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她跑到哪裡去了?」

「哦,那她跑到哪裡去了?」

到處張望,可就是沒見到薩拉的身影。

「那個,神綺大人,你之前不是讓她去找愛莉絲小姐了嗎?」

夢子慢吞吞的說道,要是再不提醒神綺一下的話,薩拉她恐怕就要被遺忘在這個地方了。

「嗯,是這樣嗎?」

神綺用手指點著嘴唇,頭頂上那一束銀髮變成了一個大大的問號。想了很久,她才記起似乎真的有這回事呢!當時薩拉自告奮勇說要去找愛莉絲,自己當時因為急著要去處理聖白蓮她們的事情,所以就同意了。

「不過,讓那孩子去做這種事,真的沒關係嗎?」

她記得薩拉那個笨蛋的方向感好像是很糟糕的,所以自己才會派她去看守魔界的入口。

每天都需要呆在同一個地方,那樣就不用擔心她四處亂跑了。

「我想……並不怎麼樂觀。」

茂密的樹枝跟各種藤類互相纏在一起,再加上不是從什麼地方飄來的濃霧,讓這裡顯得暗無天rì,半絲太陽光都沒辦法投下來。

這裡是魔法之森的中心地帶,也是整個幻想鄉最為yīn森恐怖的所在。在這個地方,到處都生長著變異了的魔xìng植物,生活在這裡的野獸很少,不過它們的危險xìng比大部分的妖獸都還要高。別說是人類了,就連妖怪,都不怎麼願意靠近這片區域。

不過在這個原本應該是無人涉足的地域中,此時卻多出了一道弱不經風的嬌小身影。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枯枝跟敗葉掉落回地表,經過年深rì久的積累,已經化成一層厚厚的沉積層了。少女小心翼翼的走在上面,臉上滿是驚惶與不安,周圍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要讓她心驚肉跳好一陣子。

薩拉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走著走著,就跑到這個詭異的地方來了。

漆黑的前方就像是一頭張開了大口的怪獸,隨時會將意外闖入這裡的她吃掉。

連半根骨頭都不剩下。

越是這麼想,她就越是感到害怕,連腳下的地面,感覺都變得古怪起來了。

「神綺大人,夢子姐姐,雪,舞,你們都在哪裡?」

可惜,她們都沒能夠聽見少女那無助的叫聲。

「神綺大人,這裡人生路不熟的,如果沒有人帶路的話,我們將很難找到愛莉絲小姐的。」

現在只希望薩拉可以找到愛莉絲的行蹤了。

「那怎麼辦?怎麼辦?」

神綺開始來回走動了,頭上的銀髮也不安的擺來擺去。

「要不,我去問一下那些人吧。」

那三個她們不認識的傢伙,似乎都是本地的人,或許會認識愛莉絲。

「啊,你去吧你去吧,記得問清楚一點哦。」

「是。」

女僕點點頭,朝一直站在那邊的兩個人走了過去。

「您好。」

雙手交疊放在身前,夢子對著蕾米莉亞彎腰鞠了一躬。

「哦,你好。」

雖然不明白對方的來意,不過蕾米莉亞還是還了一禮。

「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家的主人正在尋找離家多年的女兒,我想問一下,你們認不認識她?」

「女兒?叫什麼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夢子給她的感覺跟十六夜咲夜的有些像,蕾米莉亞對她的態度都好了許多。


「她的名字叫愛莉絲。」

「愛莉絲?嗯,我沒聽說過。」

蕾米莉亞搖搖頭,答道。

得到她的回答,夢子頓時大感失望。

「不過,我們這裡叫愛麗絲倒是有一個。」

「什麼?真的嗎?」

見她一副喜出望外的神sè,蕾米利亞反倒感到奇怪了。

「難道她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是的,不過我一直都習慣那樣稱呼她。」

夢子點了點頭。

「那請問您知道她如今在那裡嗎?」

「我想應該是在家裡吧!」

「那麼……」

「抱歉,我並不知道她家在哪裡。」

蕾米莉亞跟愛麗絲的交情並不深,說實話,在她的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也就是那個經常跟在某隻黑老鼠後面,喜歡cāo縱人偶玩具的小女孩。


可能帕秋莉了解的都比她多。

「是嗎?」

猶如被一盤冷水從頭潑下,夢子的熱情一時都被撲滅了。

「不過我想有個人肯定會知道的。」

蕾米莉亞指著那個正在替聖白蓮療傷的男人說道。

真是的,他怎麼就這麼熱衷於管別人的閑事啊!

「東方,快給我過來。」

過了好一會兒,東方遙才慢吞吞地走回來了。

「幹什麼呢?」

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雙手,幸好聖白蓮受的傷並不是很重,要不然治療起來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這個人有話要問你。」

蕾米莉亞朝夢子撇撇嘴,說道。

原本背對著這邊的神綺耳朵突然動了一下,那束頭髮也轉向這裡來了。

「您好。」

看這標準的問候用語,標準的行禮方式,這才是專業的女僕啊!跟自己家裡那幾個業餘的完全不在同一個等級。

「你好,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我笑眯眯的問,心裡思考著是不是要給那幾個傢伙上一堂女僕專業訓練的課。

「請問您認識愛麗絲小姐嗎?」

「當然認識了……咦!」

一陣勁風撲面而來,只感到胸口一緊,衣服不知被誰揪住了。

「你認識小愛?」

此刻神綺的雙眼就好像是一個無底的黑洞,只是看著,都有一種將人吸引進去的感覺。

作為愛麗絲的母親,神綺覺得自己有資格對她認識的每一個人都認真的把一下關。

尤其是男的。

站在一邊觀望的蕾米莉亞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臉上詭異的微笑一閃即逝。

「何止認識啊,愛麗絲都好幾次住在他家裡呢!」

她裝作漠不經心的說道。

「你說什麼?」

神綺的臉立時都變得有些扭曲了,雙手的力度立刻加大了好幾倍。

「小子,你接近我的寶貝女兒究竟有什麼目的,快說……」


好難受,如果不是看在她是愛麗絲的母親的份上,我絕對一掌將這傢伙拍飛掉。

「冷靜點,太太,你別聽這隻吸血鬼胡說八道。」

旁邊的人忽然都嚇了一跳,因為她們清晰的看到有什麼黑sè的東西從神綺的身上湧出來了。

「太……太。」

神綺放開手,就在我剛想鬆一口氣的時候,自己的脖子卻被她掐住了。

「你叫誰太太啊?想死一次嗎?混蛋。」

「啊……」

「快說,你跟我的小愛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別想騙我,如果是普通朋友,又怎麼會在你家裡留宿的?」

「有什麼好奇怪的,在我家留宿過的人多的是,包括那邊那個小矮子。」

「你說誰是小矮子啊?」

原本還在旁邊看好戲的蕾米利亞臉sè一變,也向我撲了過來。

局勢變得有些混亂了,三個人糾纏到了一起,引得聖白蓮那幫人都頻頻往這邊矚目。

「請不要這麼激動,神綺大人。」

「大小姐冷靜點。」

看情勢不妙,夢子和十六夜咲夜趕緊過來將她們的主子連拖帶拉的帶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