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幾十年不見,你比原來更貧了!」周雲峰打趣的笑道。

「哈哈!幾十年不見,你比原來更貧了!」周雲峰打趣的笑道。

「這位朋友,我們和周雲峰是私人恩怨,希望能給我司馬青一個面子,離開這裡,司馬青定有后報!」司馬青沉聲道。

司馬青本來是向利用那條蟒形魔獸探炎的底,但是他沒有想到那隻魔獸不但沒有探出炎的底,反而被一刀斬殺,這讓司馬青心中不由的擔憂起來。

「司馬青?沒聽過,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所以不好意思了,你在我這裡沒有面子可言!」炎轉過身來,看向司馬青無比認真的道。

啪!

司馬青感覺自己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心中的怒火瞬間上竄,臉色也變的猙獰起來。

「那你是一定要和周雲峰站在一起了哦?」司馬青沉聲道,眼中寒芒閃動。

「還真替你的智商擔心,真不知道你父母把你養大靠的是什麼樣的毅力,這難道還需要我解釋嗎?」炎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道。

「你…..」

炎的話讓司馬青的臉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但是他一時又不知道能什麼。

「呵呵!不知道這位朋友叫什麼名字?」獨孤蓉走出來看著炎微笑道。

「少套近乎,和我成朋友,你…..不…..配!」炎輕蔑的看了獨孤蓉一眼,冷笑道。

炎的話讓獨孤蓉的笑容瞬間定格在了臉上,隨即冷笑道:「好!好!好!我獨孤蓉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在通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我還真想知道閣下是什麼來頭,居然如此狂妄?」

「反正你們今沒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告訴你也無妨,我叫石炎!」炎淡淡的道。

「風火雙系,你是嘯月狼族的那個石炎,聖元界合道榜第三十六位!」司馬青神色一凝,沉聲道。

「也可以這樣。」炎點頭道。

「哼!我還以是誰,原來是嘯月狼族最近才冒出的才,只不過就憑你,還沒有資格出這樣的大話!」司馬青冷哼道。

「只不過可惜啊,如果你不是嘯月狼族的石炎,而是妖龍族的石炎,你也許還真就有那個資格了,只不過同名不同命啊!」獨孤蓉譏諷道。

「你是在我嗎?」獨孤蓉的話剛剛落口,炎的五爪金龍分身就出現在身旁,看著獨孤蓉冷笑道。

「你….你們…..」看著兩個長相毫無差別只是衣袍不同的兩個炎,獨孤蓉頓時被驚的不出話來。

金袍炎一出現,雖然炎並不是有意為之,但是一股淡淡的龍威瞬間就向四周覆蓋而去,除了周雲峰外的所有人臉色都不由一變,變的陰沉、凝重起來。

雖然結果難以讓人接受,但是他們都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嘯月狼族石炎和妖龍族石炎根本就是一個人,兩個身份只是緣至他的兩個分身而已。

並且他們都感受到了,兩個石炎都是真正的血肉之軀,並不是如同先前周雲峰的那幾道分身。

嘯月狼族和妖龍族剛剛湧現出的妖孽級才居然只是一隻魔獸的兩個分身,這樣的事情想想都覺得可笑,但是事實就在眼前,他們又不得不相信。

司馬青和獨孤蓉徹底笑不出來了,如果眼前的石炎只是嘯月狼族的石炎,他們完全不懼,最多過程麻煩一點而已,但是現在,情況以及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從追殺周雲峰以來,司馬青心中第一次出現了猶豫的念頭,而在這猶豫中還有著不自信,先不周雲峰和炎的背景,就實力而言,他心中此時都對能否擊殺石炎和周雲峰產生了懷疑。

「老大,已經被殺了的就不了,就這二十八人來算,我們比一比看誰殺的人多。」金袍炎將一桿金龍槍握在手中,眼中戰意涌動的道。

「哈哈!你既然有如此興緻,我這個當老大當然樂意奉陪。」周雲峰笑道。

言罷,周雲峰身後就出現了七道身影,而這七道身影正是周雲峰的七大斗魂分身,而且每一個斗魂分身手中都用著一桿長槍。

刀戈弄影 「就知道你要用斗魂分身,但就算如此我也不懼,我的兩個分身可不是你的斗魂分身能比的!」炎轉頭看了看七大斗魂分身,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隨即自信的道。 ?炎的嘯月狼分身和五爪金龍分身,周雲峰的七大斗魂分身,再加上周雲峰的本尊,兩個人現在一下就變成了十個。

看著先前的六個分身現在變成了七個,而且還是這樣大搖大擺的出現在眾人面前,很顯然,周雲峰的分身並不如獨孤蓉先前所料的那樣,只能短暫的出現。

「渾蛋!戰宗什麼時候冒出了這樣第一個怪物,他到底隱藏了多少底牌?」獨孤蓉心中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看著眼前的變化,司馬青的臉色不由的變的陰沉起來,心中甚至有著不好的預感,但是他並不後悔,哪怕就是重新選擇一次,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追殺周雲峰。

資源是有限的,但是需要的人卻是很多,想要得到更好的修鍊資源,那麼就必須要搶奪,這也可以是適者生存。

「嘯月狼族石炎和妖龍族石炎是一個人,這種事情恐怕就算是在兩族中知道的人也極為有限,現在石炎將這樣的秘密暴露出來,恐怕是想將我們全部留在這裡!」司馬青看著炎的兩個分身,心中暗道。

「還有周雲峰的七個分身,這應該是關鍵時候的殺手鐧,他現在居然全部展示了出來,這些東西一旦泄露,那就不再是底牌。」司馬青瞳孔一縮,沉聲道:「他們憑什麼有這樣的自信?」

「老大,我等不及了!」兩個炎異口同聲的道,眼神中都是戰意涌動。

「既然等不及,那就無需要再等了!」周雲峰微笑道。

言罷,周雲峰眼神一凝,本尊連帶七大斗魂分身都將手中的長槍一震,化成了八道光芒,向司馬青等人沖了過去。

「哈哈!老大,你居然比我還心急!」見周雲峰已經衝殺出去,炎也不再忍耐,兩個分身身形一閃,也衝殺了出去。

「伏地斷乾!」

「駁逆七殺之一——殺氣沖!」

「狼刀下!」

「雲龍戰空!」

……

周雲峰的本尊並沒有選擇實力最強的司馬青,而是選擇了僅此於司馬青的獨孤蓉,至於七大斗魂分身則是組成了「駁逆七殺陣」對上了司馬青。

七系斗魂分身組成的「駁逆七殺陣」雖然非常強悍,但是還不足以擊殺司馬青,這一點周雲峰心中非常清楚,周雲峰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利用「駁逆七殺陣」拖住司馬青。

而在這個時間內,周雲峰的本尊則是全力擊殺獨孤蓉,以周雲峰本尊的實力想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

最強大的兩人都被周雲峰選擇了,炎也沒有要去爭的意思,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施武,這位在聖元界合道榜上還要超出周雲峰一位的存在。

炎雖然自信,但是施武能名列聖元界合道榜第四,自然不是泛泛之輩,所以炎用五爪金龍分身對上了施武,而嘯月狼分身則是依仗著驚人的速度開始在剩下的二十多中游斗、獵殺。

「周雲峰,區區幾個上不了檯面的分身也想戰勝我司馬青,你是不是太真了?」司馬青臉色陰沉,看著保持這陣型衝殺過來的七道斗魂分身,譏諷道。

「能不能,戰過不就知道了嘛,幾前你也應該也沒有想到會有今日的場面吧?」雷系斗魂分身淡淡的道。

周雲峰的七大斗魂分身就以雷系斗魂分身在外行走的時間最多,而正是如此,雷系斗魂分身也慢慢成了七大斗魂分身中最靈活、最成熟的一個分身。

「那你就去死吧!」司馬青眼中一道殺機閃過,冷聲道,言罷,手中的靈劍就向七大斗魂分身迎了上去。

「青白日!」

「轟!」

……

司馬青的實力確實非常強悍,在之前他甚至也隱藏了手段,在之前他的實力只能是堪比永生後期巔峰,但是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完全達到了永生後期巔峰。

七系斗魂分身組成的「駁逆七殺陣」也只能堪堪的擋住司馬青的攻擊,時間一長恐怕就會露出敗象,只不過好在七道斗魂分身的任務並不是擊敗、擊殺司馬青,而是拖住。

……

「擎裂空!」

「聖波邪殺!」

「轟!」

「噗!」

「怎麼可能?你明明還只是合道後期巔峰修為,能有堪比永生後期的實力已經非常逆,就算是郝鵬也只有初入永生後期成的實力,你怎麼可能有不弱於永生後期巔峰的的實力?」獨孤蓉已經忘記了擦掉嘴角的血跡,看著周雲峰難以置信的驚呼道。

獨孤蓉口中的郝鵬正是聖元界合道榜的第一人,曾經憑一己之力擊殺過永生後期成武者,實力非常強悍。

「你作為邪聖宗的才級精英弟子,難道這一點都還不能接受嗎?」周雲峰冷笑道:「你太讓人失望了!」

「邪聖宗一向行事乖張,但是這次你選我為目標,那你就徹底打錯了算盤!」周雲峰繼續道。

「周雲峰,你要考慮清楚,你已經殺了殷千幻,血海宮是不會放過你的,而且還有其他宗門的弟子,如果你不想再多邪聖宗這個敵人,你就識趣的離開,我可以保證不再追殺你!」獨孤蓉神色一陣變化,最後沉聲道。

「哈哈……!」聽到獨孤蓉的話,周雲峰不由的仰頭大笑起來。

「獨孤蓉,你這是在侮辱你的智商,還是在侮辱我的智商?」片刻之後,周雲峰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看著獨孤蓉鄙視的道。

「你已經了,我反正得罪了血海宮,還有一些其他的宗門,所以也不在乎再多一個邪聖宗!」周雲峰冷笑道。

「周雲峰,你不要自誤!」見周雲峰不買賬,獨孤蓉眼中一道驚慌之色閃過,但僅僅一瞬,隨即又恢復了冷靜,沉聲道。

「獨孤蓉,別白費勁了,你就認命吧!今不只是你,追殺過我的所有人都別想離開此地!」周雲峰冷聲道。

「呼呼!」

言罷,周雲峰不再給獨孤蓉話的機會,手中的噬槍一轉,挽出了一個槍花,隨即身形一閃,就再次向獨孤蓉沖了過去。

其實獨孤蓉也非常清楚周雲峰今是不可能放過她的,但是她也非常清楚,她不是周雲峰的對手,她之所以出這些看似幼稚的話,其實有著兩個目的:

第一、她抱著僥倖,雖然希望很渺茫,但是她也不想放過這個求生的機會。

第二、她想拖延時間。

獨孤蓉的算盤雖然打的不錯,但是他看了周雲峰,既然一切都在周雲峰的算計之中,那他又怎麼可能讓獨孤蓉如願?

「渡虛殞屠!」

噬槍一攻出,周雲峰就消失在了獨孤蓉的視野中,但是周雲峰的消失並沒有讓獨孤蓉放鬆,反而讓她變的更加緊張了。

因為無論是在前幾,還是在今,周雲峰都有施展過這招,周雲峰第一次施展這一招時,三個心噬生果就被他獨吞了,而後的幾,每一次這一招的出現都會有一個人隕落。

當然,雖然這一招周雲峰每一都在用,但是今卻是最犀利和最詭異的,顯然,在前幾周雲峰都有所保留。

今周雲峰出場的第一擊就是這一招,而結果就是有一名永生後期強者隕落了,韋興被周雲峰一招秒殺。

「拼了!」獨孤蓉一咬牙,眼神中露出了決然之色,沉聲道。

言罷,獨孤蓉的臉色瞬間一白,但是她的氣勢卻在此刻一漲,變的更加強大起來,而且氣息中還透露著讓人心顫的邪氣。

「血染邪光!」一道低沉的聲音從獨孤蓉口中發出。

咻!

隨即一道藍色的光芒閃現,以一種肉眼難辨的速度擊向了前方空蕩的虛空,而藍色的光芒剛剛射出五六丈,那空蕩的虛空中突然露出了一個猙獰的槍頭,隨即是槍桿、搶尾,而跟在長槍後邊的正是消失了的周雲峰。

「轟!」

被灰色混沌之力包裹的噬槍瞬間迎上了藍色的光芒,隨即空間一滯,兩道撞在一起的能量瞬間暴漲開來,伴隨著的還有著一道震動地的爆炸聲。

「噗!」

獨孤蓉和周雲峰同時被狂暴的爆炸能量震退,而獨孤蓉在倒退時蒼白的臉色一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隨即變的慘白起來。

「倒是看你了,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攻擊你能施展幾次?」周雲峰穩住身形后,看向獨孤蓉的眼神不由的多了一絲讚賞之色,隨即淡淡的道。

從獨孤蓉的情況來看,她顯然是施展了什麼秘法,而且這種秘法應該還和精血有關。

這樣的秘法雖然能換來強大的力量,但是人體的精血畢竟有限,不可能無限制的施展下去。

如果周雲峰的實力只是永生後期大成,獨孤蓉依靠著一招,就算不能取勝,但是想全身而退絕對是沒有問題,但是他的運氣非常不好,遇到了一個妖孽級的周雲峰。

「戰魔咆哮!」

時間緊急,其他幾處戰場都還等著支援,所以周雲峰也沒有再和獨孤蓉廢話,身形一閃,手中的噬槍再次攻向了獨孤蓉。 ?第十六章戰鬥升級

「啊!不…..」獨孤蓉絕望的慘叫道。

「現在才想到後悔,難道你不覺得太遲了嗎?」周雲峰看著眼中悔意和絕望交織的獨孤蓉冷笑道。

「我周雲峰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寶物爭奪無可厚非,既然有殺人越貨的想法,那麼就必須要有死的覺悟!」周雲峰手中噬槍的攻勢不減,直襲獨孤蓉的面門而去。

一番激戰下來,獨孤蓉早已經是重傷在身,此時更是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在周雲峰的攻勢下只有引頸待戮的命。

獨孤蓉的相貌雖然可以是美艷之極,對所有男人都有著不弱的殺傷力,但是周雲峰卻不是一個憐香惜玉之人,既然獨孤蓉對他起了殺心,那麼在周雲峰心中早就給她判了死刑。

獨孤蓉本以為周雲峰會有一絲猶豫,哪怕不是因為他背後的邪聖宗,也會因為她那絕世容顏,但是她在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還錯的離譜,她低估了周雲峰的殺伐果斷。

周雲峰出槍沒有絲毫的猶豫,不管是她的身份還是容顏,在周雲峰眼中好像都是不值一提一般。

「噗!」

噬槍入體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動靜,噬槍並沒有透體而過,而是只在獨孤蓉的眉心處留下了一道兩指寬的傷口。

雖然獨孤蓉的臉色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她的眼神卻在此刻變的空洞起來,同時生機也瞬間消失。

沒錯,獨孤蓉死了,周雲峰這一槍雖然刺入的不深,但是入體的混沌之力卻在瞬間將獨孤蓉的靈魂泯滅,斷了她的生機。

「現在又加上一個邪聖宗了,以後應該不會太無聊!」周雲峰將獨孤蓉的乾坤戒和武器收起后,戲謔的道。

「終於到決戰的時候了!」周雲峰轉身看向正逼的七系斗魂分身不斷後退的司馬青,眼中戰意涌動的道。

咻!

周雲峰身形一閃,就向司馬青沖了過去。

……

「獨孤蓉居然也死了,周雲峰真的是瘋了,擊殺如此多恆古級勢力的弟子,難道他就不怕引起眾怒嗎?」司馬青一直留意周雲峰本尊的情況,所以獨孤蓉身殞的過程他看的清清楚楚,此時心中也不由的嘀咕起來。

如果是一般的弟子,各大勢力當然不會什麼,但是像殷千幻、獨孤蓉這樣的弟子,無不是各個勢力內的重點培養對象,被視為宗門未來的基石,這樣的弟子死了,兩大宗門不可能會善罷甘休。

就算礙於規矩,明面上不什麼,但是暗地裡肯定會想辦法對付周雲峰。

同時被幾個恆古級勢力惦記,這對於誰來,都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司馬青卻沒有從周雲峰眼神中看出絲毫的擔心。

周雲峰一到,七系斗魂分身就收起攻勢退到了本尊身後,司馬青也沒有趁機追殺,而是身形一閃後退了五六丈,臉色凝重的看著周雲峰。

「司馬青,四五了,我們今就來一個了斷吧!」周雲峰看著司馬青,淡淡的道。

「樂意奉陪!希望你死了,戰宗不要太難過!」司馬青冷笑道。

「你也一樣!雖然你的資平平,但是在蒼雲門中也算是一個人物,希望蒼雲門到時不要到戰宗來哭鬧才好!」周雲峰微笑道。

「狂妄!」聽了周雲峰的話,司馬青眼中頓時怒氣涌動,喝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