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

「六成!」

康貴中內心都在滴血。

林塵仍舊沒有說話,目光冷漠,散發著一絲殺意,清脆的響聲傳來,他手中的水杯,直接裂開了兩半。

「九成!」

康貴中渾身一哆嗦,直接跪在了地上,額頭上滴下道道冷汗。

塵師的實力,康貴中心中清楚,聽說可以飛紙殺人,如此恐怖,他怎麼敢有任何不敬的地方?如果再晚說一步,他的小命可能也要丟!

「嗯。」

林塵放下了手中裂開的杯子,淡淡道:「我希望北郊和南郊,能有一些誠意,下一次,我沒有這麼好的耐心。」

砰!

林塵手中的水杯,直接變成了粉末!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

PS:傳少跪求投推薦票,從今天起,每天推薦票超過250,三更,超過350,四更,總之,推薦票多了,傳少就加更!

(本章完) 玻璃杯,在林塵放下的一瞬間,變成了粉末。

全場死寂!

所有的人,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一個玻璃杯,居然能化為粉末!這怎麼可能?

康貴中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他的背後早已經被汗水浸濕,塵師的實力,竟然會如此恐怖!如果他剛剛再晚說一步,可能他也會像這個杯子一樣化為粉末。

哪怕是豹哥和杜子騰,都在此刻完全懵逼!

他們以為老大的實力很強,但沒想到,能夠強到這個地步。

無形之中,讓杯子灰飛煙滅,這真是人類能夠做到的嗎?

杜子騰內心還有一絲慶幸,好在他比較機智的讓出了東郊老大的位置,都交給了豹哥,這樣才能夠不得罪塵師。

而這些北郊和南郊各種行業的大佬人物,就更慘了,一旦不滿足塵師的心意,下場便如同這個杯子!

……

郝脾渾身癱軟,坐在地上,身上仍舊感覺到劇痛,不過此刻的他,已經忘記了疼痛,眼眸之中儘是驚駭!還有些后怕。

剛剛的林塵,不是一個窮逼學生嗎?

怎麼轉眼間,就成了各方敬佩的人物?

其他同學站在後方,一動也不敢動,他們的眸子已經完全獃滯!

林塵的地位,竟然會這麼高!

先是東郊金色年華的大老闆帶人來拜見林塵,連北郊的錶王都來了,這….

為什麼這麼多大佬人物會對林塵如此恭敬?甚至還跪在地下!更令人驚恐的是,林塵手中的水杯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是在變魔術?

無聲無息的全部化成粉末!足矣讓人驚駭!

郝脾心中無比后怕,剛剛他居然開口嘲諷林塵,如果後者要是動手,恐怕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他心中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楚瑤瑤先動手,讓郝春企業破產,反而還救了他一命。

如果是林塵動手,直接簡單粗暴,可能整個郝春企業都被端了!

這…..

甚至林塵都不需要動手,隨口打個電話,都可以滅掉郝春企業,港灣天堂,金色年華,錶王,任何一個大老闆的地位,都遠遠高過了郝脾的父親!

瑤瑤和可心只是安靜地坐在林塵身旁,可心還好,早已經習慣了塵哥哥的霸道。

楚瑤瑤就有些懵,平時對她溫柔的林塵,今天居然會變得如此冷淡和霸道。

原來,這才是他外在的形象嗎?

楚瑤瑤的美眸涌動,內心還有些激動,就連她都不由自主的佩服自己,怎麼眼光就這麼好呢,竟然和這樣的男生在一起了。

林塵剛來的時候,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形象,被貴族學校的學生稱之為民工,但大小姐瑤瑤卻從來沒有表達過自己的不滿。

因為在瑤瑤看來,穿著不能決定什麼,如果她當日和郝脾這些人的眼光一樣,冷嘲熱諷,恐怕林塵也只會做她的保鏢,不會在一起。

瑤瑤的美眸看向林塵,她的男朋友,在外面怎麼可以這麼帥?

…..

門外再度有人走了進來。

郝脾和眾多學生再度驚呆,就連楚瑤瑤的美眸都有些獃滯。

這次來的人,是整個漢寧的銀行行長,李有謙!還有漢寧中醫藥界的龍頭老大,華不佗。

這些人,可是漢寧真正意義上的大佬人物,少了金色年華,還有其他KTV,但漢寧不能沒有銀行和醫藥界。

這兩個人的地位,也是相當之高!

李有謙恭敬地走了過來,在林塵面前九十度的彎腰,他早已經先派人打聽林塵,得知這是塵師后,又聽說了塵師滅掉西郊逼王的事情。

林塵,塵師!

塵師可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存在!李有謙也不能打聽到更多關於塵師的信息,總而言之,他清楚的知道,塵師不能得罪。

華不佗是醫藥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早已經年邁,但他知道…三十年前,曾經有人在華夏攪了個天翻地覆,而那個人,便是塵師的父親!

塵師,更加不敢得罪!

整個漢寧,也只有這兩個大佬人物才能來這裡,其他人連來的資格都沒有!

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見到塵師!

「拜見塵師!」

「銀行的所有利潤,全部都可轉交給塵師,塵師也可以派人來接替我的位置。」李有謙恭敬的說道,他有錢,但不能得罪塵師,哪怕付出一切也可以,只要能保住他一條命。

讓出所有利潤,這便是李有謙的態度。

「老夫願意聽從塵師差遣,一切利潤,皆可上交。」華不佗說道,眼眸之中儘是敬畏,林塵的地位,可比他高多了。

如果塵師想要對付他們,比踩死一隻螞蟻都要簡單。

兩個人九十度的彎腰,塵師不發話,他們都不敢動,這些人都是混跡江湖的老油條,怎麼會像北郊的錶王康貴中那麼無知?

「起來吧。」林塵淡淡道。

「是!」李有謙和華不佗站了起來,敬畏的目光看向林塵。

林塵手中接過了瑤瑤給的水杯,抿了一口水,沒有說話。

李有謙和華不佗,都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周圍的所有人,都不敢動,四周靜悄悄的,彷彿沒有人,但此刻整個港灣天堂之中,卻站了不少人,眾多高三二班的學生,還有各個郊區的龍頭人物,以及服務員和經理。

林塵不說話,四周的空氣微微凝滯,他才是這裡的核心人物。

「你們…」林塵開口。

李有謙和華不佗的內心更是直接提到了嗓子眼,究竟他們的命運會如何?

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到了林塵身上,他會怎麼說?

林塵目光平淡,道:「你們,過關了。」

「原有產業的利潤,自己拿著就行,那麼一點小錢,我還不在乎。」

「我在乎的,是你們的態度,態度不行,就像水杯一樣…」

還沒有說完,瑤瑤美眸看向了林塵,似乎還有些生氣,她親自送到林塵手中的水杯,他敢再捏成粉末試試。

就算是塵師,大小姐發怒了也是承受不起的,更不用說,大小姐還是林塵的女朋友。

林塵感受到身旁少女眼神中的不滿,也是笑了笑。

瑤瑤就不能讓他安靜的裝個逼嗎?

(本章完) 李有謙和華不佗聽完后,直接跪在了地上,老淚縱橫,沒有想到塵師居然會這麼做,倒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原本以為,他們這半輩子打下的江山都沒了,拱手讓人。

但在塵師面前,又能有什麼辦法?不服從,便和西郊的逼王一個結局。

沒有想到,正當兩人絕望的時候,塵師居然不要他們的產業,要知道,他們兩個人產業的重要性是不可估量的。

「多謝塵師!」

「塵師以後有什麼吩咐,都可以和我們講!定當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李有謙和華不佗神色更為恭敬,對林塵的佩服愈來愈深,這樣的人物,才能夠真正的成為大人物。

輕視薄利,操控人心,太可怕了!

這,才是塵師。

相反一旁的錶王康貴中,眸子里卻有一些懊悔。

他剛剛的確想藏些私心,但沒有想到,不僅沒有任何用,反而自己還必須交出九成的利潤,否則便是死,如果他從一開始不藏私心,全心全意的對待林塵,恐怕就不是這個結局了。

慘啊!

九成利潤!康貴中的內心彷彿都要炸裂,這麼多的利潤,他等於成了給別人免費打工的了,但沒有辦法,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總比西郊的逼王要好一些,至少還能活著,康貴中嘆了口氣。

….

一陣呼嘯的汽車聲傳來,十幾輛瑪莎拉蒂停在了港灣天堂的門口,白墨宸走了下來,一身白色西裝,態度恭敬。

所有的人,都在此刻驚呆。

甚至連華不佗和李有謙都有些懵逼,這不是漢寧市商業集團的龍頭老大,白總,白墨宸嗎?

哪怕是他們,見到白墨宸也必須問好。

白氏企業蒸蒸日上,規模超強,整個漢寧市沒有人可以比肩,哪怕是他們這樣的大佬人物,平時都沒有辦法接觸到白墨宸。

如此人物,也要來拜見林塵嗎?

林塵的地位到底有多麼高?

這裡的眾多人,只是微微聽說過塵師,但他們並不了解塵師的各種歷史,也不知道塵師的地位究竟有多麼恐怖。

沒有想到,連白墨宸都會過來!

「塵師!」白墨宸九十度的彎腰,態度比所有的人更要恭敬一些!

在場的人之中,只有白墨宸知道塵師的可怕!

對於塵師的吩咐,他絲毫不敢怠慢,不用說是他,哪怕是暗榜第一的妖姬,也是完全臣服,不敢有任何不滿。

「小白,跟我上樓。」

「這些人,紅米粥,你去處理下。」

林塵淡淡道,便帶著瑤瑤和可心朝著樓上走去,而白墨宸則是連忙跟在後面。

白墨宸看了一眼瑤瑤和可心,心中感慨萬千。

塵師…也太厲害了。

才剛剛來華夏這麼久,就把仕蘭中學的兩大校花全部都追到了。

女人,沒有塵師搞不定的,只有他不願意去搞定的…

想到這裡,白墨宸低下了頭,暗榜殺手之中也有不少漂亮的妹子,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塵師動心?

….

一樓的眾人,全部懵逼。

郝脾渾身都在發抖,在眾人的目光下,他直接被紅米粥踢出了門。

理由是,港灣天堂不允許窮逼進來。

因為在剛剛,郝脾所有銀行卡都已經被全部凍結,郝春企業正式宣布破產,所以郝脾沒有一分錢了,在眾多同學玩味的目光下,被硬生生的踢了出去。

之前他還嘲諷林塵是窮逼,而現在,他才徹徹底底的變成了窮逼,高三二班的學生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理他。

郝脾不知道,他回到家中,會遭遇到怎樣的雷霆風暴!

全都是因為他一個人,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導致整個郝春企業的破產。

夏玲兒和其他同學,都被紅米粥留了下來,請客吃飯。

紅米粥的內心十分高興,竟然能夠在這裡遇到鋼琴小美女夏玲兒,而且剛剛郝脾還敢欺負她,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這地方,可是他紅米粥的地盤!沒有把郝脾打斷腿,就已經算好的了。

夏玲兒再度對林塵刷新了認知!

剛剛所有的一幕,都被她看在眼裡,漢寧所有的大佬人物,都跪在了林塵面前,態度恭敬,唯恐他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