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呼!」

「轟!」

這一拳再度砸在了一座無形的牆壁上,四面八方的空氣一陣激蕩,那些數十丈高的綠草也隨之伏倒,但羅征依舊將這一拳穩穩定定的接了下來。

為了接住胡斧的拳頭,羅征將神鈞之力抽出后,擴散成一堵上百丈高的拳。

如果他只是將力量集中在體內迎接胡斧這一拳,他恐怕會像一枚鋼針,徑自鑽入胡斧的拳頭內部……

「我不信!」

胡斧咆哮了一聲,雙拳如雨點一般朝羅征落下。

羅征凌空而立,單手微抬,無形的神鈞之力擴散之下,將周圍的透明空間微微扭曲,形成一個高大的力量牆壁,卻是將胡斧的攻擊盡數擋住。

羅征打算等這象人的力量耗盡,再同它好好溝通。

可就在這時,地面上的鳳歌忽然提醒道:「羅征,後面……」

提醒歸提醒,鳳歌倒不擔憂羅征的安危。

象人族擁有上千丈的高度,的確是駭人,可不過是十七重光域內的生靈,力量就算強大也不會強的離譜,憑它們應該拿羅征無可奈何。

羅征剛剛回頭之下,就看到一隻巨手朝自己抓來,這巨手覆蓋之下,將羅征一把捏在手中,這頭象人居然想將他捏碎……

這頭象人一番揉捏之下,只感覺手中捏著一塊細碎堅硬的石子,哪裡能捏碎?

它念頭一閃之下,輕輕將羅征一拋的同時,已從後背抽出一支石矛,揚了一圈后精準的抽向羅征!

「咔!」

就在這一刻,羅征的體型忽然膨脹起來。

八尺高的身體在霎那之間,已化為數十丈高大。

在擋住石矛的同時,羅征的體型依舊在瘋漲著,眨眼之間已從數十丈化為千餘丈高大,同時一隻手徑自抓著石矛的矛尖,皺眉看著眼前兩頭象人。

圍捕黑牛的這群象人們,眼睜睜看著羅征體型暴漲,從蚊子一般化為與它們差不多大小,一個個也是傻眼了。

巨大的招風耳聳拉在兩側,雙目中滿是難以置信的光芒。

「這幾位朋友,若是一意孤行想要與在下切磋一二,在下就只能奉陪了!」

羅征說著抓著矛尖猛然一抽,將石矛從象人手中抽出來,在空中揮舞了一圈后,手臂猛然用力!

「咔咔咔……」

上千丈長度的石矛竟阿被羅征一手捏的粉碎!

這可是用白固石打造的石矛,堅固非凡,在象人部族中都沒有幾支……

看到羅征展現出來的力量,幾名象人都咽了咽口水。

那象人族酋長反應極快,意識到羅征是它們惹不起的對象后,連忙上前說道:「這位朋友,剛剛應該是誤會一場,切勿動怒……」 羅征扭頭淡淡的看了象人酋長一眼,冷聲說道:「現在知道是誤會了,剛剛卻是要置我於死地?」

象人酋長聽罷,便道:「胡斧,快給這位朋友賠個不是。」

胡斧看著忽然變大的羅征,還是一臉傻乎乎的表情,它沒經歷過荒神那個年代,自然不清楚這樣的神通,一隻蚊蠅變成自己一般大小不過眨眼功夫……

不過羅征忽然化為千丈高大,已是足夠震撼,胡斧心中再沒有絲毫不服,將臉上的象鼻子一卷,便誠誠懇懇的道了歉。

羅征也沒有太多計較,彎腰伸手朝著地面輕輕一掬,將鳳歌掬在手中后,輕輕放置在自己的右肩上。

鳳歌雖然聽說過荒神,但並未見羅征展示過,一下子看到羅征化為千丈高大的巨人,也進入了傻眼的狀態。

坐在羅征的肩膀上,看著羅征如高樓一般的腦袋,半晌她臉上都是獃獃的表情。

誤會既然已消除,這些象人對羅征的態度自是客氣多了。

其他的象人開始處理那些被雷擊木擊殺的黑牛,象人酋長則向羅征自我介紹道:「我是象人部族的酋長雷喬,閣下應該不是彼岸種族吧?不過閣下肩膀上的女子,似乎是人族……」

象人部族是一個很封閉的種族,與外界的交流不多,但身為酋長,在十七重天內待了這麼久,總比一般的象人懂得多得多。

它留意到羅征肩膀上的女子,能清晰看到她的外貌,這便是彼岸生靈……

「便是了,她是彼岸人族。」

羅征一邊說著一邊注意著象人酋長的表情。

他相信十七重天有彼岸人族的線索,而十七重天內的彼岸生靈也許知道一些什麼,所以故意將鳳歌稱之為彼岸人族,就是想要看看象人酋長的反應。@^^$

但雷喬的臉色並無異常,只是哦了一聲,又問道:「卻不知道閣下前來我們象人族的領地,又是為了何事而來?」

「我來此地是為了尋十七重天的地圖,不知象人族能否提供一份,我可以用魂丹,或者伐體罡玉購買,」羅征說道。

雷喬也不笨,當羅征說道地圖時,它臉上便露出一副明了的表情,卻是問道:「閣下的目的,可是為了十七重天的神廟而來?」

彼岸密匙只是將神廟的位置用地圖標註,而地圖上甚至沒有方位的提示,若沒有大地圖進行比對,只能一點點的摸索。

被雷喬一下子猜中,羅征的臉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整個十七重天的地圖,我們象人族沒有,不過南部的地圖倒是有的,我帶閣下回部族取便是,」雷喬大手一揮說道,「至於閣下向我們購買,倒是見外了!」

這象人酋長倒是豪爽。

那些象人們將那些黑牛們翻轉后,以石矛貫穿頸脖,將一頭頭黑牛串起來,兩人為一組,扛著七八頭黑牛前行。

羅征也跟著這支豐收的隊伍,順著草原中部向南穿行。

彼岸南部的這片草原一望無際,深入草原的腹地后,只看到周圍都是綠油油一片,彷彿真的沒有盡頭一般。

鳳歌坐在羅征的肩頭,彷彿坐在一座大山頂上,這感覺怪異而又新奇。

她知道自己的父皇,還有伏羲他們都能變得十分巨大,那是因為他們曾經以古神煉體法修鍊過,後面基本沒人這般修鍊,鳳歌都懷疑羅征並非來自於這個時代……

順著這片草原穿行了大半天後,前方出現一座座低矮的屋舍。

當然,這些屋舍的「低矮」是相對於象人族龐大的體型而言,其絕對高度還是有一千多丈高,只是這些屋舍的外表十分簡陋而已。

羅征與象人族沒有太多的接觸,但大概已有了自己的判斷,這象人族應該是彼岸內誕生的原生種族。

若是混沌中的生靈經歷了長久的發展,即使移入彼岸,也有較為發達的文明。

而象人族這樣的原生種族與外界接觸的不多,一直偏居一隅,自然十分落後,所以它們的吃穿用度,包括武器都相當簡陋,空有一身力量和巨大的身軀。

雷喬一行人帶著戰利品回歸了部族,數量龐大的象人從那些低矮的屋舍中鑽出來迎接,留在部族內的象人大部分都是老幼病弱,只能依靠部族中的青壯獵回口糧。

許多象人對羅征的到來感到驚訝,一些幼年象人躲藏在屋舍的角落,朝羅征投來好奇和略帶不安的目光。

「閣下請隨我來,我這便帶你前去取地圖,」雷喬說道。

羅征跟在雷喬的身後,來到這部族最中央的一間屋舍,儘管這屋舍依舊簡陋,但比其他的屋舍寬敞數倍。

進了屋舍后,就看到屋舍中央還有一頭象人,象人盤膝坐著,渾身上下塗滿了色彩鮮艷的油彩,這些油彩塗抹的十分均勻,甚至看不出那隻象人原本的皮膚。

「這是我們的雷谷大祭司,」雷喬介紹道。

大祭司的地位顯然比雷喬酋長的地位還要高,雷喬進入其中后,朝著雷谷大祭司拜了拜,同時說道:「大祭司,這位外族的朋友想要觀摩一下南部的地圖。」

雷谷大祭司打量了羅征幾眼,它與雷喬酋長共同把持部落多年,對雷喬酋長很信任。

大祭司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問,便起身取出來一塊木板。

將木板翻轉過來后,就看到高低錯落有致的地圖雕刻在木板的正面,隨後雷谷大祭司就退在了一旁,復又閉上了眼睛。

「這就是十七重天南部,我們在這裡,」雷喬指著地圖下面的方位說道,那裡正是草原的腹地。

羅征的目光一掃,發現大半個草原竟然都被那些雷擊木組成的柵欄圍著,建造這麼一大片柵欄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就不知是象人族建造,還是其他生靈所建造。

一重天有一重天的秘辛,這涉及到象人族的隱秘,羅征心中固然好奇,但也沒有多問,他的目的是尋那神廟的位置而已。

翻手之下,彼岸密匙映照的地圖已映入眼帘,羅征便開始對照著地圖尋覓起來。 他的目光由上至下,一塊塊區域進行排查,比對。

南部的草原區域地勢並不複雜,羅征便直接略掉了,重點比對的是地圖的四個角落。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后,羅征已比對完畢,原本舒展的眉頭已僅僅皺了起來,這張地圖上沒有羅征的目標。

那雷喬酋長注意到羅征臉上的表情,便問道:「閣下可是沒有找到?」

這張地圖僅僅記錄了十四重天南部區域而已,找不到也是正常,羅征點了點頭,既然這裡找不到,自己只能再去其他地方尋找。

就在羅征打算直接告辭時,肩膀上的鳳歌忽然說道:「等一下羅征,你看看地圖最右邊。」

由於鳳歌與羅征的體型差距實在是太大,聲音真的如蚊子一般嗡嗡嗡,鳳歌意識到羅征聽不清楚后,再度灌注的力量大聲重複了一遍。

羅征聽到鳳歌的體型,目光往地圖左側望過去。

在地圖的最左邊,草原地帶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片沙漠,也許是沙漠的緣故,這木板上的地圖繪製的不是特別準確,雕刻的模模糊糊,有些語焉不詳的意味。

可即使如此,草原地帶與沙漠的交匯處,勾勒出一個葫蘆形,而且是一個三肚葫蘆。

「你再看看手掌上的地圖左邊,是不是有一條波浪?」鳳歌又說道。

羅征看著手掌上彼岸密匙化出的地圖后,目光也是微微一閃,這一條波浪正好能夠與下方的半個葫蘆形對上號!

他甚至將手掌下壓,比對著那個方位,仔細核對之下,當真是越看越像!

「還是鳳歌細心,」羅征面帶笑容說道。

「那是,」鳳歌甜甜一笑道。

當羅征注意到這個方位時,一直站在旁邊的雷喬酋長,臉上忽然呈出一絲不自然的表情。

羅征徑自伸手指著這個方向問道:「酋長,這一方位應該已離開你們象人族的領地,可知這是何地?」

「這地方……」雷喬面露遲疑之色。

羅征有些奇怪的看著雷喬,難道這地方有些特殊?

那一直閉著眼睛的大祭司忽然睜開了眼睛,隨即開口說道:「異族人,我勸你放棄前往那裡的打算,那不是你能涉足的領地……」

「為什麼?」

羅征當然不會因為大祭司的一句話就退縮。

「那裡很危險,非常危險,即使是我們十七重天最強大的天主,也隕落了三任在其中!」大祭司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羅征心中也是微微一驚,鳳歌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憑藉純潔者的實力,他們在彼岸中走得十分輕鬆,這地方看似沒什麼,可連純潔者都死了三位?

「天主也隕落其中?而且還隕落了三位?這怎麼可能……」羅征有些不信。

「嘿嘿,年輕人們自然不知這段歷史,我這個老傢伙可是記憶猶新,當初它們在十七重天內激戰了那麼多年,就為了爭奪天主之位,不管是哪邊爭到了,第一時間就要前去!」

大祭司說著,指了指地圖的最右側,「它們都是為了那個地方,偏偏那地方太兇險,所以想要藉助天主的實力,可惜……天主也沒能力進入其中!」

「它們是誰?」羅征眯著眼睛問道。

「我不知道,」大祭司搖搖頭,「當初我還只是幼年,那時候我們象人族可是常常遭受無妄之災,直到它們輪流失敗了三次后,終於選擇了放棄,我們部族才安定下來……」

提到當初那一段記憶,大祭司口中頗有苦澀之意。

「可聽你所說,它們不止一派勢力?」羅征問道。

「是,至少有三派勢力,」大祭司回答道。

能夠直接角逐天主的位置,這樣的勢力恐怕是彼岸排名最前面的大文明!

羅征的腦海中倒是浮現出獨眼族和黑猴子它們,除此之外十三重天的那三目童子,似乎又來自於另外一個勢力,難道正是這三個勢力?

「所以你還是不要去了,那裡根本是有死無生!」大祭司告誡道。

雖說沒能見到羅征的身手,但大祭司也明白羅征絕非尋常人物,可實力再強大又如何?能夠強得多那些天主?

「多謝提醒了,若是太危險的確不值得冒險,」羅征朝大祭司拱了拱手。

聽到羅征的話,肩膀上的鳳歌臉上浮現出奇怪之色。

在這等情況下羅征不可能知難而退……

接下來羅征沒有在象人族中多逗留,儘管雷喬酋長有挽留,但羅征還是帶著鳳歌徑自離去。

離開象人族的部落後不久,羅征的身形迅速縮小,同時一把拽住鳳歌,降在一顆青草上。

兩人的重量宛若一滴露水,將青草壓的彎下腰來。

「真的打算離開?」鳳歌眉目之間頗有懷疑之色。

「當然不是了,」羅征搖搖頭,眼瞳中透露著深邃,「但那象人族似乎不希望我們進去。」

「不希望?它們夠資格阻攔我們?」鳳歌淡淡說道。

別說羅征了,即使鳳歌只有象人族幾千分之一的大小,照樣能擊殺它們。

「它們當然阻攔不了,但我懷疑這些象人族也與那些大文明有關,或者說象人就是那些文明留在這裡的,目的就是當一隻眼睛而已,」羅征說道。

先前羅征就懷疑那些柵欄不是象人們所建造,現在看來,這些柵欄的目的恐怕就是劃定地盤,將象人一族圈定在草原上。

「那不過是你的推論,」鳳歌說道。

「不管有沒有這個可能,我們繞過這部族后再進去便是,這般總是安全許多,」羅征回答道。

「說的也是……」

經過這般簡短的規劃后,羅征帶著鳳歌自草原北部橫穿,直奔地圖上標註的區域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