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懷了2個寶寶,已經五個多月了。」

「嗯,懷了2個寶寶,已經五個多月了。」

咣當!

馮諾的勺子直接落在了盤子上,清脆的撞擊聲在這安靜的餐廳里格外刺眼,他們並未坐包房,此刻眾人探究的目光都匯聚了過來。

馮諾本就是個敏感的,臉皮也燒了起來。

「是嗎?那恭喜你們啊,改天定要見見!」馮諾不自然端起酒杯抿了抿,低頭掩去了自己眼底的那抹狠毒。

蘇慕辰戲虐的眼神在她身上掃視了一遍,直接道:「不用改天,明天就能見到了,洛城人民會堂8點,慈善晚宴!」

「哦?」馮諾故作驚訝,小口咧的渾圓。

其實她這次會來就是為了在晚宴上落秦琛太太的面子。

只是她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都有孩子了!

「是啊,不要空手來哦!我們可是籌集的善款都會給天使基金的!」

蘇慕辰刻意又強調了一番,惹得秦琛直皺眉。

心中疑惑想要開口,好友卻是在下面輕輕用腳尖碰了碰他。

「好…好啊!」

馮諾簡直是要氣吐血了,竟然還有主動索要禮物的!

可轉念一想,自己本就是去打臉的,這禮物不光是要送,還要送極好的!最好能讓那個女人認清現實,是山裡的麻雀,就不要肖想成為天上的鳳凰。

「那就這麼說定了!」

「這是請柬!清韻也來吧?」

蘇慕辰說著,煞有介事的真的從懷裡掏出了兩份請柬。

饒是秦琛一直都很淡定,此刻也被他的動作驚得不輕,在看到好友眼角那份戲虐,他更加斷定蘇慕辰就是故意的。

不過那又如何?

又不是自己的女人,他管馮諾開心不開心。

自己能來,也全然都是看在清韻的份上。

墨清韻點了點頭,很爽朗的便應了下來。

看馮諾一直表情都是欠欠的,這聚會很快便也結束了。

馮諾拎著手包,亦步亦趨的走至門口,狀似無意的看了看自己手上腕錶,抬手捂住自己嘴巴驚呼道:「哎呀,這麼晚了。」

她雖是低頭,眼神卻是總往秦琛那邊飄。

秦琛聞言停住腳步,直接轉過了身子。

月光懶洋洋的灑落在他的臉頰上,為他本就高貴的氣質增添了一分神秘。

如同星空般璀璨的眼眸里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秦琛直接看向了墨清韻:「那馮諾就交給你了,我和慕辰住在一起,順路。」

「是啊,清韻,明天見!如果需要女伴的話,就找哥哥!」

「洛城的漂亮姑娘沒有小爺搞不定的!」蘇慕辰大刺刺的說著,伸手就摟了摟墨清韻的肩膀。

一雙桃花眼因為笑容被拉的很長。

墨清韻摸了摸鼻子,苦笑的看了一眼馮諾。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馮諾氣鼓鼓道,卻是不敢露出鄙夷。

蘇慕辰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忽然湊到了她身邊。

「你…你要做什麼?」馮諾驚恐的後退著,卻是被蘇慕辰一把抓住了手腕。

「做什麼?你想多了,憑你的姿色,小爺就算是瞎了也不會找你!」

「只是想要警告你,明天宴會你最好乖一點。不然的話…」

「慕辰!」墨清韻見自己女神被人抓著,頓時心急不已。

蘇慕辰沖他笑了笑,直接鬆開了馮諾。

「好了,我們走了,你們玩的開心!」

蘇慕辰沖他眨了眨眼睛,比劃了出了一個打手(槍)的姿勢,不等墨清韻再說話,便直接和秦琛上了車。

直到兩人的身影再也消失不見,馮諾才又恢復了戰鬥力。

嫌惡的甩開了墨清韻的手,作勢就走。

「馮諾!你去哪裡! 嫡女重生:王爺求結不求解 我開車送你!」

墨清韻快走了幾步,輕輕拉住她的手腕。

很滑,很嫩,一如當年。

只是還未來得及感慨,他的手便被甩開了。

「墨清韻,你幹嘛!」

馮諾的聲音很大,路人八卦的眼神分分鐘到位。

「我,我只想要送你。」

「你?」馮諾掃了一眼手足無措的男的,暗自在心底吐槽他這一米8多都是白長了。

「不用了,我有司機接。」

「那,明天見。」墨清韻踟躕了幾秒,卻是沒拉下臉來挽留她。

這些年的蛻變,讓他明白了放低姿態,有時候過了並不是什麼好事。

馮諾翻了一個大白眼,直接扭著身子走了。

目送著那遠去的身影,墨清韻的心底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是自己變了,還是她變了?

……

秦琛回到別墅,老遠就看見了自己卧室里的那盞明燈。

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絲暖意,嘴角不可置否的微微揚起,看的蘇慕辰沒好氣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下了車,他便大步朝著樓上走去。

卧室的門是虛掩著的,依稀可以看的到陸嬈嬈正穿著輻射隔離服坐在電腦桌前戴著耳機。

不知是在說什麼,她笑得很是開心。

更讓秦琛意外的是,她說的還是一會法文一會英文。

看到秦琛回來,守在門口的Ben便是一怔,抬起手妨礙唇邊想要咳嗽幾聲提醒一下裡面的嬈嬈。

秦琛卻是冷冷的一個眼神掃了過去,躡手躡腳的鑽進了房間。 Ben見自家老大做賊似的進了房間,無語的抽了抽嘴角,便直接退了下去。

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他才不信秦琛生氣會去和夫人吵架,那倒霉定然還是自己。

索性大門一關,丟之大吉。

秦琛的打臉木然出現在嬈嬈身後,嚇得屏幕對面的人一哆嗦直接翻了過去。

嬈嬈無語的轉過腦袋,便見秦琛冒著腰依舊死死的盯著屏幕。

若是裡面的火能轉化成實質,怕是電腦現在已經爆炸了。

低頭掃了一眼自己的面前的小本本,已經都聊得差不多了,便又拿起耳麥,直接沖著那邊說了幾句,麻溜的掛了視頻通話。

秦琛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只是那吃味的小眼神卻是從未離開過面前的小女人。

不過看著女人無比坦蕩的和人說再見,而且目光清澈,他十分受用。

大手直接就摟上了嬈嬈的腰,把從椅子上抱了起來。

厚重的防輻射服將陸嬈嬈包裹的很嚴實,只余得一個小腦袋露在外面,倒是可愛至極。

尤其是那像是被塗了天然蜂蜜的紅唇,無時無刻不在騷動著男人的心。

「在和誰聊天呢?那麼開心?」

秦琛狠狠的咬了一口嬈嬈,還不忘記「審問」。

嬈嬈的眼睛里閃著亮光,無比自豪的笑道:「是吳賀的給我介紹的一個朋友,我大學的時候曾經在空間寫了很多小劇本。不過當時覺得不好,便把東西都鎖了,只有極個別人才能看到。」

「吳賀在那邊做生意認識了不少電影投資人,有幾個導演對我的劇本很感興趣,就提出了聊一聊。」

「而且片酬也很好,我就答應了。」

「你缺錢了么?」秦琛此刻只想把小女人從那笨重的輻射服里扒出來狠狠的疼愛一翻,然而那個叫什麼吳賀的,就像是一根倒刺,狠狠的在他心上划拉著。

雖然已經大概確定那就是個女人,可是他還是不爽!

還給嬈嬈找導演,這是要和自己比誰錢多的節奏么!

不對!一定是想要把自己的小女人拐走,不然為什麼不找國內的,偏偏介紹的都是些法國的,美國的!

「不,不缺啊。」嬈嬈並不知道秦琛在內心的小陰暗。

一邊順從的仍由秦琛幫自己把輻射服脫掉,一邊激動的給秦琛講述著自己的故事。

「對了,阿琛,吳賀說她明天晚上也會來,我能不能請她來家裡住?」

「來家裡住?」秦琛的手指頓然停住了,腦海中的警報已經拉響!

那個吳賀是想要打進敵人內部了么?

不!一定要找個合適的理由拒絕!

「是啊,我們好多年都沒見了,她這次來也是來玩的,而且他們公司也會在洛城成立分部,說不定你們還能一起合作呢!」

嬈嬈開心的說著,因為是背著秦琛,所以並沒發現男人的臉已經是烏青烏青的了。

秦琛看著她開心的樣子,不忍心拒絕,可又不想要引狼入室。

是的,在他看來,除了自己以外其他隊嬈嬈特別好的都是狼!

不論男女!

男的還能直接幹掉,女的這就不好…

「阿琛?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嬈嬈等了半天,都不見秦琛說話,便有些著急,直接轉了過來。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伸手在秦琛眼前晃了半天,終於是將男人的神志拉回到了現實中。

秦琛微微歪了歪腦袋,忽然靈光乍現,想起了秦奶奶的話。

便直接道:「我沒有不舒服。只是奶奶家有個客人要來。」

「而且這個客人和你的龍同學還有些關係,所以…」

秦琛頓了頓,眼睛在看到窗外不遠處的燈光時驀然一亮,想起了南宮嫣然和龍衍的關係。

堅硬的輪廊越發柔和,拉過陸嬈嬈的手放在掌心語重心長的勸道:「讓吳賀住在蘇慕辰那裡吧,他經常都不在家的,而且房子也大。」

「慕辰哥那裡?」

嬈嬈的眼睛驟亮!閃閃的,很是炫目。

「嗯,不過不是慕辰哥,是慕辰。」

秦琛一本正經的糾正道,剛剛才由悲轉喜的心情頓時又不好了。

該死!居然被人佔了便宜。

明明是他比蘇慕辰大好嗎!

「你不是比他小么?」嬈嬈喃喃道,懵懂的將腦袋湊了過去。

「誰告訴你的!好了,快些睡吧,明天你可還要忙呢?對了,我給訂的禮服可看見了?有沒有不喜歡?」

秦琛忽然坐直了身體,緊握著嬈嬈的手。

黑色的眼眸里滿是期待,一眨不眨的望著她,像是交了作業等待老師表揚的小學生一般。

逗得嬈嬈「噗嗤」一下裂開了嘴角。

「喜歡,你呢?不是晚上去參加同學會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嬈嬈好奇道,又忍不住腦補出了馮南的臉。

秦琛挑眉,輕輕在她唇間掠過,直到口腔里全是她的甜蜜氣息,這才回答:「沒什麼意思,早直到就不去了。」

「不過那家餐廳飯還不錯,等下次我們單獨去。」

「嗯。」

秦琛說完,便擁著嬈嬈洗漱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