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高興得太早。」周啟見狀卻是搖了搖頭,臉上一片沉凝。

「別高興得太早。」周啟見狀卻是搖了搖頭,臉上一片沉凝。

城下的異族被如此重創卻依舊不曾撤入城中。相反,自滾滾的霧氣中,似乎仍有敵人不斷湧現。而隨著己方的彈藥大量消耗,如果不能儘快擊垮敵人的話。最終還是需要近身搏殺來決定勝負!

天知道在那霧氣中還隱藏有什麼?

而霧氣籠罩下的京師洛陽如今又是變成了什麼樣子?

最關鍵的是,那空中出現的八岐大蛇不過是虛影,它的真身又在哪兒? 上百熱氣球大發神威!摧敵無數!

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地面和敵人滿地的屍體,太平軍所有將士異口同聲發出了震天的歡呼!

總裁爹地 黃月英目中神光湛湛!素手一舉大旗。高台之下,自有上百精壯士卒推動腳下的輪軸。

整個太平軍的陣列隨著高台移動,前壓了近千米!

位於前排的爆裂連環弩已再次將異族剛收縮好的防線納入了攻擊範圍。

不得不說,黃月英和諸葛亮等人不愧都是軍事上的奇才。手中一旦掌握了遠超這個時代的武器,短短時間便依靠武器的特性研究出了如此具有壓迫性的戰法!

就好比用子彈和大炮轟破了歐洲中世紀騎士們的鎧甲。對於冷兵器時代的戰爭而言,這樣的戰法基本無解!

隨著太平軍穩紮穩打緩緩向前推進,異族不斷地向後收縮。

眼看敵軍已然後退超過了兩千米的距離。黃月英突然將大旗再度一舉,前行的隊伍如臂使手,立刻停止了移動!

「嗯?黃軍師怎麼停下了?」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一臉詫異地問了一句。

周啟凝目注視著遠方沒有說話。看來黃月英也意識到了不對。

「保持戒備,不要輕舉妄動!」周啟沖著契約者們沉聲交代了一句,一展飛翼飛上了高空。越是和洛陽城相近,他心中不安的感覺就越發強烈。

周啟懸浮在半空,雙目微閉,靈覺感應異能以他為中心,迅速地向著四周開始擴散。

籠罩在整座城市上空的黑霧,對他的靈覺感應有著極大的削弱。

往常以他的偵測範圍,只需心念一動,整座城市都可以被覆蓋。如今只能滲透進入黑霧中百米不到。

而就在靈覺如水波一般向著黑霧中滲透進去的瞬間!

周啟的臉色巨變!隨即眼底湧起了滔天的怒火!

黑霧中,只見大量洛陽城的平民被驅趕著走出了城門。看他們行走的方向,正是兩軍隊伍交鋒之處!

周啟幾乎不用去想都知道,異族驅趕這些平民出城是打算做什麼!

一面後退,讓太平軍深入,一面驅趕平民抵達前線!

顯然是打了以民做質的主意!

一旦面對如此多的百姓,同為華夏人,到時就看太平軍戰還是不戰!殺還是不殺!

畜生!

他心中從沒有一刻如此痛恨這些異族!這樣的事情即便曾經聽過,卻哪裡比得上親眼所見更令人憤怒!

敵方領軍的是誰?

他心中暗自下了決心,除了大蛇,此人必殺!

而就在此時!隨著第一波平民走出迷霧的瞬間,他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大量的平民被驅趕到了兩軍陣前,在身後利刃的逼迫下,向著太平軍的隊伍走了過來。

戰場上頓時哀聲大作!

在其身後,無數異族武士長刀出鞘,一旦雙方距離接近,業已做好了隨時衝鋒的準備!

這!

高台上黃月英秀美緊鎖!美眸之中怒火騰騰。

屠萬民以救天下蒼生?

暫且退兵另尋良機?

她心中頓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兩難境地!

天下誰人不是爹娘生養?豈可對手無寸鐵的百姓揮下屠刀?

可若不下令進攻,一旦敵軍攜民發起衝擊,兩軍混戰之際,作質的數萬百姓依舊難逃活命!

不但如此,麾下這數萬將士一旦被敵軍接近,先前取得的優勢便會瞬間化作泡影。

究竟該如何取捨!

眼看兩軍距離正逐漸接近,在高台上,她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前排百姓的眉眼!握在手中的大旗頓時重逾千鈞!

「周郎!我該如何是好?」黃月英抬頭望著懸浮於天際的那道身影。下一秒眼角已是一片濕潤!

而就在此時!

片刻之前還是一片歡欣鼓舞的太平軍將士們,集體陷入了沉默!每個人的手心都沁出了汗水,雙目都不由自主地投向了高台上的那面大旗!

近八萬人組成的軍陣中一片死寂!

「麻痹的!真他娘的狗改不了吃屎!」張定軍一聲虎吼,心中的怒火讓他不由自主地進入可狂化狀態!

不但是他,明月空等人心中均有一股怒火在升騰!

在場的十五位契約者均是華夏人!

或許在此前,為了利益得失,每個人心中都有所算計。然而在此一刻,眼前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齊了同仇敵愾之心。

幕後主使之人必須死! 盛世狂妃:傻女驚華 眼前這些異族全都該死!

「周啟,你他爹的到是想想辦法啊!」夏若冰柳眉倒豎,在頻道中怒聲對周啟大喊!

付雲生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靜。

太平天國是周啟一手所創,麾下這支太平軍更是傾注了他不少的心血。

相信他所面臨的抉擇和壓力遠比現場所有人加起來都大!

事實也正如付雲生所想。

愛妻入局:前夫請溫柔 深冬之際,寒風凜冽!

眼見異族大軍押著平民越走越近!

懸浮在半空的周啟額頭和後背卻幾乎全被汗水所浸透!

下令進攻容易,只在揮手之間。可若是不顧這數萬平民百姓死活,自己與那妖魔何異?

生死誰人註定?而此刻恰恰自己卻成了能註定這數萬人生死之人!

到底該如何破解此局?

與此同時!

洛陽城內,那尚未完全搭建而成的祭壇之上。刺入劉備心口的長刀早已被他體內的真龍之血侵染做一片猩紅!

心口要害被利刃刺入,換做常人,只怕此刻早已身死。

然而劉備的口鼻間卻不知為何,依然留有微弱的呼吸。除了臉色因為大量失血而變得蒼白如紙。一切看上去卻如沉睡過去無異。

插在胸口的妖刀似乎不將他體內的最後一滴鮮血吸盡,便不欲他死去!

眼見頭頂半空那八首八尾的巨蛇虛影愈發凝實,張炎彬慘碧色的雙眼中,幽光逾熾!

快了,自己等待的最終時刻即將到來!所謀算的一切終將有所回報!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候,堅決不能容許任何人前來打擾!

「城外情況如何?」一念到此,張炎彬目光一凝,一道意念傳到了祭壇之下。

「稟告大人,敵人火器犀利,貓又和雪女兩位將軍已經去了陣前!」一名身穿重甲頭目模樣的武士匆匆走到祭壇之下,雙膝跪伏在地。躬身稟報。

「來敵非同一般,你立刻通知其他妖將,儘快趕到前線。千萬不能讓復活儀式受到干擾!」

一昭升仙 「哈衣!」武士沉聲領命,手腳並用直到退出了數米之外,方才站起身前往行事。

片刻之後,數十道黑氣從洛陽城內四處平地捲起,向著同一方向涌了過去。

黑氣所過之處一片腥風血雨,隱隱可聽到人臨死前發出的慘呼之聲!

黑霧瀰漫的城市,一道道漆黑的空間裂縫正不斷在四處出現。

每出現一道裂縫,必然有大群的異族從中湧出。

自清晨召喚邪神的儀式開始之後,隨著異族的數量不斷增長,繁華的京師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淪陷!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幕幕觸目驚心的殺戮!暴行!

每一刻都有平民死於非命,每一刻都有房屋被焚毀!

千年古都迎來了歷史上最為黑暗的時刻!

然而即便是在最黑暗的地方,也會有一絲光明存在!

未央宮外。

盧植,黃埔嵩,朱儁等一干武將,正帶領禁軍死死護衛住皇城。有了三人在前奮勇殺敵作為榜樣。大部分禁軍依舊選擇拿起了刀劍進行死戰!

只因他們親眼目睹,那些個懦弱膽小之人不論是逃或者跪地投降,最終的命運都是被這些兇悍的異族一刀斬下了頭顱!

敵人沒有憐憫!有的只是滅絕!

直到此刻,部分人的心中卻奇怪地想起了那位叛朝而走的靖南侯周啟留下的詩句!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身為軍人,戰死和投降被殺。雖然都是身死,卻有著本質的不同!前者代表著光榮,而後者只能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屈辱!

眼見一個個跪地投降之人橫屍當場!

沒有被當場嚇瘋的都選擇了戰鬥!

平日里疏於戰陣和訓練的禁軍此刻爆發出了超乎尋常的戰鬥力。雖然自清晨至今,兩萬禁軍已經所剩無幾!未央宮四門外,遍地屍首,血流成河!

然而這座華麗的宮闕卻依舊沒有被攻陷!

與皇城之外禁軍的慘烈相比,靠近北面城門的一處院落卻成為了異族的禁區!

儘管院門外早已被異族武士里三層外三層團團圍困。卻沒有一人敢於沖入院中。滿地族人的屍體令他們感到膽寒,感到心悸!

「轟!」

一聲巨響,高大的院牆被狂暴的鬥氣炸的四分五裂,轟然倒塌。一名妖將的屍體隨著漫天落下的碎石和塵土被拋出了牆外!

塵煙散盡。

自破損的圍牆處露出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微弱的天光下!只見他面如紅棗,丹鳳眼卧蠶眉,頜下長髯隨風飄動。手持一口丈二長短的關刀!門板也似的刀刃之上血跡殷然!這滿地的異族赫然正是他所殺!

一眾武士眼見此人出現的瞬間,紛紛面露驚慌,猛然暴退!血腥味濃重的空氣中更有腥臊味飄起!竟有膽小者被當場嚇尿!

似乎他們面對的根本不是凡人,乃是一尊天神!而他手中的巨刃根本不是一件兵器!而是來自上天的神罰!沒有人可以在那明亮的刀光下逃得性命!

關羽!

只有被稱作軍神的關羽方才有如此氣概!令敵人不寒而慄!

只有關羽才能在這重重的圍困之中,一人一刀勝似閑庭信步,殺人如割草!

關羽鳳目一眯,目光冰冷地掃了一眼身前這群土雞瓦犬。抬頭望向空中猙獰的巨蛇虛影。伸手一撫長髯,口中低語。

「兄長,你究竟在何處?愚弟即便粉身碎骨,也要將你救出!」 城外!

押解平民作為人質的異族大軍越發接近!兵鋒已經越過了爆裂連環弩的最佳射程!

「救救我等!救救我等性命啊……!」

男女老幼的聲聲啼哭,哀嚎,順著呼嘯的北風傳入太平軍的陣營。聽上去是那樣的無助!

「王八蛋!」

夏若冰將手中的刀柄捏的咯咯作響,點漆般的雙目中,眼底早已是一片通紅!

「丫頭!冷靜!」付雲生一雙虎目死死盯著逐漸逼近的人群。額頭和脖子上亦是青筋鼓起。安慰夏若冰的同時,他自己何嘗不是化身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一旦點燃怒火必將焚天煮海!

「快看!」大胸妹子慕容嫣突然驚叫一聲!

眾人循著她的目光一看!一直懸浮在半空中的周啟突然動了!

有的人不經意的一個舉動,往往牽一髮而東全身!

此刻的周啟便是這樣!萬眾矚目之下,他的選擇將主導事情發展的方向!

漆黑的羽翼展翼十米,神秘而高貴!隨著飛翼展動,周啟彷彿一頭矯健的雄鷹!自半空俯衝而下!

「這傢伙瘋了嗎?」明月空身後的老五大呼一聲!

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一沉!如果周啟選擇攻擊的話。對他忠心耿耿的太平軍必然會隨之發動進攻!

難道他真要做那萬人屠,犧牲眼前這數萬百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