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小師弟還真是可愛啊!」

「哈哈哈,小師弟還真是可愛啊!」

「走,師兄有宗大買賣來了。」

白月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最年輕的一個師弟,然後笑著走出了小樓。

身後,一群師弟跟在白月身後。

很快,白月等人就將石柱一行攔在了路中央。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幾位,還請讓讓!」

邪性老公,別撩! 石柱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相看上去非常乾淨,一身雪白的僧袍穿在身上,有種超然、出塵的氣息。

這是石柱等人看到白月之後的第一感覺。

不知為何,石柱總感覺此人有些假,尤其是白月此時臉上的笑容,太過規矩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出身高貴的人,突然站在你面前,表現出一副和善的樣子。

「在下白月,崇山寺中的弟子。這些,都是我的師弟。」

「見過幾位施主!」

白月這邊一開口,身後幾個師弟就朝著石柱等人微微一禮。

「白月大師。不知攔住在下等人在此,所為何事?」

早就聽說天下寺廟是一家,石柱此時並不想惹事。

「幾位施主與我崇山寺,與我佛有緣。白月前來,就是想要度化幾位施主。」

「尤其是這位施主。」

「施主身上殺孽太重,需要儘早以佛法化解!」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白月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石柱。

此時,白月身後幾個師弟都是跟著他念了一聲佛號,一個個面上露出一股慈悲之色。

如此一幕,很快就吸引了大街上的人。

「這人是誰?怎麼被一群和尚盯上了?」

「和尚不都是光著腦袋的嗎?」

「這你就不懂了吧。凡是修習佛法的,無論是剃度的,還是帶發的,都可以稱之為和尚。」

「受教,受教。」

「這群和尚想幹什麼?」

「聽說這人殺孽太重,這幾個和尚想要渡了他!」



此時,周圍一群人,都是有些好奇地看著石柱。

似乎,大家都想看看什麼樣的人才稱得上殺孽太重!

「我殺孽太重?」

「大和尚,你是從哪兒看出來的?」

石柱笑了,顯然根本就不相信白月的這一套說辭。

「有什麼事兒,就趕緊說吧。」

此刻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石柱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施主,我知道你身上有一顆黑色種子。」

「那顆種子,集合了無數的怨氣、殺孽而成。」

「這顆種子,你受用不了,容易招來災禍。」

「小僧本著慈悲之心,想要渡施主等人一回。」

「既然幾位施主都不願隨我佛修行,那就將那顆黑色種子交出來吧!」

白月靠近了石柱,對他輕聲道。

聲音雖然輕,可在座的那個不是修行中人。

白月的話,已經被眾人聽到了。

「嘩!」

「原來是這樣!」

「這和尚,還真是無恥。」

「明明看中了人家的寶物,居然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有人不齒白月的作為,也有人冷笑看著這一切。

修行中的事情,就是這樣。

只不過,許多人都沒有像白月這樣不要臉。

總裁步步逼婚 要麼就動手,要麼就直接出價。

想要寶物,又不想付出點什麼,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

財不露白,石柱手中的黑色種子,如今被人認了出來。

白月此時想要將石柱收入寺中,意思很明顯。

這是想要借招攬之意,將石柱手中的黑色種子拿走。

如今見事不可為,這才說明了來意。

「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顆黑色種子的?」

「當然是我佛的指引了。」

「真不好意思,我並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告辭了。」

石柱臉色微沉,就要帶著眾人離開。

「幾位師弟,看來這位施主不怎麼配合啊!」

「唉,為何讓人明白一點佛法,就這麼難呢!」

此時白月嘆了口氣,臉上慈悲之色更甚。

「師兄辛苦。就讓師弟們,為幾位施主,誦上一段佛經吧。」

「只有佛法,才能降妖除魔!」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一段經文,從白月幾個師弟口中誦出。

經文一出,一個個金色的文字就從這些和尚的嘴中吐出,朝著石柱籠罩而去。

「這是什麼佛經,怎麼如此厲害!聽得我都有些頭昏腦漲!」

「這是降魔手段。聽聞一些寺廟之中,許多強悍、兇狠的妖獸,就是這麼被收服的。」

「不好,此佛經中有度化之意。」



人群中,有識貨的人聽到這經文,急忙開始後退。

這一退,頓時周圍之人都往後退去。

「峰主這是怎麼了?」

「怎麼好像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動彈不了了!」

此刻石柱周圍,圍繞著大量的經文文字。

這些金色的文字就像一個囚籠一般,將石柱困在其中,一時動彈不得。

不僅如此,這些經文之中似乎有種強行扭轉人意志的手段,不斷動搖著石柱的意志。

「老三,出手!」

祝嬌臉色一沉,看向身旁早已準備好的祝痴。

「是,二姐。」

「吼」

「你們幾個賊禿,快點都到我嘴裡來。」

祝痴一聲大吼,口中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

這股吸力直接就將白月的幾個師弟卷上了天。

眾人驚駭的發現,剛剛還在念經的幾個和尚,突然就隨著一陣黑風,倒卷回祝痴的口中。

崇山寺的這幾個和尚,就這麼被人給吃了?

祝痴下手很快,以至於白月都沒來得及出手,幾個師弟就這麼給報銷了。

經文一斷,困在石柱身上的囚籠也就很快沒了。

「二姐,這幾個和尚的肉不好吃。」

祝痴走回到祝嬌身旁。

「哼,大和尚,看起來,你的佛法也有失靈的時候。」

石柱看著白月,冷冷一笑。

雙方這梁子,算是接下了。

「阿彌陀佛!」

「幾位師弟能夠在弘揚佛法上犧牲,不枉侍奉我佛一場,可以往生極樂了。」

垂釣之神 「大膽孽畜,還不快快受伏!」

白月一聲斷喝,就有一股浩大之音穿透空間,朝著祝痴壓了過來。

詭異的是,白月這聲帶有佛法的斷喝之聲,居然在靠近祝痴之時消失了。

就好像祝痴周圍有什麼消音的東西,將白月的佛法給吸收了。

「哼。」祝痴冷哼一聲。

這一幕,讓得白月面色一沉。

顯然是沒想到,以往百試百靈的《伏獸吼》,這次居然沒有起到效果。

「大和尚,你的表演結束了沒有!」

石柱壓了上來,神色不善的看著白月。

石柱身後,一群人都是跟在他的後面,朝白月施加壓力。

「哼。 只婚不愛 今日之事,小僧記下了,咱們後會有期!」

說罷,白月飛出了人群,朝著島中心方向而去。

「我們走。」

解決了麻煩事,石柱等人繼續逛起來。

賓客區,崇山寺的落腳之地,此時白月已經回到了這兒。

「白月,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其他幾個呢?」

有個相貌比較年輕的和尚走了出來,看著面色微微難看的白月問道。

「二賢師叔,幾位師弟,剛剛被妖獸給吃了。」

白月抬頭一看,頓時面上露出一絲苦意,似在為剛剛死去的幾個師弟感到難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