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若是他真這麼厲害?為何還需要別人繪製陣法,然後再拿來改良?」

「可若是他真這麼厲害?為何還需要別人繪製陣法,然後再拿來改良?」

「改良?這話你也信?陣法刻畫以後就是定型的,簡單改幾筆還行,這種新型陣法上面改動這麼多,你告訴我怎麼改良?」

「那他找人繪製陣法做什麼?」

眾人吵作一團,搞不明白怎麼回事?

最終還是李頃隆道:「或許,陳玄真的是不懂陣法,但他卻是一個煉器天才,也許他擁有一種很神奇的煉器天賦,可以在煉製寶器的時候產生異變…而寶器上的陣法也跟着變化了。」

眾人一滯,有人接着他的思路道:「這種恐怖的煉器天賦莫非是溝通大道法則…或許利用創造法則搞出來的?」

「也只能這麼解釋了,諸位不會認為,真的會有超前幾百年的天才陣法師吧?」

「這小子真走運,竟然擁有這種恐怖的煉器天賦。」

眾人三言兩語就幫陳玄找到了一種合理性。

李頃隆道:「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要為陳玄保密,這新型陣法我們必須儘快研究透徹,其中出現的新陣紋線條,還有對原有陣法樞結的結構改良…這可是最珍貴的財富。」

眾人面露激動之色,他們已經徹底明白了這兩枚新陣法的寶貴之處。

「太好了,有這麼多不同數量的聚靈陣和轟雷陣,我們完全可以從神雷數量差異上來倒推陣法結構上的差異,這樣我們就能更快的解析完新型陣法。」

「對,這樣一來,原來需要幾年的時間,只要我們通力合作,反覆試驗,也許幾個月就能成功。」

「成功之後,我們平添了大量的新型陣紋、樞結、最關鍵的是一陣多重理論的實踐…我們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進行無限創新,創造出更多的高級陣法…聚靈陣的聚靈效果,各種寶器的法術威力,防禦、殺陣、幻陣、工程陣法等等的效果都可以幾十倍的提升…簡直難以想像。」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組成攻關小組。」

「可交流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老調重彈,還交流什麼?研究新型陣法不就是最好的交流。」

「嗯,我們把陳玄的寶器全買下來,帶回去專心研究。」

「小冰,你去交涉一下,問問陳玄的意思。」

常采冰再一次來到陳玄身邊,傳達了眾老師的意思。

「買我的寶器?」陳玄一怔。

他煉製寶器就是為了賣錢的,有人買當然好。

可…陳玄看了一眼埋頭苦幹的學生們。

老師們買走寶器回去研究了,這些學生自然也就一鬨而散了,這些可是免費的勞工,這種機會不可多得。

開什麼玩笑,這麼多免費勞工,陳玄正打算大幹一場呢。

除了蘊雷槍,還有撼地護腕,都需要繪製陣法,這個量的需求還是很大的。

都跑了,他去哪裏找這麼多熟練的陣法師?

想到這,陳玄當即回絕道:「現在還不到時候,一周后再開始銷售寶器。」

冰冰無奈,將陳玄的原話告知老師們。

李頃隆道笑道:「這小子,真是小機靈鬼,也罷,咱們就在這裏研究好了。至於學生們,幫陳玄做幾天陣法也是應該的。」

.

又是兩天後,陳玄已經煉製了一千柄蘊雷槍。

而學生們的工作效率也很高,成套的聚靈陣和轟雷陣,已經積攢了上千套之多,加上已經使用的一千套,三天的時間,學生們足足為他繪製了兩千套之多。

就算是按照市價最低300元石一套手工費來算,陳玄已經節省了至少六十萬的元石…

還沒銷售,就已經倒賺了這麼多元石。

這讓陳玄不得不興奮。

一千柄蘊雷槍,其中的兩百柄在煉製成功后出現暴擊,其中最強的是那柄+1000的蘊雷槍,其他能釋放幾百,幾十的蘊雷槍也特別多。

兩百套改良版的蘊雷槍,不知道能賣到多少元石?

陳玄很期待。

如今還余出了一千套蘊雷槍的陣法,陳玄覺得差不多夠用了,也該煉製撼地護腕了。

他將常采冰叫過來:「冰冰,你通知一下,蘊雷槍所需的聚靈陣和轟雷陣可以停了,接下來,我需要的是寶器撼地護腕的核心構件聚靈陣和增力陣。」

常采冰一怔,驚喜道:「撼地護腕?你還會改良這個?」

陳玄笑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在研究煉器嘛。」

常采冰興奮道:「好嘞!」

她已經預感到,陳玄將再次帶給陣法界一個大的驚喜。

等她將陳玄的打算告知老師們。

老師們紛紛驚愕起來。

「增力陣?這可是不同於轟雷陣的另一個系統。轟雷陣是法術類陣法,而增力陣卻是可以將元力轉化為力道加持於武者身體的陣法,屬於偏門,在我們陣法界也算是稀罕陣法了。」

「哈哈哈,我有預感,陳玄改良的增力陣將會帶給我們更多驚喜。」

「幾十道新型陣紋是少不了的了,而且這個聚靈陣是將普通元石轉化為元力的構件,比雷元力聚靈陣更為通用。」

「好期待啊,快快,大家快打電話把能繪製增力陣的學生調過來…」

眾人趕緊拿出電話忙活一通。

他們人人面帶喜色,開心之情緒比過年還要熱鬧的多。

一旁的常采冰也被眾人的情緒感染。

老師們都是大風大浪過來的,什麼時候這麼失態過。

也許,他們看到了陣法界即將迎來新一輪的輝煌…

而這一切都是陳玄隨手帶來的。

陳玄真的是太強了。

想到這,常采冰美目看向陳玄,頓覺陳玄這個「可惡的資本家」順眼了很多。

這時一名老師突然道:「上次是蘊雷槍的轟雷陣,這才幾天,又來撼地護腕的增力陣,天哪,該不會陳玄每煉製一種寶器,就能開創一種新型陣法吧?」

聞言,眾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如果真是這樣,那太恐怖了,這簡直不敢想像。

若是有源源不斷的新型陣法問世,陣法領域將會以一個十分恐怖的速度快速發展…

光用來解析新型陣法的陣法人才都不夠用啊。

陳玄對陣法界太重要了。

眾人目光奕奕,齊齊看向領頭的李頃隆。

李頃隆深吸一口氣,慎重道:「我省的。」

「陳玄必須要保護好,大家注意幫他保密…他煉製的寶器上市后,我們可以將陣法這塊的改進攬下來…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他了。」

有人附和道:「對,就說這些陣法是咱們陣法學員早就改良好的。」

李頃隆老臉一紅,道:「不是搶功,是為了保護陳玄。」

他又道:「咱們陣法學院一定要把陳玄留住,名譽、地位、薪資,只要他感興趣的,什麼都可以給。就算他想要校花,咱們也可以撮合。」

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一眼常采冰。

常采冰一怔,心中怒氣上涌。

這幫老不修的東西,又打我的主意…氣死本小姐了。

自從遇到陳玄,她這個在陣法學院人見人愛,備受嬌寵的陣法天才瞬間變得不值錢了。

.

很快,學生們換了一批,新來的免費勞工們乖巧的埋頭繪製著增力陣法。

這讓陳玄很羨慕,當老師還是很有好處的。

接下來,他開始琢磨撼地護腕的煉製。

【撼地護腕】

【中品寶器,增幅類寶器,可以在持續三個小時的時間,為武者增加十牛之力。】

【售價:兩千元石。】

這種寶器同樣是爆款,因為可以通過元石持續的激活增力陣法,可以做到全天加持巨力,幾乎是人手必備。

畢竟,誰不希望自己是個大力士。

稍微寬裕的人還會購買兩件,左右手同時帶一件。

通常來說的一頭牛大概有兩千公斤的力量,十牛之力,就是兩萬公斤的力量。

也就是二十噸…相當於一輛重型卡車了。

就是說,帶上撼地護腕,人人都能擁有肩扛重型卡車的力量。

而且,這種力量是基礎力量,不是爆發力量,爆發的時候,可以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這兩萬公斤的力量,不但可以讓武者在戰鬥中擁有力量加成,而且就算武者因施放法術而耗盡體內元力,還可以秒變煉體武者,赤膊上陣殺敵,不至於變成一點用都沒有的病貓。即便是打不過的時候要跑路,擁有兩萬公斤的力量,也能逃跑的更快一些。

相比蘊雷槍,撼地護腕的體型更小一些,只需要幾片可以調整的星紋鋼護腕片,內部墊上一層天蠶絲綢緞,天蠶絲綢緞不但舒適,還可以在星紋鋼上的陣法像身體四肢傳導力道的時候起到緩衝作用,以減緩手腕的損傷。

由於體型比較小,而天蠶絲綢緞也是早就裁剪好的形狀,只要在撼地護腕煉製好以後掛墊進去就好。所以,撼地護腕的煉製更簡單一些。

撼地護腕上有兩個小型陣法,一個聚靈陣,一個增力陣。

陳玄如法炮製,先是煉製好星紋鋼護腕,再將天蠶絲綢緞安裝在內部,一個撼地護腕的雛形就好了。

不過有了前車之鑒,陳玄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去熟悉護腕的煉製手法。

經過反覆鍛造之後,陳玄終於可以打造出標準形狀的星紋鋼護腕。

接下來,他大量的煉製星紋鋼護腕。

等常采冰將成套的陣法拿過來后,陳玄開始完成最後一個步驟:熔煉陣法。

他拿出一個星紋鋼護腕,將鐫刻聚靈陣和增力陣的星紋鋼片熔煉在護腕之上。

看着成品撼地護腕,陳玄覺得很有成就感。

【叮,宿主煉製撼地護腕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100倍,宿主煉製撼地護腕力量增幅提高100倍。】

第一個就出現了百倍暴擊!

十牛之力的百倍就是千牛之力…兩千噸,也就是兩百萬公斤的力量。

陳玄面露喜色,將這個護腕戴在右手上,激活陣法。

頓時一股巨力從護腕之上生出,隨即傳遍四肢身體。

有了這股巨力加持,一股想要摧山蹈海的慾望佔據了陳玄的腦海…

陳玄一揮手,朝着空中打出一拳。

撲!

一聲爆鳴聲,這一拳幾乎將前方的空氣打碎。

厲害了!

陳玄驚嘆,僅僅是百倍暴擊,就生生造出一個大力士,若是千倍暴擊…那該又是多麼的恐怖。

這意味着,每一個暴擊后的撼地護腕,都是一個煉體高手的誕生…

撼地護腕,絕對可以大賣!

7017k 眼見男生轉身就要離開,姜燕忍不住叫住了對方,「同學,你叫什麼,是哪個班的?」

男生轉過神來,「我是中文2班的,叫……」

「丟死人了,姜燕你太丟臉了!」李哲走後,姜燕忍不住捂了捂臉,「居然誤會以為人家是來跟你告白的。」

姜燕嘆了口氣,「果然好男人都是別人的。」

她上下打量下自己,身高不算很矮,皮膚白皙,長得也不錯,「也不差啊!」

姜燕決定去210瞧瞧,她很好奇,那個筱喬到底長啥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