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男演員笑着看向崔越,「是崔老師吧?我沒認錯吧?」

「哈哈哈哈……」男演員笑着看向崔越,「是崔老師吧?我沒認錯吧?」

崔越看他眼熟,卻叫不出名字,只能摘下口罩打了個招呼。

男演員便自報家門,「你好,我是沈博雲。」

崔越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字還沒反應過來,直到看見沈博雲搭上江朔的肩膀,才驟然想起來。

沈博雲!

他就是沈博雲?!!

他就是原書中,江朔唯一的圈內好友,沈博雲!!

烤魚店初見面,這個登場會不會太草率了點?

在原書劇情里,沈博雲可是江朔在中戲的同班同學。

他出場的次數不多,但按照這個設定,應該會知道不少有關江朔的事。

所以在他提出坐一桌的時候,崔越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並且,在他拿出手機說要加微信的時候,崔越又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是我的錯覺么?崔老師今天好像特別好相處。」江朔靠着椅背說。

而沈博雲也好意思地接話,「那當然是因為我很有人格魅力。」。……

訓練場已經被聞訊趕來的弟子圍得水泄不通,還有更多弟子在陸續趕來。

伴隨著一聲巨響,一道身影從高台上摔落在地,面帶不甘。

這名弟子因為一個小小的失誤,被周離抓住機會一拳送下了場,將自己這個月的修行資源以及法劍全部賭輸了出去。

他爬起身,臉上火辣辣一片,當

《我,人間武聖》第一百三十章大戰玄天宗分宗三(求訂閱!) 「媽,這位顧叔叔你還記得嗎?今天是新的一年,他來看你了。」不明真相的喬思語向連詩曼解釋著,明明說好不哭的,可她就是心裏特別難受,鼻子酸楚的厲害,眼裏擋都擋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伸手擦了擦眼淚,朝顧清明笑道,「顧叔叔,謝謝你來看我媽媽,我媽媽要是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她明明在笑,眼眶裏卻蓄滿了淚水,鼻尖紅紅的,看起來格外讓人心疼,顧清明拍了拍她的肩膀,朝連詩曼珍重的說道:「你放心吧,我會替你照顧好小語。」

喬思語心裏格外感動,情不自禁的將頭靠在了顧清明身上。

天空中又飄起了雪,喬思語伸手接住一片片雪花,眼淚的悲傷無法掩飾,「以前我媽媽最喜歡下雪天了,每年的冬天她都會帶着我滑雪,堆雪人,她站在白雪中的樣子實在是太美了,小時候的我經常在想媽媽是不是從天上飛下來的天使,她漂亮,溫柔又給了我很多很多溫暖的呵護。後來媽媽去世了,我想老天爺肯定有很重要的使命讓她去完成才召回了她,總有一天我跟她會在天堂重逢,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努力的活着,從來不敢做虧心事,生怕死後到不了天堂見不到媽媽……」

「你媽媽那麼好的人肯定是天使,她會在天上守護着你,讓你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幸福一輩子。」

「嗯,我也是如此堅信!」所以有再大的苦難,再大的挫折她都會克服。

看完連詩曼回去的路上,喬思語接到了厲默川的電話。

於是還沒到顧家,厲默川就氣勢洶洶的半路殺出來接喬思語,顧清明臉色很難看,他原本還想讓喬思語今晚住在顧家,好好跟她聊聊呢。

「小語,你真的要走了嗎?」

喬思語剛下車,聽到顧清明哀怨悲傷的語氣頓時有些囧,怎麼搞得跟她拋棄了他似的!

「顧董事長,差不多得了啊,我讓我的女人陪了你一下午已經超出了我的容忍範圍,你可別得寸進尺!」

顧清明無視厲默川,只是一雙眼睛可憐巴巴的看着喬思語,「小語……」

「喂,你這老頭兒……」

看着兩個幼稚鬼,喬思語簡直無語,她拉了拉快要暴走的厲默川,朝顧清明笑了笑,「顧叔叔,我改天再來看你!」

顧清明也知道攔不住,便哀怨的點了點頭,「好吧,那你可要記得經常來看我啊!」

「好……」

喬思語上了厲默川的車從車窗外看着顧清明的車還沒走時,心裏沒由來的有些難受,為什麼難受她又說不上來。

今天元旦,厲默川早上忙完后,下午給王國均也放了假,所以此刻就由厲默川自己開車。

車子很快就駛離了原地,喬思語看到厲默川冷硬的俊臉時,就知道他還在為顧清明的事情鬱悶,「好啦,你就不要跟一個老人家斤斤計較了,我這不是來陪你了嗎?」

厲默川輕哼了一聲,「倚老賣老,可恥!」

「……」喬思語輕嘆了一口氣,什麼時候他們倆才能和平共處啊!

。 陸綰之看了他一眼,也就是周圍人多,她不好發作。

「我叫你媽。」

秦崢吹了一個口哨。

陸綰之扭頭就走了。

溫惜準備跟上去。

被秦崢攔住,「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啊。」

溫惜輕輕的拍開了他的手,「無可奉告。」

「這麼神秘啊。」

說完,溫惜就快步走了去追陸綰之。

「嘖嘖,秦崢你不行啊,連著兩個美女都拒絕了你。」

「是啊,崢哥,人家兩個美女都是奔著韓嘉允來的啊。」

「我覺得第一個美女辣一點,崢哥,你看上哪個了?」

「我喜歡第二個,斯文有氣質,一雙大長腿。」

秦崢看著陸綰之的背影,想起來之前在路上女人開著紅色瑪莎拉蒂,一路疾馳還甩開了自己,那笑容燦爛如同一朵野玫瑰一樣,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嗅著空氣裡面一朵玫瑰花香的味道,又濃又烈卻又難以捉摸。

他忽然失了神。

……

陸綰之走出俱樂部的門跺著腳,「那個秦崢,哼,牛什麼啊,不就是得了第一嗎?」

「對啊,不就是得了第一,讓五小姐的賭注都是輸了嗎?」

溫惜當時也押注了,不過她就是玩玩,隨手一壓,壓給了秦崢。

沒有想到,秦崢贏了。

溫惜笑著問,「為什麼不喜歡秦崢,難道就是因為你喜歡NOZ戰隊?THT戰隊是NOZ的死對頭?」

五小姐點了頭。

溫惜說,「我覺得,秦崢很厲害的。」

「確實厲害,但是我不喜歡。」主要是NOZ是老牌車隊了,陸綰之關注這個車隊三年了,沒有想到,這次輸了。而且THT是一個新人車隊,這個秦崢,確實挺厲害的。

「你晚上有約嗎?」陸綰之看了一眼溫惜,沒等溫惜回答,就說道,「走,我們去吃個夜宵。」

溫惜被五小姐拉著去了一家燒烤店,這家店就在俱樂部不遠處,所以兩個人步行。

現在是晚上9點左右,因為俱樂部剛剛比完賽,所以店裡的人不少,溫惜坐下點了烤串,她給陸卿寒發了一條消息,告訴他自己跟陸綰之正在外面。

陸卿寒說要來接她。

溫惜回了一句。

「綰之開車的,讓她送我就好。」

剛剛回完。

老闆就烤好了串送上來。

溫惜取下口罩。

她看了一眼周圍。

陸綰之問道,「是不是你怕被人認出來?要不然我們去車上吃?」

「應該不會吧…認出來也沒事,誰還不能出來吃個燒烤啊,再說了,我陪我家妹子出來吃飯,不是挺正常嗎?」

她吃了一口烤肉,「這家店味道挺不錯的。」

「嗯,很不錯,我小時候就在想,以後啊,開一家奶茶店,再開一家燒烤店。我媽說我沒有志氣,畢竟別人開店都是為了賺錢,我開店呢,是為了自己吃?」說著陸綰之忍不住笑起來。

溫惜也笑了笑,「我小時候啊,我小時就想著,怎麼能讓自己的未來,離開沐家。」

陸綰之知道溫惜的母親以前是沐家的傭人,看沐舒羽那個樣子,就知道肯定經常剝削溫惜母女,她問道,「你是怎麼認識我哥的。」 「哈哈哈哈……」

一串極度高亢的笑聲。

笑聲掀起的氣浪,震動著卧室頂的枝形吊燈,它們微微晃動起來。

張凡的耳鼓膜也在共振中。

米拉這是怎麼啦?

有什麼了不起的?何至於如此?

她強烈的反應究竟為了什麼?

米拉的狂笑,帶動著胸前波濤洶湧。那波濤在張凡眼前起伏不停,惹得他下意識地伸出手去,想要摁住那起伏。

不過,手到胸前,又縮了回來,心想:在東方女人身上難得一見的峰谷高低差,在西方女人身上出現了。這種千載難逢的景象,哪個男人不希望多看幾眼?

「你——」張凡眼中享福,臉上卻是一臉的不解。

「仆西?」米拉終於停住笑聲。

她臉上蒙著一層仇意,由於過分憤怒,致使嘴唇扭曲。

紅唇之下,白牙兩排,從牙縫裡迸出一串冷冷的字元:「如果娜塔和仆西都在我面前,你問我先殺哪個,我一定告訴你,是仆西!」

啊?

張凡一驚。

米拉怎麼會想到殺仆西?

那天在京郊公園路上現場,仆西說的話難道是假?

仆西的話似乎表明他和表妹米拉關係不錯,甚至青梅竹馬,情意綿綿。張凡甚至懷疑過仆西和米拉是暗地裡的情人。

此刻,到了米拉口裡,兩人竟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

「他不是你表哥嗎?一個職業殺手而己,他怎麼會惹到你這個小公主?」

「非但惹到我了,而是嚴重傷害到了我!」米拉眼珠子突了出來。

「可不可以跟我講講……」張凡試探地說。

男人對女人的傷害,無外乎以強殲為最。

這樣,就會涉及到個人的隱私信息,女人不一定願意說出來,張凡深明此意,因此只能試探地問一下,如果米拉不說,他也不會再問。

米拉卻出乎張凡意料,她沒有什麼難為情的。

這也許是西方女孩的特徵吧。

她冷笑一聲,眼裡的怒火仍然在燃燒,說出來的話格外冷:「我忘不了那可怕的十天!」

「什麼意思?十天?」

「我們兩人青梅竹馬不假,可是,各自長大以後,卻並非一定要成為情侶,是吧?」

「當然了。」張凡點點頭。

「就在我上中學期間,已經加入R國特種部隊的仆西,不斷地追求我。而我,對他沒什麼感覺。」

「怎麼就沒了感覺?我看見你們兩人童年的照片,手拉手在湖邊玩,即使長大后無法發展成愛情,至少,還會有些童年的記憶吧?」張凡問道。

「如果說童年時的友誼還剩一點的話,那麼,當我聽到他在特種部隊執行任務時因強殲了三個女孩而被關禁閉的時候,我對他的感覺就徹底歸零了。」

「噢……」

原來如此!

仆西是條狼啊!

「我明確地告訴他,我們兩人根本沒有可能!他聽了后非常暴怒,揚言要殺了我。為了我的安全,我父親派了四個保鏢日夜保護我。但是,仆西的在世界上少有對手,可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在一個夜晚,他潛進我的住宅,割掉了四個保鏢的頭,把我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把我禁錮了整整十天……」

「啊?」

「這十天,他快把我折磨死了。最後,還是他向我父親勒索了一筆巨款,才把我放出來。不過,我回家后不久,就發現自己胃部經常疼痛。」

「胃部受傷?」

「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胃裡被安裝了一個不明電子儀器。這一定是他把我弄昏之後放進我胃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