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陳浩大哥,您是說她吧……最近來東南市有點事,身邊沒個女人不習慣,就是隨便玩玩兒的。」

「啊?哦陳浩大哥,您是說她吧……最近來東南市有點事,身邊沒個女人不習慣,就是隨便玩玩兒的。」

「玩玩?哈別過頭就行,畢竟家裡還有老婆孩子。」

「陳浩大哥我……我老婆孩子,三年前就車禍去世了。」

陳浩猛的一愣,見桂良才咧嘴苦笑,仰頭喝光手裡啤酒後,眼中竟喊著淚光……

「兄弟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事兒,哈反正現在有錢了……以前過苦日子的時候,老婆孩子沒能跟著享福,現在能過一天算一天唄。」

「自暴自棄?」陳浩第一個,就想到這個字眼。

「陳浩大哥,您相信這世上有鬼嗎?」

「啥意思?」陳浩從他眼睛里,能感覺到還有別的意思。

「也沒什麼,反正我倒是特想相信有鬼,因為我媳婦兒她特愛吃醋……」

「陳浩大哥,你說我現在都整天找女人,我媳婦兒她……她為什麼,都不來找我吵架?」

桂良才聲音很大,眼睛瞪的也很大,但眼睛里全是眼淚。

頃刻間。

陳浩給他撼動了,不是因為他一個大男人當街大哭,而是他對老婆的一片痴情……

「兄弟來,咱倆今天不醉不歸。」陳浩拿手拍拍他肩膀,仰頭喝光了手裡的啤酒。 紅燭映喜香盈袖。

羅幕低垂。

已是夜,景伍在偏室安排好白纖柚帶進宮的一些衣服和首飾之後,就實在是沒有什麼好做了。

外間有東宮的幾個宮女,安靜地候在不遠處,神色間規矩且嚴謹。

她們倒是想要搭把手,幫忙景伍,卻在一開始就被景伍給拒絕了,倒不是景伍不友好,或是抹不開麵皮使喚東宮的宮女,而是這點事情本也不多,若是三五人一起忙活的話,不消片刻也就處置妥當了,換她自己一個人來的話,倒還能多耽擱一點功夫。

事實上,景伍還並沒有做好見白纖柚的準備。

可惜……

活總有做完的時候。

當景伍拖著緩慢的腳步,進入新房的時候,含靛率先迎了過來。

「你來啦,可是都好了?」含靛問道。

景伍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笑了笑,隨後小聲問道:「小姐……不,太子妃這一天下來,可有用過什麼東西?」

「不曾呢……」含靛搖了搖頭,臉上亦是有些擔憂:「原在喜轎里的時候,倒是還有些糕點,但太子妃說自己沒有胃口,抿了一口又說擔心口脂花了,就不肯再吃了,到現在也不曾用過。」

「那這裡,可有準備什麼……」

「含靛,你在和誰說話?」

這時,白纖柚略顯稚嫩的聲音,從內室的帷幔中傳了出來,打斷了景伍和含靛的對話。

兩人在帷幔外的動靜雖然小,且白纖柚頭上又頂著厚厚的紅蓋頭,但白纖柚在含靛一離開身邊的時候,就不由緊張了起來,對紅蓋外的一切也就愈發關注。

景伍和含靛對視了一眼,景伍輕嘆一聲,搖了搖頭,重新掀開帷幔,向白纖柚走近。

「是我。」,景伍輕聲說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景伍看到紅蓋下的白纖柚震了震,看來是聽出了她的聲音。

「餓嗎?我讓外頭給太子妃您準備點吃的,先墊一墊。」景伍繼續說道。

熟悉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啊——景伍!」,紅蓋下的白纖柚驚呼。

「不,你怎麼會在這裡,不,不對啊,你不應該在這裡。」

端坐在床上許久的她,小小的身軀早就僵麻了,但這一刻也不知是哪兒來的力氣,白纖柚抬手就想要去扯鳳冠上擋住了她視線的紅蓋。

她急於用自己的雙眼,去確認自己聽到的聲音!

但手剛剛抬起,就被另一隻不屬於她的手給握住,壓下了。

「別,不吉利的,是我沒錯,景伍,太子妃可是餓了?」,景伍半跪在白纖柚端坐的床邊,細聲說道。

雖然隔著紅蓋,但熟悉的氣息和熟悉的聲音,白纖柚很確定此刻拉著自己手的就是景伍,不會再是別人。

沒有察覺到第一滴眼淚是何時落下的。

一身華服錦繡的白纖柚,木著小小的身子,輕輕往景伍身上靠了上去。

幼小的她,貪戀這失而復得的熟悉。

白纖柚突然安靜了下來,不再想追問景伍為何會與她一樣,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只有景伍身上的氣息讓她覺得心安。

「嗯……餓了。」

「那我去找人給您準備些吃的。」

「不,別走,柚兒害怕。」



紅燭夜暖,盛大的婚禮下,卻無人知曉這一份稚弱的惶恐。

書客居閱讀網址: 「好了,各位族長都散去吧」見到了來人之後,趙信終於說話了,揮了揮手,看了九浩天和八鳳月一眼。趙信心裡明白,九浩天這次並不是在幫自己,而是要藉此來樹立妖族的地位。四界中妖族作為最強大的勢力,自然不會被人欺負,這是臉面的問題,要知道趙信獲得這軍師可不是光是一個名號而已。

「走……」九浩天也不拖拉,揮了揮手,妖族的人浩浩蕩蕩的又回了去,至於是妖族聯盟的人,也在趙信的再三建議下,也都離開了。

那女子自然就是讓趙信不知如何面對的姚夢煙,趙信曾經想過無數次和她的見面,自己功成名就,風光無限的回去。但是眼前的這種情況,趙信卻連想到沒有想過,可世間的事情就是這麼神奇,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按照人的想法進行下去的。

「夢煙,這裡沒有你的事,走」姬颯城這個時候似乎突然有了勇氣,站了起來,一把抱過姚夢煙。

姚夢煙溫柔的看了姬颯城一眼,淡淡一笑,搖了搖頭,姬颯城緩緩的放下手點了下頭,隨後雙目緊盯著趙信,似乎要吃人一般。在姚夢煙看不到的瞬間,眼神又突然變得陰冷,恰巧被趙信看在了眼裡。

「一晃十多年過去了,你好像沒有變什麼」再見到姚夢煙,趙信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至於姬颯城,則完全不作理會。

「變了,這裡變了」姚夢煙的縴手指向了自己的心臟的位置,看向趙信的眼神很平淡,給趙信的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一般,就在這一瞬間,趙信感覺自己和姚夢煙之間的距離遠了好多。這種距離就像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相望而不可及。趙信神情一泄,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就這樣兩個人沉默相對。

「那就好,看來小天對你的照顧的很好,有時間的話我想去看看小天」趙信繞開了話題,輕聲笑道。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希望這一次你能放過我的夫君」姚夢煙聲音很平淡,也沒有去接趙信的話,似乎不想再和趙信多說。

「我本來也沒想過對他怎麼樣」想著原來姚夢煙面對自己時候的模樣,再看現在實在是有夠嘲諷的。

「其實,我有想過去找你……」

「晚了,現在我什麼也不想聽」姚夢煙笑了笑,回道。

「那好,就這樣吧」趙信繞過了姚夢煙,徑直走到了姬颯城的身前,附耳小聲道:「這是第一次」。

「什麼意思?」姬颯城話剛說出口,卻發現趙信已經走遠了。

「信哥……」一臉莫名的花一步,在聽到了一堆莫名的話后更加的懷疑自己之前所想的事情了。和魔扎兩個人相視一眼,快步追上了趙信。

在趙信離開的那一瞬間,姚夢煙默默地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示意著什麼東西的終結。

「他們走了」姬颯城將手搭在姚夢煙的肩上,姚夢煙轉過身,溫情的一笑,點了點頭。

「那個我有點累了,想去休息一下,你就在這裡吧,剛才的事情不要再多想了」

姬颯城爽朗的一笑「我怎麼會多想呢,技不如人,只要我努力就好了嘛」,說完,還不忘攥緊拳頭,以示加油鼓勁,逗得姚夢煙撲哧一笑。

「那我走了啊」姚夢煙喚過了已經被場面嚇傻的女眷,也就是之前和趙信對峙的那個女子,此件事情的禍源。由於她自小便在八大神族中長大,一直以來所有的人對她都是畢恭畢敬的,再加上她有幸成為族中有「天才」之稱的姚夢煙,就更加的不可一世了。像今天這種事情她已經遇到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每次勝利者都是自己,她也有些習以為常了。但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一個其貌不揚的獨眼人,居然有這麼強的勢力,調動整個妖族,三界中無人敢說話。雖然這次有勢力來的都是年輕一輩的人,可是地位在那裡呢,如今遇到這個人連話都不敢說,可見人有多強橫。

在姬颯城被圍起來的那個時候,她認為自己可能已經活不過去了,但最後她還是奇迹的活了下來,這種死裡逃生的戲碼已讓她脆弱的內心快要崩潰了。 危情陷阱:女人,別想抗拒! 在姚夢煙連續喊了數聲,才漸漸緩過心神,呆傻的走向自己的主子。

姬颯城輕聲問道:「要我派人送你走嗎?」。

錦鯉太后升職記 「不用了」姚夢煙搖著頭,拉過自己的女眷,轉身就離開了。

一直到姚夢煙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姬颯城才轉過頭,但是此時雙眼已經憋的通紅,如灌了血一般。看了一圈,周圍的人全都是談論他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種事情換在誰的身上都很難承受,更何況是他這種傲視一切的人。

霸寵小悍妻 「少主……」姬氏的兩個侍者快步走過來,試探性的喚著自家的少主,雖然知道這個時候叫姬颯城有很大的風險,但是就這樣像柱子一樣杵在這裡終究也不是事啊。

「走」姬颯城冷冷地盯了手下一眼。

人群中,八大神族那裡,那幾位少主早已經被嚇懵了,特別是姒寰,現在忽然有一種被打臉的感覺,自己剛剛說完對方而現在就被現實狠狠的「教訓」了一下。

「看來不僅是咱們進步了,人家依舊是在高處」贏封身後向後一倚,輕鬆的說道。

「他的實力很強」姞蒼依舊是一臉冷淡。

「看來咱們天界又多了一個高手了」姜子恆倒是很自然,語氣中聽起來很羨慕趙信。

「一幫精神病,不過趙信居然沒有殺掉那個混蛋,倒有點出人意料」就在這時,人群中突出了一個人,正是媯族的少主鬼泣。不想相對於其他的少主,他的地位明顯就要差了一些了,因為他連個座位都沒有,只是坐在一旁。

「呦,媯泣少主,你要不說話,這麼久我都沒有看到你,對了,當初」姒寰瞟了媯泣一眼,眼中很是不屑,從天界來的人中,就這個媯泣最沒有出息了,她自然也不會給對方什麼好眼色。

「虎落平陽被犬欺」媯泣對於姒寰的話沒有放在心上,冷笑一聲,沒有理會姒寰,退到了一旁。(未完待續。) 傍晚。

蘇墨雪穿條黑色睡裙,靠在沙發上和妹妹看著電視,心裡卻漸漸不安了起來……

「菲菲,你姐夫什麼時候出去的?」

「有一會兒了吧。」蘇菲菲抱著薯片袋子,也沒扭頭看蘇墨雪,「老姐,才一會兒不見姐夫,就想你老公啦!」

「死丫頭,怎麼跟姐姐說話呢,我是看天都黑了,你姐夫還沒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事兒啊?」

「不可能的,姐夫身手特厲害,就在你一人跟前老實,他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

蘇菲菲嘴上是這麼說的,心裡更是這麼想的。

她曾經可是親眼見識過,陳浩是一個人把十幾個人打趴下的,所以現在一點兒也不擔心。

至於暗戀陳浩的事,老姐都懷上寶寶了,她能做的也只有祝福!

砰砰砰!

砰砰砰!

突然的,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哎老姐!你老公回來了,快去開門吧!」

「才不是你姐夫,你姐夫有咱家鑰匙,死丫頭快點開門去。」蘇菲菲陰著臉色,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

這時。

蘇菲菲輕哎了聲,又沖老姐做了個鬼臉兒,才老大不情願的放下薯片,光腳朝門口一路小跑了過來。

「誰啊,大半夜的敲門敲,來了來了……人呢?」

蘇菲菲嘟嘟囔囔的,伸手推開房門,卻沒看見有人。

她猛哼的聲,正要轉身關門離開時,眼角餘光卻突然看見地上躺著個男人,一動也不動的樣子。

「啊!老姐救命,咱家門口躺著個死人!」

「死丫頭,大晚上的不許嚇唬姐姐,你姐夫又不在家。」蘇墨雪無意識的,脫口說出了對陳浩的依賴。

只是這時候。

她看妹妹嚇的兩手捂眼,還站在門口驚聲尖叫,便慌忙起身走過來,還真就在門口躺著個男人。

這男人一動不動,還真就跟死人一樣,蘇墨雪頓時也給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哎不對,這衣服……不會說是你姐夫吧?」蘇墨雪突然吃驚道。

門口燈光有點暗。

男人斜躺在門口,雖然看不清他的臉,但蘇墨雪卻認識他的衣服,於是謹慎的湊過來一看……

「菲菲快,快幫姐姐一把!」蘇墨雪慌忙蹲下來,就扶他胳膊道,「這人是你姐夫,不是死人。」

「姐夫?怎麼可能呢……哎呀,還真是姐夫,老姐……姐夫他這是怎麼了。」

蘇菲菲湊近一看,果然是陳浩。

「還能怎麼了,渾身的酒氣,肯定是喝醉了唄,菲菲快幫姐姐一把,不能讓你姐夫睡地上。」

「哦好好好,老姐你小心著點肚子,姐夫平時不喝酒的啊,今天這是怎麼了。」

蘇墨雪也沒出聲,光是心疼的扶著老公胳膊。

因為。

蘇菲菲疑惑的,也正是她所疑惑的,自己老公平時從來不喝酒,今天卻醉的睡在了家門口。

十幾分鐘。

足足過去十幾分鐘,蘇墨雪才和妹妹滿頭大汗的,把陳浩弄到了卧室的床上。

「哎呀,老姐壞了,忘了件大事!」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怎麼了?」蘇墨雪看妹妹揚胳膊擦汗,滿臉驚訝的樣子,就感覺心頭咯噔了下。

「還能怎麼嘛。」蘇菲菲扭頭看陳浩道,「咱倆費這麼大勁兒,剛才弄到客廳沙發上多好。」

「菲菲你……趕緊給你姐夫倒水去!」

蘇墨雪脫口喊出來,見妹妹乖乖的跑出卧室,頓時就給無奈的有點苦笑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