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

「夫君。」

我去!

小麗一開口一群人好懸沒摔倒在地上,楊風和這個漂亮的女鬼竟然是那種關係。

楊風無奈,揉揉額頭說道:「你還是個大閨女,這樣說話就不怕別人誤會?」

這些年了,他可沒有對小麗做過什麼事簡單的來說想做也不敢,楊風可不想被弄成人干。

「人家遲早都是夫君的人。」

小麗害羞的蒙著臉,這下輪到楊風無語了,其實我真的啥都沒做好吧。

不管了,先做正事。

「先天八卦陣起!」

邪御天嬌 不論如何先收拾了這鬼嬰再說,楊風直接啟動了早就布置好的先天八卦陣一個人就可以控制的那種至於當初九叔召集師兄弟弄的那個,楊風也沒辦法也一個人掌控不了那麼大的先天八卦陣,有些東西不是實力就能彌補的。

多人陣法楊風自己也無奈,他總不能靈魂出竅去折騰吧。

「小傢伙好好享受吧!」

小麗看了鬼嬰一眼,她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就要看楊風怎麼做了,這鬼嬰執意要跑,楊風沒攔住她也攔不住。

別看這鬼嬰誕生的時間不長但兇狠程度很瘋狂接近的實力之下,小麗也無可奈何鬼嬰可不是吸血鬼只知道在天上飛不想被八卦陣給籠罩在裡面,小麗直接抽身離開回到了雕像之中。

鬼嬰的出現狠狠的刺激了小麗一把,她想努力修行再也不偷懶了否則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和楊風相處呢?

「嗡!」

巨大的八卦陣直接將別墅都給籠罩了其中楊風大聲對其他人說道,「你們先出去,我來對付它!」

「老大,這裡交給你了。」

「我們先撤不給老大你拖後腿!」

一群警察早就想溜走了聽楊風這麼一說馬上就跑看的馬叮噹很想跳上去一人踹他們幾腳,跑這麼快。犯人都不管了嗎?

其他人跑了馬叮噹卻沒有,留了下來想給楊風一些幫助。 楊風知道馬叮噹不會離開回頭對她說道,「你幫我看著這幾個人就行,這小東西我來對付。」

「好。」

馬叮噹也不是無知的人明知道這鬼嬰不好對付還搶著去出手,那是腦子有問題。

鬼嬰憤怒的吼叫著盯著楊風,它見過楊風在小診所裡面,雖然楊風沒有動手確實在診所之中,將它留在的分身給滅了現在楊風還想對付自己鬼嬰憤怒了沖著楊風和馬叮噹不停的尖叫,聲音很尖銳像是要刺穿人的耳膜一樣讓人聽了腦子感到疼痛耳膜像是在被針扎一樣。

楊風還好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馬叮噹皺了一下眉頭看著幾個沒暈過去的犯人抱著腦袋痛得打滾急忙走上去對著他們的腦袋就是一下將他們全部敲暈。

「還想犯事!」

楊風大喝一聲抬起手右手食指和中指朝著鬼嬰點了過去,金色的光點直接撞在了鬼嬰的身上讓不斷大吼大叫的鬼嬰只能被打的停止下來聲音中斷了。

「呀!」

鬼嬰的大叫被楊風給打斷,憤怒的齜牙咧嘴很難相信它這樣的東西會有那麼大的嘴還有一嘴的尖牙這要是被咬上一口絕對的爽歪歪。

鬼嬰被楊風給氣壞了身可怕的陰氣不斷暴漲在八卦陣之中瀰漫,陰風陣陣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好強的陰氣,不會比小麗弱多少,殺人吞噬魂魄成長的厲鬼就是可怕,這提升的速度太快了可惜一個個都別想度過大境界,達到鬼王境界已經算是封頂了有利就有弊!

不斷殺人吞噬魂魄的厲鬼,實力增長是很快可一旦它們的實力達到了鬼王境界還想繼續提升千難萬難而小麗那般吸收陰氣,藉助無數的天地寶材修鍊的鬼雖然速度比較慢但氣息平穩,突破也相對容易,任何修鍊的方法都有好處也有壞處。

談不上哪一種更好,厲鬼實力增長快因為他們怨恨太深,只想快速增強實力殺人復仇。

而小麗這樣的則是想突破到更高境界,不斷增強自己。

好比同樣是道士楊風這一脈和毛小方一脈都有諸多不同,前者一步步穩紮穩打修鍊速度較慢,後者前期實力提升較快,但後期會越來越緩慢突破也更加困難。

「鎮!」

在我的八卦陣之中還想逞凶,你問過我沒有?

楊風冷哼一聲先天火八卦陣啟動鎮壓了下來,將八卦陣內濃密的陰氣被鎮的散開來。

「呀!」

龐大的壓力擠壓在自己身上鬼嬰氣的大喊大叫,可惜他只能發出一些咿呀咿呀的聲音不能說話。

被楊風給惹怒了鬼嬰那猙獰接連的臉對著楊風雙眼之中滿是怨恨,可想而知這小東西怨恨有多深,張開嘴就朝著楊風吐出了一個球,準確的來說是一個比較小的人頭!

如果仔細看會發現鬼嬰吐出來的東西其實不是什麼紅色的球,而是一個小小的人腦袋!

就像是它脖子上掛著的人頭一樣,只是太少了,一般人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來這是鬼氣凝聚的球還是人頭。

八卦掌畫出一個從八卦楊風將鬼嬰的人頭引導到了地上。

「轟!」

地面直接被炸出一個大洞來,彷彿一個高爆手雷在地上爆炸了一樣,威力強勁。

楊風早早的退後吃驚的看著地上的大坑,這鬼嬰這一手真強勁!

「呀!」

自己的攻擊被楊風給化解了鬼嬰大叫一聲朝著楊風飛來張開大嘴和利爪想要將楊風身上的肉撕幾塊下來。

只是讓鬼嬰不解的是楊風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對著自己不知道想幹嘛,但鬼嬰本能的感覺到不妙,停止了下來嘴裡發出凄厲的叫聲,脖子上的人頭一個個一飛了出來擋在它的身前。

「真麻煩!」

楊風暗暗嘀咕一聲對著鬼嬰的手指點了一下一道紫色和的雷電朝著鬼嬰劈去。

在別墅內戰鬥,楊風連厲害點的引雷決都不能放,不然這別墅直接沒了這別墅雖然沒人住,但價格很昆貴。

楊風可不想破壞了別墅,到時候警方以此來坑自己。

游龍困淺灘這就是楊風的真實感受,在城市內對他的實力限制太大。

幾顆嬰兒腦袋和雷電撞在了一起,狂暴的雷電直接被陰森的鬼氣給引爆發生了爆炸,強大的爆炸衝擊震得楊風都退後了幾步。

八卦陣搖晃了幾下,竟然出現了裂痕!

「糟了!」

楊風沒料到這麼簡單的攻擊,竟然導致爆炸將八卦陣給鎮裂了。

「呀!」

不出他所料鬼嬰發出一連串的凄慘叫聲然後順著裂痕之中鑽了出去,狠狠的瞪了楊風和馬叮噹幾眼然後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居然跑了!」

馬叮噹也沒想到被楊風鎮壓在八卦陣的鬼嬰會跑掉有些無奈的看著楊風,楊風無語望天。

「你看我幹嘛,是我想讓它跑的嗎?這別墅炸了只要賠償幾百萬你來賠嗎?」

「我沒錢。」

馬叮噹很光棍的表示自己沒錢你看著辦,而且現在鬼嬰都跑了說什麼都沒用。

「將他們弄醒。」

無奈,楊風只好將八卦陣給撤掉,招呼外面的警察們進來繼續看守犯人。

剛才的爆炸很激烈外面的人也聽到了,聽到楊風呼喊他們,一個個跑進來都看著楊風,似乎在問。

「老大,那鬼東西死了沒?」

「沒死。」

楊風給的答案讓他們有點小失望。

「我不敢太用力結果讓他跑了。」

跑了就是跑了沒辦法不是楊風不給力,而是小東西太狡猾。

「走吧,我請你吃宵夜。」

鬼嬰跑了楊風有點鬱悶想弄點東西吃別人吃飯他可什麼都還沒吃呢。

馬叮噹拍拍身上的灰塵看了一眼幾個被弄醒來嚇得嗷嗷大哭的犯人,嘆了氣跟著楊風離開了別墅,

「前輩你就不怕那東西跑回來嗎?」

「怕有什麼用。」楊風聳聳肩膀回答道:「只能繼續等了先將這個半個月時間扛過去再說我覺得它不會回來了,除非實力再一次增強那些畏罪潛逃的人要倒霉了。」

「前輩,這鬼嬰是如何找到這些人的?」

馬叮噹一直想不通鬼不都是只會對看到害死自己的人復仇嗎?怎麼整個黑暗診所牽扯出來的人全部都遭殃。

「它身上的血管沒看到直接進入人的身體嗎?我沒猜錯的話肯定能奪取別人的記憶,這樣就能知道都牽扯到一些什麼人了。走吧,先找個地方坐下再說。」

開著車帶著馬叮噹,兩人找了個吃宵夜的攤子點了一些吃的。

馬叮噹根本那就不餓隨意的吃著,倒是楊風吃的很香。

「老闆,再放一點辣椒。」

香江地區吃的東西口味都會比較淡,所以需要自己添加調料而楊風自己又是一個無辣不歡的人。

看著楊風吃的辣椒,馬叮噹表示有點扛不住。

「看來我的大學生涯會不停的被推后。」

馬叮噹幽幽的嘆了口氣。

楊風看了她一眼問道:「你姑姑什麼時候回來? 錦繡紅顏亂江山 還在尋找將臣的蹤跡嗎?」

「對。」

想到這些事情馬叮噹就是一陣苦惱。

太煩了,從小到大一直被灌輸馬家女人的職責就是殺將臣耳朵都起老繭了,偏偏還不能不聽。

馬叮噹很苦惱楊風對此只能表示無能力,誰讓馬家女人的宿命就是這樣呢,他有什麼辦法,將臣,嘖嘖不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跑來香江也不知道目前的自己如果擺下一個七星陣能否將將臣弄死。

吃完宵夜,楊風直接將馬叮噹丟在了別墅里繼續呆著十萬塊不是那麼好拿的想要錢繼續看守這半個月吧,只要鬼嬰不出現楊風就不會前往別墅。

時間一天天過去別墅很安靜,鬼嬰沒有再次出現只是那些畏罪潛逃的人死了一些包括在精神病院的幾個報紙和新聞一直在報導一些離奇死去的人,導致某些畏罪潛逃的傢伙不敢躲了第一時間跑到警察局自首希望警方能夠保護自己。

壓力越來越大,弗格森只能找上楊風想知道他有沒有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除了將人送到別墅去保護起來,還能怎麼樣,限於這半個月超出時間我可是要加收費用的。」

看弗格森也是操碎了心楊風只好讓他將更多的人送到別墅去保護起來,但僅限於半個月,過了半個月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楊風不可能無限期的去保護這些人。

而且以他的價格,政府也扛不住多久楊風猜測頂多一個月政府就要另外想辦法了不過鬼嬰能扛得住一個月嗎?

守了半個月後,馬叮噹堅訣不肯繼續了拿著十萬塊跑了。

楊風只好將二哈丟到別墅去看著,二哈和小麗雙重保險就算自己不去,鬼嬰也拿裡面的人沒辦法前提是它敢現身。

再來一次楊風定可豁出去多破壞一點東西也將它收了,這小東西就是個禍害留不得。

「哈哈哈哈,終於煉製成功了!」

香江警方還在為了鬼嬰的事件頭疼,遠離香江的汨羅國,雌雄大盜的屍體終於被煉製成了陰陽屍,看著眼前的這個蟲子一樣的繭,降頭師得意的大笑自己終於成功了! 「師父,不要!求求你不要殺我們,放了我們吧。」

和電影不同的是,降頭師的另外兩個弟子知道自己師父要拿他們去餵養陰陽屍嚇得魂不附體。

可惜求饒沒有什麼用,因為降頭師將他們給綁了起來就等著陰陽屍誕生然後給他餵食物誕生的一刻,陰陽屍吃了修道之人的腦子實力會大增。

「傻徒兒,為師怎麼會害你們呢,你們師兄師姐被我練成陰陽屍,你們應該感到高興才是作為他們的食物是你們的命!」

「哈哈哈!!!」

大笑著降頭師將兩個徒弟的嘴封起來,將他們丟到了陰陽屍的繭旁。

「嗷!!!」

只見繭直接破開雌雄大盜的原本被搶打破的腦袋已經復原了從繭內伸了出來,對著兩人的腦袋就啃了起來被綁起來的兩人發出一陣陣慘叫。

兩人的腦袋活生生的被陰陽屍給啃,瘋狂的吞噬他們的腦髓,兩人嘴被封住了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是他們的身體不斷扭動,被繩子勒得皮開肉爛,依舊在掙扎一張臉表情猙獰不斷扭動。

「哈哈哈!吃吧吃吧!等你們吃了腦髓我就能控制你們,到時候我將擁有無數的榮華富貴!」

很多修道之人都想用自己的本事去謀取榮華富貴卻沒有幾個人走和楊風一樣的路反而弄一些歪門邪道的事情。

這一點楊風一直想不通你只要有本事找你做事的人多得是,不缺乏有錢人,到時候還怕沒錢沒權利嗎?

有錢人和有權利的人都要拿你當祖宗供奉起來,偏偏這些人一心想的就是快速擁有榮華富貴然後各種搞事情,要是他們學習楊風的話只要有點耐心腳踏實地的慢慢來榮華富貴那是遲早的事情。

感受到自己的兩個小弟子身體不動了降頭師疑惑的低頭一-看發現繭破了,而陰陽屍不見蹤跡。

「怎麼會呢?難道是出錯了?」

他頓時急了自己耗費那麼多心血才將陰陽屍煉製出來可千萬不要出現問題著急之下他已經忘記了,陰陽屍沒有徹底控制之前,是不能隨便靠近的。

「啊!!」

當降頭師低頭去看的時候,一根藍色的巨大棍子帶著無數的尖刺,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將他拉進了大繭之中,陰陽屍那不里不女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的好師傅你想去哪裡呢,你的腦髓才是最香的不是嗎?」

「原來你一直在算計我們啊!」

「不要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