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敵,這麼多年,沒想到你居然在北冥城外還能活下來啊,運氣不錯,還修鍊到了煉體五重,當初是廢物的你能有今天已經很不錯了,這樣你還不老老實實的在北冥城外過著狗一樣的生活,還敢回來這北冥城中受死?」周玉澤輕輕撫摸了下綉袍這上一朵血色的玫瑰花,眼神淡漠的看著吳敵。

「吳敵,這麼多年,沒想到你居然在北冥城外還能活下來啊,運氣不錯,還修鍊到了煉體五重,當初是廢物的你能有今天已經很不錯了,這樣你還不老老實實的在北冥城外過著狗一樣的生活,還敢回來這北冥城中受死?」周玉澤輕輕撫摸了下綉袍這上一朵血色的玫瑰花,眼神淡漠的看著吳敵。

「你!」吳敵臉色血紅,想要跟周玉澤拚命,但是自己明顯不是周玉澤的對手,而且旁邊還坐著洛天,他不想將洛天連累進來。

「嘖嘖,我當是什麼人給你的底氣啊,原來是抱到大腿了啊,煉體九重?就是不知道你這個大腿夠不夠粗,能不能替你擋下棍子啊!」周玉澤臉上輕笑著,走到了兩人的身旁,目光不善的盯著洛天,回憶到北冥城中自己不能惹的人里好像沒有洛天這個模樣的人時,心中大定,已經為吳敵和洛天定下了死罪。

洛天在周玉澤眼中只是個煉體九重的人而已,雖然強悍,但是在這連個看門的都是煉體九重的北冥城中顯然算不的什麼,雖然這北冥城中不允許當街殺人,那也是要看誰,當初吳家不也是一夜之間便被人血洗了么,只留下吳敵在北冥城外苟延殘喘。

吳敵將目光看向了洛天,臉上露出憋屈的神色,恨不得馬上跟周玉澤拚命。

「大腿夠不夠粗,那也得看是什麼棍子了,像你這種人在大腿的眼裡不過是個木棍而已,只要稍微用力,便能夠輕易的折斷!」洛天目光看向周玉澤臉上露出一絲殺意。

「狂妄!我今天到要看看,你的腿到底有多粗,你們兩個還看著幹嘛,將我把他的腿打斷!」周玉澤臉色冷淡下來,沖著身後兩名煉體九重的侍衛開口。

「是,公子!」兩名侍衛答應了一聲面色不善的盯著洛天。

「小子,走吧出去吧,在這茶館里,打壞了人家的東西,還得賠償,怪浪費錢的!」一名領頭的侍衛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沖著洛天開口,顯然是在這茶館之中有些束手束腳,況且他們知道這家茶館的老闆也不是一般人。

「他們周家這個小子死了,那麼周家是不是就絕後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玩味,轉過身沖著吳敵說道。

「呃……」聽到洛天的話,吳敵愣了一下,眼中露出怪異的神色。 第三百章齊文昊

聽到洛天的話,不只是吳敵愣了一下,就連旁邊的的看熱鬧的人們也是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忘了告訴前輩,這個周澤玉從小就是個天殘,而他殘疾的地方就是那裡!」吳敵說完話,眼神朝著滿身是花的周玉澤的襠部看去,意思不言而預。

「呃……」洛天顯然也明白吳敵話中的意思,臉色帶著一絲古怪。

周玉澤臉色變的猙獰起來,自己的病整個北冥城都知道,但是誰都不敢說,因為只要說了,自己都會瘋狂的報復,眼下聽到吳敵說了出來,臉上快要滴出血來:「給我殺了他!就在這,出了事我頂著!」

周玉澤的話音落下,整個茶管彷彿沒什麼變化一樣,彷彿家常便飯,這種事情在這北冥城裡太常見了,言語不和便動手,打死了人,有後台的沒什麼問題,沒後台的被打一頓或者直接打死,丟出城外去。

「你敢?」吳敵臉上大驚,好幾年沒有進入過北冥城中,但是北冥城中的規矩他還是知道的。

「殺我?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洛天從來也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大不了殺了人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他自信,自己想走沒有人能夠攔的住,如果把他惹急了,直接將周家屠掉,走人就是了。

「小子,你得死!」一名侍衛的話音響起,兩人的身形已經到了洛天的身前,不理會吳敵那滿臉驚駭的神色,一拳轟向了洛天。

感覺到兩名煉體九重侍衛的實力,洛天嘴角獰笑一下,這種煉體九重不知道殺了多少,單單是北域的那場戰爭,天屍宗的煉體九重,洛天估算了一下,自己大約殺了一千多,殺他們猶如殺雞。

同時洛天也知道這北冥城中軟弱和忍耐是沒有什麼用的,越是忍耐,這些人就越以為你好欺負,越是麻煩不斷,只有震懾,不斷的震懾,才能讓別人不敢在來找自己的麻煩。

「嗡……」裂天槍發出刺耳的嗡鳴聲,落在了洛天的手中,兩到槍影瞬間幻化成兩條長蛇,獠牙露出,直接咬在了兩名侍衛的咽喉之上。

寒光閃動,兩名侍衛還沒反應過來,臉上還沉浸在兩人的拳頭轟擊在了洛天的身上之時,便感覺到咽喉一涼,失去了生機。

「砰……砰……」兩人的身體應聲倒下,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嘶……」倒吸涼氣的聲音從四周傳出,人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瘦弱的年輕人,沒想到這個年輕真的敢在這裡殺人,而且實力如此之強。

「你?」周玉澤臉色難看起來,眼神之中露出一絲驚慌,兩名侍衛是什麼實力,他很了解,沒想到在洛天的手中一瞬間便被秒殺,根本來不急反抗,那麼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一些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逃……」周澤在這一瞬間只有一個念頭,想都沒想轉身便向茶館的門外跑去,雙腿之上運轉起全力。

「回來!」洛天身形閃動,腳下散發出耀眼的金光,不過卻沒動用封天步,一是沒有必要,二是冷秋蟬交代過,能不用最好別用,尤其是在東域。

單單憑藉肉身的力量,周玉澤便逃不掉,身形瞬間來到了周玉澤的身後,長槍刺出,刺向周玉澤的后心。

「噗……」周玉澤還不如那兩個侍衛,裂天槍帶著強烈的穿透之意,將周玉澤的身軀刺穿,屍體高高的掛在了裂天槍之上。

「他連周玉澤都敢殺,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周家在這北冥城雖然不算是大家族,但是也不隨便能夠被人欺辱的,這少年連周家都不在乎!」人們此時已經臉色大驚起來,沒想到洛天如此大膽,真的敢當著眾人的面將周玉澤殺死。

吳敵揉了揉眼睛,臉上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他也沒想到洛天這麼猛,居然真的敢殺掉周玉澤,但是看著裂天槍上那高高掛著的周玉澤的屍體,吳敵臉上露出強烈的興奮之色。

「砰……」洛天將周玉澤的屍體摔到了兩名侍衛的旁邊,彷彿沒發生什麼事情一樣,輕聲說道:「夥計,找人將屍體處理一下!另外打壞的桌子椅子,該陪多少錢,告訴我一下,我一併陪給你!」

洛天轉身將裂天槍放在了桌子旁,並沒有收起來,他知道要不了多久便會有人找過來。

「好!」夥計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三人的屍體隨便的被他從茶館之中扔了出去,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情,他知道,過一會兒,便會有人來這裡將屍體抬走,水屬性元氣匯聚到地面之上,將地面的血跡擦乾淨,轉身朝著茶管後面走去。

「這是誰的屍體,又有人在城裡動手了啊,也不知道這回是哪個家族的少爺!」周玉澤的屍體剛剛落在外面,便有人好奇的圍觀過來。

「嘶……這不是周家的少爺嗎,他怎麼死在這裡了!」人們圍觀著看著地上的屍體很快便認了出來。

「快走吧,等下周家的人肯定會過來,到時候別連累了咱們!」人們三五成群,看了一眼之後,便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各自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人群中有幾人,看到周玉澤的屍體,臉色微微一變朝著周家趕去,顯然是想要將這消息告訴給周家。

而洛天像是沒做過什麼事情一樣,依然坐在茶館中喝著茶。

「前……前輩咱們是不是找個地方躲一躲?」吳敵心中有些忐忑,但同時心中又有些欣喜,周玉澤死了,自己也算是報了一些愁了,洛天這完全就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攤上的這件事情。

「對啊,小夥子,你還是走吧!這北冥城你是呆不下去了!」人群中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人,站在門口,開口勸說洛天快點離開,他就是隨口一說,走不走都隨洛天。

「砰……」中年人雄壯的身軀,瞬間化成滿天的血霧將整個門口染紅。

「我看你們是走不了!」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出現在門口,臉上露出一絲陰沉之色,看著洛天和吳敵,彷彿看著一個死人一樣。 第三百零一章周天雄

「周天雄!沒想到他來的這麼快!」人們看到門口中年人的身影,驚呼出聲。

洛天輕輕的喝了口茶,手中的茶杯應聲而碎,看著那滿地的血霧,洛心中已經憤怒到了極致,那個中年人明顯只是稍微提醒了一下自己而已,明顯跟自己不認識,但是卻因為這一句話,卻丟了性命,洛天這輩子最討厭由於自己的原因,讓別人受到了牽連。

「這應該就是那個周玉澤的老子了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冰冷,轉過身沖著吳敵問道。

「嗯!他就是周玉澤的老子,周天雄,也是周家的家主!」吳敵臉色難看的看著周天雄,心中已經算是豁出去了,反正周玉澤已經死了,自己即使死也不算太虧。

「打了小子來老的,就是不知道宰了這個老的誰還會來啊!」洛天心中有些感嘆,沒理會臉色陰沉的周天雄。

「狂妄,區區煉體九重而以,也真是大言不慚!」周天雄輕聲開口,手中多了一根長棍,帶著風聲,夾雜著褐色的土屬性元氣狠狠的朝著洛天砸去。

「化骨初期么?老狗,出去一戰,你確定要在這茶館裡面戰我?」洛天嘴角一咧,對於化骨初期,他對戰的太多了,輕車熟路,裂天槍爆發出無上的氣勢,迎上了周天雄的長棍。

「砰……」轟鳴聲傳出,將四周看熱鬧的人們耳朵震的有些發麻,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兩人同時後退,周天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詫異,沒想到自己全力一棍,居然被洛天擋了下來。

「這少年,是哪個宗門走出來的么?太逆天了!」人們看著向後退了兩步的洛天,甚至比化骨初期的周天雄還要少,心中驚顫。

周天雄收回長棍,臉上微微一變,想到了這裡還是茶館之中,臉色忌憚的看了一下茶館後面,低沉的聲音響起:「小子,走吧!」

洛天微微一笑,大步朝著門外走去,臉上沒有絲毫懼色,裂天槍矗立在地上,臉上露出一縷戰意。

「你是誰,之前北冥城,沒有你這一號,你從哪裡來的!」周天雄臉上露出凝重,從茶館中走了出了來。

而一些喜歡看熱鬧的人們也都是紛紛從茶館中走了出來,臉上露出好奇之色,看向洛天。

「老狗,我是誰,還輪不到你來管!」洛天嘴角微微翹起,裂天槍再次祭出,武技金蛇狂舞瞬間發出,金色長蛇,再次露出了獠牙,朝著周天雄掠去,這一擊,洛天並沒有動用五行相生。

自從進了北冥城,洛天便沒怎麼動用元氣,要用也一直使用單一的金屬性元氣,五屬性元氣太容易暴露身份了,洛天不知道這東域之中是否有天屍宗的人,如果有,自己在這裡無依無靠,那就麻煩大了。

「這武技倒也玄妙,只不過,想要拿下我,卻是有些痴心妄想了,狼牙棍!」周天雄嘴裡冷哼了一聲,長棍上下翻飛,一隻褐色的狼型虛影朝著金色的長蛇咬去。

轟鳴聲再次響起,化解了洛天的武技,周天雄不進反退,攥著灰色的長棍再次朝著洛天奔去。

洛天眼中冷芒閃動,嘴角露出微笑:「的確有兩下子,這北冥城的修士,比起北域一般的化骨境要強一些!」

裂天槍穩穩的落在手中,臉上毫無畏懼之色,長槍飛舞,同樣朝著周天雄攻去。

刺耳的兵器撞擊的聲音,不斷的從兩人的周身形成,周圍圍觀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這不是周天雄嗎?那個少年又是誰?」人群中一個臉上帶著猙獰疤痕的男子輕聲問道。

「你不知道,這周天雄的兒子死在了這個青年的手中,周天雄自然不會放過!這下有好戲看了,要知道周家的後台可是齊家啊!」一名看熱鬧的向中年人和周圍一些面帶疑色的人解釋道。

「這槍法,好熟悉啊!」一名青年人看著洛天使出的金蛇狂舞臉上更加疑惑。

「轟……」抽身退開,洛天懶得在跟這周天雄糾纏下去,絕對一次解決。

「金蛇狂舞!」

「人王印!」洛天此時元氣強度達到了變態的地步,武技的威力自然也遠不可能同日而語,兩種武技,幾乎在洛天話音落下的瞬間,便發了出去。

「雕蟲小技!」周天雄嘴裡嘲諷,心中去卻是暗自心驚洛天的變態,煉體九重居然跟自己打的不相上下,光是那肉身的強度,感覺都已經超過了已經是化骨初期的他了。

手中狼牙棍揮出,同是沉重的土屬性元氣附著在後背之上,整個後背變成了褐色,正是化骨境特有的元骨。

「砰……」人王印散發著金色的光澤,狠狠的砸在了周天雄的後背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這武技,不一般!」周天雄默默的感受了一下人王印的威力,心中震驚。

然而洛天根本就不想給周天雄一絲喘息的機會,雙手在空中幻化出陣陣的殘影,嘴角微微咧開:「攝魂印!」

無形的神識大印,帶著一道無形的風,狠狠的朝著周天雄的腦袋之上砸去。

周天雄身為化骨初期的強者,神識也到了化識初期,感受到一道恐怖的波動,臉色狂變。

「晚了,跟我對戰,還有心思想些別的!」洛天嘴角露出一抹妖異的弧度,一念之間,神識大印狠狠的砸在了周天雄的頭上。

在人們詫異的目光之下,周天雄整個人,如同被什麼東西撞飛了一般,朝後飛去。

「啊……」周天雄感覺到自己的識海發出震天的嗡鳴,腦袋像是要炸開一樣,雙手不受控制的抱起頭在地上打滾。

寒光閃過,裂天槍猶如一條潛伏在暗處的毒蛇,發現了獵物一樣,朝著倒在地上哀嚎的周天雄刺去。

這一槍快到了極致,猶如黑夜中的一道閃電,幽冷的槍尖,帶著破壞力,刺進了周天雄的前心。

血花迸濺,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之下,在北冥城中小有名氣的化骨初期強者,周天雄在這北冥城中死去。

「嘶……這青年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強,煉體九重,擊殺化骨初期的強者,相信幾個家族的年輕天才也辦不到吧!」人們大聲感嘆。 第三百零二章捅了馬蜂窩

吳敵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臉上帶著強烈的震撼,他已經做好了為洛天陪葬的準備,卻是沒想到洛天如此生猛,居然把周天雄都給幹了。

周圍的人眼中也是看著洛天,此時的洛天在他們的眼中跟妖孽沒什麼區別,他們還是頭一次看見煉體九重能夠把化骨初期的強者給殺死。

洛天隨手將周天雄的屍體扔在了地面上,滴滴的鮮血順著裂天槍的槍尖流淌下來。

「幹什麼呢都!讓一讓!」陣陣的呵斥聲傳出,幾名煉體九重巡邏模樣的人走進了人群。

「巡邏隊?」人們看到走過來的幾名煉體九重,臉上露出震動,看著剛剛將裂天槍從周天雄的胸口之上拔出來的洛天。

「嘶……」看到周天雄的屍體,隊長模樣的人臉上露出一絲驚慌。

「他是你殺的?」領頭的漢子看著還握著滴血的裂天槍的洛天,臉色難看的開口問道。

看到領頭漢子那凝重的眼神,洛天心中冷笑,他自然是明白怎麼回事,自己剛剛和周天雄打了半天,這些人不出現,現在打鬥的聲音落下去了,這些人才來,很明顯是有人受意過的。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洛天嘴角彎曲,輕聲開口。

周圍之前在茶館里喝茶的人聽到洛天的話,嘴角有些抽搐,之前洛天宰了周玉澤就是用的同樣的語氣,很明顯這些巡邏隊的人,如果衝動,那麼眼前的這個青年很明顯也會宰了這些人。

雖然這些人都是煉體九重,但是他們肯定,這個青年宰起這些人來,絕對是輕而易舉,化骨初期的周天雄都不是青年的對手。

「他要幹什麼,這些可是巡邏隊啊,從各大家族挑選出來的,他不會連各大家族都沒放進眼裡吧!」人們感嘆。

「前……前輩!」此時吳敵心中只有敬仰,同時也是感激,周家父子一死,也算是幫他報了不小的仇了,至於齊家,他現在也不敢太想,畢竟齊家在北冥城中屬於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是一個小小的周天雄比的了的。

「是,就得帶走你,不是,就打折你的腿,扔出北冥城!」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身穿白袍的年輕人。

洛天無奈的拍了拍額頭,心中暗嘆自己好像桶了馬蜂窩,怎麼宰了一個就出來一個。

「這又是誰!」洛天轉過臉問向吳敵,對於這馬蜂窩一樣的人,心中已經是厭煩到了極致。

「這……」吳敵臉上帶著一絲驚顫,一時間磕巴起來。

「我叫齊天楚!想必你應該沒聽說過,不過也沒什麼必要聽說,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青年臉上帶著一絲傲氣,身上散發出一股化骨初期的氣勢。

「齊天楚,沒想到他居然來了,他應該是齊家的二兒子吧!」人們臉上露出驚訝。

「你是叫,吳敵是吧,沒想到當年留你一命,你還能活到現在,也真是難為你了,不過很快你就不會感到為難了,因為你也馬上跟著你這個新找到的靠山死了!」齊天楚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看向吳敵。

吳敵被齊天楚這一眼看的渾身發抖,雖然自己比起齊天楚來大了不少,但是心中還是驚顫無比。

「你們還有誰,趕緊都叫出來吧,這麼一個一個的來,你們不煩,我還煩呢!」洛天揮了揮手,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本來還想讓你多活一會,既然你著急去死,那我也只好成全你了!真以為殺了周天雄,自己就能在這北冥城中囂張了不成?」青色的元氣全身瀰漫,身上化骨初期的氣勢湧現出來,帶著一絲輕蔑之意,一拳轟向洛天。

「化骨初期,又算什麼?化骨中期,我都殺過!」洛天眼中冷芒一閃,依舊是金屬性元氣,毫不退後,一拳轟出。

齊天楚,抽身退後,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看向洛天站在那裡紋絲不動,心中震動,他能感覺到洛天比他強,而且強了不少。

「怎麼?後悔了?晚了,今天我倒要看看,誰!殺誰!」洛天臉上冷芒閃動,雖然經過連番大戰,但還是元氣充沛,裂天槍再次提在了齊天楚刺去。

齊天楚不敢怠慢,臉上露出凝重,一把青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中,彷彿一把木劍一樣,但是從劍身之上傳出的氣勢卻是不比裂天槍差。

「這青年是誰,居然連齊家的人都敢殺,要是將齊天楚在給宰了,那就真的有大熱鬧看了!」人們臉上露出興奮的光芒,顯然不在乎誰生誰死,長年在這北冥城中生活,能夠看到有人挑戰大家族的時候,不多。

「住手……」就在長槍和長劍即將碰撞的一剎那,一道帶著恐怖氣勢的身影出現在兩人中間,一手抵住長劍,一手抓住洛天的長槍,將兩人的攻勢化解下來。

「爹?」齊天楚心中輕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閣下是誰,為何要與我齊家為敵!」沒理會齊天楚的聲音,中年人臉上帶著凝重,他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個青年的修為,雖然看似煉體九重,但是連化骨初期都能一戰,甚至還能擊殺。

「此事我也正想問一下,我與你齊家無冤無仇,今日為何要接二連三的挑釁於我,還揚言要殺我?」洛天平靜開口,不用猜這個中年人就是齊天楚的老子齊德榮了。

「因為什麼想必閣下很清楚,雖然周家只是我們齊家的一條狗,但是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閣下這是在打我們齊家的臉!」齊德榮同樣也是平靜無比。

「那你想怎麼樣呢?替你家的狗報仇?」洛天將裂天槍抗在肩上,臉上露出一絲玩味,手中多了一枚金色的鱗片,龍皇的逆鱗。

「仇,自然是要報的,不過換一個報法而已,我們可以忍讓一步,你只要將他交給我們就好,不但不是我們的仇人,反而還會成為我們齊家的朋友,這筆買賣想必很划算吧?」齊德榮臉上露出一絲猙獰,手指指向吳敵。

聽到齊德榮的話,吳敵心中一震,雖然自己已經有了死的準備,但心中不知道為什麼還是不想讓洛天將自己出賣。 第三百零三章退讓

聽到齊德榮的話,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看了看站在身後已經接近三十多歲的吳敵,嘴角微微彎曲:「不好意思,沒興趣!」

「這小子,真猛!那可是齊德榮,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直接拒絕了他的條件!」人們感嘆,這事情要是放在他們自己的身上,他們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前輩!」吳敵臉上狂震,此刻他甚至有種想要為洛天去死的衝動,他怎麼也沒想到,兩人的關係只是一般,洛天卻是如此幫助自己,換位思考,自己絕對做不到,這事情,北冥城任何人都會選擇將自己交出去,然後去獲得齊家的友誼。

「你確定不在考慮考慮?」齊德榮臉上一陣變換,他也沒想到自己已經退讓到如此地步,洛天居然還不答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