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兒!!」

「嘉兒!!」

吸血魔獸:「原來第八個選召孩子的名字叫嘉兒」

「碰!!」迪路獸趁吸血魔獸不備掙脫了他的手,跑到嘉兒的面前護住嘉兒。

吸血魔獸:「嘉兒,迪路獸你們覺悟吧!」

「奪命狂呼!!」

「米加巨炮!」「花仙炮!」吸血魔獸準備對嘉兒、迪路獸出手時其他人終於趕到。

「轟!!」吸血魔獸只是吹一口氣就讓花仙獸他們的攻擊偏離方向打中房頂。

「怎麼越來越吵了!到安靜的地方去!」吸血魔獸帶着嘉兒往外面飛去,被獸人加魯魯獸擋住。

「哈哈哈!!」吸血魔獸完全不把其他人的搭檔放在眼裏。

「我會讓你笑不出來,吸血魔獸!」

「比多獸超進化——超比多獸!」

光子郎:「超比多獸,快去救嘉兒!」

「超大角炮!」

「惡魔血鞭!」再一次化解攻擊的吸血魔獸把獸人加魯魯獸打下展望台。

「獸人加魯魯獸!!」

「浪費時間,啊!!」吸血魔獸還沒有得意完,後面傳來的攻擊打中了他。

「嘉兒接住!」巫師獸把光明徽章扔給嘉兒。

「你居然還活着!」

巫師獸:「一報還一報,否則我不會甘心的!」

「你閉嘴!」吸血魔獸向巫師獸攻擊。

迪路獸:「巫師獸!」

吸血魔獸:「小女孩快點把那個交給我!」

嘉兒:「不要!」

吸血魔獸:「你不想活了!」

「等一下!」太一和美美終於到了。

「如果你敢對我妹妹怎麼樣,我絕對不饒你,嘉兒,接住這個!」太一把神聖計劃扔給妹妹,可又被小惡魔獸搶走了。

小惡魔獸:「吸血魔獸大王,只要我們有這個就沒什麼好怕的!」

吸血魔獸:「幹得好,小惡魔獸!現在的你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嘉兒:「迪路獸快搶回神聖計劃!」

迪路獸:「恩!」

「究極破壞炮!」「超大角炮!」「重鎚火花!」「影翼斬!」「花仙炮!」其他數碼寶貝的攻擊都被吸血魔獸化解了。

吸血魔獸:「這樣好了,小朋友們今天就到此為此,夜魔……」

「巴達獸進化——天使獸!」

「不好了!」天使獸的光讓吸血魔獸非常不舒服。

「天堂之拳!」天使獸的攻擊成功命中吸血魔獸讓它非常難受,旁邊的死神獸直接消失了。

小惡魔獸:「大王!」

「那種事……絕對不能發生,必須阻止!!」嘉兒看着小惡魔獸拿着的神聖計劃,想起巫師獸的那個面畫雖然她還是不理解為什麼她會看到那個面面,但那種事情她絕對不會讓它發生。

「怎麼回事?啊!!」神聖計劃和嘉兒的心產生共響發出光芒讓小惡魔獸痛苦放開,神聖計劃飛到嘉兒那裏被嘉兒接住。

吸血魔獸:「完蛋了!!」

「迪路獸超進化——天女獸!」

神聖的天女獸的出現讓大家驚呆了,吸血魔獸也如臨大敵。

嘉兒:「迪路獸和巴達獸進化一樣,是……天使!」

天女獸:「吸血魔獸,你處處阻撓被選召的孩子們的使命,甚至還侵擾到現實世界,你知道你犯下了滔天大罪嗎?!」

「我要讓這個世界陷入黑暗之中,好讓它可以和數碼世界融合在一起。我要統治世界,我要稱王,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面前天女獸的審問,吸血魔獸直接全盤托出自己的野心和計劃。

天使獸:「吸血魔獸,難道你一點後悔的感覺都沒有嗎?」

「哼!奪命……」吸血魔獸打算垂死掙扎。

「神聖氣泡!」天女獸的技能讓吸血魔獸使不出力氣,讓其他的數碼寶貝恢復力量。

「趕快給天女獸力量!」

「超大角炮!」「花仙炮!」「重鎚火花!」「凱撒銳爪!」「影翼斬!」「究極破壞炮!」「天堂之拳!」其他七個數碼寶貝的力量集中在天女獸那裏。

天女獸:「神聖弓箭!」

「住手!不!!」天女獸的箭直接刺穿吸血魔獸,吸血魔獸消失了。

嘉兒:「吸血魔獸消失了……事……事情……避……避免了……」

太一:「嘉兒!」

「成功了……贏了……太好了……」

「轟隆隆!!」這個時候因為戰鬥,展望台要塌了。

「這裏很危險,大家快逃!」各自的數碼寶貝載着嘉兒他們到達下面。

城戶助:「我們己經打敗吸血魔獸了!只要大家團結在一起就一定能辦到,對吧?!」

石田大和:「是不是只要他死了,世界就可以恢復和平了!」

迪路獸:「巫師獸你沒有事吧?!」

巫師獸:「還行……迪路獸……恭……喜你做到了……」

迪路獸:「好了,你別說了……你還有傷在身要好好休息!」

素娜看着嘉兒、阿武二人道:「你們兩個是怎麼了?」

高石武:「大家快看!」

嘉兒指著天空道:「濃霧……還是沒有散。」

「你說什麼?!」大家這個時候才發現就算吸血魔獸消失了,可是對方製造的霧依舊在。

嘉兒自言自語道:「不死魔王……究極體……光和希望……箭……」

※※※※※※※※※※※※※※※※※※※※

感覺嘉兒篇更受歡迎,22比17的收藏數差距。

想一想之前是我搞錯了,是嘉兒的事情還沒有講明白,其實也差不多了……在究極天使獸那裏加上之前巴達獸的話中大概可以推測出了。

這樣一來知道嘉兒的事情的人只剩下巴達獸他們三個了……當然他們是不可能告訴嘉兒的。

其實嘉兒的身邊還差一個黑大耳獸,要麼要它在第四季回來並湊齊三大天使嗎?

。 薛薴聽著容瑄如此理所當然的質問,只覺得自己似乎是耳朵出現了什麼問題,才能夠聽到這傢伙說的這種話,完全不顧及場合。

他就說了那麼一句,結果讓她之前做的那些努力就統統白費,明明也都已經是成年人了,說話做事卻還是像之前那個樣子,完全就不考慮這種事情的後果。

薛薴覺得說錯話,做錯事情的人也應該是他而不是她。早知道就不應該那麼好心地開始覺得愧疚,反正也壓根沒有人把這種事情當一會事兒的。

而慣會來事的容洵這一次似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東西,突然就停止了自己想要打趣的想法,因為有些時候,如果拿一些不應該被用來當做玩笑的東西來取樂自己的話,最後很有可能會傷害到自己。

「我覺得吧,想不想要笑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的自由,不管做什麼事情呢,都是我想做就做了,你現在這麼問我呢也沒有任何別的作用,畢竟對於我來說,我現在還是在生氣的狀態的。」

薛薴乾脆就把話給說的明白了很多,反正容瑄都已經在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識的時候已經暴露了他們兩個人正在冷戰的這件事情,那還不如就直接一點,吵起來都比那個樣子生悶氣要好得多。

「我知道,我剛才說話很難聽,惹得你生氣了,但是我覺得現在不是我們吵架的時候,我想要認認真真地和你道歉,而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平白無故地浪費彼此的精力。」

他認認真真說起這話,最後又忍不住地嘆了口氣,只能夠用著一種公事公辦的態度首先轉身,去回應還在他們身後看著熱鬧的兩人。

「大哥,大嫂,我和阿薴有一些事情還要好好說清楚,就不能再繼續陪著你們聊天了,實在是失陪,只是兩位應該是能夠理解的吧?如果不能夠理解的話,我似乎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沒事啊,這種事情我們怎麼可能會不理解呢,再說了,談戀愛這種事情確實很重要,就算是結婚了也得重視起來的,畢竟感情是相互的,也不要總是消磨對方的感情。」

容瑄看似是個過來人的言論,結果裡面卻又是每一句都夾槍帶棍,讓容瑄瞬間就有些不太高興,畢竟事情也關乎到自己的婚姻關係,就只好微微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清楚了,隨後便直接邁著步子跟了上去。

偏偏容洵看著他這樣一幅著急忙慌的樣子,便更加的興緻盎然了起來,在他身後又刻意大聲地補充了那麼兩句。

「容瑄,我的弟弟,記得多說點好話啊,別總像是之前那個樣子板著臉,沒有哪個小姑娘會喜歡你這個樣子的,除非是腦子壞掉了,才會覺得你那樣會很帥氣的。」

容瑄聞言腳步還稍微停頓了一番,結果最後又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就只能夠比之前都更加迅速地朝前邁步,最後等感覺不到容洵那讓人討厭的眼神之後,他才重新恢復了正常的走路速度。

「喂,不是我說啊,雖然我知道你沒有指桑罵槐的意思,也只是單純地想讓你的這個弟弟不太好受,但是呢,你好像在不知不覺地時候就已經影射到我的頭上來了,你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嗎?」

蘇瑤也是難得能夠見到容瑄吃醋吃癟的樣子,所以說整個人的狀態都要比先前的時候更加激動一些,可是等她冷靜下來的時候,越想就越覺得他這話說的好像還真是有點大問題。

「其實呢,我一開始也沒有想到這一點的來著,結果經由您的提醒,現在可是真的發現這件事情了,好像還是挺不得了的來著啊,我居然還能夠無意識地就開始擠兌人,這也算是一種本事的吧?」

容洵對於剛才他說的話完全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到了最後也只是微微一笑,變著法兒地開始誇獎自己這次做的還真是不錯,惹得蘇瑤整個人都已經把白眼翻到了一種出神入化的地步。

「對於你這種傢伙,我覺得我實在是沒有任何多餘的話想要說,反正就是你開心就好吧,畢竟對於我來說呢,也就是想要看看熱鬧。不過這次他們都吵架了,你居然沒有火上澆油,怎麼想都不覺得這會是你做事情的風格啊,怎麼,突然之間轉性了啊?」

蘇瑤是覺得奇怪,明明平時這種時候,容洵說的話絕對不會比剛才客氣到哪裡去的,結果這人就像是突然之間轉性了一樣,乖巧的要命,實在是讓人想不好奇的話,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你這麼沒有技術含量的問題,我甚至都已經要開始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過我那個弟弟了啊。再說了,你面對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難不成腦子裡面都是在想著要怎麼怎麼冷嘲熱諷,而不是希望她過得好一點么?」

容瑄難得一次真情流露,只是一個人在那裡激動地講著自己的心路歷程,身邊的人卻又安靜的莫名其妙的,讓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最後就只好嘆了口氣,打量起了蘇瑤的表情。

「不是吧,我覺得要是我的話,我肯定就會選擇你說的前者了,聽上去就比後者要酷不知道多少倍的了。誒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只是在實話實說而已,所以你最好也不要覺得對我很失望諸如此類的。」

「沒,我只是單純地覺得你這個樣子似乎還挺難得的。誰又能夠想得到,你明明之前還是那麼的弱不禁風,現在就已經變得像是現在這個樣子生動活潑起來了呢?」

容洵認可地點了點頭,而蘇瑤則是滿臉不屑的表情。

「容瑄,你已經跟著我很久了,如果有話,你就直接講,沒有的話,我希望你也不要硬憋,大家又不是傻子,都能夠懂得。」

薛薴沉默了一路,最後終於有了點火山爆發前的趨勢,說起這話的時候毫不猶豫。

。 芙蓉不愧於她「宮廷之花」的名字,她的舞技絲毫不遜於卡塔琳,和謝林的組合更是讓顏值爆表,即使是卡塔琳再如何出色,也無法再奪回哪怕一絲的眾人視線。

兩人緩緩地共舞,遠距離欣賞的時候,謝林只覺得芙蓉美得像個仙女一樣,非常不真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