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女神好美,我快不行了…….」

「天哪,女神好美,我快不行了…….」

周圍的男同胞們,一個個漲紅了臉,女學員們,眼神之中無不包含著濃濃的妒忌。

「語柔,你怎麼來了?」

看到藍語柔出現,沐天元渾身氣勢盡數收斂,不動聲色的和王玉蘭拉開距離,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

「請你叫我名字,我跟你不熟!」

藍語柔冷冷道,一雙美眸在王修身上打量著,輕聲問道

「王修,你沒事吧?」

「我沒事!」

王修剛說完,立刻感覺到如數目光刺來,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自己已經死了無數次……

「那小子何德何等,居然能收到女神的青睞?」

「老天不公啊!兄弟我們一起上,捅死那個王八蛋!」

一片哀嚎,沐天元臉色一沉,還是強笑道

「語柔,怎麼說我們兩家也有合作關係,我們之間怎麼會不熟呢?」

「我說不熟就不熟!」

藍語柔俏臉依舊冰寒,不再理會沐天元,拉起王修的手道

「跟我走!」

轟!

似有驚雷在眾人耳邊炸響。

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的女神居然拉起一個男人的手走了?

我的媽呀!

出大事了!

「他媽的,這個賤女人!」

沐天元心中憤憤,隨手甩給王玉蘭一張黑卡,冷道

「今晚八點,帝豪等你!」

王玉蘭手握黑卡,心中頗為激動,目送著沐天元離去,眼神中儘是痴迷。

在沐天元面前,王修算什麼?

嘩眾取寵的小丑而已!

13班,藍語柔一路拉著王修走入了教室。

王修手握溫玉,倒也樂在其中,任由她為所欲為!

可這一幕,把13般的人下的不輕,等看到沐天元黑著臉走進來,他們都暗自吞了吞口水。

這還是他們以前認識的那個王修嗎?

當著沐少的面牽著女神的手,真是牛逼!

王修是不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不然一定會喊冤。

「你們能不能看清楚點,是女神牽著我好不好!」

回到座位上之後,藍語柔察覺到周圍異樣的目光,這才發現不妥,急忙鬆開王修的手。

「不牽了?」

王修打趣道,還漸漸的把手放在鼻子前深深的吸了兩口,一臉陶醉的樣子。

「無恥!」

藍語柔俏臉一紅,狠狠的踹了王修一腳。

可這幅樣子,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是打情罵俏。

「該死的狗東西!」

沐天元牙齒都快被咬碎了,他看中的女人,居然和其他男人打情罵俏,他只覺得頭上綠油油一片,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不是讓你離他遠點嗎?怎麼還去招惹他?」

藍語柔平復了一下心情,有些埋怨道。

聽著這埋怨的聲音,王修神色古怪。

他們兩個人之間沒有貓膩,說出去誰信?

可王修實在想不起來,他啥時候還和這個妮子有過交集。

他是又好氣又好笑道

「我為什麼會招惹他,這得問你吧?」 聞言,一道醉人的嫣紅,瞬間攀上了藍語柔的耳垂。

「長本事了是不,還敢跟我頂嘴?」

藍語柔氣呼呼的掐住了王修的耳朵。

「疼疼疼,我錯了錯了!」

王修急忙求饒道,這妮子做事情不分場合的嗎?周圍人的目光,比狼還凶,比虎還惡!

要不是藍語柔還在身邊,這群人已經衝上來把自己給活撕了!

「算你識相。」

藍語柔這才滿意的收回手,眼神之中滿是得意。

「王修!」

沐天元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拍碎桌子站了起來,雙目幾欲噴火。

導師明宏昶正好走進來,看到這一幕立刻道

「沐天元同學,訓練課馬上就要開始了,沒必要這麼著急吧?」

訓練課,班上的同學自由分組,前往訓練室對練。

這個分組,基本上都是兩人一組,獨用一間訓練室!

「王修,你給老子等著!」

沐天元強忍著怒意走出教室大門,其他同學也陸陸續續的走向訓練室。

「我們也走吧!」

藍語柔神色恢復了平靜,不由分說,又拽起王修,心中輕哼道

「你這傢伙平日里都躲開這個課程,這回讓本姑娘抓個正著,看你還怎麼躲!」

周圍一片心碎的聲音,王修也被整的沒脾氣了。

女神來強的,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到了訓練室中,王修立刻差距到一道充滿憤怒的目光。

不用想都知道是沐元正,他攔在王修面前,吼道

「王修,你敢不敢和我分一組?」

他這是變相的對王修發起挑戰,可王修根本不會慣著他。

「不好意思,我有潔癖!」

王修急忙後退幾步,滿臉的嫌棄。

「王修,別給臉不要臉!你信不信我一句話,讓你家破人亡?」

沐天元再也忍不住了,低聲吼道。

王修眼神一下子冷了下來,凝神看著沐天元。

「你可以試試!」

王修很平靜,可眾人卻感覺到一股悚然的寒意,心中沒由來泛起一股懼意。

哪怕是沐天元,都感覺有些心驚肉跳,但還是冷笑威脅道

「你會後悔的!」

人有逆鱗,觸之者死!

王修的父母,就是他最後的底線,任何膽敢觸碰之人,必須死!

「夠了!覺得時間的多,現在就離出訓練室!」

明宏昶呵斥道,眾多學員也不看熱鬧了,急忙和其他學員組隊去了。

「王修,我要和你組隊!」

藍語柔邀請道,沐天元差點就被氣炸了,他一字一頓道。

「你、敢、接、受?」

「傻逼!」

王修給他豎起一個中指,對身旁的藍語柔道

「榮幸之至。」

毫無壓力,極為隨意的就接受了。

兩人不管臉色漲紅如同豬肝的沐天元,徑直走向一間空蕩的訓練室。

等他們進入訓練室之後,刑遠航湊了上來,皺眉道

「沐少,王修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明目張胆的跟你作對?」

「去,把這小子家裡的信息給我調出來,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求饒!」

沐天元語氣森然,臉上泛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有人找死,那自己就成全他!

訓練室內,王修和藍語柔大眼瞪小眼,氣氛有些沉默。

「你不應該和他撕破臉皮!這下有些麻煩了!」

藍語柔嘆了口氣說道,揉了揉眉心,顯然是有些頭疼。

沐天元身後站在沐家,那在整個江城,都是龐大大物的存在。

「我能解決!」

王修神色平靜,至始至終,他都沒把沐天元放在眼中。

即便是強如沐家,想要獲得功法,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但王修不需要,他有大武學系統,只要有足夠的武學點,獲得功法對於他來說,並不難!

這是王修最大的依仗,沐天元,甚至他身後的沐家,又算什麼?

王修的身上,泛起一股強烈的自信。

藍語柔靜靜的看著他,一時間不由有些痴了。

就彷彿多年前的那天,她初遇王修的時候,那個時候的王修,和現在一般無二!

「叮,任務完成,獎勵五百武學點。」

小助手提醒道,王修心中一喜,這沐天元還真是好人啊。

加上今天簽到的武學,自己已經可以學習一門新的功法!

即便是最低級的功法,也能讓現在的自己受益匪淺。

好高騖遠,那是修鍊最忌諱的事情。

「來,讓本姑娘試試你的實力!」

藍語柔回過神來,嫣然一笑道。

「可以啊,不過你跟我說實話,你這麼維護我,是不是看上我了?」

王修十分自戀的說道,還做了個十分騷包的甩頭髮動作。

「你就想的美吧!」

藍語柔沒好氣道,和王修拉卡距離,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以她為中心,彷彿冰天雪地一般。

王修還沒靠近,就覺得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這股寒意,哪怕是領悟了宗師意境的他都有些承受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