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要不是這胡宗主,老子也不會被困在這兒,說不定早就走了!」

「哼,要不是這胡宗主,老子也不會被困在這兒,說不定早就走了!」

許多人看著胡宗主的時候,心裡都是忍不住詛咒起來。

此刻只要胡宗主敢說一個不字,那定然會遭到這群人的圍攻!

胡宗主自然看出了這一切,眾人心裡想什麼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領主巫師 不過胡宗主更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以他的實力根本就無法與強大無匹的幽泉聖朝對抗!

因此,胡宗主現在進退兩難了!

局勢,就這麼僵持著,升天大會現場氣氛也越來越沉悶、壓抑。

相比於胡宗主等人的恐懼、害怕,石柱等人此刻卻是輕鬆許多。

此刻石柱已經帶著姜天域和天盟眾人飛了上去,站在六道這邊。

幽泉聖朝的人自然是認識石柱他們,並沒有動手。

「聖君,看起來大統領已經帶人將那些人都給殺了!」

黑蓮聖主聽著兩界通道之內的動靜,向六道說道。

「嗯,二郎們久不見血,想必是已經餓瘋了!」

「此次朕讓陳統領帶領大軍下界,自然要好好犒賞他們一番!」

說到「犒賞」二字的時候,六道的目光瞥向了下方升天大會之處。

看起來,升天大會上胡宗主他們在六道眼中,也只不過是一群待宰的羔羊,用來犒賞大軍的食物而已。

六道此話說的可謂是非常血腥而又充滿不可置疑的霸道,以致於身後許多幽泉聖朝臣子都是情不自禁地看向他。

尤其是那些剛剛加入幽泉聖朝的新人,此刻都有些蒙了。

自己加入的究竟是怎樣一個聖朝,為何這聖君和他的臣子如此嗜血,拿人命作為犒賞三軍的禮物?

這樣有干天和的運朝,真的能夠長久嗎?

不過六道在此,幽泉聖朝的一群強者在此,這些人也只敢在心中嘀咕兩句。

兩界通道內,忽然走出來一個身穿漆黑色戰袍的大將,此人一出來便有種睥睨群雄的霸氣。

那種眼神,不知經歷過多少次生死之劫,尤其是那兩顆眼珠子,像地獄一般深邃和可怕。

然而擁有如此可怕眼神的一個將軍,一看到六道之後便急忙上前拜見。

「末將陳百劫,參見聖君!」

「聖君萬歲萬歲、萬萬歲!」

陳百劫跪下來,恭敬向六道慘敗道。

「萬歲萬歲、萬萬歲!」

陳百劫身後,三萬大軍從兩界通道之內出來,朝著六道恭敬一拜。

大軍喝聲,猶如大呂洪鐘,震天動地!

「陳統領,諸位將士請起!」

六道聲音傳開來,陳百劫和三萬大軍都是起身。

「朕已經為大軍準備好了犒賞之物,陳統領,你帶著他們去享受一番吧!」

六道伸手一指下方升天大會之處,對陳百劫說道。

「方才在輪迴通道之中,末將就已經知道那些人都是聖君賞賜給大家的,所以我也沒有浪費,讓手下二郎們給吃了!」

「你們還不趕緊跪拜謝恩?」

陳百劫看向三萬大軍喝道。

「謝聖君賞賜!」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三萬大軍應聲道。

「去吧!」六道微微點頭。

陳百劫恭敬一禮,然後便帶著三萬大軍下去。

「輪迴,你可以將這通道給關上了!」黑蓮聖主看向一旁輪迴聖使說道。

「是!」輪迴聖使應聲道。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趁現在,趕緊走!」此時,石柱向姜天域傳音道。

「多謝了!」

姜天域一點頭,然後便化作一道紫青神光,瞬間飛入通道之中。

「大膽!」輪迴聖使大喝一聲。

然而,一切都遲了,姜天域已經順著通道直接進入上界。

輪迴聖使無奈,只能暫且作罷。

「大膽創世天盟,居然敢私自放人上界!」

「你可知罪?」

輪迴聖使收了通道之後,當即看向石柱質問道。

六道身後,一群人都是冷冷看向石柱這邊。

大家的眼睛都不瞎,自然看清楚方才那溜走之人是從石柱這邊飛走的。

「…………」

面對輪迴聖使的質問,石柱自然難以自圓其說,索性便不說了。

場中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

天盟眾人,都是有些緊張地看著對面六道等人,大戰一觸即發!

「呵,以為你不開口,本使就不會拿你怎麼樣了嗎?」

「聖君當前都敢如此欺君,此乃死罪!」

「從今以後,這天下就再也沒有創世天盟了!」

輪迴聖使冷笑一聲,看向石柱等人眼中一片殺機。

就在這時,六道忽然走上前來。

輪迴聖使伸出來的手掌頓時撤去,恭敬退到後邊。

「石柱,今日你可是欠朕一個人情啊!」

六道說完了這句,便不再發一言,直接就飛走了。

「哼!」

六道一離開,幽泉聖朝眾強者自然作罷,一個個冷哼一聲,然後跟隨他離去。

「呼~~~」

「剛才真是嚇死我了,我真怕那六道帶著一群吃人怪物衝上來!」

幽泉聖朝眾人走後,白驚仙這才輕鬆了一口氣,有些后怕道。

天盟眾人,許多都是虛驚了一場,紛紛看向石柱。

「今日之事是我有欠妥當,以致於讓大家深陷困境,是我不對,我在此向諸位賠罪!」

石柱朝眾人一禮,開口說道。

「盟主!」

眾人都是大驚,紛紛避開,不敢受此禮!

「無論大哥你做任何決定,我都支持你!」

寧龍臣第一個上前,向石柱說道。

「我也支持!」周拜天緊跟其後。

蘇善、少仲謀、陳文琴等人都是站在石柱身後。

最終,此事不了了之,就此打住! 升天大會上,陳百劫帶領三萬大軍將眾人圍的水下不同。

胡宗主等人被一團黑氣籠罩著,根本就無法破氣而出。

黑氣外邊,三萬大軍眼巴巴看著其中的胡宗主等人,就像是看著一堆食物一般,甚至有人忍不住留下了口水。

胡宗主等人雖然實力不弱,但卻只有兩百多人。

這麼點人,還不夠這些將士們分食的呢!

此時陳百劫身旁站著幾個帶兵的副將,這幾人恭敬站在那兒,目光微動,不似手下那群將士一般丟人。

這幾人眼光甚高,自然看不上黑氣中的胡宗主等人,可是手下那些兒郎們卻是需要這些肉食修行。

故而,幾個副將都將目光聚集在了陳百劫身上。

只有他,才有資格分配這批血食。

「上次渣副將隨本統領平定宵小,功績卓著,我卻一直未曾賞賜!」

「渣副將,這批血食,你那一營的兄弟可以分得一百份!」陳百劫說道。

「屬下代表五千營將士,多謝統領大人厚賜!」一臉粗獷地渣副將向陳百劫恭敬拜謝道。

陳百劫微微點頭,看向剩餘五個副將說道:「剩餘血食,你們五個營平分了吧!」

「是!」

五人雖然心中有些不爽,但卻佩服陳百劫的處事公道,應聲道。

「這次下來,我等是為聖君一統人間界而來。」

「人間界雖然修行孱弱,但卻也有一批不錯的血食。到時候本統領可以做主,任由你們吃喝!」

陳百劫看向渣副將六人,開口鼓勵道。

「屬下必定誓死追隨大人,為聖君而戰,為一統人間界流至最後一滴血!」渣副將六人沉聲道。

「嗯,去吧,讓弟兄們去享受一番血食!」陳百劫揮揮手。

六人對陳百劫恭敬一禮,然後一揮手,帶著手下一批將士前去黑氣之中抓捕血食。

天上,石柱和天盟眾人看著下方所發生的這一切。

「這…」

「這什麼陳統領也太殘忍了吧,居然讓手下將士用人血為食!」蘇善忍不住皺眉道。

「蘇兄可不要小看此人手下這三萬大軍!這批魔兵,各個身經百戰,可以說是從地獄之中、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

「對於他們來說,下方那些人根本就不能算是同類,和妖獸一般只不過是份血食而已。」諸葛青雲解釋道。

「莫非六道手下,都是這些吃人的魔頭不成?」石柱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其他的魔我不清楚,不過幽泉聖朝之魔,想必就是依靠血食增強自身!」

「當然,以六道的心思,定然還藏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神秘力量!」諸葛青雲說道。

「嗯。」

石柱點點頭,忽然眉頭一動:「有人來了!」

天盟眾人會意,然後跟隨石柱隱藏起來。

不止是來人了,而且來者數量眾多,可以用鋪天蓋地來形容。

大批血紅色的雲層忽然自東而來,快速朝著天魔城而來。

然後,便有一批人從血雲中飛出,落在城外一片樹林之中。

「屬下等參見教主!」

樹林中,一群匆匆趕來的蟻神教護法拜向前方一人。

這人正是蟻神教教主墨痕,身後站著幾位蟻神教長老!

自上次二長老和百萬大軍失蹤之後,墨痕就派人明察暗訪。

知道最近才知道,原來二長老是被幽泉聖朝的人給帶走的。

就連那百萬神血大軍,也被人給一併收走。

墨痕帶著幾個長老在此藏頭露尾,目的就是要看看這幽泉聖朝。

兩界通道和升天大會上發生的一切,自然都被墨痕幾人看在了眼裡。

「都起來吧!」

墨痕背對著一群護法,聲音低沉道。

「謝教主!」眾護法起身,恭敬立在墨痕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