就會很熱心的拉紅線。

有時候秦元清也不得不認可盧彥祖所說的,很多問題歸根到底是經濟問題,經濟問題解決了很多問題自然而然就解決了。大到一個國家,小到個人,都是很合適的。

“謝謝大佬!”阿娜斯塔西婭和鄧通連忙道謝,他們心中知道,這是秦元清在提攜他們。

不然的話,論寫論文,秦元清纔是高手,秦元清的論文,已經發表的都被水木大學作爲模板。

二人拿着草稿紙離開秦元清辦公室,然後就看了起來,雖然不是一整篇完整的論文,但是對於他們而言,卻是看起來沒有障礙。然後兩個人開始編寫論文,只是二人沒有秦元清的速度,編寫論文沒有那麼快。

秦元清則是繼續哥德巴赫猜想的證明。

事實證明,哥德巴赫猜想讓歐拉到死都每能證明,將近三百年也沒有哪位數學家徹底證明它,它的難度在第二梯隊中絕對是最爲頂尖的,如果克雷數學研究所不是拋出七大世界數學難題,而是八大世界數學難題,那麼哥德巴赫猜想絕對是名列其中。

假如陳景閏不是將哥德巴赫猜想最後證明到了“1+2”的程度,讓哥德巴赫猜想距離被證明只差最後一步,那麼七大世界數學難題絕對有它的份。

近代數學三大難題,費馬猜想、四色猜想、哥德巴赫猜想,四色猜想、費馬猜想先後被證明,就剩下最後一個哥德巴赫猜想,而且陳景閏在證明“1+2”將近五十年時間,也沒有比這個更出色的研究成果了。

秦元清在順手解決波利尼亞克猜想後大半個月時間,愣是沒能解決哥德巴赫猜想。

秦元清都有些煩躁,尼瑪,還有沒有道理啊,以自己的能力,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竟然花了一個月時間都沒能攻克,給這座大廈進行封頂,這未免太過分了吧。

也許是感受到秦元清的煩躁,也許是孕婦的心裡如海中針摸不着,12月15日,景田拉上秦元清,一起去看電影,而看的電影就是剛剛上映的《人再囧途之泰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