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爪豹再次撲了過去……

「吼……」爪豹再次撲了過去……

「左邊,右邊……右邊,左邊……哈哈,打不著……來呀來呀,大蠢貓……來呀來呀,左邊,告訴你打左邊了呀,來呀來呀……」張明不斷的躲避著爪豹的攻擊,玩的不亦樂乎……

「呼……呼……呼……」爪豹劇烈的喘息了起來,豹子本來就不是持久性攻擊的動物,即使是妖獸也一樣,這麼長時間的攻擊,而且都是全力攻擊,還都打不到,這樣它有些疲憊了……

看著張明欠揍的表情,爪豹低吼著,眼睛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矮油,說了你打不到了啦!」張明擺了擺手,突然眼神一變,長大了嘴說道:「我去,我去,真的假的,不是真的把……不對不對,我不可能算錯,難道是真的,玩大了玩大了……不就是做了你一下么……不至於玩得這麼大吧……」

就在張明驚訝的時候,爪豹忽然全身燃起了赤紅色的氣勢……「吼……」爪豹仰天狂吼一聲,緊接著一股強烈的氣勢席捲而出,猛烈的狂風四散開來,吹亂了張明的頭髮,只見爪豹原本只有物鏡十五品的氣勢節節攀升,不多時便提到了十七品……顯然,它已經激發的血晶的能力……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張明一下子跳開了爪豹的攻擊,額頭稍微沁出了一些汗水,如果是剛剛大家都是十五品,憑藉著張明預言的能力可以輕鬆的躲開爪豹的攻擊,可是這爪豹突然增加了兩品的實力可是有點為難張明了,畢竟張明本來就不是戰鬥型的,同級對戰尚可,越階對戰就有點吃力了……

張明的眼睛略微旋轉了一下,驚目光集中在了爪豹的心臟位置,在張明的推測中,明顯是心臟里釋放了大量的能量,來支持爪豹這次類似於增幅的能力……

「這地方果然詭異,難怪以前那麼多次預言都沒辦法實現,這一個爪豹竟然能夠藉助外物來實現這麼恐怖的技能……不過,還好我準備充分……」張明嘿嘿一笑,右手輕撫到自己的眼鏡上面,登時右手中便出現了一圈圈晶瑩的透明絲線,如果不仔細看還真是看不出來……

「吼……」那隻爪豹再次撲了過來,張明往後一跳,跳到一棵大樹上面,豹子是會爬樹的,更不用說是一直妖獸了,爪豹見張明又跳開了,心中極度的惱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沖了上去……

張明在林間不斷的來回穿梭,兩隻手在不斷的擺動,僅僅靠著兩隻腳控制這重心,而後面那隻爪豹收起了利爪,在林間穿梭帶著那麼大的爪子並不太方便……

「呼……」爪豹感覺什麼東西纏到了自己的肩膀,不過爪豹並沒有在意,現在它只想把那個該死的,打擾自己睡覺的傢伙給撕碎,吞掉……

「呼……」爪豹感覺有什麼東西纏到了自己的前爪,不過也沒關係,還不影響自己的奔跑,那個傢伙太可惡了,竟然跑的那麼快……

「呼……」爪豹又感覺有什麼東西纏到了自己的身體上,還在自己的肚子上繞了兩圈,弄得肚子有點勒勒的感覺……不過也沒什麼問題,什麼都當不住自己報仇的想法,擾人清夢……不……擾豹清夢之仇不共戴天!更何況那小子還在自己的頭上坐著……簡直是奇恥大辱啊……

「呼……」爪豹又感覺有什麼東西纏到了自己的后爪上,爪豹有點疑惑了,什麼東西總往自己的身上纏,抬起前爪看看貌似也沒什麼呀……爪豹有些疑惑的繼續奔跑……

忽然爪豹發現前面那個可惡的小子竟然站在一個樹榦上停了下來,面朝著自己,右手手裡似乎抓著什麼東西……還在那裡笑……爪豹疑惑的停在了不遠的樹枝上面,物鏡十五品的爪豹已經擁有一些靈智了,雖然蠢了一些,但是它還是感覺到了一些不安……

「吼……」爪豹不甘的抬了抬爪子,毅然的轉頭往回跑去,好豹不吃眼前虧。再說不就是睡覺的時候被人坐了一下子么,多大點事啊……

張明見到爪豹掉頭回去,倒是沒有太多驚訝,反而是微微一笑,手中的通明絲線輕輕一拉……

「吼……」還在空中的爪豹一下子被透明絲線給纏進了倒吊了起來,爪豹一下子慌了神,這一下子四蹄朝天,大頭向下的被纏到了空中可如何是好,有心撐破身上的絲線卻發現這絲線極為堅韌,而且不論是爪豹膨脹了身體變大,還是縮回身體變小都被捆的結結實實……

張明慢悠悠的走到了爪豹眼前,把爪豹放了下來,放到離地面還有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爪豹四肢不斷的揮舞著,可惜總也無法掙脫束縛,急的胡亂吼叫,巨大的爪子彈了出來胡亂的抓著……

「喂,小豹子,你可給我老實點,要是抓壞了我的無影,你可得把你心臟裡面的那個東西拿出來賠哦!」張明笑眯眯的看著爪豹,手裡面拿著一個鋒利的匕首拋啊拋的……忽然張明目光看向了不遠處,那裡似乎隱隱傳來了凄慘的狼嚎聲……

——

陸然降落的地方是也是一片森林,只不過陸然在落地之前就往地面扔了一個白色的圓球,那個圓球在落地的時候立刻膨脹了起來,不過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大氣墊,陸然穩穩的落在了氣墊上面,然後彈跳了一下輕鬆的落在了地面上……要是林軒和張明看到陸然這麼從容的落在地面上絕對會噴出一口老血,這倆孩子一個被啄木鳥萌了一臉,一個被大豹子追了一路……簡直慘不忍睹……

陸然落地后便緊張的觀察起了周圍的環境,在確定沒有危險之後,躲到了一個大樹後面,將周圍簡單的掩飾了一下,便掏出了通訊器……看到通訊器上面的雪花陸然也是十分的無語,沒想到在這裡面通訊器失去的作用,那麼在這裡找到夥伴就有些困難了,不過陸然還不擔心,因為有張明的存在……

陸然嘆了口氣收起了通訊器,從臨時的掩體中走了出來,那個掩體不過是為了聯繫其他人不被打擾用的,既然用不上了就立刻遺棄了。

現在陸然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選擇一條路直接往前走,期待可以碰到別的同伴,另一條路是原地等著,等待張明找到自己,然後一個一個的找到其他的夥伴,只要自己這邊六個人聚集在了一起,就不怕其他人了……

此刻陸然還不知道這地方還有一個軒轅分部,還只是認為只有忍組和降頭師組合的人才是敵人,那敵人不過只有五個人,只是千葉伍仟的存在有些棘手……畢竟是地球上的巔峰強者……

於是陸然選擇了原地等待,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胡亂走說不定會給張明的尋找帶來麻煩,還不如就這樣等著,早一刻聚集在一起才早一點有把握……

陸然靠著大樹盤膝而坐,不斷地調息,為接下來的戰鬥做準備,進入一個陌生的小世界,要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

就在陸然調息的時候,不遠處的灌木叢中漏出了兩隻黃澄澄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正在修鍊的陸然……忽然那個眼睛消失了,緊接著傳出了一陣跑動的聲音。

陸然猛地睜開了眼睛,起身走到了剛剛那片灌木叢,除了草叢什麼都沒有,不過陸然卻是瞳孔一縮,因為陸然在地面上分明有一個極淡的腳印,而依據陸然的經驗,這一定是一個狼的腳印,曾經在特種部隊待過的陸然野戰經驗可是極為豐富的……

陸然的大腦飛快的運轉著,現在明顯自己已經被狼群給盯上了,普通的狼群陸然並不怕,只是這裡面的狼群陸然可不敢大意,誰知道這是什麼狼,走還是不走?

陸然想了一秒,決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因為他知道自己在被狼群看的時候就,已經走不掉了……

「嗷嗚……」一聲清亮的狼嘯聲傳了過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陸然輕輕的抽出了身後的大槍,端在了手裡,亮黑色的槍身閃爍著懾人的光芒,接著陸然手一翻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彈夾,輕輕地扣在了黑色的槍身上面,輕輕的拉動了槍栓,右手單手執槍,槍口朝下,眼睛看著前方微微的眯了起來,耳朵也在仔細的分辨前方的聲音。

「大約八十五匹狼,實力未知,分前中后三隊,沒隊約二十八九匹狼,最後一隻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跟著,不時的嚎叫,應該就是狼王了……」陸然在心裡不斷地計算著,好在這裡十分的安靜,陸然很輕易的就聽出了狼群的大致數據。

「就當一共九十匹狼,每隻狼至多兩枚子彈,一個彈夾五十枚子彈,至多四個彈夾結束戰鬥!」陸然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逃跑或者怎樣,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在這裡等著張明,那麼就不會改變,既然有敵人來,那麼全殺光也就是了……

「呼……」一直微風吹過,樹葉隨著微風沙沙作響……

「嗷嗚……」頭狼的叫聲忽然變得嘹亮了許多,而這一聲叫聲彷彿就是進攻的號角一般,原本還是慢慢靠近的狼群們忽然加快了速度……

「咻咻咻咻咻……」一陣陣破空聲響起,每一隻狼身上都浮現出了一股淡淡的青光,隨即速度陡然加快,化作了一道道殘影,而他們與陸然的距離也在飛速的逼近著……

「恩?」 女配逆襲,有個太子好纏人 陸然一挑眉:「竟然這麼快的速度,看來之前的想法不行了……」

「砰!」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陸然猛地抬起了槍,扣動了扳機,子彈飛速的朝最前面一隻狼狂奔而去……

「嗷……」那隻狼慘叫了一聲,腦袋猛地崩裂了開來,直接被打飛了起來,屍體在空中翻了個跟頭,腦漿灑了滿地……

狼群的攻勢一頓,因為他們距離陸然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只是仗著天賦而狂奔,它們也見過能把弓射的這麼遠的……可是箭呢,箭在哪裡?不過頭狼的命令催促著群狼,群狼來不及多想,繼續狂奔……

「砰砰砰砰……」陸然開始快速的扣動扳機,速射移動靶對陸然來說沒有任何的壓力,即使是這個移動靶移動的有些快了……要知道當初陸然可是在三千米外直接將困住林軒的陣勢給破壞了,這點距離也就一千餘米,放他們過來也是因為它們的移動速度卻是快了些……

「砰砰砰……」陸然飛快的射擊著,不過有的狼一棵子彈並沒有直接打穿頭顱,所以陸然還需要再在同樣的位置補上一槍,這樣一來就降低了殺傷率……

「哼,只有物鏡十品,這樣的貨色來多少都是送死……」陸然嘴角噙著一絲冷酷的微笑,空間裝備的存在讓了陸然根本不需要為子彈擔心,況且,陸然最厲害的也不是靠子彈完成的……

在死掉十六隻狼之後,狼群終於撲到了陸然的面前,陸然平靜的躲開了最開頭一隻狼的攻擊,不退反進,擰身向前,穿梭在狼群中間,反而是朝狼群中間跑去……

前面的狼撲了個空,眼見陸然朝後方跑去,還以為陸然要去攻擊狼王,一個個不要命一般的朝陸然撲去,而中間以及後面的狼群也是同樣的認為,畢竟以前遇到的不論是人類還是妖獸都是朝著自己的王去的,迅狼們早就養成了阻止敵人靠近習慣。

只是陸然的目標並不是狼王,也不是把他們趕跑就算了,陸然深知狼族極為記仇,如果這次僅僅是打跑了它們,指不定什麼時候狼群就會再次跳出來給他找麻煩,雖然陸然不怕,但是陸然更不想要之後的麻煩,不如就這樣完全解決麻煩,所以陸然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全殲這隻狼群……

陸然在林間不斷的穿梭著,剩餘七十餘只迅狼已經將陸然團團圍住了,不過在合圍的時候,狼群再次犧牲掉了八隻迅狼,陸然的槍法讓狼群有些畏懼,迅狼們低吼著圍住了陸然卻一時間不敢攻擊了……

「恩?過來了么?還真是個狡猾的傢伙!」陸然看了看狼王的方向,看到狼群將自己圍住之後,那隻狼王也偷偷的朝這邊跑了過來。

「嗷嗚!」狼王再次叫了起來,興許是惱怒死掉了那麼多手下,也興許是看到陸然被圍心中興奮,狼王的叫聲再次催促著狼群攻擊陸然。

得到了狼王的命令,迅狼們不在猶豫不決,在一直狼的帶領下,紛紛的撲向了陸然,陸然右腳猛地一踏地面,將地面生生的踏出一個窟窿,而陸然確是接著反推的力量直接飛了起來,右手平舉著槍,左手緩緩伸開,身體在空中自由的旋轉,似慢似快……

「雨落……」陸然輕吟一聲。猛地快速的旋轉了起來,右手間猛地浮現赤紅色的光芒。

「嗡……」似乎是一瞬間,又似乎是很長一段時間,無數的子彈挾裹著赤紅色的源氣,在一瞬間迸發而出,每一個子彈準確的命中每一隻迅狼。

一瞬間,七十匹狼整齊的慘叫了一聲腦袋全部爆開,方圓幾米內下起了腦漿和鮮血的雨水,迅狼的屍體撲騰撲騰的掉落到地面上。

「噠噠!」陸然輕輕的落在地面上,再次輕吟道:「彈如落雨,雨落之處,無所遁形,生靈共滅……」

不論那個迅狼是在地面,還是在半空中,不管它直接暴露在陸然眼前,還是藏著其他狼身後,全部被一槍打爆了頭顱。真可謂是雨落之處,沒有任何一個敵人可以生存下來……

「恩?想跑?」陸然輕輕一笑,抬起了手中黑色的大槍。

原來是那隻頭狼看見自己的小弟們全部被滅掉了,差點把眼珠子驚得掉了下來,不過頭狼到底是頭狼,腦袋轉的還是非常快的,只是愣了一秒,頭狼夾著尾巴轉身就跑,連叫喚都沒敢叫喚,不過頭狼的行動還是被陸然準確的捕捉到了。

抬槍,瞄準,開槍……「砰……」子彈命中了頭狼的後退,頭狼瘸了兩步繼續跑。「砰!」子彈命中了另一條腿。「砰!」子彈命中了頭狼的腰部……前兩個還沒什麼,但是這一槍可是要了頭狼的老命了,腰可是狼族們共同的弱點,頭狼踉蹌的兩步,咬著牙還堅持的向前跑……

「呵呵,還挺執著的,送你上路吧!」陸然輕笑一聲,手上覆蓋上了赤紅色的源氣,對於這隻頭狼陸然可不會像對付之前那些普通迅狼一樣了。

「砰!」槍響,頭狼應聲倒下,頭狼的頭顱上跳起一道血注,緩緩的倒在了一邊……一隻強大的迅狼群就這樣在還沒使用血晶的能力就在一瞬間被全殲……

「嘖嘖,陸大哥還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啊……」就在陸然將黑色大槍放回到背後的時候,從側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陸然聞聲轉過身去,笑了笑說道:「你來的挺快的,我還以為你要過一陣才能找來呢……」

「老遠就聽到這凄慘的狼叫聲了……嘖嘖,那個慘啊!」張明笑嘻嘻的撥開了眼前的樹葉,低著頭對陸然說道……至於為什麼低著頭呢……因為張明現在所在的海拔可是比陸然高了半個身子啊……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卻是這張明騎在一隻一人高的巨大豹子身上,但見這豹子渾身幽黑色的毛皮如緞子般光滑,渾身沒有一絲的雜色,煞是好看,只是這豹子的脖子上拴著一個紅色的項圈,滿眼儘是不甘與無奈……但是奈何無法掙脫上面那個可惡的傢伙,只能任由之差遣……

看到這爪豹陸然眼睛一亮,這一回頭看到這麼一個大傢伙倒是讓陸然心裡一驚,不過很快他就看到了坐在豹子上面的張明,失笑道:「你這傢伙,一來就弄個妖獸騎著,還真是夠懶的……」

「嘿嘿……」張明撓了撓頭笑道:「這也沒辦法,誰讓我一掉下來就一屁股坐到這傢伙頭上去了,這也是緣分吶,嘿嘿,於是我就遵從了上天的意志,在徵求了這大傢伙的意見之後,就果斷的讓它成為我的坐騎了!」

家有萌狐要逆天 爪豹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張明,徵求意見有把人家綁在半空中用刀逼著徵求的么,還有說好的徵求意見,那脖子上的項圈是怎麼回事……你說啊,你說啊……爪豹無聲的控訴著張明無恥的暴行……

張明將爪豹的目光華麗麗的給無視了,看著滿地的狼藉略微砸了砸嘴說道:「陸老大,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的殺性重了些……這些狼趕跑就是了……」

「狼是最記仇的,你趕跑了一隻老虎也許沒什麼其他的事情,但是你若是趕跑了一群狼的話,你就準備等著無休止的麻煩吧……更何況這些狼已經不是普通的狼了,頭狼已經初步有了靈智,到時候會帶來更大的麻煩……」陸然淡淡的說道,緊接著略微撇了撇嘴說道:「倒是忘記了,要是留著那頭狼就好了,看你弄得這大黑豹還真是挺不錯的……」

「嘿嘿,那是那是,我可是非戰鬥型的,有了這黑豹的保護就會靈活許多……」張明笑著撫了撫豹子頸間的黑毛,豹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跟著這麼個主子真是不知道為了會是怎麼樣的……

「這豹子叫什麼名字?」陸然問道。

「哦,原來的名字叫爪豹……」張明說道。

「好難聽……」

爪豹羞愧的低下了頭,前爪不斷地划拉著地面上的樹葉……

「我也覺得好難聽,所以我給它改了個名字,就叫小黑,你看怎麼樣……」張明拍了拍爪豹的腦袋說道。

「比之前好了些……」

爪豹停下了爪子,耳朵略微的動了動……

「可是還是好難聽……」

爪豹再次垂頭喪氣的用前爪開始划拉樹葉……

「張明,我們接下來去什麼地方……」陸然心裡有點好笑這豹子的反應,但是現在不是擺弄寵物的時候……

張明略微想了一下,忽然噗嗤的笑了一下。

「怎麼了?」陸然歪著腦袋問道。

「哦,我們往東南方向去吧,楊晨那丫頭在那地方,她現在距離我們最近,不過那小丫頭現在似乎有了些麻煩……」

「楊晨?」陸然略微緊張了一下,緊接著就鬆懈了下來問道:「晨晨會遇到麻煩?」

「哦不,我說錯了,不是楊晨那丫頭有麻煩了,是找楊晨麻煩的那小子有麻煩了……」張明有點好笑的說道。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快走吧!」陸然翻了個白眼,騰身而起,在樹林間快速的穿行了起來,雖然嘴上說不擔心,但是心裡還是有點小擔心了,還是儘快到她身邊最好。

「好嘞,小黑,我們走嘍,駕!」張明揚聲說道,緊接著拍了拍爪豹……哦不,是小黑的屁股。

「吼……」黑豹吼叫的一聲,似乎是在抗議……不過抗議無效,只好快速的奔跑了起來……

就在張明和陸然離開五分鐘后,一個人影從樹上跳了下來,看著一地的狼屍無聲的笑了笑,抽出腰間的苦無,將每一個狼屍的心臟拋開,從中取出了血晶,然後又跑到了狼王那邊,取出了狼王心臟裡面的血晶,這一切都做完之後,面部僅僅漏出的眼睛朝陸然和張明的方向輕蔑的笑了一下,接著快速而無聲的跟了上去……

陸然並不知道這些狼屍體裡面還有更加珍貴的東西,因為那些狼還沒有使用血晶的增幅技能就全部死掉了,而最後的頭狼也是沒有使用就是死掉了,所以陸然根本沒有打算去解剖這些迅狼,因為他心裡還牽挂著小楊晨。

而知道一點的張明並沒有往這邊去推算,也是將精力都放在了尋找夥伴上面,至於小黑身上的那顆血晶張明還以為是小黑獨有的,也就沒有去管那些狼屍,而是閑聊了兩句之後就匆匆的踏上了尋找夥伴的路上。

所以這一個狼群,七十餘枚物鏡十品的血晶,以及一枚物鏡十三品的血晶就這樣白白的便宜了別人,而這個人看其裝束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東洋忍者……而看他的行動明顯提前就知道這迅狼的身體裡面會有血晶……連第九小組的成員們都不知道的秘密,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

再說另一邊,楊晨也算是這幾個人裡面比較幸運的了,興許是那人看到楊晨這個小丫頭很可愛,就把讓她輕輕的落在了一片大草地上,柔軟而堅韌的草坪接住了本就不重的楊晨,楊晨拍了拍屁股就站了起來,扛著比她人還高的唐刀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周圍。

不遠處似乎就是一片樹林,換股四周,似乎只有這一片是一片小小的草場,而周圍都是森林……

「奇怪,這森林裡面怎麼會出現一片草場?」楊晨嘟了嘟嘴,不過她也想到了這小世界裡面不能用地球上面的常識來衡量,很快就把疑惑給拋到了一邊,歡快的在這片小草原上跑了起來,她還是第一次遠離大人自己跑出來了呢,想想都興奮……

「咦,那裡有一片小湖?」楊晨跑了一陣發現在不遠處的草原和森林接觸的地方有一片小水湖,那片水湖被樹林三面環繞,而靠近草原的這一面卻是沒有任何的樹木遮擋,就像是特異為這片水湖開了一個口一樣……

「啊……那,那是……獨角獸?」楊晨再走進一點,突然發現十幾匹匹白色的駿馬在湖邊悠閑的喝著湖水,只見那些白色的駿馬有的頭頂有一個螺旋的尖角,有的有兩個,皆是肋生雙翼,神峻異常……

「哇……好漂亮……」楊晨快速的朝著那片小湖跑了過去,而那些白馬看到跑過來的楊晨先是警惕的看了看,然後就轉過頭來,繼續悠閑的喝著水……

就在此時,三個黑色的手裡劍成品字形朝楊晨的臉面飛了過來,似乎沒有憐香惜玉的情感,楊晨腳下猛地一頓,翻身躲過了三個手裡劍,手中的唐刀微微的出鞘,冷酷的看著手裡劍飛來的方向。

「小姑娘,你家大人沒告訴過你,一個人在外面的時候,不要亂跑么?」一個人影緩緩的從半空中浮現,身著一身忍者服飾……

那一邊正在飲水的白色駿馬似乎也感覺到這邊的殺氣,抬起頭來看向了那半空中的黑色人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晨收起了領域,周圍因為飛揚的塵土也終於落了下來,楊晨緩緩的將唐刀收回刀鞘,嘟著嘴在哪裡不知道想些什麼,似乎是因為沒有能殺掉對手而感覺到氣餒吧……

「唉……我的領域還是沒能發揮到極致,如果我掌握了天道的力量,即使是殺掉一個分身也能沿著飛身和主體間的聯繫殺掉主體……」楊晨踢了踢腳下的浮土,自言自語到。

忽然楊晨似乎發現這一圈的草地被自己弄得只剩下黃土了,而且黃土還拋灑的到處都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立刻再次運轉起了領域,將所有的黃土都集中在了草坪被破壞地方聚成了一小堆,然後把黃土都放在了自己的空間裝備裡面……至於那片被破壞的草坪她就是愛莫能助了,不過經歷過一番清理之後,總體看起來好多了,過幾天這裡的草就會再次的長出來……

不過,能夠用空間裝備裝毫無作用的黃土就已經很令人吃驚了,而用自己的領域來清掃垃圾……簡直就是驚世駭俗啊……如果讓那些沒有領域的修鍊者知道了,想要掐死她的心都有了,真是暴殄天物,用大炮打蚊子……

「美麗的女孩,你好……」正在此時,突然一個聲音從楊晨身後響起,楊晨嚇了一跳,趕忙轉過身來,卻看到了一個碩大的馬頭……

「哎呀……」楊晨嚇了一跳,不過仔細看來,這馬頭卻充滿了祥和與神聖的感覺……

「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那個馬頭再次開口說話。

「咦……你會說話啊,你是獨角獸么?哦,不對,你有兩隻角呀……」楊晨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眼前這個會說話的白馬,兩隻衝天的大角,下頜竟然還有一縷鬍鬚,如果不是身體太像馬了,楊晨還以為是山羊呢……

「獨角獸?」白馬疑惑了一下接著說道:「我不是獨角獸,我們的名字叫白澤!」

「白澤!」楊晨驚呼了一聲,忽然想了起來,眼前這個白馬的樣子和傳說中的神獸白澤確實是很像很像,神獸白澤在記載中可是極富傳奇色彩的神獸,根據傳說白澤跟隨了黃帝預示著黃帝後世綿延數千年的統治……

白澤知曉天下所有邪魅的名字以及弱點,所以白澤是天下所有鬼魅的剋星,擁有白澤則諸邪不侵,在古代很多家裡面供奉白澤以期驅邪,而且傳說中的捉鬼專家鍾馗的坐騎就是一隻白澤,現在這麼一個傳說中的神獸就這麼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楊晨瞬間感覺興奮滿滿……

「孩子,你知道白澤么?」白澤慈愛的看著眼前的楊晨,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在楊晨的身上白澤感覺到了一種親切感……神獸的第六感是很強的,他們會憑藉第六感來判斷敵友……

「恩恩,聽說過白澤的傳說呢……」楊晨興奮的點了點頭……此時原本還離得比較遠的其他白澤在看到頭領和楊晨不斷對話的時候,也慢慢的圍了過來,他們看向楊晨還是充滿了好奇以及善意……

楊晨和白澤頭領熱絡的聊了起來,就像是好久沒見的好友一樣,沒有絲毫的隔閡,不過這一直只是楊晨和白澤的頭領——那只有這雙角,下頜有鬍鬚的白澤。後面的白澤只是在看著,並沒有參與談話,不知是因為頭領在說話還是因為本來就不會說話……

另一邊陸然和張明已經走到了草原的邊緣。

「咦,這森林裡面竟然還有一個草原……」陸然有些驚奇的看著前面不遠處消失的樹木以及驟然出現的草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