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去就行了。我們等你的好消息。」花襲伊說道。

「呵呵,你去就行了。我們等你的好消息。」花襲伊說道。

其實帶著花襲伊等人去找第十塊木炭,也不會得到什麼幫助。

不帶去,那又不放心。

羅陽左右為難,說道:「花姐,你們敢留在房間里等我不?」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我們跟著你去也行!」

若要她留在房間里,那她寧願跟羅陽出門。

「大家都跟我去?那好,現在就走。」羅陽打了個響指。

眾人晚上都是和衣而睡,不需要再換衣服,說走就走。

出到外面,人海茫茫,也沒人知道去哪兒找第十塊木炭。

羅陽也沒有頭緒,只好問血煞子。

「莫邪小姐,你知不知道在多大距離之內能感應到第十塊木炭?」羅陽問。

「別人不是說了?你看我發紅光,就說明第十塊木炭在附近了。快把魂珠給我!」血煞子催道。

這個請求,羅陽難以答應。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已來了天江市,羅陽還打算把魂珠還回給她們。

只要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答應不再纏著羅陽,那她們開什麼條件,羅陽能滿足的都會給她們。

若把魂珠給了血煞子,屆時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要魂珠,羅陽就不知該怎麼辦了。

「莫邪小姐,聽我說。現在還不能給你。我還要去找我朋友談過,要是她們不想要魂珠了,我就給你。」羅陽說道。

「魂珠就是我的!不是誰的!」血煞子怒道。

這時候爭論這種問題,羅陽不感興趣。

「莫邪小姐,莫急。是你的遲早會歸你。我倆是同一線戰線的,你還要我幫忙找幹將先生,你報仇,我也會幫你。急什麼?」羅陽說道。

「魂珠是我的,我需要魂珠。」血煞子惱道。

羅陽不應聲,血煞子就閉嘴了。

在度假村裡,遊客摩肩接踵,人流如潮。

若要憑肉眼去找第十塊木炭,那確實會讓人崩潰。

幸好有了好方法,但想快速找到第十塊木炭也不容易,關鍵不知它藏在哪兒。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即使找到了第十塊木炭,好像也還沒有辦法活捉它。

就算是擊殺,羅陽也還沒有把握達到目的。

有其他人在身邊時,又不便叫血煞子幫忙,不然後果更麻煩。

現今帶著血煞子和魂珠在身,若讓人知道了,那些大勢力的人就會纏著羅陽不放。

走了一段路,羅陽說道:「師太姐姐,你猜第十塊木炭大概會在哪裡?」

正問間,只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迎面走來,羅陽暗道不妙。

不意在外面碰到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羅陽有點兒心慌。

幸好以前介紹過給花襲伊等人認識,現今不用再介紹。

「這麼巧?」羅陽打招呼。

從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那拉長的臉,便知她們很不高興了。

「噯,這麼巧?」谷雪冷笑道。

花襲伊等人狐疑的盯著羅陽,顯是看出他和白蕙等人有什麼事。

若非需要羅陽保護,花襲伊等人早就走到一邊去了。

「你們要去哪?」羅陽問。

「你們要去哪?」白蕙反問。

羅陽苦笑,用眼角餘光去瞥其他人,個個都用異樣的眼神望過來。

花襲伊等人對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早就起了懷疑,幸好只是猜四人是骷髏堡的人。

若知道是萬魂宗的人,估摸早就下殺手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能活著,也是因花襲伊等人給面子羅陽。

「對了,上次你們就要美容溪水,我有一批貨了。來,我們談一談。」

一面說,羅陽往遠處走去。

意思很明顯,就是讓花襲伊等人不要跟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跟在羅陽身後,走出數十米,立在一株棕櫚樹下。

「你們先回房間,我現在去辦點事。」羅陽勸道。

「噯!見了面還想甩掉我們?!」谷雪氣咻咻道。

不是羅陽不想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忙,而是她們作為胸懷大志的美人,羅陽感到壓力山大。

以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他幫不了她們。

莫說還要面對那麼多大勢力,單說一個十生宮,就不是羅陽能對付的了。

當然,若能修鍊成飛劍劍術,那又是另一回事。

可惜八字還沒有一撇。

此時又要忙於尋找第十塊木炭,羅陽更沒多餘的工夫來修鍊飛劍劍術。

「雪妹,聽我說。不要急。我只問你們,你們想不想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羅陽低聲問。

血煞子對於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而言,那是極為重要的。

有了血煞子,她們報仇就會更加的得心應手。

「當然想得到!在哪裡?」白蕙問。

「白妹,我現在就去找。你們回房間等我。有了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羅陽說道。

白蕙同意了,但谷雪有意見。

「噯!你又想放我們鴿子?」谷雪冷道。

「雪妹,實話實說。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如果有,也是被動的,不是我真心想做的。」羅陽說道。

只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嘴角都扯出鄙夷的弧度,冷笑起來。

羅陽只得又說道:「你們的事,包在我身上。」 如果他現在沒有失去真氣,手腳沒有被鎖住,倒也不懼什麼怨靈。

反而他更加高興。

可現在,雙手雙腳都帶著鐵鐐,體內真氣全無,實力大減。

不過他也不擔心,畢竟有四鬼將在。

暫且不說三位老師,就說喬峰,覺醒了第一技能擒龍功后,實力儼然有質的提升。

看著頭上忽閃忽滅的燈光,李沖淡淡道:「這不是電路的問題,而是有鬼。」

有鬼?

獄警被嚇了一跳,他活了五十多年,鬼怪雖然沒親眼見過,但卻聽說過,他知道,鬼神之說是存在的。

尤其是在監獄,這種陰氣極重之地。

他很清楚,這所監獄,曾經是倭國小矮子的一個司令部,倭國投降之後,就改建成了監獄,在他調過來當獄警之前,經常聽說這裡鬧鬼,但具體真假與否,他也只是聽來的。

眼下,聽著眼前年輕人犯人的話,頓時脊背發涼。

「小夥子,你怎麼知道的?」

李衝心知對方是害怕了,道:「你沒感覺到么?現在的房間,比五分鐘前要冷了許多。」

老獄警心中一跳,道:「好像是啊。」

李沖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這裡在改建之前,應該是倭國的軍區司令部吧?」

老獄警嚇了一跳,不敢相信的看著李沖。

要知道,這件事對很多人來說都是隱秘,他幹了大半輩子獄警,才知道這件事的。

「你,你怎麼知道?」

李沖道:「怎麼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出一個時辰,監獄里所有的人都會死。」

「什麼!」老獄警驚呼。

李沖淡淡道:「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不怕告訴你,我的真正身份是一名捉鬼天師。」

老獄警狐疑的看著李沖。

李沖冷笑道:「不信嗎?不知道你玩沒玩過某山小視頻,你可以看看首頁,視頻中的人就是我。」

老獄警拿出手機,打開了某山小視頻軟體。

他雖然年紀大了,但對於現在的新鮮玩意也很喜歡研究,尤其是某山小視頻有發視頻賺火力的特點,他沒事也發發視頻,時間長了,也能賺兩包煙錢。

聽到李沖這麼說,他點開軟體后,直接瀏覽首頁的視頻。

視頻中,一名手持長劍,身著金色道袍的年輕人,正在與一隻長相極其恐怖的鬼怪大戰,雖然沒有聲音,但他仔細對比了視頻中的男主角后,他害怕了。

手機都差點掉在地上。

「那,那現在怎麼辦?」老獄警已經開始相信李沖。

李沖低著頭,沉默了半晌道:「把鐵鏈打開,我得擺陣。」

老獄警遲疑了一下。

今天是他值晚班,監獄死了兩個人已經讓他夠頭疼的了,一旦打開鐵鎖,讓這年輕人逃了,那他真的別想幹了。

「你不會趁機逃吧?」老獄警盯著李沖問道。

正在這時,房間的溫度似乎又降低了幾度,就連呼吸都能看到哈氣了,可想而知,陰煞之氣的凝結,已經到了何等恐怖的狀態。

「還不快點?不然一會我們都得死!」李沖也有些急了。

老獄警自然也感覺到了房間溫度的變化,不再猶豫,拿出鑰匙打開了李沖手腕和腳腕上的鐵鎖。

李沖暗罵一聲那個所謂的大人物,這鐵鐐足有二十來斤重,拿開后,手腳頓時傳來酸麻的感覺。

快速活動了一下手腳,李沖道:「走,我們先離開這兒。」

同一時間。

新城市魂組分部,一棟百層的大樓頂層。

滴滴!!

滴滴!!

大量鬼怪出現!!

大量鬼怪出現!!

警報聲響起。

頓時間,魂組的精英們連忙聚集在會議室內,一雙雙眼睛,死死盯著前方屏幕。

「天啊,距離警報響起不到一分鐘,陰氣濃度就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六十,難不成又要產生一次災難級浩劫?」馮淵盯著屏幕驚呼。

陳廣勝沒有說話,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他有些猜測,或許這件事與李沖有關。

眉心有紅色火焰的男子道:「地點在什麼地方?」

小雅看了一眼電腦,道:「正在查詢……」

不到五秒鐘,她驚呼道:「已經顯示了,地點在新城市第一監獄。」

果然。

當聽到監獄二字時,馮淵和陳廣勝不由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一抹無奈。

「陸長官,現在該怎麼辦?」陳廣勝問道。

陸長官自然就是他們口中的大人物,他全名叫陸明,是一名ss級捉鬼師。

陸明不以為然道:「放心,有我在,妖魔鬼怪掀不起什麼浪來。」

隨後道:「我倒要看看,那些妖魔鬼怪見到我后,它們還敢不敢興風作浪。」

馮淵道:「陸長官,您千萬不能大意,據說第一監獄曾經是倭國軍區司令部,如今那裡出現大量鬼怪,相信與它們脫不了關係,還是小心一點好。」

陸明哼道:「你以為我像你們這些廢物?放心吧,只要我出現,那些鬼怪自然會臣服。」

眾人聞言,心中多是憤然,但也沒辦法,誰讓對方是總部的頂尖高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