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洛天,接下來就是你了!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抵擋!」南宮無敵臉上帶著狂笑,手持著黑色的魔刀,站在星空之下,目光披靡的看向洛天。

「哈哈……洛天,接下來就是你了!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抵擋!」南宮無敵臉上帶著狂笑,手持著黑色的魔刀,站在星空之下,目光披靡的看向洛天。

「該死,若不是乾坤鎮魂塔被留在了火域,你們又有什麼資格囂張!」孫夢如臉上帶著寒霜,手中舞動金色的長劍,再次將一名魔族的強者斬成了血霧,飛身而動,朝著南宮無敵衝去,若是妖晨真的死去,那麼南宮無敵就沒有了對手,剩下的這些人中,只有她和李天之,才能有同紀元之主親子,有著一拼之力。

「嘭……」洛天一拳轟碎了大片的魔氣,伸手一揮,黑色的魔氣頓時消散,在了星空之下,但是卻沒有發現妖晨的蹤影。

「哈哈,形神俱滅了,紀元之寶的全力一擊,根本不是他能夠抵擋的!」孫弘揚臉上帶著得意,雖然他們這一方死傷慘重,但是現在勝負已經朝著他們這一方扭轉了。

「既然你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南宮無敵看著朝著他衝來的孫夢如,臉色依然冰冷,黑色的魔刀,再次被他緩緩的抬了起來,畢竟他雖然能夠催動紀元之寶,但是他也不是紀元之主,並不可能無休止的催動下去。

「紀元之寶的攻擊,果然強大啊!」就在南宮無敵再次緩緩的抬起魔刀之時,一道霸道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金色的長棍,從虛空之中落下,砸在了南宮無敵身上。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甚至忘記了攻擊對手,眼中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

「噗……」南宮無敵眼中也是帶著強烈的震撼,再次被一棍掄飛,甚至連手中的魔刀,都是直接撒手了,飛進了虛空之中。

「不過想要老子的命,你還不夠格!」 罪後難寵 妖晨渾身金光,從虛空之中飛了出來,臉上帶著一絲虛弱之意。

「沒……沒死……」所有人都是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妖晨。

紀元之寶全力的攻擊之下,竟然沒死,古往今來,誰能做到,就連紀元之主年輕之時,都不曾做過。

「不可能!」南宮無敵直接被妖晨的一棍給砸蒙了,肉身潰散起來,大片的血霧升騰而起。

「嗯?」與此同時,洛天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手中攥著一根金色的毛髮,臉上帶著不解之色。

「這手段,逆天了!」洛天看著手中金色的毛髮,他知道這是來自妖晨的,一定是通過某種手段,避開了那毀滅性的一刀,洛天根本不相信,誰能夠抗的住紀元之寶的全力一擊。

不過,洛天也是發現了妖晨眼中的虛弱之色,顯然施展這種手段,讓妖晨消耗不小。

「嗡……」黑色的長刀從虛空之中飛回,再次出現在了即將化成血霧的南宮無敵頭頂,沾染到了南宮無敵的鮮血,爆發出萬丈的烏光,讓南宮無敵那即將潰散的肉身再次穩固了下來。

「不管你們有什麼手段,你們都要死!能抵擋一次,已經算是天大幸運,我不信你們還能抵擋第二次!」南宮無敵同孫弘揚站到了一起,雙眼猙獰的看著眾人。

「嗡……」黑色的魔刀懸浮在兩人的頭頂之上,黑白二氣在兩人的頭頂之上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

兩人同時低吼,黑白二氣化成兩條長龍,嘶吼中,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短暫的融合在了一起,衝進了黑色的魔刀之中,魔刀轟然暴漲,再次爆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無上的氣息從魔刀之中傳出。

無上的虛影凝聚而出,握住了黑色的魔刀,再次朝著洛天幾人劈了過去。

「怎麼辦!」

顏俊幾人臉上帶著擔憂之色,面對紀元之主親子,催動的紀元之寶,眾人縱然再是天驕,也無法抵擋!

「陰魚大爺,又要麻煩你了!」洛天臉上帶著一絲苦笑,伸手一揮,黑色的陰魚轟然飛出。

「洛天,你特么就不能對老子好點么!老子這又剛剛蘇醒,你特么又讓老子對抗紀元之寶!」陰魚器靈暴躁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我他嗎倒了八輩子血霉了,當初怎麼會認你當主人,我他嗎憋屈啊!」陰魚器靈的聲音,帶著強大的怨念,讓洛天嘴角抽搐起來。

「我也不想啊!」洛天臉上帶著一絲苦笑,心中也是有些愧疚,畢竟每一次都是湊巧。

「想我神魔道圖當年是何等的霸道,沒想到時過今日,接連被一個個後輩欺負!」

「老子當年稱霸的時候,你是塊鐵呢!」黑色的陰魚不斷的跳動著,轟然飛出,朝著黑色的魔刀轟鳴而去。

「這是神魔之主的神魔道圖!」看到陰魚飛出,南宮無敵還有孫弘揚兩人的臉色猛然變化起來,目光之中帶著激動。

「這是我們祖上的東西!」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看著陰魚大聲開口,本質上來說,他們也算是神魔之主的後人。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龐大的陰魚同黑色的魔刀碰撞在了一起,隨後讓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毀天滅地的魔刀,彷彿遇到了剋星一般,在即將觸碰到了陰魚之時,那強大的威勢卻是緩緩的縮了回去。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讓三次

「轟隆隆……」轟鳴之聲震天,雖然兩者觸碰在了一起,但是卻遠遠沒有之前震天輪和神皇劍碰撞之下帶來的波動大。

「該死!」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臉色難看,看著那碰撞之後再次倒飛回來的魔刀。

「還算有點孝心!」陰魚器靈得意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骷髏架子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你是前輩,我的主人曾經說過,遇到神魔道圖,要讓你們三次!」黑色的魔刀之中,響起陣陣的聲音,魔刀的器靈在剛才的碰撞之下,復甦起來。

「殺!」洛天,幾人臉上露出大喜之色,飛身而動,再次朝著孫弘揚和南宮無敵沖了過去。

「嗡……」不過在幾人動身的一瞬間,黑色的魔刀再次爆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將孫弘揚,還有南宮御清,還有神魔兩族的強者籠罩起來。

「合力將結界破開!」妖晨冷哼,掄動著金色的長棍朝著那不滿黑色符文的結界,掄動而去。

金色的漩渦在眾人的頭頂之上升起,化成金色的大印,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朝著魔刀的結界轟去。

顏俊,李天之,孫夢如幾人也是相繼出手,一道道恐怖的武技,朝著魔刀的結界轟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震天,恐怖的風暴轟擊在了黑色的結界之上,站在結界之中的孫弘揚還有南宮無敵等人臉上蒼白,被洛天眾人聯手的攻擊,震的氣血翻騰,臉色翻白。

「殺!」孫弘揚還有南宮無敵兩人臉色難看,雙手再次催動起來,黑色的魔刀再次暴漲,朝著洛天幾人斬去。

「陰魚!」洛天沖著陰魚器靈傳音,黑色的陰魚再次同魔刀碰撞在了一起,依然還是平分秋色。

「小子,你別嘚瑟,算上他讓我的三次,我也就能再幫你抵擋兩次而已!」陰魚器靈懸浮在洛天的頭頂之上,沖著洛天傳音。

華光響起,金色的神劍落在了孫弘揚的手中,而震天輪也是回到了李天之的身前,緩緩的旋轉起來。

孫弘揚口中噴出一道血色的符文,衝進了神皇劍之中,金色的光芒暴漲,金色的光影,再次凝聚而出,彷彿紀元之主重生一般,無上的氣息,握起了金色的神劍,朝著洛天等人揮劍。

「他也激活了神皇劍中的劍靈!」看著那氣勢再次升騰的神皇劍,洛天幾人的臉色難看起來。

「讓三次!」神皇劍之中也是同樣傳出同樣的話音,但是魔刀和神皇劍卻是朝著洛天斬殺過來。

一刀一劍,攜著無上的天威,朝著洛天幾人斬殺過來,兩件紀元之寶,被紀元之主的親子催動,足以滅殺准王級強者。

「老子就能靠著這張老臉給你們擋住這一次,下一次就要靠你們自己了!」骷髏陰魚器靈顫聲開口,沒入到了陰魚之中,朝著兩把無上的紀元之兵沖了過去。

與之前如出一轍,兩把聲威滔天的一刀一劍,在即將觸碰在陰魚之時,聲勢緩緩的降了下來。

機緣聊天群 「你們自己看著辦吧!」陰魚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升起,再次回到了洛天的頭頂之上。

「殺……」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知道是這種結果,再次催動兩件紀元之寶,朝著洛天眾人斬殺過去,這一次,黑色的魔刀聲威滔天,如同真的如同魔刀的器靈和神皇劍器靈所說的那樣,前後加起來一共讓了三次之後,再也不相讓。

「拼了!」李天之同樣口中噴血,同樣落在了震天輪之上,雖然不是紀元之主的親子,但是也是能夠催動震天發揮一兩次全力的。

「轟隆隆……」震天輪同黑色的魔刀碰撞在了一起,波動驚天,風暴朝著四周席捲起來。

不過神皇劍卻是化成一道金光,朝著洛天眾人斬殺了過去,讓顏俊幾人的臉色變化起來。

「轟隆隆……」洛天雙手不斷演化,遠古天宮沐浴著無量神光,轟然降臨,朝著神皇劍鎮壓而去。

「那是什麼,是紀元之寶么,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實質!」看著那金色的天宮,南宮無敵和孫弘揚兩人的臉色募然變化起來。

眼下他們有兩件紀元之寶,洛天他們那裡有一件,絕對是他們這邊佔據著優勢,雖然陰魚器靈算是半件,但是絕對抵擋不住一件完整的紀元之寶的幾次進攻。

可是,這突然降臨的遠古天宮,讓兩人心中的算計徹底落空,若是真的再有一件紀元之寶,他們的勝算將會徹底不在。

不只是兩人驚駭,除了孫夢如之外,李天之還有任洪哲幾人都是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靠,有紀元之寶才用出來!」妖晨臉上帶著不屑,沖著洛天開口,但是隨後雙眼爆發出陣陣的華光,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是!」妖晨忍不住失聲開口,看著那轟鳴而出的遠古天宮。

「這不是真的遠古天宮,而是以無雙的大術演化出來的!」隨後眾人都是發現了這金色的遠古天宮,並不是真正的實物。

「這是古天輸,當初對抗太古萬族眾多准王施展出來的大術!」魔尊幾人瞬間便是認出了這遠古天宮是如何幻化而出。

「真是驚艷,洛天已經得到了古天輸的真傳了!」魔尊臉上帶著讚歎,看著洛天,而且感覺洛天比起古天輸來更加驚艷,將來若是進入准紀元之主,或許會更加無敵。

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之下,金色的天宮狠狠的撞擊在了神皇劍之上,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不過,這畢竟是洛天演化出來的紀元之寶,同真正的紀元之寶,還是有著差距的,若不是洛天有著八荒落寶訣,在碰撞的一瞬間將神皇劍壓制了一下,根本就抵擋不住。

「崩……」金色的神劍,倒飛了出去,金色的遠古天宮也是瞬間轟然潰散,金色的氣浪翻卷在星空之下。

「噗……」洛天口中噴血,丹田之中九尊輪迴不死身也是隨著遠古天宮的崩滅而消散直接消失了五尊,千丈的身軀,恢復到了原來的大小,顯然剛剛一記對抗,讓洛天也是受到了重創。

「抵擋住了紀元之寶的一擊,付出的代價的確很大!」洛天臉色蒼白,心中自語,雖然是抵擋住了,但是也是讓洛天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畢竟紀元之寶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能夠抵擋一次足以說明你的逆天!」

「雖然你很強,但是不該如此沒有準備的就殺到神族來!」孫弘揚臉上帶著猙獰,此時他能感覺到洛天受到了重創,不屑的開口。

雙生琉璃:善惡皆為我 孫弘揚臉色蒼白,氣色比起洛天來強不了多少,但是身體之中依然沖了紀元之力,衝進了神皇劍之中。

神皇劍再次爆發出了萬丈華光,朝著洛天眾人飛了過來,讓顏俊幾人心中一沉。

看著那金色的神劍,洛天臉上也是露出緊張之色,眼下看似他們已經進入到了絕境,但是洛天還有紀元之書,這個能夠壓制住紀元之寶的無上密保,雖然時靈時不靈,但是洛天還是想嘗試一下。

「終於來了么?」不過,當洛天剛剛想要撼動紀元之書的時候,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大步走到了眾人的身前,伸手再次掐訣,潔白的紀元之力衝進了還沒有癒合的星空之中。

轟鳴再起,驚人的威壓,從虛空之中降臨,同時金色的天宮,從虛空之中降飛出,再次朝著神皇劍鎮壓而去。

「又是這招,我到要看看你能擋住幾次!」孫弘揚臉上帶著不屑,知道洛天剛才付出的代價必然不小。

「咔嚓……」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金色的天宮,再次同神皇劍碰撞在了一起。

兩者碰撞的餘威翻騰起來,朝著眾人席捲起來,灰色的虛空亂流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同時神皇劍也是從虛空亂流之中倒飛了出去,飛回到了孫飛揚眾人的頭頂之上,灑下陣陣的神光。

陰魚撒落烏光同樣也是洛天幾人護了起來,任憑兩者碰撞的餘威衝擊在結界之上。

灰氣翻滾,逐漸平息,孫弘揚的臉上帶著猙獰:「這一次,該死了吧!」

孫弘揚大聲開口,但是隨後陣陣的金光,卻是那灰色的亂流之中升騰而起,讓孫弘揚的聲音戛然而止。

「怎麼回事!」孫弘揚,南宮無敵,還有神魔兩族的強者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灰氣之中,金色的天宮,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潰散,而是矗立在星空之下,散發著陣陣的氤氳之氣,如同一座仙宮一般。

「不對,草,這個是真的!」孫弘揚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目光看向那金色的天宮,終於認出了金色的天宮是真正的紀元之寶,而不是之前那樣,洛天通過大術演化出來的。

「那是誰!」 道嶽獨尊 隨後人們便是看到了金色的天宮之上,一道紫色的身影,負手而立,身上散發著一股落寞的氣息,彷彿整個天地間的主宰一般。

「哈哈……」看到元古天宮,顏俊,李天之等人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這小子裝逼的功夫又見漲了!」李天之臉上帶著笑意,看著那紫色的身影,輕聲開口。

「他是誰,為什麼給我一種無敵之感!」洛天他們雖然知道貂得助是在裝逼,但是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卻是第一次看見貂得助,頓時被貂得助身上的氣勢給震住了。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給我個面子

「唉……」長長的嘆息之聲,在紫色的身影口中傳出,貂得助站在遠古天宮之上,目光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

「你們這是自己在找死,竟然敢動我的朋友!」貂得助的臉上帶著寒霜,目光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

「你是誰!」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心神一抖,目光謹慎的看著貂得助,開口詢問,一時間被貂得助身上的氣息震懾住了。

「哈哈……」看著被震懾的住的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顏俊,李天之幾人忍不住大笑起來,甚至洛天和妖晨都是沒有忍住大笑起來。

聽到幾人的笑聲,孫弘揚和南宮御清心裡更加沒底,感覺是洛天幾人的靠山到了。

「難道你是古天輸?」孫弘揚開口詢問,不過隨後兩人身後的神魔兩族的強者,卻是對著兩人開口。

「他是貂得助,妖域一個天驕,不過比起洛天和龍傑還是差了不少!」一名老者臉色通紅,沒想到堂堂紀元之主親子,竟然被貂得助給震懾住了。

其他幾名神魔兩族的強者,臉色也是通紅,目光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

「該死!」聽到那名老者的話,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的臉色也是變化的通紅,尤其是看到洛天幾人眼中那譏諷的眼神之時,更是陰沉到了極致。

貂得助他們是聽說過的,但是也只是聽說過而已,看過貂得助的畫像,但是怎麼會聯想到,眼前這個氣息強大的青年是那個他們印象中那個猥瑣無比的貂得助。

「嘭……」貂得助剛想繼續開口,幾道身影,從遠古天宮之中衝出,氣息驚天,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貂得助的身後,一腳踹在了貂得助的屁股之上。

「哎呀!誰踹我!」貂得助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同時貂得助目光看向遠古天宮之上的人們。

「帥不過三個呼吸!」洛天幾人臉上帶著笑意看著貂得助站在那裡,心中終於輕鬆了下來,眼下他們這一方的實力,絕對碾壓神魔兩族。

「靠邊裝逼去!」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裝逼!」鄭欣,徐離子益幾人臉上帶著不屑,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以及身後的神魔兩族的強者。

「嗎了個巴子的,你們真是活膩歪了,神族你們又是欠收拾了!」徐離子益罵罵咧咧,走到了幾人的跟前。

「草,鄭欣你個王八蛋!敢踹老子!」貂得助臉上帶著憤怒之色,目光不善的看向鄭欣。

龍傑氣息驚天,看著狼狽無比的洛天幾人,臉色頓時森然起來。

「嗡……」極道之威降臨,妖皇鏡嗡鳴而出,從龍傑的手中飛出,出現在了星空之下。

與此同時,龍傑幾人也是從遠古天宮之上飛了下來,落在了洛天幾人的身前,目光帶著不屑看向神魔兩族的強者。

「怎麼辦?」這下子,輪到孫弘揚和南宮無敵眾人絕望起來,足足三件紀元之寶,給眾人的壓力極大,若是真的拼殺起來,他們這些人死幾次都不夠。

而且,洛天他們這一方的實力,也是絕對的碾壓,洛天,龍傑,妖晨,李天之四人都是能夠血拚紀元之主親子的天驕。

就連貂得助,鄭欣,徐離子益等人,也都是天驕,比起他們來強了不少,碾壓,絕對的碾壓。

「把戰鏢交出來!」洛天寒聲開口,目光森然的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目光之中帶著殺意。

「什麼!戰鏢怎麼了!」聽到洛天的話,剛剛趕到的徐離子益,鄭欣幾人臉色頓時變的森然起來,看向孫弘揚和南宮無敵,狂爆的殺意,從幾人的身上散發而出,朝著神魔兩族的強者席捲而去。

「哈哈,你怎麼認為他還活著,我們就不能將他殺了么!」孫弘揚臉上帶著猙獰,目光看向洛天。

「找死!」

「殺了他們,直接搜魂!」徐離子益大吼,目光之中瘋狂,雙眼都變的血紅起來。

「殺!」龍傑雙手舞動,妖皇鏡打出極道光束,朝著孫弘揚還有南宮無敵眾人掃蕩而去。

「轟隆隆……」洛天同樣催動著遠古天宮,朝著神魔兩族的人們鎮壓而去。

「嗚……」震天輪攜著無上天威,快速的旋轉起來,攪動星空,同樣沖著孫弘揚和南宮無敵眾人絞殺而去。

「陰陽合一,天下無敵!」陰魚鑲嵌在神魔道圖之上,帶著龐大的壓力,緊隨其後。

三件紀元之寶,每一件都是散發著強勢的波動,外加一件陰魚鑲嵌在神魔道圖之上,同樣堪比紀元之寶,足以讓任何人感到絕望,除非是紀元之主親自出手,否則這是一個必死之局,根本無人可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