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還沒想好啊!」翼朔雪嘟噥了一聲,再次有了被人耍了的懊惱感覺。自從龍魂巴菲尼索斯到來之後,這樣的事情已經屢見不鮮了。

「原來你還沒想好啊!」翼朔雪嘟噥了一聲,再次有了被人耍了的懊惱感覺。自從龍魂巴菲尼索斯到來之後,這樣的事情已經屢見不鮮了。

這些平時養尊處優慣了的火楓之輝哪裡經得住這樣艱苦的長途跋涉。

明楓更是將反派扮到了極致。

「殿下,我腿抽筋……」

「只要不是你的馬腿抽筋,就繼續跑……」

「殿下,我的馬,腿抽筋了……」

「扔下來,別管那匹馬的死活,換另外一匹馬……」

「呃……殿下,我的另一匹馬也腿抽筋了。」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跑步前進,要麼停下來給你寶貴的戰馬做個按摩,不過掉隊了後果自負……」

也許是明楓特地為了鍛煉他們的夜戰能力,甚至連晚上都不讓他們休息,可憐的火楓之輝成員只能白天伏在馬背上時不時地打一個小盹來彌補極度匱乏的睡眠。

當兩天之後的清晨,這支隊伍到達天空要塞時,包括明楓與翼朔雪在內,每個人都有熊貓眼,彷彿累到了極點。

可以說,明楓這個惡魔教練做得自己累,別人也累。

翼朔雪原本還想招呼眾人先吃一頓像樣的早飯時,卻發現所有的人不約而同地向卧室走去。終於,翼朔雪也忍不住打另一個哈欠,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第三日清晨,明楓照例牽走了一千匹戰馬帶著火楓之輝浩浩蕩蕩地向阻川要塞進發。

五天之後,高高的幻星雙塔已經在望了。這一次的行程雖然耗時七天,但是效果卻異常的好。至少所有火楓之輝騎士團的成員都成了名副其實的騎士,至少都學會了如何伏在馬背上打盹而不會摔下來這樣高超的技巧,也難怪在「不得不學」這樣的實用主義指導下,任何人都會爆發出自己的潛力與天賦的。

「軍師,為什麼我們這一次要來晨星城啊……」一個戰士不禁讓坐騎跑到翼朔雪身邊問道。明楓一路上都扳著冷臉,誰還敢跟他搭訕啊,倒是讓原本人緣就不錯的翼朔雪更有親和力了,全然忘記了半年前他忽悠眾人五百對一萬的事情。

其實這一些明楓都看在眼裡,只是事先大家說好了,一個施恩,一個施威罷了。明楓從心裡冷笑了一下,翼朔雪到時候拿你們開涮,可別說我沒事先提醒你們。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啊,你們還是問明楓吧……」翼朔雪當然把這件事情推了一個乾淨。

三界外賣APP 那戰士努努嘴,不說話了。

就快到晨星城時,驛道上遠遠地走來一名幻術師打扮的人。走到明楓的戰馬前深深行禮道:「殿下,請隨我來。」

明楓讚許地點頭,調轉馬頭跟著幻術師走上了一條林蔭小道。

眾人牽著馬在樹蔭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見眼前霍然開闊起來。呈現在所有人面前的居然是一所佔地數百頃的華麗農莊。

白色為主色調的建築物,顯得高貴而典雅,二十餘座雙層小樓錯落有致,外面則是一望無際的田野,此時才剛剛秋收結束,土地光禿禿卻鋪著厚厚的一層秸稈顯得可愛。

火楓之輝騎士團的成員不少是農民出生,不過是參加了民兵,陰差陽錯地加入了聖楓軍,此時看到久違的土地,依舊讓他們感到心曠神怡。

「難道……難道……我們是來度假的!」一個戰士因為激動結結巴巴地說。

明楓不置可否地點點頭,跨下戰馬,說:「走,先進去吧。」

走到農莊的中央,明楓看了看周圍的房屋說:「你們自己分配一下住處。」他看了看身邊的翼朔雪,又說:「朔雪,我們住一間吧。房間好像不是很夠呢……」

「住一間?」翼朔雪的眉頭又是一皺,「這個,不大好吧……」

「有什麼不大好的……」明楓也不由分說就牽過了翼朔雪的馬,向著他比了比自己的肌肉說:「大家都是男人……難道你怕我的取向有問題?雖然你看起來……」明楓陡然看到翼朔雪的眼神變了,明楓上次看到這種眼神的時候,是那次在綠華城的議事廳,性情大變的朔雪一掌劈碎了一張玉桌……顯然翼朔雪這是在警告明楓繼續說下去的後果……

「呃……看起來……還不錯。」明楓一饒舌,將後半句話咽了下去。

翼朔雪哪裡願意聽他饒舌,有點不耐煩地說:「去哪一間?你無聊不無聊啊……」

明楓也只好吃癟,低著頭選了一間最外圍的別墅。

這是一座白色的小別墅。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卧室依舊是樓上樓下各有一個,客廳、廚房、廁所,顯然燁輝已經事先讓人打掃過了,所以整座別墅都一塵不染。

其實這裡最讓明楓感到高興的還是環境,綠樹環抱之下。明楓走到別墅的后側,打開窗戶就居然能夠眺望到一個不小的人工湖。

「朔雪……」明楓不禁興奮地喊道。「這有湖啊……」

「大驚小怪的……」翼朔雪的聲音在樓上嘟噥道。「我住樓上了,你就住樓下吧。」 蒂沃特領主府。

假山後的長廊,一名身穿金色長裙,打扮得珠光寶氣的女子在一扇門前,扣起右手的食指,緩緩地叩門。

吱嘎一聲,門從兩側打開,門內的女子卻吃了一驚。鳳姐

鳳姐也不等那人回答,徑自邁進門去,另一隻手隨後帶上了門。

您怎麼來了?門內的人,正是一身素衣的夜紫,顯然她沒有想到鳳姐會親自登門拜訪。

鳳姐仔細看了看夜紫,不施粉黛,素麵朝天的她比之先前的濃妝旖旎,別有一番風韻。鳳姐淺笑道:特地來看看黛玉妹妹過得好不好,順便感謝妹妹之前出手相救的恩情。

夜紫淡淡道:姐姐何來此言?

當時羽無情掌風已經將我罩住,偏偏又網開一面讓我逃脫。鳳姐道:當時我也覺得很奇怪,直到後來我在房間的地上看到了紫寒針。從掉落的角度來看,如果當時羽無情想要傷我就必然會被淬毒的紫寒針所傷。還是要謝謝妹妹。鳳姐說著欠了欠身。

夜紫的臉色一陣凝重,輕聲道:領主已經命我退出十二釵,讓我能夠好好地做青楓的妻子。我也只願意如此罷了。

鳳姐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她從夜紫的眼中讀出了一絲不悅,於是停頓了一下,轉而說道:我今天讓巧姐偽造了一封索風領主的書信,信中讓雷諾誓死抵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她意味深長地看了夜紫一眼問道:你說,如果雷諾同時收到兩封意思截然相仿的信,他會聽命於我們嗎?

截然相反?那一夜,夜紫畢竟也在場,馬上就說:羽無情把信帶走了?

對鳳姐嘆息道:這件事,我心裡也沒有底。

青楓快要從領主那裡回來了,大姐您還是快些走吧。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夜紫催促道。

鳳姐只得緩緩地站起身,她沒有回頭,眼睛似乎望著窗外的風景,幽幽地說:夜紫,不要忘記了。我們是夜空的煙花,不屬於天空,也不屬於大地,只是一瞬光彩

夜紫當然聽出了弦外之音,她搖頭道:從今以後,我不再是十二釵的黛玉,而是楊青楓的夜紫。我寧願他一直都以為,我是一個只會使花劍的舞女。鳳姐,請您,也尊重我的選擇

鳳姐微微頷首,身影只一瞬間就消失了。

在她身影消失后的半分鐘后,楊青楓出現在了門口。

與此同時,鐵甲圍聚中的紫華城。

城裡的士兵和百姓們終於吃上了久違的糧食。雷諾卻對擺在面前的飯食,久久沒有動筷子的打算。

明楓的這一招,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不接受他慷慨捐贈的糧食,不單城內的百姓會覺得不滿,連士兵們也會有怨言,而且他還故意放出了三天以後等雷諾答覆的這個訊息,三日之後即將想要勉力一戰怕也很困難;另一方面,如果雷諾接受了這一批糧食,雖然一時的困厄可以解除,但無異於飲鴆止渴,士兵和百姓們感激的不是主將雷諾,而是城外的明楓。

一個願意給自己的對手給養的將軍,一個已經將城內的百姓看作自己百姓的君侯,必然不會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吧。

這樣一來動搖軍心的效果甚至比前者還要嚴重。

三天之後的選擇,顯得那樣艱難。一種是死,光榮地死也就算了,偏偏是不明不白地死,一種是活,挺直腰板地活固然是好,可這卻是比死更煎熬的活。上天彷彿是故意將這位嚄唶大將逼到了命運的牆角,讓他在兩個難做的選擇當中做出選擇。

更讓他感到費解的是,居然有人不知不覺地潛入城內,送上了又一封完整的領主書信。看字跡,同樣是領主的筆跡,但兩封信所傳達的意思卻是大相徑庭。

明楓帶來的信中,領主要雷諾保全實力,等待他東山再起,語氣溫和,親切。但後來一封信中,卻完全是上級命令下級的口吻,命令他死守住索風的都城紫華城,絕對不能讓叛軍褻瀆,人在城在,城亡人亡

雷諾真的躊躇了,第一次感到艱難的選擇。所謂的,人在城在,城亡人亡,其結果不過是人亡城亡如果說明楓的信是偽造的,那為什麼口吻這麼像是主公的口吻,可如果說另一封信是偽造的,他所命令的事情,卻才是人之常情,奮戰到底是戰士的職責

雷諾看到了城牆外的一面十字火楓旗幟,高高地逆風飄揚著。

明楓的聖楓軍,據說有一支五百對一萬的神奇隊伍,真的好想跟他們較爭一番啊。

第三日,明楓收到了雷諾的書信。

第一次,四隻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大小,明楓與偷偷抬起頭來看信的龍神腰帶同時汗顏了。

雷諾的要求居然是,將紫華城全部的居民疏散,點名要與復**最強大的軍團火楓之輝騎士團約戰,雷諾帶領的紫華城衛隊以紫華城為據點,十五天內,如果攻不下紫華城,大軍自動解去。雷諾將帶領紫華城衛隊鎮壓叛亂,營救領主,帶絕對不會再與復**為敵。

倘若雷諾不敵火楓之輝軍團,那麼,甘願歸降,效犬馬之勞。

偶滴個神啊明楓只覺得頭暈忽忽的,他雷諾點哪支隊伍不好?點火楓之輝騎士團點白銀之霜軍團也好啊

那支隊伍啊

龍當然知道明楓想的些什麼,接著說道:那支隊伍啊,整個就是歇菜隊伍

明楓急忙捂住腰帶的嘴巴,低聲道:你吵什麼吵這件事情,可沒別人知道

其實搞笑的事情,正在於此,龍魂腰帶與明楓交流是運用了心靈感應,雖然龍的嘴巴在說話時候一張一合,明楓也同步聽到了他說的話。但實際上,龍連一個音節都發不出來

以至於每一個為明楓值過勤的侍衛都會私底下交流說,明楓殿下有一個奇怪的癖好,就是一個人在空空的大帳里有一句沒一句地獨自說話。

不多時,翼朔雪來了。腰帶瞄見翼朔雪要進來了,急忙身子一軟,又倒在明楓身上,變成了普通的腰帶。

翼朔雪看在眼裡,心裡就笑了。說實話,在這件事情上,龍魂巴菲尼索斯,一點都不像傳說里那麼兇惡,反倒是蠻可愛的。

怎麼了?雷諾的信里說了什麼?翼朔雪顯然也急於知道和談的結果。

明楓一擺手,將信推給了翼朔雪。自己看吧雷諾要跟我們的一個軍團決鬥你猜是哪個?

毀滅了神雷之裂軍團的幻術星團?翼朔雪憑藉第一反應說。

鎮守大後方的,神勇無敵,一人抵二十人的不死小強軍團明楓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說。

火楓之輝?!翼朔雪與明楓同時說了出來,只是明楓是慢條斯理地說出了事實,翼朔雪卻是真的被嚇到了。

翼朔雪一手撐著桌子,有些哭笑不得地說:這支隊伍去對付紫華城近衛軍團?那不是去送死嗎?

還不止呢十五天之內,火楓之輝騎士團如果攻不下紫華城,我們就要根據協議解去紫華城的圍困放紫華城衛隊與雷諾離開,雖然他們承諾以後再不會與復**對抗明楓有些為難地說,但是這樣一來,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那你不要答應就是了。翼朔雪白眼一翻道。

可是,我覺得這次是招降雷諾的唯一機會,不然太可惜了明楓低下頭,矛盾地搓著手心。

你的意思是,想讓火楓之輝出戰嘍?

是啊,我也這樣想的

你認為他們能夠奪下紫華城?翼朔雪覺得這真是高原曆本年度最大的笑話。

如果吧明楓抓了抓頭。我想親自訓練他們

你有多少時間集訓?

我爭取拖半個月吧明楓試探地看了看翼朔雪問道:朔雪你,跟不跟我一起回去?順便,見見我媽媽

翼朔雪聞言臉上一燒,心裡不斷地對自己說,別亂想,別亂想他把你當兄弟而已

嘴上卻是不由自主地說:好,我陪你回去一次吧

明楓從皮椅上站了起來,彷彿做下了決定,喊了一聲:傳令兵!讓卡米拉上將來見我!

明楓的計劃是這樣的,先疏散了紫華城中所有的百姓,只留下五千紫華城近衛軍,供給了足夠一月支持的糧草,隨後告知他們,殿下接受了他們的計劃,但是火楓之輝軍團要換防,所以要等一個月的時間

而與此同時,明楓將前線事務託付給了毅暉和卡米拉,叮囑他們防範楊青楓的偷襲,隨後就與翼朔雪騎兩匹快馬日夜兼程地向聖,戰城堡趕去。

三國之蜀漢中興 快半年過去了,這支功勛卓著的隊伍,也沒有人過問,真不知道被放養到什麼程度了明楓一邊策馬一邊對身邊的翼朔雪倒苦水。當初讓他們應戰,實在是調虎離山的計策啊誰知道居然成就了這麼大的名聲。

翼朔雪哼哼了一聲,也不答話,用力抽了快馬一鞭,那馬四蹄如電超過明楓的馬向前奔去。

正在聖,戰城堡逍遙自在的火楓之輝軍團哪裡知道,一場魔鬼式的訓練,就要開始了。!~!

.. 快馬加鞭,短短五天的時間,明楓與翼朔雪就回到了聖,戰城堡。

明楓在城牆下勒住馬,撫摸著大汗淋漓的坐騎,仰望高聳入雲的城牆,那些神雷之裂軍團的可怕火器當初留下的缺口,雖然早已經被新的磚石填補,卻還清晰可見。

但是看到這森然的城牆,明楓就有一種從心裡發出的親切感覺。他偷偷側過臉,看了看翼朔雪,果然看見他的眼中,也寫滿了回憶。

這裡是明楓霸業正式開始的地方,就是在這裡,復**正式建立,就是在這裡,翼朔雪為他縫製了現在的十字火楓旗幟,就是在這裡,他與他並肩笑談生死,抵抗了神雷之裂,幻術星團,星雲騎士團,這中部三大王牌軍團的聯合進攻

明楓深深地感覺到,這裡是復**的基業所在。

他們順著人群走進了城市,由於戰線前移,當初是主戰場的聖戰城堡已經變成了安穩的後方,一些居民也陸陸續續地回來定居了,雖然百廢待興,但一切還是呈現出了欣欣向榮的景象。很多後來移居的平民並不認識明楓,所以明楓與翼朔雪牽著馬走在街市上,第一次沒有了那種身為名人而輿論纏身的麻煩感覺,而是輕鬆自然地走過了熙熙攘攘的鬧市。

朔雪明楓突然叫住了他,拉著他走到一個小攤前,居然挑出了一塊玉佩,問道:老闆,這個多少錢?

翼朔雪一眼就看出,這個玉佩不過是最次等的玉石,只是打磨光了之後撒上了熒光粉末,顯得好像比較珍貴。

五,五老闆打著結巴,用一隻手比劃著。

五十個銀幣?明楓彷彿急於要買下那隻玉佩,從懷裡取出一枚金幣遞了過去,說道:我要了,找給我錢吧

好,好老闆這時倒是不結巴,急忙打開抱著的錢箱數出了五十個銀幣給了明楓。您,您慢走

明楓將一捧銀幣放進口袋,捧著玉佩心滿意足地走了。

翼朔雪跟了上去,剛想告訴明楓被人宰了,而且被宰大了時,明楓陡然拿出玉佩在翼朔雪的腰帶上比照了一下說:看,朔雪,這塊玉佩系在你腰間,正好。

翼朔雪額頭上的黑線啊你知道嗎?大哥,這玉佩地攤上賣一個銀幣,那小販賣五個銀幣已經是奸商中的奸商了,你居然還給他五十

但是看到明楓臉上笑盈盈的模樣,話到嘴邊,翼朔雪又咽回去了。算了,不是說,千金難買我樂意嗎?既然他這麼高興,多花幾十個銀幣有什麼要緊的

朔雪只好假裝很高興地接過了明楓手中的玉佩,扣在了自己的腰帶上,其實這樣的廉價貨哎,實在也就只有明楓這樣的人才會選擇去買吧。

果然,看著明楓與翼朔雪並肩離開的背影,那名小販咬了一下手中的金幣,口齒依舊流利地說: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剛才一個人給了五個銀幣,已經很搞笑了,這傢伙居然開口就是五十銀幣,真是不心疼錢啊

兩人穿過了三條大街,終於來到了前萊恩爵士府邸,也就是後來的復**總指揮所,如今的聖,戰城堡公會。

門外的兩名戰士照例橫槍攔住了他們,顯然,這些人都是在他們走後招募來的。

將軍有命,今天不見任何人。如果你們是來請願的,請回吧。

明楓也不生氣,緩緩地舉起了手中帶鞘的龍息劍說道:我,雅比斯.明楓。攜復**軍師翼朔雪,求見聖,戰城堡守將。

兩名戰士面面相覷,雖然他們知道有人也拿明楓的名號招搖撞騙,可是看來人的神情,又完全不像。

只見明楓劍不出鞘,只輕輕撥開了兩名戰士的槍,原本並不沉重的鐵槍此時彷彿有千鈞之力一般,讓兩名戰士抓握不住,哐當一聲,幾乎同時掉落在了地上。

兩人這才知道面前的人,正是如假包換的復**統帥,高原第一劍客,有劍魔之稱的雅比斯.明楓。兩名戰士急忙跪倒下來,一手按肩行禮道:參見殿下!

明楓只笑了一笑,問道:他在幾樓?

二,二樓左手第三個房間戰士戰戰兢兢地回答道。

明楓也不回頭,徑直朝樓上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