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還差一條陣紋,便可布成血靈陣,到時候血甲更是可晉陞為五品寶具。」

「唔,還差一條陣紋,便可布成血靈陣,到時候血甲更是可晉陞為五品寶具。」

「如此一來,就算對上赤炎那樣的高手,也足以抵擋其攻擊。」

這件四品血甲上的陣紋還差了一道,李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也只能想辦法凝練更多的血氣才行。

他打開血神門后,氣血質量越來越高,每天都有一絲血液變為淡銀色,加上血菩提之力,他的氣血已遠超尋常武者。

可血甲晉陞到五品,所需的血氣龐大無比,李宇光是吸收靈血還不夠,他便想到了一種三品丹藥——太玄靈血丹。

被冠以太玄之名的丹藥,均是太玄武神開創出的丹藥,其藥效十分驚人,各個都是絕品丹藥。

紅顏丹都只是三品絕品丹藥,可見這太玄靈血丹的驚人之處,其純粹是用於滋補氣血,一枚太玄靈血丹,便抵得上近十滴三階靈血! 「公子,你要的藥材已經備齊,共要一百八十二萬兩白銀,不知公子……」百草閣的掌柜親自過來接洽,主要是李宇這筆單子太貴重,他不得不重視。

李宇甩出兩張天武錢莊的金字銀票,這是九千歲給李宇的報酬之一。

拿到諸多珍惜藥材,加上李宇特意向九千歲討要的眾多三階靈血,煉製太玄靈血丹的藥材已配齊。

「走,我們去找繆大師!」李宇帶著空暮煙找到繆大師后,便得到這位大師的首肯,只是由於他還在鑽研李宇之前的異火熬制之法,無法分心,便讓李宇自己去用他的丹室。

他們倆暢通無阻的來到繆大師的丹室。

此時丹室內已有人正在使用丹爐進行煉藥,李宇驚訝的發現正是之前想找他學習煉藥術的胖子煉藥師董燦。

董燦有些臃腫的身軀正一心貼在丹爐旁,他極為認真的注視著丹爐內的丹火,控制著丹火熔煉、提取藥材中的精粹。

他的關注度極高,即使李宇和空暮煙兩人進來,他也毫無所覺,控制著丹火時一絲不苟。

看他雙眼冒著血絲的樣子,好像已在此連續煉藥很長時間了。

一炷香時間后,董燦終於完成了這一爐丹藥的煉製,丹火漸漸熄滅,顯現其中的是十二枚聚氣丹。

「終於煉製成功,沒有浪費寶貴的藥材。」董燦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他面色有些蒼白,可眼神卻很興奮。

董燦回頭之時,才發現李宇和空暮煙一直站在身後,他連忙躬身道:「李宇大師,暮煙姑娘。」

李宇擺擺手:「不用叫我大師,你叫我李宇便可。」

「董胖子,讓你煉製的丹藥煉得怎麼樣了,要是浪費了我的藥材,我可要將你趕出去的!」

一個高大俊朗的身影出現在丹室門口,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董燦,表情嫌惡。

董燦有些忐忑的拿出身旁的一個錦盒,裡面是數量眾多的聚氣丹:「黨公子,這是一百零五枚聚氣丹。」

身穿一身白衣的黨魏華低頭看了一眼錦盒,他接過之後淡然說道:「我記得跟你說過,此次煉藥的成功率必須達到九成以上。」

「我給你的藥材可以煉製十次聚氣丹,也就是一百二十顆聚氣丹的量,可你卻煉出了一百零五枚聚氣丹,你真是個廢物!」

被黨魏華摟住纖細腰肢的沐沐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可最後她還是說道:「董燦,你怎麼還是連二品聚氣丹都煉不好,這樣讓黨公子怎麼願意讓你煉藥。」

董燦連忙解釋道:「黨公子,不是那樣的,我以繆大師的丹爐煉藥,這座丹爐的丹火太強,我一開始沒掌握好火候,第一爐丹藥完全煉毀了。」

「我後來就掌握了其性能,後面幾次都全都成功,甚至有一次煉出了十三枚聚氣丹……」

黨魏華冷冷一笑:「你是在逗我么,十二枚聚氣丹的藥材,你可以煉製出十三枚聚氣丹。」

「你找理由也不會找好一點的理由!」

在煉藥師之中,煉藥成功率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評估標準。

例如一份藥材,若是煉製十次可成功六次,已是及格的成功率,達到八次以上,則是非常優秀的煉藥師,九次以上的則是非常高的要求。

至於百分之百的成功率,那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層次,也就只有太玄武神可保證絕對的成功率!

至於一次性煉製複數的丹藥,則還要看其煉製藥材的成藥率,如成功率一樣,十份藥材可成功煉製出九份丹藥,已是很高的成藥率。

成藥率已不止涉及到技法的熟練程度,還需煉藥師對藥材的藥性、藥材配比有著非凡的了解。

即使聚氣丹是最為基礎的丹藥,一百二十份藥材,要煉製出一百零八枚聚氣丹,確實是很高的標準。

董燦用的還是繆大師的丹爐,與煉藥師協會中普通的丹爐差別還是挺大的,能煉製出一百零五枚聚氣丹,已讓李宇有些驚訝。

李宇敢保證,就算讓黨魏華自己來煉製,他也達不到這個程度。

黨魏華卻抓著董燦那句話不放:「十二份藥材,怎麼可能煉製出十三份丹藥!」

「這種違反煉藥常識的話,你就不要拿來貽笑大方了。」

董燦連忙解釋道:「因為李宇大師曾經說過,煉藥師必須對煉藥手法和藥材的藥性了如指掌。」

「我這些天一直在煉製聚氣丹,成藥率漸漸提升到九成以上。」

「我還試著去仔細研磨、吞服聚氣丹的幾種藥材,感覺聚氣丹的藥材配比還可以再微微調整一下。」

「之後我嘗試了一下,有繆大師的丹爐加成,有一次就煉製出了十三枚聚氣丹。」

董燦說著,還忐忑的看了李宇一眼,他上次聽了李宇一席話之後,便回去苦練煉藥技藝。

他這回沒有好高騖遠去學習新的丹方和手法,而是不要任何費用和報酬的幫其他人煉製聚氣丹。

經過無數次練習,他對聚氣丹的煉製已爛熟於心,如他所說,胖子煉藥師還開始品嘗聚氣丹的藥材,體悟其藥性。

在有了改進聚氣丹藥方的想法后,董燦便開始嘗試,可無數次嘗試,董燦都以失敗告終。

於是他便想試試其他丹爐,特別是繆大師的丹爐,他掌握著青雲靈炎,丹爐內還殘留著這種靈炎的靈氣,可提升丹爐的效果。

為此,董燦特意找上繆大師的弟子黨魏華,想要借用黨魏華。

作為情敵,黨魏華特意開出了一個很刁難的條件,要求董燦以一百二十份藥材煉製出一百零八枚以上的丹藥!

「你居然想改進聚氣丹的丹方,真是太不自量力了!」黨魏華一臉不屑。

「你可知曉,聚氣丹作為基礎丹藥,已被無數煉藥大師改進過了,其藥材配比已經完美!」

「你一個連二品煉藥師考核都通過不了的庸才,居然妄想改進如此重要的丹方,真是異想天開。」

「難怪你這麼多年來始終無寸進,還在一品煉藥師上打混!」

沐沐也露出失望的表情:「董燦,我見你這段時間一直在鑽研煉藥,每天都蹲在丹室內,我以為你已經幡然悔悟,沒想到你還是如此的好高騖遠。」

「聚氣丹的藥方豈是你可以改進的,你還是踏踏實實的將煉藥技術練好,到時候我還可以求求魏華哥,讓你在黨家的藥房里任職。」

被黨魏華嘲諷,董燦還忍得住,可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也如此看不起自己,他如墜冰窖。

他蠕動了一下嘴唇,最後說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我只是想嘗試一下……」

黨魏華毫不猶豫的搖頭道:「沐沐,你也看到了,他還是不死心。」

「我黨家可請不起這樣的『大神』,說不定人家以後還能成為冠絕千古的煉藥宗師呢。」

黨魏華本是想再嘲諷董燦一遍,可李宇卻淡淡的看著董燦說道:「這個倒也有可能。」

「你是否是想將藥方中靈氣粉的比例減少一些?」 董燦下意識的點頭道:「靈氣粉雖可使聚氣丹中其中幾種藥材的藥性進行中和,可也損耗了部分藥材精華,使成藥的比例下降。」

這是他在無數次煉製聚氣丹和服用幾項藥材之後,心中產生的一種明悟,因此才想嘗試一番。

可董燦的話卻引得黨魏華哈哈大笑:「原來你所謂的改進丹方居然是以這種方式。」

「你這十幾年的煉藥知識都學到了狗身上去,你不知道靈氣粉是聚氣丹藥方中的中和藥材么,若是少了靈氣粉,聚氣丹還未凝聚就已徹底崩散!」

「要是按照你的想法,那聚氣丹的成藥率只會是零!」

董燦見李宇面無表情,也不知曉他的想法,最後這位胖子煉藥師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並不是要完全去掉靈氣粉,而是適當的減少它的量……」

「然後煉製的時候注意一下手法,盡量控制住藥材的相互接觸,減少藥材損耗……」

心中已被莫名的情緒充斥,黨魏華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說大話誰都會!」

「那你試出來你所說的最優藥材比例和正確的煉藥手法沒有!」

董燦張了張口,他只成功了一次,還需多次鑽研,才可能成功。

甚至有可能他這個說法本就是錯的,就算嘗試無數次,也可能是黃粱一夢。

被沐沐以失望的眼神看了一眼,董燦心中一熱,他心中的血氣翻滾,他一挺胸膛:「那我以後就一直去嘗試,總有一天,我會試出正確的丹方!」

黨魏華只當是一個笑話來看:「呵呵,你恐怕沒有機會了,我答應借你使用我師傅的丹爐,可也跟你明說了,你的成藥率要達到九成以上。」

「現在你煉藥失敗,還是給我乖乖滾吧。」

「我也會跟其他藥房還有煉藥師打招呼,如你一般想要去搞事情,玩花樣的煉藥師,最好還是不要雇傭為好。」

董燦聽得此言,他臉色煞白,黨魏華此舉,簡直是在要他的命!

大楚國內,只有楚風皇城才有如此繁華的煉藥市場,他可以幫人煉製聚氣丹為生。

可若是他在楚風皇城內混不下去,前往其他城市,根本就沒有那麼豐富的資源供他進行嘗試和實驗,這只是一場空夢。

李宇突然嘆息一聲:「沒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你在感知藥性一途上,倒還挺有天賦。」

「你可想再嘗試著煉製一次聚氣丹?」

董燦突然一楞,可看到李宇溫和的目光,他心中升起了一股自信,他狠狠的點了點頭。

李宇一揮手,便有十二份藥材落在董燦面前:「你再試一次吧,這回記得煉製到最關鍵的時刻停頓那麼一息時間。」

胖子煉藥師狠狠的點了點頭,他就欲將藥材放進丹爐之中。

黨魏華卻突然開口道:「等一等,誰允許你再使用這座丹爐了。」

李宇淡淡擺手道:「我已和繆大師打好了招呼,這幾天丹室都由我隨意使用。」

「你還有什麼異議么?」

黨家三公子沒想到李宇居然在幫著董燦,他只好任慫:「那就讓他沾點李大師的福氣吧。」

「等一等,在董燦煉製之前,我要與黨公子做一個約定。」李宇看向黨魏華。

「若是他此次煉製成功,那你就不用再想著對付他了,而若是他此次失敗了,那我做主,可讓他離開楚風皇城。」

黨魏華想了想,這個約定對自己沒有什麼壞處。

反倒是董燦絕不可能成功,如此便可輕鬆的逼他離開楚風皇城,免得留在這裡還惹得沐沐心中有些動搖,他便點頭答應下來。

董燦得到首肯,他認真細緻的將藥材一一放入丹室之中,他放置的順序和力道都很有講究,顯得從容不迫。

在開始煉藥之後,董燦的表情變得無比認真,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沉凝。

李宇暗暗點頭:「與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他真的深入鑽研進去了。」

與此同時,有幾名煉藥師也進入丹室內,看到了董燦的動作。

有一人與黨魏華是熟識,這位十分年輕的三品煉藥師問道:「小黨,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區區一個一品煉藥師也敢動用繆大師的丹爐。」

黨魏華十分認真的回答道:「原來是銘兄,這小子是被李大師擔保,才可動用丹爐。」

身為年輕一代最有天賦的煉藥師,銘無鑫疑惑的問道:「李大師?哪位李大師!」

黨魏華指了指李宇道:「便是這位用出了異火熬制之法、自然凝結之法和火煉真金之法的年輕大師。」

「我師傅可是對他推崇備至,與銘兄可謂是絕代雙嬌!」

「原來是他!」溫文爾雅的銘無鑫淡淡點了點頭,看著李宇的目光閃過一道異芒。

「你等著看好戲吧,這胖子說要改進聚氣丹的藥方,我倒要看看他等下怎麼出醜!」黨魏華又指著董燦說道。

黨魏華的幾位好友不禁鬨笑出聲:「什麼!這胖子連二品煉藥師考核都連跪三次,如此一個庸才,還敢妄稱要改進聚氣丹的藥方!」

「他是丹藥吃多了,得了失心瘋吧!」

有一名煉藥師呵呵一笑:「還真的有可能,我看到那個胖子這段時間在偷偷吃聚氣丹的藥材。」

「他或許是真的瘋魔了,才會有這麼異想天開的想法!」

在一旁的煉藥師,幾乎都搖頭不信,覺得董燦簡直是腦子搭錯了筋。

唯有銘無鑫淡淡說道:「等下看他如何煉藥便知是真是假了。」

胖子煉藥師的煉藥已然開始,他沒有被周圍人的嘲笑所影響,按照自己的想法將丹火激活,開始以精神力包裹藥材,以丹火進行提煉。

隨著幾種藥材的精華被提取出來,董燦開始嘗試將幾種藥材精華進行熔煉,這是最為關鍵的時刻。

按照一般程序,此時董燦就該將靈氣粉加入進去,緩和藥材之間的直接衝突,最後再煉製成聚氣丹。

可董燦在此時想到了李宇剛才那句話,他下意識的停頓了那麼一息,丹爐內的藥材瞬間就如同被引爆一般劇烈反應起來!

對聚氣丹煉藥過程也是爛熟於心的銘無鑫搖頭道:「他之前的手法近乎完美無缺,可在最關鍵的時刻,卻沒有加入靈氣粉。」

「這是煉製聚氣丹最要注意的時機,錯過這個良機,那藥材在接觸之中已喪失了部分藥性,聚氣丹不可能成型了。」

可在他驚訝的眼神中,董燦將靈氣粉投入丹爐內,本來已近乎失敗的煉藥再次發生轉機! 只見董燦緩了那麼一息時間,再次投入靈氣粉后,丹爐內的藥材精華漸漸變得穩定。

此舉居然瞬間扭轉了結局!

「李宇大師說的方法真的管用!」董燦心中狂喜。

他找到了上一次成功煉製出十三枚聚氣丹的感覺,他整個人越發專註,控制好最後的煉藥階段。

「那個人好像在發光發亮!」一名美女煉藥師看著董燦煉藥的模樣,她情不自禁的喃喃道。

都說認真狀態下的男人最帥氣,沐沐看著此時的董燦,心中放佛也有春雷在炸響,她從未見過董燦有如此迷人的一面。

「終於……成功了!」董燦一拍丹爐,有十四枚聚氣丹從中飛出。

這聚氣丹香氣撲鼻,丹藥周圍有靈氣形成氣浪翻滾,明顯品質比普通的聚氣丹還好!

「這是極品聚氣丹!我煉製一百次聚氣丹,才可能煉製出一次極品聚氣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