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吼!」

虎嘯於空,聲震天穹,白嵐眾人循聲看去,一道白光飛落而下,通體雪白的小虎落在楚非梵肩膀上。

「唰!」

小虎一縱之下出現在地面上,仰天沖著靈火雙頭蛇長嘯一聲,虎目大睜,只見巨蟒身形向後退去,顯然小虎的出現讓它非常懼怕。

「小火,你怎麼了!」

「將楚帝吞噬,返回櫻花門,給你最好的靈獸內丹!」

白嵐側目看著背後縱橫虛空的雙頭巨蟒,堅定的聲音響起,可杭火靈雙頭蛇卻不敢向楚非梵靠近。

白虎為神獸,血脈高貴,至高無上,火靈雙頭蛇只是普通血脈的靈獸,見到神獸中的王者,單單血脈壓制就讓它寸步難行。

「吼!」

小虎狂嘯一聲,渺小的身軀不斷變大,幾息之間,它的身形長數丈,高數米,就連楚非梵臉上都騰起錯愕之色。

「這還是往昔在南宮曦懷中撒歡的小白,站立在自己肩上的小白?」

楚非梵喃喃自語聲響起,心神一動,影子血衛身影消失,只見白虎凌空而起,化為一道殘影向火靈雙頭蛇掠去。

「嘶嘶!」

「嘶嘶!」

火靈雙頭蛇嚇得長嘶不斷,巨大的身影騰空而起,想要逃離白虎的攻擊,可在血脈的壓制下它根本無法起身,匍匐在地面上,完全就是在等待死亡的降臨。

白嵐,櫻花門三位強者神情慌亂,黑眸中浮現出不可思議之色,火靈雙頭蛇在櫻花門附近方圓百里,可是真正的王者般存在,從來都是百獸向它臣服,今日一隻白虎竟然它恐懼如此,毫無還手之力。

貧窮限制了白嵐的想象,她就算到死也無法知道眼前的白虎,是一隻血脈高貴的神獸。

白虎巨大的身影凌空落下,血盆大口吞噬下去,只聽雙頭蛇慘叫一聲,緊接著濃郁的血腥之氣飄散而來。

「轟隆!」

「轟隆!」

巨蟒的尾巴在空中搖曳,四周的樓閣倒塌,地面上石板反卷而起,漫天的煙塵飄飛。

瘋狂的掙扎持續片刻,巨型蛇尾轟然跌落地面,大地炸裂作響,煙塵碎石飛濺而起,巨大的氣浪拍打在長街兩旁。

白嵐和櫻花門強者大驚失色,看著靈火雙頭靈蛇被白虎瘋狂吞噬,四人花容失色,秀眉緊蹙,倩影不自覺向後退去。

「門主,楚帝陰險狡詐,實力恐怖霸道,絕非我等可以撼動,馬上撤退,不然我等都要隕落於此。」

「是啊,門主,屬下感覺到兩股強大的真氣波動,正向我們靠近,想必也是楚帝的援手,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三名女子緊握手中長劍,聲音顯然有些慌亂,目光匯聚在白嵐身上,等待著她的決定。

白嵐痛失火靈雙頭蛇,心中怒火中燒,恨不得飲其血,啖其肉,森寒的目光注視著楚帝。

「爾等亂我皇都,想要刺殺朕,若是讓你離開,那豈不讓天下人笑話。」

「犯吾楚者,死!」

「這是我們楚國第一條規定,也是鐵律,何人觸犯,都必死!」

楚非梵周身浩瀚磅礴的真龍之氣釋放,無數道罡氣劍芒縈繞虛空,劍光四射,光芒萬丈,此時他的身形完全就是一柄神兵利器。

「萬劍歸宗!」

無數道劍光縱橫虛空,匯聚成一道劍海,瘋狂的向白嵐四人身上斬殺而去。

「走!」

……….

「轟!」

「轟!」

一劍之威,地動山搖,皇城百姓只知城中發生大戰,卻無一人敢靠近一探究竟,狂暴的真氣波動下,普通人那可是觸之必死。

漫天的塵埃漂浮而起,地面上出現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白荏的身影蹤跡全無,可三名武皇境強者中一人被震傷倒在地面上。

女子看著楚帝向她逼近,玉手捂在肩膀上,身形不斷向後退去,所過之處地面上出現一道醒目的血痕。

「蘇鳳卿?」

「居然不是扶桑帝國之人,為何要加入櫻花門?」

眼前被重傷的女子就是花桂坊中,那位飄然出塵,清麗蓋世的女子。

此時她素白的長衫,已經被鮮血染紅,臉色蒼白如紙,身上的真氣在不斷的消散。

「小桂子,將她送往華佗府中,讓華神醫和逍遙葯尊者為她療傷,朕留著她有用。」

「另外通知城防營前來打掃長街,明天中午朕要看到這裡恢復如初。」

「奴才領命!」

小桂子帶著蘇鳳卿離開,縱身一躍消失在長街盡頭,就在此時虛空中傳來兩股真氣波動。

「唰!」

「唰!」

兩道身影凌空落下,他們手中拎著兩名女子,豁然就是剛剛逃走的白嵐和其中一名武皇境強者。

「葉孤城,西門吹雪,你二人怎麼來了?」

「回龍尊,我二人感覺到此處有劇烈的真氣碰撞,擔心有江湖強者在皇都作亂,所以趕來查看。」

「沒想到有三人想要逃走,這兩人修為微弱就被活捉,另一人身受重傷而逃,沒有半年的時間的休想再出來興風作浪。」

葉孤城稟拳施禮,縹緲淡然的聲音響起,抬手將白嵐扔在楚帝腳下。 晚間,吉祥坐在家裡的地板上,把《後宮甄嬛傳》的各個主要角色都擺放一排。

又把她心儀的演員,放在角色的下面,看起來就像在擺陣一樣。

使得每一個角色下面都有幾個人選,這還只是初步了解,吉祥會邀請這些演員到她的劇組來試戲。

不排除一些演員可能會出現檔期衝突,來不了她的劇組,這個也要平常心看待。

吉祥自認為她還沒有到那種,她邀請,別人就立即把其他的戲都推掉,只上她的戲的程度。

而且她準備戲的時間每次都比較快,別人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下一部戲什麼時候開始。

再加上不能保證自己到底能不能上吉祥的戲,基本上對待演吉祥的戲也就是隨緣了。

不過,也有例外。

鄒瑜,這個被譽為吉祥粉絲第一吉祥物的人,也是一個有錢任性的主。

上次從吉祥那裡買歌,還把吉祥給惹惱了,他就一直試圖修復關係。

私下裡已經多次約吉祥,吉祥都以忙為由,拒絕和他見面。

但他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吉祥,他一直認為他關心吉祥比姜安關心吉祥還要多得多,可惜,姜安把男朋友的名額佔了。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已經播完了,按照吉祥以往的節奏,新劇應該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一直沒聽說在招聘演員。

雖然不知道吉祥什麼時候啟動下一部劇,但是鄒瑜掐指一算,就覺得應該也快了,別問細節,問了就是第六感。

鄒瑜決定不再等,要主動出擊,一定要在吉祥的新劇中出演一個角色,必須到吉祥面前去晃一晃。

晃好了,就能把吉祥對他殘存的哪一點不好的印象抹掉。

晃不好?

那不存在,他鄒瑜是什麼人,行走的荷爾蒙,美女的收割機啊!

給自己鼓了鼓勁兒,鄒瑜決定今晚造訪吉祥的家,帶上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

嗯,沒聽說吉祥玩遊戲,但是鄒瑜當紅的遊戲都準備了兩套,表現得就是一個心誠。

古城紅寶石小築,鄒瑜的房子就在吉祥所在樓棟的斜前方。

每次鄒瑜住在哪裡的時候,都是通過吉祥家的燈亮來判斷吉祥是不是在家。

這一晚,鄒瑜一到紅寶石小築,就直接把車開到了吉祥的樓下,然後開始數窗戶,判斷樓層,再看燈光。

脖子都仰累了,終於數清楚了樓層。

吉祥家燈光大亮,鄒瑜立即心情大好,好兆頭。

把車直接開到地下室,下車又把各種禮物提滿了兩隻手。

東西多到不放在地上,他就不能用手按電梯按鈕。

為表示誠意,鄒瑜沒帶助理,從準備「賄賂」吉祥開始,鄒瑜就開始給自己洗腦,必須要表現誠意。

細節就見誠意啊!

按電梯按鈕也很神聖,鄒瑜不能讓禮物落地,他提起膝蓋,想用膝蓋去按。

夠……不……到。

越高層,按鈕的位置就越高。

雖然知道電梯按鈕可能會比較臟,鄒瑜還是心一橫,用額頭撞了上去。

運氣不錯,瞄得挺准,一次就成功地撞對了按鈕。

鄒瑜再次開心,嗯,好兆頭。

電梯很快就到了二十九層,鄒瑜站在吉祥的門前,看了看門鈴,頭一低又撞了上去。

門鈴響了,但是沒有人出來。

鄒瑜再撞門鈴。

這次,沒多久,門就被從裡面打開了。

鄒瑜如花笑顏,就知道吉祥不會這麼無情的,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

但在看到開門人的一瞬間,鄒瑜的表情一下子凍在了臉上,「姜安」?

姜安肉眼可見的憔悴也不耽誤他表達對鄒瑜的不滿,輕飄地看了一眼鄒瑜,姜安轉身就往房間里走。

鄒瑜愣了一秒,門就差點在他眼前關上,快速伸出右腳,阻斷了欲自己關上的門。

「姜安,你就不能放當個人吧,看我這麼辛苦,你就不能接一下?」

鄒瑜吵吵嚷嚷地邁進了門裡,趕緊把手上的東西放在地面上,再看手,有兩個手指都已經有發紫的跡象了。

東西實在是太多太重了。再摸摸額頭,今天可是把額頭辛苦壞了。

姜安只給鄒瑜一個不耐煩的後腦勺,沒眼力見的傢伙,沒看到他回來了嗎,還進什麼進。

沒管姜安的不良態度,那傢伙就沒看他順眼過。當然,他們兩個互相看不順眼。

鄒瑜站在門口就看到坐在地板上,背對著他的吉祥在搗鼓什麼。

匆匆把鞋一脫,拖鞋都沒穿,鄒瑜就直奔吉祥而去。

走近了才發現,吉祥竟然在「配對」,一個角色配多個演員。

鄒瑜嘿嘿一笑道:「就知道你快要倒騰下一部電視劇了。」

吉祥抬頭掃了鄒瑜一眼,眼神不大友善,來就來吧,沒看到人家在思考呢嗎,嚷嚷什麼?都打斷她的思路了。

鄒瑜縮了縮頭,悄悄地蹲下。

仔細地看了一圈,發現沒有他的名字,鄒瑜看吉祥的眼神就又多了幾分小心。

這可真要自己爭取了。吉祥完全沒考慮過他啊!

必須爭取,爭不上男一號,路人甲總是行的吧,群眾演員還是要的吧。

姜安在廚房,看樣子是在準備吃的。

看這意思吉祥應該也沒有吃呢。

鄒瑜趕緊站起,快走幾步走到門口把裝有食物的袋子又一個個提了起來,送到廚房。

求人辦事,禮物不能少了。

知道鄒瑜進了廚房,姜安頭都沒抬,他正在等水開。

鄒瑜自來熟,一邊把食物從袋子里往出拿,一邊小聲和姜安問道:「剛回來是不是?」

姜安給了他一個「知道還廢話」的眼神。

接收到姜安的眼神,鄒瑜直接就給忽略了過去。就寒暄一下,都別當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