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師兄太昊尊者!」

「四師兄太昊尊者!」

「五師姐太元神女!」

「六師姐龍葵神女!」

「七師兄少康尊者!」

「我是八師兄,你是九師弟,至於師尊他老人家,等你步入大羅之境,自會見你!」

丁峰一一行禮。

八位強者滿意的點點頭,交談一番后,紛紛離去,只留下龍天代師授徒。

「小師弟,在修鍊之前,我先給你講講本門的來歷和規矩!」

龍天讓丁峰坐下,開始講授本門的基本常識。

聽過之後,丁峰震驚的無以復加。(未完待續。())

丁峰聽的心神動搖,也真正的明白,世間何其大也,強者何其多也!

儘管不明白龍天為何叫他小師弟?未來的師尊是何人?但他可以確定,他以後也算有組織的人了。

只看龍天能輕易的擋住兩大強者的力量,就可見一斑了。

「嗯?玄影宗主呢?」

丁峰迴過神來,放眼四方,看到無數的強者被玄天宗的陣法庇佑,卻沒有看到玄影的蹤跡,當即升起了不安。

「死了!」龍天嘆息一聲,「我來晚了,沒能救下他,就連玄水宗都被那個水長老打成了深淵!」說著,他指向了已經落在玄天宗主峰上的水長老。

「死了?全死了?」

丁峰心神大震,內心中的殺機怎麼也忍不住,傾瀉而出,讓他雙目發紅。玄影的死,玄水宗的覆滅,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因為他殺了水冰冰和陳源引起的。

一時之間,內疚萬分,可他不會後悔。

對待敵人,唯心狠手辣爾,決不能留情,這是他成長起來的經驗。

至於玄影和玄水宗的仇恨……!

「玄天宗,水長老,我記住你們了!」

微微閉上眼睛,他的心更冷酷了幾分。

「要不要我將他們全部打殺了,滅了玄天宗?」

龍天忽然說道。

丁峰卻搖頭,「我的仇,親手報!」

「好,那就留給你!」

龍天讚賞的點點頭,他手一點,前方出現一個漩渦,連通莫名之地,吸來兩件寶物。一個藍色珠子,一個黃色珠子,懸浮身前,「小師弟,這兩件先天下品靈寶,也是地魔小世界中的物品,藍色是水靈珠,黃色的是土靈珠,正好我珍藏一顆金靈珠,一起送你。作為見面禮!」

他又取出一顆金光閃閃的寶珠,送到了丁峰身前。

丁峰心神震顫,眼睛眯了眯。點點頭,不客氣的將三顆靈珠收到了神格空間。頓時他身軀一震,嘴角閃過一抹喜色。

神格空間,正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化。

碧雲樹落到東方,催化一大片樹木;火桑樹落在南方,形成一片火海;水靈珠落在北方。化成一方水域;金靈珠落在西方。催動一條條礦脈形成;土靈珠落在中央,大地起伏。出現了幾座山峰。

五行運轉,生生不息。誕生造化之氣,催動空間進化。

轟隆隆……!

神格空間早有無盡的源液沉澱成積累,如今條件成熟。空間驟然擴大,一直達到方圓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千米才停止,達到空間的極限。

再進一步,就能演化成小位面,能催化生靈出現。

丁峰現在的境界,也真正的達到了大帝巔峰。

「師尊說,五行之物對你有幫助,果然不假!」

龍天感應到了丁峰的變化,笑道。

「多謝師兄幫助!」

丁峰拱手,卻也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地魔小世界,是不是因為有四種先天下品靈物出世,這才將我一步步的引導這裡?

當初聖磚大世界崩潰,虛空出現億萬道流光,將一位位天賦絕佳的天才抓走,卻唯獨漏下了我,跌落在黑風山脈,之後進入了禁地。

三百年潛修,凝聚最強神格,然後來到了玄水宗,又是龍天師兄開創。之後地魔小世界,出現幾種先天靈物,正好缺一種,而龍天師兄正有準備。

這一切的一切……!

丁峰不敢深想下去,只是心寒無比。

「剛才的見面禮,對於一般人而言足夠了,可給師弟,卻差了些,正好這裡還有一宗寶貝,我給師弟取來!」

龍天稍微思量,在身前畫了一個圈,將手掌探了進去,卻出現在戰場之上和玄宗大戰的祖魔腳下。

「禁靈之手!」

龍天低喃一聲,他的大手拍在了祖魔腳下的九品青蓮上,散發著防禦之光的青蓮,瞬間光芒消散,青蓮往下跌落,被大手抓住,沒入虛空,消失無蹤。

這個時候,正是玄宗和祖魔硬拼之際。

「誰搶奪我的至寶?」

祖魔暴怒,打穿了虛空,震碎了萬里空間,卻沒有任何發現。

「禁靈之手,也只有禁靈之手,才能無聲無息的禁錮靈寶之能,該死的龍天,給我出來,你給我出來!」

祖魔剎那間猜到了是誰在暗算他的寶貝,更加憤怒,一拳將玄宗震退,爆喝聲聲。

虛空中,龍天將九品青蓮抓了過來,微微一笑,眸子卻一凝,他伸出一根手指,往青蓮上一點,陡然喝道:「破靈神指!」

噗……!

只聽一聲脆響,九品青蓮一顫,裡面響起一聲慘叫,卻破滅了祖魔的烙印,龍天長長的鬆了口氣,可交戰中的祖魔卻慘叫一聲,噴出了口鮮血,被玄宗抓住機會,扳回了劣勢。

「幸好木藤這位祖魔只是初期境界,還沒有徹底煉化九品青蓮,否則就困難了,小師弟,這才是師兄的見面禮!」

龍天毫不在意的將九品青蓮扔給了丁峰。

「師兄,這禮物太貴重了吧!」

丁峰一個哆嗦,只看到這是一位祖魔的至寶,就能知道這座九品青蓮的強大,他想不到龍天會送給他這樣的禮物,還是當場搶奪過來的,讓他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貴重?一般般而已!「

龍天渾不在意,很明顯,九品青蓮還不被他放在眼裡。

丁峰笑著收納了,收到了神格空間,卻讓這個空間一沉,有種不能承受的感覺,將丁峰下了一大跳,連忙將九品青蓮轉移到了系統空間:等煉化之後,在放入神格空間也不晚。

玄天宗上空,木藤祖魔依然暴跳如雷。

「龍天,你個該死的龍天,給我出來。還我至寶,否則我定會屠盡和你有關的任何生靈。」

木藤祖魔憤怒到了極點。

九品青蓮啊,那可是上品先天靈寶,蘊含天地造化之道,他不過剛剛煉化一部分,還沒有參悟裡面的法與理,就被搶奪了。

就好似在青樓中,他剛剛脫下褲子,正想挺槍而進,卻發現身下的妹子被搶走了。這不僅僅是打臉,還是羞辱。

「木藤,你再說一遍!」

龍天解除了隱匿神通。出現高空,神色冰冷,目視木藤祖魔。

「該死的龍天,還我的至寶,不然,嘿嘿。我殺不了你。我也屠盡你身邊的生靈!」

木藤祖魔咬牙切齒。

「找死!」

龍天大怒,大手一翻。遮蔽蒼穹,一掌拍下。將木藤祖魔打入地底。

「還你至寶?屠盡我身邊的一切?」

龍天腳踏流光,踩在了木藤祖魔的臉上,說一個字就狠狠的踩上一腳。咬牙切齒道,「還啊,我讓你還啊,屠啊,我讓你屠啊!」

砰砰砰!

一腳一腳又一腳,將木藤祖魔的頭顱都踩扁了。

這一幕,讓觀戰的強者無不獃滯。

「這個龍天師兄,還真是、還真是……讓人喜歡啊!」

丁峰笑了。

玄宗卻哆嗦了:「龍天?莫非是傳言中的那個龍天?那玄水宗,是他開創的?怎麼可能?」

最驚恐的還是玄天宗主峰上的水長老。

「龍天,他真是那個龍天,和被滅殺的一縷意念化身完全一樣!天哪,我到底惹了一個人什麼存在?開創玄水宗的不過是古神之境,怎麼會是這樣的變態?」

水長老哆嗦個不停,看著龍天一腳腳踩在比玄宗還有略勝一籌的木藤祖魔臉上,他差點被嚇死。

啪……!

木藤祖魔的頭顱被踩爆了,可下一個瞬間又重新長了出來。

「還要不要?還屠不屠?要啊,屠啊,我屠你妹啊!」

砰砰砰!

龍天還不解氣,踩個不停。

「龍天,你、你、你……!」木藤祖魔想反抗,卻發現一身魔力都被禁錮了,「我、我不要了還不行嗎?」

「真不要了?」

龍天冷笑。

「不要了,不要了,真不要了,送給龍天道友了!」

木藤委屈的說道。

「送?」

說著,龍天又狠狠一腳。

「不、不,那本是龍天道友的,現在物歸原主了,這總行了吧!」

木藤差點哭了。

「這還差不多。」龍天停了下來,「我的至寶,讓你用了這麼長時間,不找你要些利息也就罷了,還想不還?嘿嘿!記住了,現在九品青蓮物歸原主了,再敢打主意,我打碎你的本源!」

「是、是!」

木藤低聲下氣,哪還有一方老祖的樣子,哪還有一代祖魔的無上威嚴。

龍天點頭一笑,破空而去。

「師兄威武!」

丁峰由衷的說道。

這個師兄真是太霸道了。

「小事一樁而已!」

龍天擺擺手。

「龍道友!」

玄宗飛了過來,拱手見禮,「不知龍道友?」

「我只是來看看,你們打你們的!」

龍天看了他一眼,古怪一笑,帶著丁峰幾人撕裂空間而去。

玄宗嘆息一聲,無奈搖搖頭,又看向了木藤祖魔。

經此一事,兩位強者暫時息戰了,不過地魔也走出了地底,佔據玄天宗的北方大地,和玄天宗對持。

無垠高空上,龍天停了下來。

「你們三個是跟我師弟回歸山門,還是自行離開?」

在丁峰身邊,除了玄雨和金閃閃之外,還有玄天宗的另外一位弟子楊小七。

「師兄,先等等!」

丁峰不等他們三人回答,連忙說道。

「好吧!」

龍天點點頭,轉過身,遙望遠處。

「師妹,師弟……!」丁峰一嘆,將玄影和宗派覆滅一事說了出來,最後咬牙道,「你們放心,宗派之仇,他日我定會報的。」

玄雨已泣不成聲。

楊小七咬牙切齒,雙目赤紅,「師兄,這個仇一定要報,一定要滅了玄天宗,一定要滅了!我玄水宗何辜,竟然因為他們兩個弟子之死,就殺了宗主,滅了宗派……師父,師兄弟們……啊啊啊啊,玄天宗,我一定要滅了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