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人瞬間跪在地上,痛的臉色蒼白,渾身抽搐,嚇的哭了起來。

「啊!」那人瞬間跪在地上,痛的臉色蒼白,渾身抽搐,嚇的哭了起來。

「求求你們了,救救我,我還不想死。」

其他人見此也都哀求起來,生怕那一槍打到自己身上。

「看到了?你們沒有選擇的餘地,想救他們先讓我們走!」無情的視線落在雲悅身上,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她拿着槍身手跟彼岸花特別的相似。

「嗚嗚嗚。」南景琛急了,在後面掙扎著,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

沒看見他這麼一個大活人被綁着嗎?

「可以放你們走,但是南景琛必須留下,其餘人你們帶走!」

這次開口的是莫凡,別人的死活他們不管,但是南景琛作為金網的成員,手中還有製造武器的本領,絕不會讓邱鈞帶走。

「不然你們可以試試,要麼都別走了,他死了總比被你們帶走好。」

無情還想開口卻被莫凡強硬的話語給制止住。

南景琛心理將莫凡的祖宗問候了一個遍,這女人無情起來真的狠啊!

「邱少。」無情詢問的目光看向邱鈞,男人下顎清晰分明,顴骨突出,眼鏡框下那雙狹長陰冷的眼睛微眯了起來,眉眼浸染著一股陰狠煞氣,手中的那串佛珠也沒能消減分毫。

「先把南景琛放了。」邱鈞薄唇輕啟,讓金克斯有些不甘。

「不能放,邱少!留着他後患無窮,不如現在就殺了!」

在金克斯看來,南景琛是必須殺的,不如現在殺了,他就不信金網那些人真的敢不顧這些人質的命不放他們走。

「你可以試試,看看是你跑的快還是我的子彈快。」莫凡把玩著槍,勾著自信的唇角,妖魅的看着他。

「放了。」邱鈞冷眼掃過去,金克斯瞬間低垂下腦袋,一隻眼睛閃著不甘和狠意。

他示意身後的人一眼,南景琛被人鬆開立馬向雲悅那邊跑了過去。

金克斯望着南景琛的背影,一道暗芒閃過,快速的舉起槍。

砰!

金克斯眉心中了一彈,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看向雲悅那邊,只見少女手中的槍口還冒着白煙,勾著唇衝破天際的野和邪,上挑的眉眼裹着幾分玩世不恭的痞,最後身體僵硬的倒了下去。

無情瞳孔放大,腦海中全是雲悅剛剛那一槍,眼神和出槍的姿勢跟之前在北海上遇見的彼岸花的眼神和姿勢一模一樣。

「嘖,自尋死路。」莫凡嗤笑一聲,看着地上的金克斯,敢在這位面前比速度,也不看看他什麼速度。

南景琛拚命大膽的往前跑,壓根就不擔心背後有人開槍,雲悅果然沒讓他失望。

「邱少,她是彼岸花!」無情眼中閃過一抹冷意。

她這輩子最大的兩個敵人就是彼岸花和K,沒想到居然是同一個人。

邱鈞聞言臉色也變了變,蹙著眉看向她,神色凝重:「你確定?」

「我確定,如果她不是彼岸花南景琛又怎麼會給金網做事,救個人而已能驚動金網這麼多的高手?!」無情原本不太確定,只覺得她的身法有些熟悉,現在想想全都對上了。

她十有八九就是彼岸花!

邱鈞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女生,女生身材高挑纖瘦,手中漫不經心的勾著槍,沒承認也沒否認。

但是邱鈞知道她是承認了。

嘟嘟嘟!

55樓窗口,出現一輛直升飛機,無情眼睛一亮。

「邱少,是來接應我們的人。」

與此同時,蕭塵和付盼帶着人趕了過來,將整棟雲光財閥包圍了起來。

直接做電梯去了56樓,到了才發現現場一片狼藉,在場抱頭惶恐不安的職員看到警察瞬間就沒那麼害怕了。

「他們在55樓,抓了我們幾個同事做人質,你們小心,他們很恐怖。」

第一次見死人,近距離的感受到了子彈的威力,那是真的人啊,一顆子彈下去一個鮮活的生命就沒有了。

這群人真的好可怕。

蕭塵和付盼立即帶着人往安全通道和電梯兩個出入口封死,急匆匆往55樓走,

剛沒走幾步就看見一架直升飛機停在55樓,兩人相視一眼立馬加快腳步。

邱鈞此刻他們已經在轉移,雲悅他們看着邱鈞上了飛機。

雲悅示意他們一眼,「先別動手,保證那些人的安全。」

周圍湧出一批特警,讓那幾個被要挾的人瞬間看到了希望。

。 鐵蛋根本來不及轉換方向,只得硬抗這一擊,一片唏噓聲中應聲向後飛去,這一場比賽宣告結束。

看著跌落擂台的鐵蛋,再看看穩坐釣魚台的春花,所有人的目光都十分古怪。

一個是進階速度最快的天才弟子,一個是當初公認的廢柴,誰能想到進入下一輪的竟然是那個廢柴,而且按照這個趨勢,那個廢柴未必沒有爭一爭前二十之力,這是多麼荒謬的結果,卻荒謬的讓人無言以對。

鐵蛋顯然很是失落,在今天參賽的五十人當中,他的實力絕對是中等偏上的,有很大的概率可以進入前二十,沒想到卻偏偏遇上了比自己的實力更強的師兄。

這運氣著實是有些讓人無奈,就好像上天把所有的好運氣都給了他姐姐一樣,身為弟弟的他就只剩下霉運了。

然而就像袁長老所說,運氣就是實力的一部分,比賽就是這樣規定的,他即使心有不甘,仍是只能認命。

村花給了鐵蛋一個擁抱以示安慰,鐵蛋勉強擠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走向蘇湛玉。

「蘇公子加油!」他抿了抿唇輕聲說道。

蘇湛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鐵蛋卻沒有馬上離開,面上顯現出糾結的神色。

蘇湛玉投去詢問的目光,鐵蛋猶豫半晌,輕聲說道:「姐姐,姐姐那天不是故意的,蘇公子可以原諒她嗎?」

蘇善玉的神色冷了幾分,沒有看到春花滿臉期盼的神色,似乎也不在意鐵蛋眼裡的祈求,淡然應道:「你是你,她是她,以後你還是可以來洞府找狗子玩。」

鐵蛋急忙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蘇湛玉打斷了:「大人的事情與小孩子無關。再說,即使要道歉也不應該是你。」

鐵蛋眼裡的光暗淡了下去,回頭忘了自己姐姐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閉上眼不忍看姐姐難過的樣子,轉身離開了廣場。

很快便輪到了蘇湛玉和曾毅的比賽,台下自然又是一天歡呼聲,尤其是那些女子聲音簡直是要衝破雲霄。

曾毅是個身材結實的漢子,長得不高,但渾身的肌肉實在是太過突出,彷彿下一刻就要從衣服的包裹中掙脫而出。

他性子爽快,看師妹們為蘇湛玉歡呼也不惱而是取笑道:「看來蘇師弟很得師妹們的喜歡啊。」

他擠了擠眼睛,在那張充滿陽剛氣的臉上做出這個表情,總顯得有幾分古怪,卻讓他顯得更真實,更容易親近了幾分。

蘇湛玉的嘴唇微翹,對著曾毅做了個請的手勢。

曾毅並不急著出手,舉起手臂,握緊拳頭,露出手臂上更加凸起的肌肉,提醒道:「我知道蘇師弟的實力很強,但俺老曾的拳頭也不是吃素的。師弟小心了,看拳。」

話落,曾毅的拳頭便帶著奔雷之勢,直衝蘇湛玉的面門。

兩人之間的距離尚有一尺有餘,蘇湛玉便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勢撲面而來,爆破之聲裹挾著雷電的嘶鳴,威勢驚人。

避其鋒芒,蘇湛玉長身掠起向後暴退,他退一步,曾毅就進一步,步步緊逼寸步不讓。

蘇湛玉不再退讓,舉起右手在身前畫弧,一個盾牌大小的陣法迅速成型。

蘇湛玉腳步頓住,手抵陣法與曾毅正面撞擊,「轟」的一聲勁氣四散,倆人的衣袍下擺在勁風中颯颯作響,擂台邊緣的欄杆不堪受力寸寸碎裂。 腿上驟然一重,邵小華疑惑的低頭,就看到一個酷似蕭謹言的奶娃娃,奶娃娃正有些氣惱的揉着被撞的有些發紅的鼻子,嘴裏還很有禮貌的說:「對不起!」

邵小華是知道蕭謹言和華曉萌有個孩子的,也見過奶糰子的照片,一眼就認出來這孩子的身份,當即蹲下身子,柔和的問:「你是睿澤嗎?」

聽到自己的名字,奶糰子有些疑惑的抬頭,注意到一個長得還算可以的姐姐半彎著腰和他說話,臉上的笑容很誇張,有些刻意。

見奶糰子不說話,邵小華道:「我是你爸爸公司的員工!」

意識到不是「外人」,奶糰子雖然沒有放鬆警惕,但是臉上的表情好了不少,道:「你認識我爸爸?」

見奶糰子回應了,邵小華心裏霎時間一喜,連忙點頭,「當然認識!」

「那你認識我媽媽嗎?」

聽奶糰子提到華曉萌,邵小華有些不高興,但還是說:「認識啊,你是個爸爸媽媽一起來的醫院嗎?」

「我和媽媽一起來的,媽媽有事情離開了,我找不到人,你能不能幫我找找看?」奶糰子認真說道。

邵小華眼珠子一轉,有了自己的打算,好脾氣的道:「你自己在外面走不安全,姐姐先帶你去我弟弟的病房,然後聯繫你媽媽好不好?」

說着,不顧奶糰子的反對,將人抱起來就走。

奶糰子拒絕道:「我不想去,想去找媽媽!」

邵小華嘴裏勸說:「咱們先休息休息,吃點兒東西,喝點兒水,再去找你媽媽,好不好,乖乖的!」

等到了邵偉的病房,她連忙沖着邵偉打一個眼色。

後者看到蕭睿澤那張臉就明白過來了,主動去給奶糰子拿水果和各種好吃的。

奶糰子被放在沙發上,看着面前的一堆東西,沒有絲毫的胃口,他不喜歡和陌生人近距離的接觸。

邵小華絲毫沒有察覺到奶糰子的情緒,嘴裏還在說:「睿澤啊,你可以叫我小華姐姐,這位是你小偉哥哥!」他本以為奶糰子一定會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樣,哥哥姐姐喊出口。

結果她示意了半天,奶糰子連開口的慾望都沒有。

「睿澤,你能不能喊一聲姐姐啊!」

奶糰子掀眸冷淡的看她一眼,動作和蕭謹言一模一樣的,不愧是親生的。

晃悠着小短腿從沙發上跳下來,奶糰子道:「我回去了!」他還是等爸爸來了之後再找媽媽吧!

邵小華眼疾手快的抓住奶娃娃的胳膊,又強行將人按到了沙發上,力氣大的,將蕭睿澤的手腕都抓紅了。

奶糰子疼的皺皺眉,越發不滿了,怒道:「你幹什麼,讓我回去!」

「睿澤啊,我不能放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亂跑,多危險啊,找不到你媽媽,給你爸爸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接你好不好?」

邵小華說着,示意邵偉,邵偉反應過來,直接將門給鎖上了。

奶糰子一看就明白過來,他這要是不給蕭謹言打電話,眼前的兩人是不打算讓他走了啊!

「好啊!」奶糰子應聲,反正親爹是要過來的,先過來接上他再去找媽媽也行。

至於自己會不會被利用的事情,奶糰子絲毫不擔心,就他爸爸那吃人不吐骨頭的性格,最後倒霉的只能是別人。

邵小華兩個人,完全沒有他放在心上,充其量也就是兩個無關緊要陌生人。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邵小華心裏霎時間一喜,湊過去盯着奶糰子的手機看,注意到那一串數字,眼底的光亮起,超常發揮,硬是在短短的時間裏將號碼給記全了。

奶糰子詫異的盯着她看了兩眼,邵小華立馬將視線轉移到其他的地方,其實激動的胸膛都快要炸裂了,她正愁著沒什麼機會接近蕭謹言呢,沒有想到蕭睿澤自己撞上來了。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啊,運氣也太好了吧!

電話很快就接通,男人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怎麼了?」

奶糰子還沒說話,邵小華便插嘴道:「是這樣的蕭大哥,睿澤在醫院裏迷路了,現在在我這裏,你能不能過來接一下,病房號是……」

奶糰子一言難盡的聽着邵小華的聲音,簡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電話那頭的蕭謹言也是安靜下來,半晌后才道:「睿澤?」

「爸爸,我在!」奶糰子聽出爸爸的聲音裏帶了幾分不高興,霎時間就委屈了。

蕭謹言道:「以後再不聽話的亂跑,我就打斷你的腿!」

奶糰子:「……」嗚嗚嗚,爸爸好凶啊,不過他還是精準捕捉到了爸爸言語里流露出來的意思,爸爸不喜歡眼前的這兩個人。

「我錯了!」他乖乖認錯。

「在那等着我!」

樓上的華曉萌久久等不到兒子從廁所出來,有些着急了,對着沈如白催促,「小弟,快去男廁所看看睿澤怎麼了,這麼半天還不出來。」如果不是性別不對,她就自己衝進去了。

沈如白連忙點頭,「我去看看!」

兩分鐘后,沈如白從廁所出來了,慌慌張張的對着華曉萌說:「萌姐,睿澤不見了!」

華曉萌的腦袋轟的一聲就炸了,額滴親娘哎,她好不容易帶着兒子出來一趟,還把人給搞丟了,夭壽啊!

想到什麼,她眼裏剛凝結出一層水霧,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抽抽鼻子說:「睿澤應該是去找我了!」

沈如白認同的點頭,奶糰子就是一個媽控,那是恨不得黏在媽媽的身上,拽都拽不下來的,看到華曉萌被人喊走了,肯定是着急。

而且醫院和外面到底是不一樣,安全很多,再說了,這麼多的醫生護士呢,大概率出不了事情。

不過,華曉萌是不可能不管自家兒子的,當即就決定去調取醫院的監控,看看兒子去了哪裏。

接二連三的出事情,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蘭姨,「抱歉蘭姨,我得先去找找睿澤,看他去了哪裏,很快就回來。」

蘭姨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通情達理的道:「你快去找吧,這邊有我呢,出不了事情!」

華曉萌點頭,招呼沈如白,找護士長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