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圖這邊有十來位戰帝,全形機甲只有五位戰帝,他們一心撲在機甲性能的提高上,對於人體早已放棄,那五位還是天賦異稟自己修鍊成為了戰帝。」蕭峰說。

「塔圖這邊有十來位戰帝,全形機甲只有五位戰帝,他們一心撲在機甲性能的提高上,對於人體早已放棄,那五位還是天賦異稟自己修鍊成為了戰帝。」蕭峰說。

「好,請將所有的戰帝級別的高手全部調遣過來統一歸我指揮,這樣可以嗎?」夏洛奇忽然覺得要請示一下蕭長老,蕭峰用眼睛望了一下公主古贊碧。

古贊碧拉住夏洛奇的手說:「我的命都是夏公子救的,當然沒意見。」

「好,我們在發動幾路大軍壓上后將對方統帥的情況即刻告訴您。」蕭峰看見公主對夏洛奇沒有一絲懷疑,自己更是願意由夏洛奇來統一指揮了,他可是深知這種規模的戰爭一定要有一個核心領導。

夏洛奇用息壤已經為塔圖族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貢獻,已經具有相當崇高的威信了,很多發現城市旁邊突然出現了森林與草原、河流與湖泊后的那些塔圖族子民已經將夏洛奇當作神靈一樣進行祭祀供奉了。

「斬首行動一定要隱蔽而快,斬殺一位后即刻隱匿,要造成自然戰爭死亡的假象,不能讓加拉猜到我們的戰略意圖,否則他把八名戰神聯合在一起對我們進行突襲,那我們就很難抵禦了。」夏洛奇說道。

「夏公子好格局!」蕭峰翹起大拇指讚歎道。

「不過,夏公子也不要過於擔心加拉的戰神級高手多於我們,我們這裡有專門對付戰神級別高手的機甲武器,但數量也非常少,消耗能源也是天量,而且只能使用一次。」蕭長老說。

夏洛奇知道,像這種級別的武器蕭長老肯告訴他,說明從現在才贏得了蕭峰長老的全部信任。

「這種武器叫做『弒神風暴』,一旦發射,將抹殺方圓五百平方米內一切生物與機甲。」蕭峰說,說完就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枚暗金色的圓球,巴掌一樣大小。夏洛奇一看就感覺毛骨悚然,像是一枚黑洞具有懾人心魂的威力。

「咱們族內一共有幾枚?」夏洛奇一看大喜,隨即問道。

「就五枚,夏維爾那枚沒來得及使用,加拉的突襲實在是太突然了。」蕭峰說。

「好,五枚就很多了。」夏洛奇非常開心,有了這種戰略性武器,諒他加拉也不敢集中戰神過來突襲,夏洛奇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如此一來,夏洛奇可以放心的開展「斬首行動」了。 塔圖族起義大軍早就準備好了,只待命令一下,隨即開拔壓向圖拉族的西南邊境。

四路大軍中左、中、右混編先鋒旅「除暴」三千陸軍、一千坦克裝甲、兩千特種部隊先行出發,直逼圖拉族的邊境城市奈良,奈良西南有山名曰凌霄,有關名曰七道城。

隨後右路青龍二炮火箭軍跟上,左路飛虎坦克裝甲軍十萬快速反應機械化部隊繞道齊梁走廊,從西面壓向奈良。

空軍則早已出動三千架飛船戰艦對奈良城進行輪番轟炸。

這一突然行動讓加拉嚇了一跳,他在彼得堡中央控制樞紐大廳中看見即時畫面后震怒了,塔圖族竟然先行動手了!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時,全形機甲族蘇丹、尼泊爾的陸戰重型混成旅團亦已開始對圖拉族南部重鎮若顏城展開了轟炸,第一輪就把若顏城的大半給炸毀了。

加拉一看竟然兩個部落同時發動進攻,懵了。

隨即將手下八名戰神、百名戰帝等高手宣召進白虎烈獅議事廳商量對策。

在電子合成沙盤上擺放作戰事態,分析戰爭發展趨勢,戰神應寵,戰力為戰神一級初階,剛剛升上戰神級不久,銳氣正勝,開口言道:

「我的主神,請允許我提兵百萬前去奈良討平塔圖逆賊。」說完后,渾身散發出衝天的殺氣。

應寵修鍊的是風刃,由風參悟本質而成戰神,對於風元素的掌控已達化境,加上機甲合體的威力,胯下坐騎乃為風狼,加速時能媲美流光。

「好,就由你領兵前往,奈良周邊有我們的裝甲及陸戰部隊,你前去徵調即可,飛行艦隊由戰帝倉皇率三千架飛船戰艦,航母一百架配合你出征,去吧。」

「得令,誓討平此逆賊,直搗其總部庫德勝都!」應寵一飛衝天,化為流光前往西南邊境去了。

「主神,請讓我前去南邊討伐那蘇丹、尼泊爾族的叛軍吧。」說話的是戰神燕若飛,戰力為戰神中級中階,主修大地厚土,防禦能力超強,攻擊時善於發動群攻,對於土元素的掌控相當了得。

「嗯,好,有若飛兄前往,我就放心了。飛行艦隊就由戰帝必凱率兩千架,航母一百架配合出征,全形機甲沒有空軍,你主要防備塔圖族的空軍突襲支援,儘快消滅其陸戰重型部隊,他們對我們的地面目標的威脅太大了。」加拉告誡燕若飛道。

「好的,聽我主安排,必將討平南部兩族的叛逆,爭取儘早得勝歸來。」燕若飛言道。

「好,靜候佳音。」加拉朝燕若飛拱手施禮。

「報!」一名偵訊兵閃身進入議事大廳,跪倒在地,手裡拿著一封電子合成的書信。

加拉一按那封皮,一道白光從中投射而出,上面閃過一行字跡:

「爾等末日即將來到,等候被壓迫人民的審判吧!塔圖首領古贊碧、蘇丹首領德麗達、尼泊爾首領闞澤。」竟然是三族聯名的討伐信。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加拉是真的怒了,對手下其他幾位戰神說:

「你們隨我在此觀察戰場事態,若是前方戰事不利,各位還需率軍出征支援。」

「我的主,我覺得還需派出兩路大軍作為支援,萬一叛軍準備充分,打敗應寵與燕若飛,我們還可以接續戰鬥,以防軍心遇敗動亂,難以收拾。」說話的戰神天河君,戰力為戰神中級初階,修行火元素,胯下應天吼機甲,全力發威時能在方圓千米範圍內形成一片火海。

「好,說的有理,就由天河君率軍十萬作為應寵的援軍,隨後跟進。飛行艦隊由戰帝純陽率一千架飛船、一百架航母配合,去吧。」

「領命!」天河君也率軍奔赴西南奈良而去。

「南部援軍由戰神白淺率軍十萬,飛行艦隊由戰帝青丘率一千架戰艦配合,去吧。」

「領命!」白淺領命率軍奔赴南方若顏城方向而去,白淺戰力戰神境初級中階,修行光明元素,胯下為元陽駒,她實力超群,控場能力超強,據說其光明領域已然達到能禁錮時空的效果,相當可怕。

四路大軍派出后,加拉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了。神情稍微放鬆了下來。

這時,戰神松夏進言道:「我主,光是防禦可不行,我們應該主動進攻,建議由我率兵十萬殺向塔圖族的前沿重鎮定水,好打他們一個應接不暇,再由我兄弟秋楓率軍進攻全形機甲族蘇丹、尼泊爾的重鎮洞朗,如此方可變被動為主動,好早日平定兩族叛亂。」

「好計謀,就依你所言,飛行艦隊戰帝村正率戰艦二千、航母兩百配合進攻定水,戰帝加爾德率戰艦二千、航母兩百配合進攻洞朗。」加拉感覺越來越好了。

「我主,戰略後勤也該由人專管才行,畢竟六支大軍的補給十分重要。」松夏繼續進言道。

「好,由戰神貴林負責全面後勤保障工作,如何?」加拉回應道。

「如此大事可濟!」戰神松夏戰力為戰神中級高階,善於植物系群控,實力雄厚,人稱不死戰神,因為他主修的植物本就生命力極強,又有繁殖快,性格堅韌的特點。很多人都不願對上這松夏與秋楓這兩位兄弟。

戰神貴林實力為戰神初級高階,主修金屬,防禦力強,攻擊性也強,安排他來負責後勤,貴林內心委實不開心,但是加拉戰神一言既出,不可更改,也只能如此聽命了。

六路大軍同時派出,整個圖拉族震動,還有一名戰神級別的高手是加拉的心腹愛將樺林,戰力為戰神中級高階,主修時空,胯下應侯麒麟,機甲為專屬時空特性,全力發揮能延時十秒,加速為五秒。空間鎖定層次已達到三重鎖定,空間之刃的攻擊能在方圓五百米範圍內實現無差別群攻。

消息自然第一時間傳遞到塔圖族議事大廳總部,大長老蕭峰等人不由對夏洛奇的戰略設定深表佩服。

「夏公子果然是算無遺策了!如此六名戰神盡皆出動,尚有兩名坐鎮彼得堡,貴林主後勤,樺林待定,加拉主控全局,圖拉族的戰略力量終於分散了。」蕭峰說道。

「嗯,通知全形機甲族堅持攻擊一個月,我們的空軍要全力已赴的支持他們的空中防禦,盡量不要主動攻擊,要配合地面防空設施,對來犯敵機進行有生力量的消滅。」

「我們的斬首部隊也應該出發了,第一目標大家覺得應該先針對誰?」夏洛奇問道。

「還是由夏公子來定奪吧。」大長老蕭峰說。

「好,我以為既然圖拉族分兩路進軍,後面又有援軍兩路,這應該是來解圍與防禦的部隊,全形機甲族那邊的情況也一樣,只是另外兩路大軍似乎更加令人捉摸不定,我以為應該是帶有進攻性質的部隊。」

「因此,我認為斬首行動一定要選這兩路中的一路,既然蘇丹與尼泊爾為我方盟軍,所以,一定要保證他們的安全,這樣他們才會一心一意的跟我們戰鬥到底。」

「首戰殺秋楓!」

夏洛奇分析完后,塔圖族內的幾位長老以及古贊碧等人覺得很得體,既照顧了盟友的情誼,又讓敵人猜測不到斬首行動的實施。

殺秋楓的確是高招,戰略方案定下來后,夏洛奇要求西南方對奈良的攻擊要再猛烈些,要狠狠的打,把應寵倉皇的援軍拖住,讓後續天河純陽的支援部隊也拖住。

等秋楓擊殺完畢后,往後撤,將部隊集中撤到帕索米亞高原的縱深峽谷防禦區,展開持久防禦戰。

等蘇丹、尼泊爾那邊穩定住局勢后,回頭就斬殺西南一路的圖拉進攻部隊的首領松夏與村正。

塔圖族的十幾位戰帝已然集結完畢,其中有主領域的,主防禦的,主暗殺的、主各大元素的,各有各的特長,但面對一名戰神境的高手時,戰帝就顯得弱很多,因為戰神境高手更能引動天地元力進行強力攻擊與防禦,一般來說,只要不是極其致命的攻擊,戰神境高手可以說是不死之人。

加拉為何敢於以一族之力壓制其他兩族,正是因為他手中的這八名戰神境的高手,有這八人在,加拉感覺在這機甲世界就是主宰一般的存在,所向披靡。

也的確如此,這麼多年來,其他兩族由於受到圖拉族的壓制,一直沒有能夠誕生出戰神境的高手,而圖拉族由於佔有了大量的資源,反而從兩位戰神一下變成了八名戰神,實力差距拉得越來越大,終於讓加拉有了敢於滅掉人形機甲部落圖拉族的設想。

那麼放肆的殺掉圖拉族首領夏維爾,還是以極其羞辱的方式殺害,就是要向這兩族宣示圖拉族加拉的強大不可動搖的實力。

神醫寵妃 塔圖族的反叛其實在加拉的預料之中,他也等著這個時機以評叛的理由順勢滅掉這個對他威脅最大的部落族類,因為人性機甲的潛力是最大的,機甲世界中很多先進科技的研發都是由人性機甲部落的人完成的,這對於加拉來說是一種無形的侮辱。

半人形半機甲族與全形機甲在領悟方面都比不上人性機甲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正是這個無法改變的事實讓加拉動了最殘暴的念頭——滅族!

夏洛奇率領著「弒神分隊」秘密出發了,每個人都穿上了塔圖族最先進的隱形衣,以避免天空中的電子鷹眼的偵測。

接到消息說秋楓十萬大軍與飛行艦隊的加爾德已經抵達阿壩地區,那裡是機甲世界中唯一一個森林覆蓋區。

夏洛奇的小分隊乘坐索菲亞號早就抵達了該地,時間是上午十點左右,太陽光還不是很強烈,四周的森林很安靜,遠處的雪山看上去很美,但在這個氛圍下卻顯得有種不安的感覺。

從北邊壓過來的黑壓壓的十萬大軍,行軍速度很快,從首都彼得堡出發的中央核心部隊一萬鐵甲兵抵達阿壩,沿路匯入四周的作戰部隊,十萬人就這麼在行進中形成了集團軍序列。

頭頂烏壓壓的飛過圖拉族的空戰部隊,那些飛船急不可耐的想去欺負全形機甲部隊,因為他們知道蘇丹與尼泊爾沒有空軍,盡可以放手去攻擊全形機甲的重型裝甲坦克等地面火力。

第一天接觸戰發生在圖拉族的一支飛行編隊與蘇丹、尼泊爾族神秘的空戰部隊,就在圖拉族的飛行員以為可以好好羞辱全形機甲族的兵種欠缺弱點時,塔圖族用以支援的飛行艦隊驀然升空,一百多架艦船對五十多架圖拉族的小分隊,結果圖拉飛行編隊自然是全軍覆沒,當然塔圖族的飛機也損失了有三十多架。

之後,圖拉族秋楓的重型兵團已經擺開陣勢,面對洞朗地區蘇丹的防禦部隊,導彈與火箭彈如雨一般的對射,秋楓要以絕對數量優勢彌補重型裝甲部隊的火力不足的弱點。

全形機甲的重裝坦克也隨即開炮,山嶽在顫抖,那炮彈即便是高速飛行在空中,都能看見它的規模,跟桌面一樣肉眼可見!

落入陣地中,圖拉族的士兵一死一大片,一個大坑接著一個大坑,蘇丹尼泊爾的火力實在太猛了,沒人性的猛烈啊!秋楓看著眼皮子直跳,這等規模的轟炸,即便是讓他來承受,估計也最多能抗住一兩發而已。

但圖拉族士兵的數量多,十萬大軍排在前面的上千門火炮一齊開火,那陣勢也是令人心驚神搖。

洞朗是離阿壩地區很近的蘇丹族的邊境城市,在得知圖拉族有意圖攻擊洞朗后,義軍將攻擊若顏的右路軍給調了一半兵力過來防守,飛行艦隊也全部支援洞朗的防守,目的就是要配合夏洛奇提出的「斬首行動」。

的確,戰爭已然打響,在阿壩與洞朗之間,誰也無法前進一步,但誰也沒辦法讓對方後退。陷入了持久消耗的事態,圖拉族這支攻擊部隊的統帥秋楓樂得見到這樣的拼消耗的局面,他拼得起啊,蘇丹與尼泊爾就那麼點家底,打光了就沒了,生產能力肯定無法跟圖拉族相比啊。

第一天戰況雙方互相持平,誰也沒佔到多大便宜。

黃昏降臨,戰事自動停止了下來,雙方都要修整。

夏洛奇的「弒神小組」一直在等這個夜晚,等天黑,已經跟洞朗那邊的守軍約好,子夜時分發動偷襲,守軍三萬一齊出動殺過來,夏洛奇要的就是月黑風高夜殺神——乘亂斬殺敵方最高統帥秋楓! 《伯羅奔尼撒洞朗戰爭史》中有一段記載,詳細描述了圖拉組與蘇丹尼泊爾聯軍之間的大戰,書中稱述圖拉族為侵略軍,蘇丹尼泊爾聯軍為自衛軍。

「那一整天的瘋狂轟炸后,雙方都精疲力竭了,到了黃昏時分,太陽暗淡下去,兩邊的戰士們都從亢奮與恐懼中平息了戰鬥嗜血的激情。夜幕慢慢降臨,這個世界唯一保存比較完好的阿壩森林吹起了如濤的山風,宿營在森林邊緣的圖拉族軍隊在前方空曠的谷地建起了一座高大的木城,用粗大原木搭建而成的木城高約五米,厚有兩米,長寬均十幾丈。兩邊為山峰,橫亘東西,除了經過這座木城,南北再沒有進出通道。」

「圖拉族戰士在高大的木城上安裝上探空基塔,升起了隱形的防空氣球,數百名巡防隱形機甲前置木城南部山崖的高處,整個防禦滴水不漏,戰神秋楓的戰術修養相當專業高明。」

「夜深子時,一聲巨大的炮響,洞朗自衛防禦部隊進行了令人意外的偷襲,上千輛重型裝甲坦克開至距離木城前十里山谷的出口處,分三重列陣排開后,用重炮猛轟圖拉族戰士的宿營地。」

「圖拉族戰士此時剛剛進入夢鄉,一時間驚慌而起,那些重型的炮彈落在木城內殺傷性極大,第一波攻擊就有上百名戰士被炸死。」

「後來,圖拉族特種部隊上千人進行了反擊,用專門對付重型機甲坦克的濃縮能量炸彈摧毀了上百輛排列最前的坦克,自衛軍也損失慘重。」

「攻城坦克開始了後退。此時,蘇丹尼泊爾的飛行大隊戰機約有一千架鋪天蓋地的飛壓過來不顧危險的飛入木城的上方,進行空對地的地毯式轟炸掃射,這一輪下來讓圖拉族木城內的宿營建築全部化為灰燼,燃燒起熊熊的大火。」

「隨後,圖拉族的飛行戰艦升空迎擊,雙方在夜空中激戰,蘇丹、尼泊爾的飛行戰艦稍一對戰後就往回飛,損失了上百架戰機,圖拉族的戰機也有五十多架被擊毀。」

「戰神秋楓的指揮所位於森林深處的一座地宮中,大軍營帳拱衛著指揮所,地形十分隱秘,很難發現。由於戰事緊張,戰神秋楓自己前往一線督戰,沒想到一隊戰力極強的突擊隊伏擊了秋楓,秋楓因此陣亡。」

「統帥陣亡后,圖拉族的這一輪進攻洞朗的戰事宣告結束,大軍紛紛後退,蘇丹尼泊爾聯軍在後追擊,十萬圖拉族大軍潰不成軍,損失慘重。飛行艦隊損失最大,超過二千架蘇丹尼泊爾飛行空軍突然掩襲了圖拉族的飛行基地,很多戰機沒來得及升空就被擊毀。加爾德陣亡,戰機僅存三百,航母只剩不到三十艘。」

在野史《戰神秋楓隕落小記》中記載:

「當晚,偉大的戰神秋楓剛剛處理完公務,正要休息,忽然前方傳來巨大的轟炸聲。秋楓立刻派人前往打探消息,警衛隊隊長百戰親自前往探尋消息。得知洞朗守軍大舉夜襲,攻城重型坦克有上千輛壓到宿營地木城之前十里處射擊,造成大軍駐紮營地內損失慘重。」

「戰神秋楓即令手下戰力極強的特戰部隊一千人出擊,攜帶專門對付重型機甲的高能炸彈前去反擊,這一招取得了意外的成果,炸毀敵方坦克上百輛,一時間坦克啞火,殘骸遍布,夜襲的重型機甲狼狽後撤而退。」

「之後洞朗守軍跟瘋了似的居然在夜間出動戰機前來轟炸我們的宿營地,這種野蠻偷襲雖然造成了我方地面建築蕩然無存,燃燒起熊熊大火。可是對方的損失很慘重,那麼多戰機被擊毀,單單我方布置的防空塔基就擊毀了上百架戰機。後來我方的戰機前來支援,一頓反擊后,洞朗戰機紛紛飛回。這一戰洞朗守軍一點也沒有佔到便宜,真不知他們的統帥是出於什麼目的發起了如此幼稚的軍事進攻行動。」

「戰神秋楓一看戰事對我方有利,就前往木城受損嚴重地區指揮滅火、救治傷員。主要是為了安撫軍心,穩定戰士們驚慌的情緒。」

「不知從哪裡來的黑衣刺客,忽然出現在戰神秋楓身邊,為首的一名刺客彷彿空間能力超群,攻擊招數似乎沒有距離感。一出手劍就已及身,秋楓根本來不及反應,當場就被一劍穿心。那種穿刺並沒有簡單停止,似乎引起了戰神秋楓體內的連鎖反應,秋楓最後是爆體而亡,那名擊殺秋楓的刺客也因此而遭受重創。 越界日常 仰面飛了出去,躺在地上不動,似乎被秋楓戰神給奮力擊斃。」

「但是戰神秋楓卻化成了碎末,血肉散了一地,等周圍的防衛隊發現時那些刺客忽然又憑空消失了,相當的詭異,不知是何種空間法門。」

在《夏皇戰史》中如此記載:

「當夜,一切都按照預先安排好的計劃進行著,我方夜襲大軍規模宏偉的轟炸讓圖拉族的宿營地亂成了一團。我們斬首小分隊乘亂掩進木城。宿營地內火光衝天,圖拉族戰士四處亂跑。有的在救火,有的在忙著救人,有的奔跑向城門。」

「地面重型機甲的轟炸效果相當好,可並沒有令宿營的圖拉族軍心浮動,但是我們聯軍的飛行戰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了過來,儘管地面的防空塔基令我方戰機損失慘重,可是還是有八九百架戰機在圖拉族的宿營地內四處轟炸掃射,圖拉族的戰士被射殺的不計其數,地面宿營建築也紛紛燃起大火。」

「對方的戰機加入戰鬥后,按照計劃,我方攻擊飛行戰艦就開始了有序後撤,這一輪空襲終於迷惑了對方,讓駐軍宿營的指揮官現身出來指揮平息混亂了。」

「我們斬首行動小組終於等到了時機,從隱形空間中現身而出。五名時空操控戰帝立刻封鎖了秋楓四周的時空,鎖定封死三秒,絕對成立。夏皇公子洛奇身劍合一疊空穿刺擊殺秋楓,秋楓根本來不及反應,被夏皇當場斬殺。秋楓憤怒之下爆體而亡,讓夏皇遭受重傷,倒飛而出昏倒在地。我方其他參與斬殺行動的幾名戰帝級別高手連忙救援倒地的夏皇。在對方防衛小組反應過來前,夏皇即刻又醒轉過來,手一揮,立刻將我方十六名成員全部帶進異空間,安全撤離了圖拉族的宿營地。」

上述資料引自後來大夏共和國圖書館內的檔案。可信度很高,記載中有很強的現場感。但歷史記載與現實是有很大出入的。

後來夏皇本人自己翻閱這些書籍后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但這些記載讓夏皇本人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當夜,夏洛奇帶領十六名戰帝級別的高手乘亂掩進圖拉族的宿營地木城,在一處樹林中藏好,就等戰神秋楓現身。先是震耳欲聾的重型機甲的轟炸,那震撼力讓夏洛奇至今都感覺到緊張而刺激。

身處戰場才會明白那種不可抵擋的氣勢,才會明白戰爭的殘酷性。

後來空軍也來攪亂宿營地,狂轟亂炸,圖拉族的宿營地徹底亂了。火光熊熊,士兵慘叫聲不斷,救護兵都不知道該先救誰了。

空軍撤退後,夏洛奇看見對方指揮官被一群人簇擁著向自己這邊走來,瞬即發動了次元空間定點傳送,將十六名戰帝傳送至秋楓身邊。其中負責時空封鎖的戰帝三名聯手進行時空封鎖,使用的都是他們的禁招,燃燒了自己的血脈。那是針對戰神級別的絕對成立的時空封鎖,雖然戰神秋楓實力超群,但在這種禁招面前也是無能為力,只能被禁錮三秒。

三秒就足夠了,夏洛奇當即發動了身劍合一、遲緩時間、疊空穿刺。手中軒轅神劍如一道寒光般直奔秋楓心口而去。但當夏洛奇勢在必得的一劍擊殺面前,秋楓居然爆體解開了時空封鎖,雙手握住了軒轅劍鋒,但身體被夏洛奇這一戰王境后的第一刺給逼退了三步。

秋楓雙手上全是鮮血,那是被軒轅神劍的鋒利給拉傷的。但秋楓修習的是植物繫心法,雙手隨即化作老藤纏住軒轅劍奮力一甩,軒轅劍與夏洛奇就被秋楓扔到了幾十米的高空中。

隨即,秋楓發動植物囚籠,將我方十六名戰帝級別的斬殺行動的高手全部給封鎖進他的領域。然後,秋楓閉上雙眼藉助周圍森林濃厚的自然氣息修復自己爆體后受到的損傷。因為這種爆體傷及了他的本源核心,他急需恢復護住心脈,不然一旦心脈斷裂,那麼他也無法逃脫死亡。

因此,這給了在半空中落下的夏洛奇時間。夏洛奇發動天魔雲力一掌劈落,左手暗黑能量發動,劈向秋楓左臂,那左臂連接著植物囚籠,囚籠內的十六名戰帝級別的高手正在奮力破圍,所以,夏洛奇必須助他們一臂之力。

秋楓雖然實力超群,人稱不死戰神,但他並沒有見識過天魔雲力與暗黑能量,頓時被夏洛奇雙掌砍中,右臂中了天魔力,差點骨折,左臂則直接骨折,鬆開了植物囚籠的封鎖。

這兩下讓秋楓剛恢復到一半的氣血一下倒流,直接逆向心脈。心脈沒經住這一下衝擊,啪的一聲裂了一段,疼的秋楓右手一捂心口,臉色慘白,全身脫力。

夏洛奇下一刻發動死亡時空,一掌籠罩向秋楓。

這時,對方的衛隊反應了過來,三秒多一點時間,對方的高手攻擊已然及身。死亡時空將秋楓直接給封印在內無法動彈。

夏洛奇一劍走四方,對圍過來的衛隊高手每人來了一記流水的歌唱與大地之御。

靈魂衝擊讓那些戰帝級別的高手心中也是一凜,手中頓時慢了下來。大地之御彷彿在眾衛隊高手面前豎起了一道無形的厚重的土牆,根本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之後,夏洛奇發動次元空間逃遁,率領十六名戰帝閃出了圖拉宿營地木城。

對方衛隊等攻破夏洛奇的大地之御后,發現秋楓戰神已然不見了。

以為戰神秋楓已經爆體犧牲了。

夏洛奇在死亡時空中讓秋楓繼續恢復傷勢,但死亡時空的封印對於秋楓來說是無論如何也逃脫不出來了。

在太陽城堡中回憶此事的夏皇洛奇面露微笑,將桌上的幾本史書緩緩合上。

窗外陽光正好,大夏共和國的江山沐浴在神一般的陽光下。 擒獲秋楓后,夏洛奇隨即返回洞朗基地,參加飛行艦隊的全面反擊。夏洛奇率領十六名戰帝級別的高手如流星般在對方艦隊中四處開火,由於索菲亞號的速度與防禦明顯要高於圖拉族的飛行艦隊,四、五百架戰機在索菲亞中子攻擊系統的射擊中墜落。

夏洛奇一看對方軍心已經潰散,就專門擊落那些尚有戰鬥意志的圖拉族戰機,其餘的交給自己的飛行員去完成攻擊任務。

自己專門去找那些航母,二百架航母有的已經開啟了隱形,可索菲亞號的能量鎖定掃描系統不要太先進,任何有能量閃爍的飛行物在一千平方米範圍內全部現形,結果只有三十多架航母逃脫了索菲亞神出鬼沒的攻擊。

這一仗堅決打退了圖拉族南部攻擊大軍,讓兩路支援若顏城的二十萬圖拉族軍隊緊緊抱團,防守之間不敢有太大的空間,關鍵是戰神秋楓的隕落讓對方心中暗暗緊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