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個老憋屁,怎麼跟你胖哥說話呢?胖……」

「嘿,你個老憋屁,怎麼跟你胖哥說話呢?胖……」

胖子不樂意的停下腳步,正要說句豪邁的話,卻吃驚的看著前方巨網裡奄奄一息的兩頭利角豬。

名宅故夢 讓他後面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

被胖子當眾叫老憋屁,那少年臉一下子就黑了。

當然,他本來皮膚就黑,黑得十分有特點,就像憋著什麼東西,找不到方便的地方似的。

難怪會得到老憋屁這麼個外號。

此刻他黑著一張臉,怒吼道:「胖子,你想打架是不是?老子名叫趙強,你敢再亂叫,信不信老子跟你決鬥。」

可胖子並沒聽超強的怒吼,而是吃驚看著前方:「額滴個乖乖,你們哪弄來這麼大張網啊?」

「嘿嘿,嚇倒了吧?」

肖吉翎嘿嘿怪笑,「這可是我們儒哥編出來的,連團長都讚賞有加呢。」

聽他那語氣,彷彿被團長讚賞有加的人是他自己似的。

「厲害啊!」

輾轉又念 胖子感慨一聲,「所以,你們就用這張網,把兩頭笨豬收拾了?」

「當然。」

爐子傲嬌的一仰頭,「以後看誰還敢說儒生無用,我盧梓第一個不答應。」

丁宣聽著手下弟兄們的對話,搖頭笑笑,轉身朝裡面飛行而去。

剩下的收尾工作,就交給那些兄弟們解決好了,他必須第一時間趕到四頭利角豬的老巢。

那裡可還有令人嚮往的寶貝呢,怎能就此丟下不管?

好在四頭利角豬的領地範圍足夠寬廣,方圓幾十里除了它們四頭豬,便沒了其它大型生物。

因此他也不用擔心冒險團弟兄們再遇到強大猛獸襲擊。

沒了安全隱患,丁宣速度快了許多,經過先前惡戰的地方,他撿起之前扔在這裡的匕首,繼續前行。

不大一會兒,他便來到之前在樹上發現有異常的那塊巨大的光滑石壁前。

這石壁大得驚人,約有十人展開雙臂成排站立般寬大。高約有兩米左右。

石壁光可鑒人,丁宣站在它面前,能清晰看到自己此刻的長相。

一米七五的中等身高,皮膚呈淡淡的小麥色,在男人之中算是比較清秀的。

略顯圓潤的臉上還,還帶著一絲稚氣,年齡在十五六的樣子。

黑色瞳孔里,偶爾閃過一抹淺紫,丁宣能確認,這應該跟自己的紫極源瞳有關。

紫發被他隨意束起,因先前經歷過激烈戰鬥,顯得有些凌亂。

青色勁裝,顯得精神而幹練,這正是冒險者常見的打扮。

霸主冒險團成員的衣服,多以青色為主。

來到這個世界,這還是丁宣第一次如此清晰全面的欣賞自己的長相容貌。

少年臉上痞氣十足的笑著:「嗯,長得還不錯的樣子,哥很滿意。」

說完,他便開始憑藉空氣中瀰漫的氣息,尋找那寶物所在地。

順著石壁緩緩前行,那股奇異的香味越來越濃郁,顯然離那東西不遠了。

「嗯?」

就在此時,丁宣的腳突然踩空,讓他整個身子往下一歪,嚇了他一跳。

他連忙伸手扶住光滑的石壁,又被石壁滑了一下,將他半邊身子陷得更深了些。

香味也隨著他這一腳,而變得更濃郁走來。

有了這個發現,丁宣索性不再掙扎了,雙手撐住身體,將另一隻腳一起踩過來。

隨著他這個動作,他的身子便毫無阻滯的順著那個坑滑了下去。

為了防備下方的意外,丁宣雙手撐在身側,努力控制身體下滑的速度。

身體越下滑,視線越受限,終於,丁宣不得不開啟紫極源瞳,方便觀察周圍環境。

這是個幽深無比的通道,通道內除了光滑的石壁外,便啥也沒有。

丁宣下滑了足足小半柱香時間,用現代的時間來算,大約十分鐘的樣子,才來到洞底。

這裡,那奇異的香味已濃郁得猶如實質,空氣中瀰漫著令人陶醉的味道。

令他全身毛孔舒張,恨不得直接浸泡其中一般。

嘶——

就在丁宣陶醉得快閉上眼睛時,一道細微得幾不可聞的聲音傳來。

在這寂靜的洞@**,哪怕是這麼一道細微的聲音,依然讓他汗毛豎立,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他想也沒想,身子一縮,形成個球體就勢滾開,狼狽的離開下來時停留的地方。

「噗——嗤——」

緊接著耳畔便傳來這樣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紫瞳猛睜,看向那個方向,便見到那裡出現一條成人腰粗的青色大蛇。

此刻它的頭正從洞@壁上用力拔出來。

這一幕看得丁宣頭皮發麻。

幸好當時自己本能「滾」開了,否則,被那蛇頭撞穿的,必定是自己的身體。 其他幾人也是不屑那說話之人的嘴臉。

說句不好聽的,若非是看在宗門族內彼此交集,宗瑞、凌秦又顧全大局,不願隨便與人交惡替族中和門內招惹一些小人是非,他們何必帶著這些人。

入五層之前就已經說好,只是同路,不負責生死。

終究是愛 如今他們倒是怨怪起姜雲卿對著他們藏私,他們哪兒來的臉?!

唐瑜冷冷看了其他人一眼:「要進就進,不進就滾,真當帶著你們上來就是你們爹媽,再敢廢話一句,老娘抽死你們!」

她大步跟著宗瑞一起入了光幕後,凌秦也是回頭看了那些人一眼,神色淡漠的說了句「你們好自為之」,就和夏侯儀等人一起入了光幕。

奚佑走在最後,等凌秦他們都離開后,他瞧著之前指責姜雲卿自私的那些人面色乍青乍白,他上前將被宗瑞擊飛的人扶了起來,娃娃臉上露出幾分歉意。

「雲卿師妹是雷鳴師叔這麼多年難得才收入門下的弟子,就算是在宗門之中也無人敢輕易得罪,你們剛才的話也實在有些過了些。」

「宗瑞師兄向來護短,而且入滄瀾境前雷鳴師叔也有吩咐讓他照顧雲卿師妹,所以他一時惱怒下手才會有些太重,這些傷葯便全當是流明宗的賠禮。」

奚佑趁著攙扶那人之時,手指微動時幾枚極品靈晶瞬間彈射了出去,落在那幾人身遭,然後才取出幾瓶傷葯來遞給了受傷那人,然後對著其他人說道:

「試練塔中危險,你們入內之後也多加小心,若再能遇到彼此也能照應一二。」

奚佑那張臉實在太過討巧,笑起來時露出兩顆虎牙,黑眸之中又帶著幾分稚氣,主動開口替宗瑞道歉時,哪怕再有怒氣的人也生不出火來。

之前那些人還覺得宗瑞太過霸道,流明宗仗勢欺人,哪怕敢怒不敢言也心中留有怨憤,特別是未曾開口指責姜雲卿的那幾個人也受了牽連。

此時奚佑主動道歉之後,他們心中怒氣瞬間散了大半。

仔細想來,剛才姜雲卿做的又有什麼不對的?就像是貝柏說的,她不是他們什麼人,彼此之間甚至在入這滄瀾境和試練塔前都不相識。

她若真是自私之人,又何必當著他們的面詢問境靈,將境靈和迂曲的事情告訴他們,甚至還幫著所有人問清楚了五層的規矩和危險?

這試練塔越往後,機緣就越大。

而身為修鍊之人誰不想要得到重寶強奪造化,若是換成是他們知曉試練塔的秘密,他們恐怕連境靈的事情都不會坦然告知,更何況是其他事情?

有人開口:「奚師兄言重了,此事本就是他們不對。」

「姜師姐已經夠照顧我們,且也提醒了境靈之事,是他們人心不足出言詆毀,宗瑞師兄才會動怒,這事情怪不得宗瑞師兄他們。」

「是啊,之前上來時凌公子他們就說的很清楚,咱們只是同路而已,能照應便照應,照應不及便各憑本事,憑什麼要人家姜姑娘處處照拂知無不言。」 即便如此,丁宣也不由全身汗毛豎立而起,目光向四周尋找,想找到個可以藏身的地方。

可惜,這裡似乎就是一個蛇窩,除了那條大蛇外,還有幾十枚蛋,這應該是綠蛇的卵。

而那些香味,便是從蛇卵內散發出來的。

見到這一幕,丁宣頭皮都炸開了。

他不知道眼前的究竟是什麼蛇?前身的記憶里沒有,自己也沒見識過。

更不懂,蛇卵里為什麼能散發出那麼族人的香味,不知道這東西吃了,對身體有沒有好處?

想到此他不自覺打個寒顫,收回目光看向自己下來的地方。

綠蛇已將穿進洞壁的腦袋拔了出來。

此刻他才看清,原來這蛇的頭呈三角錐形,頭部尖尖,散發著瑩瑩碧綠光芒,給人一種鋒銳之感。

在三角的其中一個角上,鑲嵌著一枚綠寶石般的眸子。

此刻,那隻眸子里閃爍著令人生寒的綠光,盯著丁宣這個突然闖進來的不速之客。

丁宣強忍著內心的恐懼笑:「那個,蛇奶奶啊,這是個誤會哈,哥只是不小心踩到洞口,才勉為其難滑下來的。」

「嘶——」

綠蛇的眸子里閃過一道綠光,尖銳的頭部誇張的張開,露出銳利無匹的綠牙。

美男,愛無效 口中閃過一道綠色信子,直往丁宣身上招呼。

「哎呀娘呃,你咋不講道理呢?」

丁宣嚇得連滾帶爬,避開這一擊。

可下一刻,他便感到頭皮炸裂,蛇尾帶著呼嘯的風聲照他腦袋便拍擊過來。

「尼瑪,還沒完沒了啊。」

丁宣也不由怒了,翻身便朝對方「滾」去。

如此一來,他即避開了蛇尾的攻擊,也想用他曾經對付三叉紅時的經驗對付眼前的綠蛇。

可惜,綠蛇顯然比曾經的三叉紅厲害了許多倍,即便丁宣的修為已有很大提升,也逃不開綠蛇的攻擊。

「啪!咔。」

蛇尾拍在丁宣背脊上,傳來骨頭裂開的聲音。

「嘶——啊,好痛!」

丁宣還從來沒承受過這般令人難受的疼痛,忍不住叫出聲來。

冷汗刷的濕透了他的衣衫,鮮血從口腔內溢出。

正在「滾」動的身子,加速沖向綠蛇張開的大口。

眼看就要被那碧綠的信子襲擊,丁宣一咬牙,滾動的身子便又加速幾分,險之又險的避開信子的攻擊。

可他卻忘了,綠蛇的嘴還張著呢,只等他將自己送到它里,便一口吃了他。

就在此刻,丁宣感到一股致命危機襲來,令他全身汗毛倒豎,身體本能的又縮小了幾分。

來不及多想,在紫極源瞳的幫助下,他看清了綠蛇嘴裡的情形。

那散發著碧玉光芒的牙齒,還有那滴滴帶著劇毒的唾液,都讓丁宣直打冷顫。

但,此時此刻,容不得他有半分猶豫。

身為混混出身的丁宣,十分清楚,遇到危險的時候,唯有一個字:「沖。」

只有勇敢往前沖,或許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

一旦在危險面前有絲毫退縮,那麼都將萬劫不復。

此刻的丁宣忘記了一切,全部心神都在眼前這條綠色大蛇身上,在它的每道攻擊路線上。

只有觀察清楚對方的攻擊路線,自己才能找到一絲反擊的機會。

好在,穿越過來時,獲得的《混元訣》有修復傷勢的能力,才讓他受傷的身體,在快速恢復中。

只是受傷的頻率太高,又沒法立即打人修鍊療傷,因此內力對身體的修復速度有所下降而已。

丁宣只感覺體內的內力正在瘋狂運轉著,彷彿有人在催促它們快快運行一般。

體內,小龍女感應到丁宣此刻的狀況,忙扔下手中的綠色小蛇,認真觀察起他的情況。

「糟糕,這個作死的主人,怎麼招惹上這麼個可怕的敵手?」

小龍女對過丁宣視角,看清外面的情形后,不由急得直跳腳。

「這傢伙,天生就是招禍體質啊,這麼點微末修為,怎麼敢招惹碧毒王?」

小龍女急得簡直想撓牆:「哎喲,我的主人呃,你不作死能死嗎?你這是準備害死龍女的節奏啊!」

可惜丁宣聽不到她的抱怨,此刻的他,全部身心都在與碧毒王戰鬥中。

丁宣不知道的是,他若沒那強橫的能吸收轉化一切能量為已用的《混元訣》的話。

只怕他早就死在石壁下的洞@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