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家族卻是放棄拍賣了呀,我現在只代表我個人。」

「南宮家族卻是放棄拍賣了呀,我現在只代表我個人。」

葉天嘴角一揚笑道,「順便告訴你,我還得謝謝你金庫中剩下的那一千多萬玄幣呢,要是沒有那一千多萬玄幣,我還正都不出兩千萬這個數字。」

聽得此話,趙江河的臉色猛然黑了下來:「你!你居然敢動我趙家的金庫!」

「那有什麼不敢動的?風墟國的地界上跟我講道義慈悲?你怕不是吃飽了撐的?」

葉天頗為不屑的「嘁」了一聲諷刺道。

換做別的地方,葉天恐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畢竟,這無異於乘火打劫,不過這裡是風墟國,葉天花了不少的時間,方才適應了這種混亂的規則,豈有不將至利用起來的道理?

「哈哈……好!好你個田燁閣下!你好極了!」

那趙江河,顯然是被氣得不輕,當即有些瘋癲的大笑了起來,其身體之上,頓時便是有著道道帶著雷霆之氣的靈氣能量涌動而出!

「不知是哪位長老做這個公證人啊?」

「呵呵,老夫來為你們做公證人好了。」

趙江河的話音方才落下,那名為秦川的老者,便是負手從另一側雲霧縹緲之間走了出來,顯然,他也是在此等候了一些時間了:「這血月刀是從老夫手中賣出去的,自然還是該老夫來管。」

「能請動秦老親自公證,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瞧得那老者秦川出現,趙江河的心中也是略微的一顫,旋即,也只好是朝著秦老拱了拱手拘禮道。

何處不重逢 「好了,就無需多言了吧?這同價賭鬥,只有老夫一個觀眾,你們且放開打吧,無需擔憂周圍的建築植被,老夫自會將其護住。」

話音一落,秦老便是抬手一揮,一股靈氣能量凝聚而成的巨大屏障,便是將雲霧天台籠罩在了其中,作為二人交手的場地。

「請吧,趙族長。」

葉天朝著身後比了一個請的動作,雙手之中,那混合了冰火兩種屬性的青藍色靈氣能量,陡然便是升騰而起!

「哼,且讓老夫看看吧,你田燁閣下究竟有著幾斤幾兩,能夠讓那南宮家族將你看得這麼重!」

話畢,那趙江河手中也是陡然出現一把長刀,那長刀之上,帶著一層密集的雷電靈氣,流淌之間,便是有著道道電流的嘈雜之聲響徹不休!

「你二人且聽好了,同價賭鬥之中,生死,與我明月樓無關,我不會出手救你們任何一個,你們若是交手之中自認不敵可以認輸,認輸之後,老夫可以方才會保護認輸之人的性命,希望你們好好記住這件事。」

「秦老指教謹記於心。」

葉天和趙江河二人同時朝著秦老拱了拱手道,旋即,二人便是拉開了一段距離相隔遙望。

在那趙江河的身上,道道雷光凝聚而起,如同一層薄膜一樣,將趙江河的身軀籠罩在其中,而與此同時,葉天的眉心之處,妖異的三色蓮花亦是展演盛開,兩股巍然強悍的氣息,陡然間便是在這雲霧天台之上碰撞在一起! 自己這問了半天,結果還是不知道雲凰宮和自己的身份,心中的鬱悶簡直到了極點。

就在沐靈夕失望的想要直接退出的時候,那道聲音卻是接著說道。

「不過你不用著急,等到你的修為達到一定等級的時候,你與雲凰宮之間自會形成一種特殊的感應,到時候你自會找到雲凰宮的所在!」

聽到這裡,沐靈夕的心中頓時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那我什麼時間才能達到與雲凰宮形成特殊的等級呢?」

「其實你現在已經達到了那個等級,只不過等級太低,所以與雲凰宮之間的感應並不是很強。按照鴻明大陸的等階來算的話,你至少應該達到盛靈高階的程度才行。」

沐靈夕聽了那個聲音所說的話后,心中的希望更大了些。

她現在已經有盛靈初階的修為了,只要她再努力些,應該很快能達到盛靈高階。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開口問道。

「你能跟我說說我身上雲凰印記長成的事情嗎?」

那個聲音,這一次卻是很快地回答道。

「雲凰印記的長成一般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幼兒期、青雉期和長成期,長成期之後你的天賦傳承才會漸漸顯露,到了那個時間你就能得到雲凰一族的血脈傳承。而你現在所處的階段,正是剛剛進入到了青雉期。等你到達凝靈高階的時候,雲凰印記才能長成。到了那個時間,元皇血脈自然覺醒,你就能得到雲凰一族的血脈傳承了。」

沐靈夕這時才終於明白,原來自己身上的雲凰印記已經處於青雉期了,然而,只有等她達到宮佑冥那樣的等階之後,她的雲凰印記才能算是長成了。

算一算這中間的等階,她需要接連提升八個等階,才能達到雲凰印記的長成,這將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過程。也不知道她何時才能達到。

想了想自己身上有關於雲凰一族的所有事情,沐靈夕不由得又接著問道。

「我體內的鳳凰星雲和別人的靈海並不一樣。這又是什麼原因?」

那個聲音毫不厭煩地再次回答道。

「你體內的鳳凰星雲正是你雲凰一族的象徵。每一個雲凰一族子弟體內的靈海都會有鳳凰星雲。只不過因為血脈的不同,所以鳳凰星雲的等階有高有低,你因是嫡系子弟,所以鳳凰星雲成熟時會達到九根尾羽,而你現在已經有了六根尾羽,距離九根尾羽已經不遠了。」

「要知道,若是一般的雲凰一族子弟,最多也只有三根尾羽。而這也恰恰體現了嫡系血脈的強大。在雲凰一族,鳳凰星雲尾羽的數量代表著修為成長的空間,就像是普通的子弟只能用錢袋來裝錢,而嫡系子弟卻擁有一個空間無限的納戒,來盛斂財富。」

聽到這裡,沐靈夕的心情總算是欣慰了幾分。還好這一世自己的父母並不算坑,給自己的不是錢袋,而是一個空間無限的納戒。

一邊感嘆,沐靈夕不禁又想起了自己腦海之中那名女子所跳的舞蹈。 「叮!叮!叮!」

接連不斷的碰撞聲響,不斷的從雲霧天台之上傳出,葉天與趙江河的交手,打一開始就十分激烈,為血月刀而戰,二人自然都是十分統一的選擇了優先以刀對拼。

葉天所擅長的是速度,速影加上飛燕符,那等速度,絕非是一般涅槃境界所能比擬的,隨隨便便的出手,就是能夠媲美聲音的速度,令得那趙江河頗感幾分吃力!

但雖說是有著些許吃力,趙江河卻依舊沒有落得什麼下風,而起最主要的手段,居然是一種頗為偏門的靈術,元素分身。

這元素分身,實際上僅僅是一門玄階中級的靈術,但卻和泣血刀一樣,屬於上限極高的靈術。那元素分身,能夠輕鬆的召喚出幾道雷光凝聚的分身出來,與趙江河協同作戰,而那元素分身的實力,更是有著趙江河的七成,摸約能夠媲美涅槃境前期的高手了!

在這般交接之下,二人一時間也是有些難分難解,葉天的速度奇快,令得趙江河難以捕捉,元素分身一個接一個的被消滅,但每被消滅一個元素分身,趙江河立刻便是會補償一個出來,倒也是令得葉天被拖入了消耗戰之中。

「嘁,你人多很了不起是吧?」

暗自啐了一口,葉天猛地一揮手中的雙刀低聲暗罵道。

這趙江河的戰術,也是頗為的猥瑣,一共七個元素分身,每一個都相當於涅槃前期的實力,這些分身也不與他硬拼,糾纏著他,這趙江河本身也是個用刀的高手,七個分身各自用得一手好刀,也是令得葉天頗感麻煩,而且重點是,這些東西打不死,也殺不絕,打爆一個,跟著又來一個,煩不勝煩。

「你要是不服氣的話,也可是試著交換一點什麼出來。」

趙江河揮手重新凝聚起出一個嶄新的元素分身,旋即便是用著一臉嘲諷笑容望著葉天笑道。

「好,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啊,可別後悔!」

葉天陡然失笑,手掌在納寶之上一抹,頓時,便是有著一把靈氣珠子出現在了手中,揮手一撒,十多個元素之靈便是直接從葉天的掌心飛掠而出,旋即,朝著那些該死的元素分身攻殺而去!

「我的小弟叫來了,來啊,咱小弟對小弟,大哥對大哥!」

葉天揚了揚手中的雙刀,將那挑釁笑容還給趙江河道,話音一落,身影便是直接沖了出去,朝著趙江河攻殺而去!

「哼!老夫會怕你?來啊!」

趙江河不屑地牽著嘴角狂笑了一聲,同時便是身影飛快的閃掠而出!

沒了元素分身的干擾,葉天與那趙江河鬥起來輕鬆多了,起碼,不用隨時擔心身後會有什麼鬼東西,忽然冒出來偷襲他的後背。

「驚鴻九現,炎式,鴻舞長空!」

一聲厲喝之聲,陡然從葉天的口中發出,下一刻,葉天身上青藍色的靈氣能量,頓時變成了純粹的青色,葉天將那反握在手中的流焰刀轉了一個面,青玉蓮火籠罩在流焰刀的刀身之上,形成一道近乎三尺長的火焰刀芒,旋即,那刀芒便是飛快的隨著葉天的身影流轉了起來,彷彿火中起舞,滾滾熱浪,陡然便是令得周遭的空氣一片扭曲!

經過葉天一段時間的研究,這驚鴻九現,差不多也是摸了個清楚,驚鴻九現,明面上一共有著九招,四招為冰,四招為火,餘下的一招,乃是一招絕殺之法,而那相對應的冰火各四招,組合在一起,還有這四招,亦是說,這驚鴻九現全篇,應該一共是十三招。

而這鴻舞長空,正是對應火屬性的炎式四招之一!

天下第一妃 「咦?居然已經掌握了驚鴻九現?不過也僅此而已了,驚鴻九現可是雙人共用的刀法,無人與你配合,驚鴻九現的威力,頂多也就是發揮出四成,不足為懼!」

趙江河在瞧得葉天居然是已經能夠使出驚鴻九現之時,心中還是閃過了意思詫異,不過很快,那詫異之感便是消失而去,畢竟,葉天此時只有一人。

不過他卻是並未想見,葉天一個人,就同時兼備著冰火兩種屬性的靈氣能量!

忽然之間,冰玄刀也是出現在了葉天的右手之中,冰屬性的靈氣能量亦是凝結出一道刀芒,葉天的動作,忽然便是詭譎的一變,方才那顯得有些破綻百出的攻勢,陡然間便是變得玄妙詭異了起來,冰玄刀就像是與流焰刀共舞了起來一般,兩道刀芒結合之間,竟是絲毫沒有出現任何的抵觸!

「一式,炎霜驚鴻舞!」

雙刀齊發,葉天的攻勢陡然凌厲了一倍不止,這驚鴻九現,最為玄妙之處,便是在於能夠將冰火兩種靈氣能量協調得十分和諧,非但是不會發生任何的衝突,反而是令得這兩種相互排斥的能量,得以消除排斥,甚至是相輔相成,一如風助火勢,水落冰成!

「嚯,沒成想這田燁閣下,居然一人同時身兼兩種屬性,難怪對著驚鴻九現有著如此的興趣。」

一旁觀看的秦老,在見得葉天居然一人使出了炎霜驚鴻舞之後,表情也是頗有些精彩,這驚鴻九現的法門,想來是需要一對配合極其默契的男女搭檔施展的,由一個人獨立施展而出,這倒是件頗為新鮮的事情了。

與此同時,在那炎霜驚鴻舞施展出來之後,趙江河也是陡然感到壓力劇增,那一冰一火不斷變換的刀芒,划動著不同的軌跡,最後卻又是結合得天衣無縫,火芒剛猛,冰峰陰柔,剛柔並濟之間,竟是絲毫尋不出破綻來,全然是避無可避,防無可防,而那冰火交替之間,令人猝不及防的轉換,更是令得他有些難以招架!

一招過去,葉天雙手之中的刀芒,隱隱的收斂了起來,而那趙江河的身上,亦是多出了好幾道刀痕!

那些刀痕,被冰玄刀所傷的比較多一些,趙江河的攻擊手段,也是那種快速剛猛的手段,對於流焰刀的攻擊,倒是還能應付,但夾雜在那剛猛刀芒之間的道道陰柔鋒刃,卻是令得趙江河有些無法招架!

「看來是不能與你多做糾纏了!萬雷靈紋,開!」

趙江河在縱身閃避開葉天的一次攻勢之後,身形便是迅速的與葉天拉開距離,雙手忽然變化起一個詭異的印訣,旋即,其雙眼之中,居然是陡然雷光驟然大盛,藍紫色的電芒,讓若兩條蘇醒的雷電巨龍一般,在趙江河的雙眼之中騰飛涌動!

與此同時,大量的雷光,將趙江河的整個身軀籠罩在了其中,那些閃掠而過之後,其軌跡彷彿是被生生的刻印在了趙江河的身上一樣,他的皮膚之上,陡然便是有著大量的雷電紋理凝聚而出,而其氣勢,也是隨著這些雷光紋理的出現而保障,短短一兩次呼吸之間,居然是直接暴漲到了無限接近於涅槃境後期的高度!

此刻,在那趙建個號的心頭,也是別著一陣的火氣,被一個小輩逼到這種份上,不淡淡是面子的問題,那種令人幾乎要發瘋的憋屈感覺,實在是令他無法在控制自己了!

隨著那雷光閃爍的目光逐漸的閃耀而起,趙江河的臉色,終於也是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的嚴肅了起來,一套閃爍著藍紫色雷霆光芒的巨大雷霆鎧甲,直接是從他的身體之上浮現而出,將他的身軀悉數的覆蓋而去,雷光暴涌之間,那趙江河看上去就像是九天雷獄之中傲立的武士!

「終於捨得把你手裡的底牌摸出來了么?剛剛好,我也有些東西,要摸出來試上一試!」

葉天帶著幾分戲謔的望向了那趙江河,眼瞳之中,陡然有著幾分興奮之色閃過,手掌一攤,在他的手心之內,赫然便是有著整整六道陰陽籙浮現而出! 一邊感嘆,沐靈夕不禁又想起了自己腦海之中那名女子所跳的舞蹈。

「雲凰之舞算是雲凰一族的血脈傳承功法嗎?為什麼我所學的僅僅只是偶然的片段。似乎只有得到某種際遇之後,我才能獲得下一階段的雲凰之舞。」

這個問題一經提出,那個聲音卻再次陷入了沉默。直到沐靈夕快要以為那個聲音不會回答自己的時候,那個聲音這才緩緩的說道。

「據我所知,雲凰之舞並不是雲凰一族的血脈傳承功法。若是你現在就可以修習的的話,那除非是你的血親,在你出生之時用元力印刻在你的靈脈之中的功法。目的只是為了讓你在血脈傳承覺醒之前,有足以自保的手段罷了。至於那雲凰之舞功法什麼時間才會出現,這個我也無法回答你,因為這本就屬於你血親的一種安排而已。」

沐靈夕這時才明白,原來自己所習得的雲凰之舞並不是血脈傳承的功法,而是來自於自己的血親。

想必當時將自己置於荒野之外,他的父母也是迫不得已吧,否則也不會在出生之時就將這雲凰之舞印刻入自己的靈脈當中,讓自己在覺醒之後用來自保。

想到自己夢境當中,那個父親所表達出來的無奈與自責,沐靈夕對於他們將自己置於荒野這件事情,終於釋然了幾分。

也許在他們當時的那個處境中,將自己置於那處荒野之中,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吧!

回想了一下,自己身上關於雲凰印記的所有事情。除了靈之境外,似乎也沒有其他可問的了。

但是靈之境沐靈夕並不打算再詢問那個聲音,在現在自己身世並沒有徹底解開的時期,將自己的底牌全都暴露出來,並不是什麼明智之舉,雖然在她面前的僅僅只是一本書而已。

想到這裡,沐靈夕並不打算再問其他問題。

對於那本雲凰之秘的書,沐靈夕也沒什麼興趣,反正自己只要找到了在鴻明大陸上的雲凰宮,想必那裡的記錄要更加的全面一些。

就在沐靈夕打算停止手上靈力輸出的時候,她忽然之間很好奇一件事情。

最潮爺爺 「為什麼我剛一清醒的時候會是在一顆蛋里,而且我剛一清醒,並不是嬰兒的狀態,而是已經十幾歲的年齡。」

那個聲音,在聽到沐靈夕的問話之後,稍一思索,然後說道。

「因為你出生之時受過重創,神魂並不完整,所以你的血親,用自己的一半靈體為你塑造了一顆孕靈球,等待著你的神魂回歸。至於你為什麼不是嬰兒的狀態,卻是因為,等待你神魂回歸的時間過於長久,所以你的身體在孕靈球中緩慢的生長的結果。」

終於得知了自己為什麼從一顆蛋中爬出來的真正原因,沐靈夕的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她生怕那聲音告訴自己,因為自己的本體是雲凰,是鳥類,所以鳥生下來的孩子,當然會是一顆蛋。

還好並不是自己想象當中的那個原因,畢竟她可不想以後真的生個蛋給宮佑冥。 隨著那六枚陰陽籙的出現,整個雲霧天台之上,空氣都是猛然凝固了起來,像是這天地之間,都隨著那六枚陰陽籙的出現而停滯了下來!

陽火符,陰火符,靈冰符,玄霜符,狂嵐符,飛燕符。

六枚靈符,呈現出青,藍,綠三色,在葉天的手掌周圍微微的盤繞著,隨著那些靈符的流轉,空間之中,都是有著道道恐怖的波動擴散而開,像是一層層的水波,不斷地在這片空間之中浮現!

見得此情此景,不管是那老者秦川,還是張江和,臉上都是一副錯愕的神色。這方空間,乃是明月樓的前輩大能單獨開闢而出,空間的穩定性和強度,甚至是要超出外界,然而即便如此,那六枚符籙出現的時候,空間還是震蕩了起來,顯然,那六枚符籙相結合之間,散發出的威能,已經是要媲美涅槃後期的大能手中,那些無比逆天的手段了!

「秦老,有勞你把這靈氣屏障加固一下,若真是失手損害了明月樓的建築,我可是有些擔待不起啊。」

葉天側目朝著那秦老提醒道,手指微微的律動之間,葉天的目光在望向那六枚符籙的時候,眼中有著幾分興奮和瘋狂的神色。

陽火符和靈冰符相容,結果是炎霜熔溶符,若是換了別的又該如何?增加數量又會如何?

葉天很好奇,亦是有著慢慢的探索之意,若是按照那到手的陰陽籙碎片所記載,這六枚符籙,是能夠融合到一起的!

陡然之間,趙江河心中便是有著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當即便是不敢有著自豪的遲疑,猛然揮動著手中的長刀,在空氣之中帶起道道雷鳴響動,朝著葉天猛地奔襲而去!

然而此刻,葉天似乎就像是不想與他正面相爭似的,身影飛快的律動了起來,在空氣之中留下道道殘影,與此同時,葉天手中的六枚符籙,陡然便是開始有了變化!

最開始的第一重變化,陽火符和狂漢服結合在了一起,兩道符籙方才張接觸,那陽火符之上熾熱狂暴的氣息,便是陡然間暴漲了一倍有餘!

風助火勢,這是一個十分淺顯的道理,瘋狂的呼嘯,令得火焰的燃燒變得更加狂暴熱烈,這兩枚靈符結合之下,狂嵐符那彷彿颶風一般的氣旋,陡然便是將陽火符熾烈的高溫捲動了起來,變成一股頗為恐怖的火焰風暴!

葉天的手掌陡然一翻轉,手掌輕拍之間,那結合了陽火符和狂嵐符的青綠色符籙,便是朝著趙江河追擊而來的方向疾射而去,劃破空間只是,那道道恐怖的高溫,直接是涼的這片空間之中,都生騰出一片陰雲的水汽來,涼的視線一陣模糊!

「隆隆……」

一陣伴隨著狂風鼓動之聲的巨響,陡然間便是隨著那青綠色符籙的飛射發出,空間之內,陡然有著一道狂莽的火焰風暴席捲而起,朝著那趙江河而去,那恐怖的火焰風暴之中,道道烈火,竟是如同鋒利的刀刃一般,顯然,那狂嵐符,將風屬性靈氣能量的鋒利和尖銳,統統壓縮到了那歐燕風暴之內,靈氣不單是具備著恐怖的高溫,同時,也是有著駭人的切割能力!

那青綠色的符籙,僅僅是眨眼瞬間便已經出現在了趙江河的面前,火焰風暴陡然席捲而開,直接將其圈了進去,這般距離之下,陰陽籙的飛射的速度極其恐怖,想要靠著速度將之規避過去亦是難上加難,更何況,那帶著風屬性的狂嵐符,速度也是極其的驚人,兩者結合之下,所產生出來的速度,足以令得趙江河這涅槃境中期的高手,都是避無可避!

「該死的,這小子的手段,怎麼會這麼邪乎……這等攻擊力,恐怕涅槃境後期的高手,到時要小心對待了!」

張江和猛地咬了咬牙,心中也是一片駭然,此刻,伸出在那火焰風暴之中的他,無比清楚的感受著那火焰風暴恐怖的威能,他那萬雷靈紋凝聚而出的強悍雷霆鎧甲,在那火焰風暴的肆虐之下,竟是隱隱的發出道道令人牙酸的悲鳴之聲,彷彿隨時都要破碎而去一般!

趙江河根本就是想不到,能夠與他齊肩,獲得血月刀認可的一名刀法修鍊者,手中居然還握著這樣強悍恐怖的手段……

好片刻,那火焰風暴的肆虐,方才算是略微的有了削減之勢,趙江河第一時間便是察覺到了,葉天對於這一門手段,似乎張掌握的也還不那麼的完善嫻熟,那火焰風暴,遮著明顯的一道破綻空缺之處,張江和很容易的便是將之找到,旋即,便是拖動著身形,朝著那缺口之處猛地撲殺而去!

「嗤!」

刀芒閃掠之間,道道刺耳的雷霆之聲,伴隨著那一陣尖銳的刀鋒響動,那威勢驚人的火焰風暴,竟是直接被生生的切割而開,化作漫天的火光碎片!

然而,趙江河根本都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手段感到一絲欣然和自豪,空氣之中,陡然便是有著一道截然相反的氣息發散而出。

這一次,是一道彷彿能夠滲入骨髓一般的恐怖低溫。

在那第一道陽火符和狂嵐符融合而成的『風炎破滅符』被破開的同時,葉天的手中,已是有著另外的兩枚符籙融合了起來,變成一枚暗綠色的奇異符籙,彷彿是一道靈動鬼魅的蛇影,在空中飛快的流竄著,朝著趙江河飛射而去!

這一次,結合起來的是玄霜符和飛燕符,玄霜符主陰水,而那飛燕符為陰風,而這結合,算得上是一種至陰的組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