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們幹了什麼來著?」光頭男人有些神離道,兩位隨從也是紛紛搖頭:「貌似我們是要回宗門來著?」。

「呃,我們幹了什麼來著?」光頭男人有些神離道,兩位隨從也是紛紛搖頭:「貌似我們是要回宗門來著?」。

「哦,好像是這樣啊!」光頭男子整個人有點迷,外城區人煙稀少,雖然還是時不時會有幾個人出來掃雪,但他們見到光頭男子一行人後也只是略微看了一眼便又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

御監司內,柳長卿幾人正各自進行著自己的訓練,幾人或是打木人樁,或是做俯卧撐,總之起訓練強度不用多說自然要比低級御監司強得多。

柳長卿、趙伏天二人早已累的滿頭大汗,而此時的洛臨淵卻一個人在屋檐上枕著手臂,翹著個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哼著小曲兒。

然而他們各自都忙著呢,就是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洛臨淵在偷懶。

這種訓練對於他來說毫無意義,小爺我十年前就不搞這些了。

洛臨淵見葉傾嵐也不在,索性決定到處去逛逛。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覺得出去逛怕是不太妥,於是決定去低級御監司轉轉吧,看看這低級御監司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低級御監司的院落與高級御監司院落相隔幾條長長的青石板路。

低級御監司院門外也有兩個人在看門,但洛臨淵怕他們告知葉傾嵐自己跑到低級御監司來了,所以他並未走正門,而是從半路上翻牆進去的。

一進去他便發現這裡是真的大不相同啊!低級御監司的院落起碼是洛臨淵他們院落的數倍之大。

大約有百來個房間,不過想想也是,畢竟低級御監司原本人數就佔了御監司總人數的百分之八十幾,再算上這屆招收的一批新成員,低級御監司人數自然較多。

不過這裡的環境和布置比洛臨淵他們的院落差遠了。

正當洛臨淵驚訝這裡面積之大的時候,傳來了一陣呼喊聲和幾聲叫罵聲。

洛臨淵循聲望去,只見不遠處有一個比武用的中型擂台,上面站著兩個人,其中一位少年身材從遠處看上去很瘦小,但走近一看他渾身的肌肉竟然異常結實。

他一頭棕色的短髮,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堅毅與不屈。

而另一位一看便知是個紈絝弟子,作為御監司卻連官服都不穿,身著錦繡長袍,腰間還佩著個青玉環,眼神中充滿了不屑與傲慢。

這兩位在擂台上準備比武,短髮少年雖然看上去不錯,但從氣息上看他的境界應該要比那紈絝弟子低了一籌。

少年看上去應該為後天三層,而那紈絝子弟估計是個後天四層武者。

武道境界中每個境界都分為十層,其中一到三層為初期,四到六層為中期,七到九層為後期,十層便為大後期,也稱為圓滿、巔峰。

之前那紫袍男人應該就是先天一層,而光頭男子應該是四層。

擂台之下圍著許多人,他們也分為兩個陣營,一方是為短髮少年加油助威的,而另一方則屈服順從於那位紈絝子弟的勢力之下,對著短髮少年一陣謾罵。

短髮少年步履穩健,看得出根基不錯,但他的招式太過死板,不懂變通,每一招每一式都如同從武籍上照搬下來的一樣。

而那紈絝子弟卻是步步緊逼,招招致命,感覺欲要置短髮少年於死地。

短髮少年因為境界和招式的欠缺,最終被那紈絝子弟撂倒在地。

然而這時,那紈絝子弟還未收手,他突然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猛地刺向短髮少年。

頓時四下里一片尖叫,眾人都給嚇傻了,一位長相儒雅、氣度不凡的少年見狀正要上前制止時,卻被洛臨淵搶先了一步。

只見洛臨淵身法詭異,如同是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了那紈絝子弟面前,他屈指一彈,整個匕首剎那間碎成了渣。

眾人只聽得幾聲清脆的匕首碎裂聲。

四下里的人都不知道洛臨淵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只覺這一切發生得太快,洛臨淵就像是憑空出現在眾人眼前的。

剛要一步踏出的那位少年見狀身軀一震,連忙收住半空中的腳,由於收的太急差點就摔了個跟頭。

見到洛臨淵的官服后,四周又是一片驚呼。

「這……這官服!」

「高級御監司!!!」

「我去,高級御監司怎麼到我們這兒來了,這下可有意思了!」

那紈絝子弟看著手中的斷匕首一臉震驚道:「你是何人?!」。

洛臨淵面露威容嚴肅道:「你剛起了殺心?怎麼,難道你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殺同僚不成,年紀輕輕卻是如此心狠手辣啊?」。

洛臨淵向來最為痛恨這種背叛同伴、背信棄義的小人行為。

「你在教我做事?」那紈絝子弟頓時有些惱怒,他舉起斷了半截的匕首猛地捅向洛臨淵。

洛臨淵嘴角輕輕一揚,他出腳快若雷霆,如同一道平地而起的驚雷,他一腳向著那紈絝子弟的襠部踢去。

隨後一聲震耳的慘叫聲劃破了長空,欲要衝上那九天雲霄。

那紈絝子弟捂著襠部倒在地上渾身抽搐,他口中吐著大片白沫,只感覺自己已經死了。

洛臨淵見狀笑著蹲下身子拍了拍那紈絝子弟的臉說道:「我是在教你做人!」。

隨後洛臨淵起身將短髮少年拉了起來,「多……多謝前輩相救!」短髮少年抱拳支吾道。

洛臨淵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無妨,你的基本功不錯,就是招式太死板了,練武不是你這麼練的,還有你要記住,年輕人嘛,打架講什麼武德啊!」。

短髮少年撓著後腦勺思索著洛臨淵剛才那番話,正當這時低級御監司的院門被人踢開。

隨後就見葉傾嵐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她身後跟著那四位大漢。

他們剛因擅離職守被葉傾嵐訓斥了一番,此刻一個個都低垂著腦袋不敢說話。

葉傾嵐見到洛臨淵后神色嚴肅的質問道:「你在這兒幹嘛?叫你訓練你卻跑來這兒打架是吧?看來得給你單獨來點懲罰了!」。

洛臨淵一臉苦逼樣,卻聽這時那短髮少年連忙維護道:「大姐頭您錯怪這位前輩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短髮少年將先前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道了出來,洛臨淵心中頓時感激涕零,「嗚嗚,少年郎啊,還是你講義氣啊!」。

葉傾嵐聽了后既吃驚又憤怒,吃驚是因為竟然有人膽敢光天化日之下殺害同僚,憤怒是因為這紈絝子弟壓根兒沒把御監司的律法當回事兒,公然挑釁權威!

她走到那紈絝子弟身前冷冷地看著他,語氣冰冷的說道:「公然蔑視御監司法令,欲殺同僚,而且身為御監司還不著官服,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必要待在這兒了,我正式宣布你被革職了!」。

那紈絝子弟一聽勃然大怒,他顫巍巍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怒喝道:「你敢革我職!告訴你,小爺我可是北府齊家的人,就算是你老子見到我齊家的人也得裝孫子,小爺要不是看在你這妞長得美艷的份上,老子才不稀罕來你這垃圾御監司!」。

葉傾嵐聞言整個人怒火中燒,她一個響亮的耳光扇在了那紈絝子弟的那張臭臉上,四下里眾人皆是一驚,那可是北府齊家的人啊,大姐頭你說打就打啊!

紈絝子弟捂著通紅的左臉,他咬了咬牙后發出一陣怪笑:「呵呵,可以啊,你們都給我等著!等我回去告訴我父親后,我們北府齊家的高手定會踏平你們御監司!」。

眾人一聽立即慌了神,北府齊家什麼來頭,元武城武道世家之首,底蘊之豐厚,若他們出手,御監司還真有些麻煩了。

洛臨淵扶了扶額頭感覺有些頭疼,「嘶,怎麼又攤上個齊家的廢物玩意兒,這齊家怎麼凈是培養些蠢貨出來,果然該來的麻煩還是躲不掉啊!」。

葉傾嵐不以為意,她沖那紈絝子弟冷笑道:「屁話放完了嗎?放完了就趕緊給我滾!」。

那紈絝子弟心中一陣咒罵,「等著吧,你們早晚都得死!」。

他夾著雙腿一顛一顛的往御監司大門外走去,他邊走還邊轉頭惡狠狠地瞪著洛臨淵,心中不知問候了洛臨淵祖上十八代多少遍。

等到那紈絝子弟離開后,眾人臉上依舊帶著驚恐和不安,招惹上齊家以後出門都要小心點。

葉傾嵐見狀連忙安撫道:「好了各位,不必驚慌,我們好歹也是官府,官有官的規矩,國有國的律令,他們區區一個家族而已,有何資本與官府為敵,若真的亂來他們必將是滿門抄斬!」。

眾人聞言覺得很有道理啊,於是紛紛鬆了口氣。

隨後他們又紛紛把目光投向了洛臨淵,眾人對這位突然冒出來的高級御監司很感興趣。

「你們都看我幹嘛?」洛臨淵撓了撓頭,小小的眼睛充滿了大大的疑惑。

低級御監司向來不與高級御監司有多大聯繫和來往的,所以眾人都對洛臨淵很是好奇。

葉傾嵐見狀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她覺得可以藉此機會讓高級御監司與低級御監司們互相了解一下。

隨即她派人叫來了柳長卿、趙伏天等人,他們幾人也是初次來到低級御監司院落內,他們倒是好奇葉傾嵐叫他們來幹嘛?

只見葉傾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沖眾人笑道:「各位,為了增進低、高級御監司之間的感情,我認為有必要辦一場友誼比武,你們一百來位低級御監司可以輪流挑戰他們五位高級御監司。」

「若有打贏了的,本姑娘直接把他遷升到高級御監司中來,公平起見,由你們一百多位人自己投票表決是否舉辦這場比武,少數服從多數!」。

老一屆的成員聞言自然是個個摩拳擦掌,神情異常激動。

新一屆的成員卻是一個個面色難堪,他們可是見識過這幾人的厲害的,尤其是那沈墨秋和朱洺昊。

洛臨淵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主要是這貨他娘的打架不講武德啊!

最終投票結果是不贊同居多,贊同居少,葉傾嵐輕輕地笑著,笑得看上去人畜無害。

「既然結果已經出來了,那麼我宣布這場比武正式開始!」。

那些不贊同的人差點沒一口悶血噴出來,我特發,說好的少數服從多數呢?你不講民主啊!

只見洛臨淵搓了搓手,臉上帶著「和藹」的微笑說道:「各位放輕鬆,你們一天練武也挺辛苦的,讓我們這些人給你們一些上層人員的關懷!」。

眾人一聽只覺背脊一涼,感覺他娘的大事不妙!ps:求訂閱,求支持!

既然事情談好了,那接下來幾人自然是接著喝酒了。

幾個人推杯交展,沒一會一個個就醉醺醺了。

尤其是何凡,今天張曉楓幾人都特別照顧了他,頻頻向他敬酒。

何凡自然也是來者不拒,最後直到真喝不下肚才叫停。

「好了,改天我們再喝,今天就

《神豪從十倍增益開始》380章。 ,

[]

溫栩栩頓時全身都繃緊了,感覺到胸腔里猛地跳了一下,就連呼吸,一下子都失去了平穩。

她從來沒有去過他住的地方。

五年了,當初她和他結婚,就連他的面都只是新婚那天見過一次,就再也沒有看到了,她又怎麼會有機會去他住的地方呢?

她還記得那個時候,她待在霍家,她知道他在外面還有另外住的地方,可是,她從來不敢去看。

他的消息,她也不敢打聽,她甚至都不敢太提他的名字,就生怕提了,有人會傳到他的耳里,然後讓他更加的生氣。

現在想想,她那個時候真的卑微到連自己的尊嚴都沒了。

可五年後,她才剛回來,被帶去霍家的第一個地方,就是他住的淺水灣,想想,還真是諷刺的很!

溫栩栩望向了窗外。

深秋時節,夜幕降臨后,已經有些寒涼,一眼望去,偶爾零星閃過一兩道人影,讓這座城市看起來更加的冷冷清蕭瑟,就連兩旁昏暗的路燈,都如同蒙上了一層白霜。

「太太,總裁他今天剛出院,待會你到了那裡,見到了他,如果他態度不好的話,你……可不可以先忍忍?我擔心他要是再生氣,會……」

「你放心吧,我是一個醫生,我比你更清楚這些,我不會刺激他的。」

溫栩栩收回目光,淡淡的回了句。

小林聽到了,這才在前面長舒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