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嬸,你別放心上,大家鄉里鄉親的,我不在的時候還多虧了你們照拂我家。」

「周大嬸,你別放心上,大家鄉里鄉親的,我不在的時候還多虧了你們照拂我家。」

「那些都是小事,怎麼比的上媛媛的事。」

「大家都是鄉親,周大嬸你就別過意不去了,好好照顧周媛就行了。」華新說完,旋即便離開了周家。

「小弟。」

他剛從裡屋出來,就碰見了趙冉。

「趙姐,你還有什麼事嗎?」華新好奇的道。

「呃……實在是天黑了,鄉里這路也不好走。」趙冉不好意思的道,「尤其是狗太多,你能送趙姐一下嗎?」

「哈哈。」

華新莞爾笑道:「你們城裡人是習慣不了我們這鄉卡卡里的小路的,走吧,我送你。」

「那麻煩你了。」趙冉一臉的不好意思。

「沒事。」華新沖著周家大嬸嚷嚷了一嗓子,隨手拿了一個手提燈,「走吧。」

「汪汪汪。」

「汪汪汪。」

剛剛走出沒多遠,隔壁院子裡面的土狗就沖著趙冉汪汪叫了起來。一時間,引得鄉里的狗此起彼伏的狂吠著。

趙冉手裡提著看水問米留下來的神水和神米,專註得盯著腳下的小路。

鄉間小路又小又狹窄,還凹凸不平,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崴了腳。

「走這邊吧。」華新用大燈照著一條小路道,「這條小路過去,就是一條渣滓路,路比較寬,不過就是不太好走,總比滾到水田裡面去的好。」

趙冉小心的走在前面,華新在後面給她照著路。

大燈如同探照燈一般照著趙冉,她就彷彿舞台上的白天鵝一般。

纖細修長的雙腿,渾圓的臀部,挺拔的身段,煞是迷人。

不過,她穿著黑色的紅底細高跟,走在渣滓路上。走起路來,一扭一拐的,完全破壞了那份優雅的姿態和美感。

「哎喲。」

突然,趙冉腳一崴,人就向著一邊倒去。

華新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趙冉這才穩住了身子,避免了狼狽。

「你沒事吧?」華新手中的大燈照向趙冉的腳下。

「我沒事。」趙冉一手撐著華新的手臂支撐著身體,一邊看向自己的右腳。黑色紅底細高跟陷進了沙子里,整個腳背崴向一邊,她緩慢的提起自己的右腳。

「嘶。」

趙冉疼得發出嘶嘶聲。

「很疼?」

「還好。」趙冉搖了搖頭。

「不過,你的高跟斷了,你怎麼走路。」華新照著趙冉的高跟鞋道,「這一路上的渣滓,你們城裡人光腳可走不了。」

「你扶著我。」華新對著趙冉說道,「把那隻高跟鞋也脫了,我幫你把高跟也扳斷吧。」

趙冉輕輕的用右腳觸地,想要脫掉左腳的高跟鞋。

「嘶。」

她右腳剛一觸地,人就矮了一大截,右腳疼得她根本站不住腳。

幸好華新眼疾手快攙扶著她另一隻手才沒讓她摔在地上。

「先到一邊坐一下吧。」華新照著渣滓路邊的一塊大石頭道。

旋即,他攙扶著趙冉想要走到路邊。

但趙冉左腳穿著黑色紅底的細高跟,右腳疼得根本走不了路。

她攙扶著華新,一提左腳就是用跳的。

「趙姐,你這樣可不行。」華新見趙冉想要一蹦一蹦的走到路邊,道,「就你這黑色紅底的細高跟,這樣跳著走還不得把另外一隻腳給崴了啊。」

「我抱你吧。」華新彎下腰就準備抱住趙冉的小腿肚子。

「還是我自己走吧。」趙冉有些不好意思,這黑燈瞎火的,又是在人生地不熟的鄉下,她的心裡還是有些打鼓。

‘ 「好。」

「那你走吧。」

華新突然鬆開了趙冉。

「啊……」

趙冉猝不及防之下,整個人做著金雞獨立,可是平衡性實在太差,左搖右晃得直望後仰,右腳下意識的踩向渣滓路面。

「嘶!」

右腳結結實實得踩在了渣滓路上,尖銳的渣滓扎得腳心鑽心的疼,腳踝更是傳來針扎般的刺疼,就要坐在渣滓路上。

「啪。」

華新順勢撈起趙冉,一把抱了起來。

「啊!」

趙冉如同驚恐之鳥般尖叫著,雙腿踢踏著,張牙舞爪的向著華新臉上抓去。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

「啪啪。」

華新雙手抱著趙冉,儘管把頭往後仰,任然沒能避免趙冉的九陰白骨爪就這樣招呼在自己的臉上,發出啪啪的聲音,臉上也被她抓出幾道血痕,傳來火辣辣的疼。

華新從趙冉的身上看到了穎姐,他的眼前不由浮現出了穎姐的影子,她是那麼的高貴,那麼的優雅,那麼的漂亮。

可她最後盡然死了,死了,被自己逼死了。而她一生都在補償自己,可自己卻不知道,反而恨了她十幾年,直到她死。

他恨,恨自己,恨穎姐。

「不識抬舉,那就如你所願。」

華新眸子里的恨意轉化成冷邪厲芒,雙手望前一丟,趙冉一屁股就坐在了渣滓路上。

「啊……」

趙冉被華新丟得背過了氣去,結結實實得坐在了渣滓路上。尖銳的渣滓扎得她屁股傳來鑽心的疼,而坑坑窪窪凹凸不平的渣滓錐得她屁股和背部傳來一處又一處的巨疼,讓她躺在渣滓路上不敢亂動,直感覺渾身發僵,疼痛才稍微好點。

「熬……」

趙冉被摔得背過了氣去,疼得一陣熬叫,半響才緩過氣來:「你有病啊。」

「你讓我放的,所以說,你才有病。」華新一臉邪魅,他鬼醫邪華上窮碧落下黃泉,下鬼界,闖神禁。所求不過心中執念,行事手段詭邪,只求一心,不論正邪。

「你是不是男人。」趙冉這才緩過氣來,雙手緩緩得撐地想要坐起來。

「你可以試試。」華新嘴角勾了起來,赤果果得道,「你長的不錯,很漂亮,有氣質,身材好,我想扒了你睡你。」

趙冉渾身驟然一僵,滿腔的火氣瞬間被澆滅。

「你……小弟,你就別和趙姐開玩笑了。」趙冉心臟狂跳,強裝笑顏想要緩和氣氛。

「我不喜歡廢話,也不喜歡開玩笑。你很漂亮,有氣質,身材也不錯,我就是想要扒了你然後睡你。」華新一臉霸道。

「……」

趙冉渾身發冷,目光所及除了手提燈的光束外,四周黑燈瞎火的只有遠處昏黃的燈光,她的一顆心如墮冰窖。

「小弟,你要冷靜,可不要胡思亂想啊,犯法的事可做不得,那是要坐牢的。」趙冉循循善誘的勸戒道。

「錯。」

「犯法的不一定坐牢,坐牢的不一定犯法。」華新眼中閃爍著冷冽的肅殺之氣,「十年冤獄,我華新坐夠了。那就只有扒了你,睡了你,殺了你,再剁了你,然後喂狗。」

一句,趙冉驚恐。

一句,趙冉顫抖。

一句,趙冉膽破。

華新旋即把趙冉從地上抱了起來,後者渾身顫抖如篩子一般隱隱傳來恐懼的抽泣之聲。

華新沒有理會,把趙冉放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坐好,這才蹲了下來,看向她崴腳的腳踝。

腳踝處紅腫了,並且腫起了個大包,泛著黑紫色。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難看。」

華新沉吟道,旋即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針灸木匣子,取出金針,青木真氣灌注金針內,以氣馭針,金針泛著青色的針芒,閃電般的刺向趙冉紅腫的腳踝。

「照海,太白,中封……」

「華氏針灸麻醉術。」

「華氏古揉術。」

華新雙手掌心灌注著青木真氣,揉著趙冉腫脹泛著黑紫色的腳踝。

而他這麼一摸,趙冉渾身發顫,條件反射式的想要抽回腳,卻被華新霸道的拽了回來。

她就再也不敢抽回腳,整個人獃滯的望著華新以華氏古揉術替給腫脹的腳踝推宮活血。

她神情獃滯,眼神空洞。連腳踝沒有一絲疼痛都沒感覺到,心中一片絕望。

小片刻時間,趙冉腫脹的腳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除了白皙的腳背泛著圓潤的血紅色外,一切如常。

而趙冉卻什麼都不知道,心裡只顧著掙扎糾結。華新如果真要扒了她睡了她,她應該怎麼辦?是躺著任憑對方啪啪以保命為主最後報警,還是寧死不從最後可能被對方強了,殺了,剁了呢?

「給你。」

華新撿起趙冉的黑色紅底細高跟,扳斷了鞋跟丟在了趙冉的身前。

可趙冉失魂落魄,眼神空洞,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啪。」

華新伸手打了個響指,才把趙冉的魂招了回來。

旋即,一手捏著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精緻的臉蛋。

「嗚嗚。」

「嗚嗚。」

趙冉渾身一顫,喉頭梗咽著。

華新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嘴唇印了上去,來了一個深深的法式濕吻,極盡的品嘗著她檀口的馨香和香滑。

還未到最後一刻,趙冉內心一片無助,不知該如何辦,只能任憑華新施為。

半響。

華新才余猶未盡的鬆開了趙冉的下巴。

「我華新從不做虧本的買賣,一價一醫是我的準則,這便是你的診金。」華新一臉霸道的說。

但趙冉的魂已經丟得七七八八了,整個人傻愣愣的。

「啪。」

「你還不走?」

華新見趙冉失魂落魄,獃滯的神色,臉上邪氣四溢:「或者你是在等我扒了你的衣服,就在這裡和你啪啪么?你要是願意,我倒也是不介意的,畢竟你還是很漂亮的。」

「啊……」

華新一個響指召回了趙冉的心神,她這才驚醒,驚懼的看著近在咫尺的華新。

「你……你……」

趙冉不確定華新是什麼意思。

「穿上,走。」

華新指了指渣滓路上沒有根的高跟鞋。

「哦哦。」

趙冉惶恐,連忙穿好了高跟鞋。

「給你。」

「你的神水,神米。」華新淡淡的把袋子遞給了趙冉,後者麻木的接了過來。也不知道華新究竟什麼意思,看著華新不顧自己,徑直往前走。

她望了望華新的背影,突然一咬牙,提著袋子拔腿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不用回頭,華新也猜到了趙冉的舉動:「你再跑,我真的在這裡就把你給扒光然後強了,你只要敢反抗,拿就先強,再殺,再剁,再喂狗。」

‘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