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只露了半張臉就這麼迷人,若是取下面紗那豈不是能把人迷暈?」

「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只露了半張臉就這麼迷人,若是取下面紗那豈不是能把人迷暈?」

「取下面紗?有膽子你去試試?那女子雖然隱藏了修為,但實力絕對不弱,至少你不是對手!」

「唉,羅征真是幸運兒,要是我身邊有這樣一位美女相伴就好了……」

羨慕,妒忌的聲音,一時間此起彼伏。

這麼多道目光注意到自己身上,羅嫣一時間也有些緊張,畢竟她好久都沒有遭遇這樣的場面了。

這數萬道目光之中,也有一道目光非常的不開心,這道目光的主人便是朱千凝了,

一個積分對於朱大小姐來說不算什麼事情,既然能夠親臨現場,她自然會趕到現場,只是沒想到了現場后卻看到羅征跟一位女子招手。

先前朱千凝可沒發現羅征身邊有什麼女人,為何一場全峰大比之後,一個個的都冒出來了,朱千凝撇撇嘴吧,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不是先知,自然不可能知道那蒙面女子是羅征的妹妹羅嫣,她這算是吃錯醋了。

就在眾人各種議論的時候,裴天耀也走上了比斗場。

上一場與華天命的比斗,裴天耀動用了不動明王本尊,以摧枯拉朽之勢破掉了華天命那蘊藏著極雷劍意的天罰之劍。

那一掌,給眾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眾人這才驚覺原來裴天耀將實力隱藏的如此之深!青雲宗果然是卧虎藏龍的地方,如此年紀,就已有如此能耐,而且還是不動明王轉世,日後裴天耀取得的成就恐怕不會低於宗主石驚天。

至於羅征,在眾人看來這一場比斗恐怕凶多吉少了。

雖然羅征也打敗了領悟極雷劍意的華天命,並且還擁有了劍靈。

可是再強,強的多不動明王轉世的裴天耀?佛門奧妙,博大精深,底蘊更是強的一塌糊塗,羅征或許天賦出眾,可是無論是境界,還是表現出來的絕對實力,都無法比肩裴天耀。

「為什麼我覺得,羅征有可能會贏?」一位弟子說道。

「的確,羅征戰華天命顯露出來的力量的確算不上強大,可是大家忘記了?羅征這傢伙簡直就是遇強則強,從最開始的時候他表現出來的實力就很一般,可是隨著全峰大比的進行,實力穩步攀升。」

「嗯,羅征也是一個奇葩,面對先天大圓滿的實力,他也是艱難取勝,面對照神境的他還是艱難取勝,面對華天命的時候他依舊是艱難取勝,說不定面對裴天耀,他還是能艱難取勝,哈哈!」

總體來說,覺得裴天耀會贏的佔據了七成,而只有三成認為羅征會贏。

關鍵之一就是境界之上有巨大的差距,倘若羅征現在先天二重就能打敗裴天耀的話,那麼等他達到裴天耀這個境界之後,豈不是照神境內無敵手?

裴天耀站定在比斗場上后,那雙沉靜的目光望著羅征說道:「我很欣賞你,能夠選擇讓我休息三天,按照我的推測,如果不動用不動明王的本尊,我恐怕很難打敗你。」

羅征則一邊將手中的寶劍掏出,微微搖頭:「選擇與最強的你戰鬥的並非是我,而是我的武道之心!如果不與完整狀態下的你打一場,我的念頭恐怕很難通達。」

通達,便是年頭暢快,暢通!

武者修鍊經常會遭遇各種各樣的瓶頸,若是自身的念頭不通達,那麼自身就會感到不暢快,那麼武道就會受阻。

所以無論勝敗,羅征都會選擇與全盛實力的裴天耀一戰。

「原來如此,」裴天耀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澤,「像你這麼有雄心的少年,我許久都沒有遇見了!」

裴天耀是修鍊佛門功法,遵循佛門十戒才能夠保持現在的心態,可是羅征修鍊的乃是劍道,並沒有強大的戒律加身,卻能夠將武道之心堅持到這種地步,只能說羅征對自己的心性也控制到了極致。

靈魂強大,肉身強大就連心性也如此強大,不得不說羅征是一個可怕的人。

「不多說了,這一戰,我要贏!」羅征的寶劍從須彌戒指之中驟然射出來,劍身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光彩奪目,與華天命一樣,羅征同樣也選擇先攻!

裴天耀的實力太強,對付他必須要搶佔先機,高手的著眼點都是一樣的,可惜的是華天命的先手並沒有搶到,反而被裴天耀用層出不窮的佛門功法給壓制了。

裴天耀不慌不忙,雙手一合,食指與無名指同時指出,一記《無相劫指》就朝著羅征點過來。

對於羅征想要搶佔先機的動作,裴天耀自覺地自己可以應付自如,但是他忘記了,羅征並非華天命……

華天命是天生的劍客,依靠的是手中的蝕血劍。

而羅征乃是全才!劍,是他最為犀利的武器,也是他最為倚仗的進攻方式,但這並不能說明他其他方面就比裴天耀弱!

「叮!」

《無相劫指》的指勁颳起一道凌厲的勁風,將羅征這一劍打偏。

如果是華天命的話,肯定會想方設法穩住自己的劍,然後再對裴天耀進行攻擊,最多也只能用劍步來應付。

可是羅征的劍鋒一偏,他卻直接揮舞出了自己的拳頭。

「龍鱗全開!」

藉助一百多枚龍鱗的力量,羅征的胳膊彷彿一隻充滿氣的氣球,每一塊肌肉都暴漲起來,上面的青筋如同一根根虯龍盤踞。

裴天耀壓根沒想到,羅征連真元都不用,居然僅僅靠著肉身就是一拳?

所以在羅征揮舞出那一拳的時候,裴天耀沒有太在意,只是想用《大千葉手》中的巧勁化解羅征的這一拳,可是當羅征的拳頭靠近的時候,裴天耀的臉色頓時大變。

羅征這一拳的威力,遠遠超出了裴天耀的估計,只有倉促的將金鐘罩運轉起來,他的心性一向平淡如水,但此刻也忍不住鬱悶,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人類,天生神力也該有一個度啊!

「咚!」

羅征一拳砸在了裴天耀的金鐘罩上!

那金鐘罩的確堅固無比,被羅征如此兇悍的力量猛擊之下,也沒有完全破碎,只是上面已經布滿了裂紋。

可是羅征強橫的力量直接將裴天耀砸的橫飛出去,重重的撞在光幕結界之上,才停了下來。

青雲宗的長老們早就料到羅征與裴天耀的戰鬥威勢太強大,今天前來觀戰的弟子又多,所以幾大長老聯手施展結界,將這光幕結界弄得堅固無比,故而裴天耀這一撞之下,竟然只是晃了晃並沒有破碎。

「一拳把裴天耀砸飛了?要不要這麼變態?」

「你們剛剛不是看好裴天耀的嗎?怎麼樣?我就說羅征是一個遇強則強的異類吧!這種規律已經在他身上上演過好多次了,一會兒裴天耀肯定要發威,但是被羅征抗住之後,羅征肯定還能反擊!」

「不過是用天生神力打了裴天耀一拳,這又如何?裴天耀的實力還沒施展呢!」

「說得好像羅征就用了全力似地,羅征可是連真元都沒用!」

圍繞著兩人,眾人又開始討論起來,不少人甚至還起了爭執。

在弟子之中只有趙昭一個人,背負著雙手,臉上帶著輕笑,「吵吧,吵吧!反正老子已經賺的盆滿缽滿了,也賺夠本了!」

最後一輪決賽,趙昭沒有押羅征贏,也沒有押裴天耀贏,不是他不想押,因為他一路押羅征贏到了現在,可以說他現在的財富能夠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了,他找的那位莊家跟趙昭對賭,等於是破產了!

其他的莊家更絕,一聽是趙昭來押羅征的,根本就不理他,血淋淋的前車之鑒,誰也不知道羅征會不會贏,要是輸了還好,要是羅征贏了,以趙昭押那麼大的額度,同樣也會破產。

所以趙昭絲毫不在場上的輸贏,反正他贏夠了,一場全峰大比下來就變成大富翁,估計整個青雲宗只有他一個人了,而這一切都是拜羅征所賜,從心底來說,他還是希望羅征能贏!

裴天耀從地上爬了起來,神色也開始變得無比認真,從他進入青雲宗以來,還從來沒有人讓他如此狼狽過。 藥典廣場上空,隨著小伊的出場,便是接連引發一陣哄堂大笑,先是把魂虛子的虛無吞炎子火嚇得不敢出來。

而後,一句蕭胖子更是讓得眾人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傢伙,實在太可愛了。

從小伊的出場來看便知道,這小傢伙可是捕獲了很多少女心,那咿咿呀呀的萌樣,對於那些美少女來說著實有著莫大的殺傷力。

「咿呀,略略…蕭胖子!」

似是瞧得蕭寒的窘樣,小伊那肥嘟嘟的小臉上滿是得意之色,這不,還對著蕭寒吐著小舌頭,再次叫起了令人哭笑不得的蕭胖子!

一個英俊的帥小伙,當眾被這小傢伙叫成蕭胖子,那場面,著實令人大笑,即便蕭寒是帝閣閣主這般尊貴身份,但是此刻眾人依舊忍不住笑出聲來。

「嘻嘻,蕭胖子!」高台上,沐雪琴掩著小嘴,彎成月牙的美眸盯著蕭寒,偷笑不已,似乎覺得這個外號很不錯呢。

蕭寒目光在下方掃視了一圈,額頭上黑線直冒,這下子,有些丟臉啊,蕭胖子?這讓他堂堂帝閣閣主的面子往哪兒擱?

「咳咳,蕭閣主,抓緊時間開始吧,大家都等著你露一手。」此刻,首位的葯丹站起身來,笑著打了個圓場,算是讓眾人的注意力又再次回到了煉丹上,虛空上的五人,可是來爭奪大陸第一煉藥師的稱號的。

而且,剛才,蕭炎四人都亮出了各自的強大異火,蕭炎召喚出了凈蓮妖火,異火榜排名第三,萬火長老召喚出了九幽風炎,異火榜排名第十,神農老人召喚出了生靈之焱,異火榜排名第五,魂虛子召喚出了虛無吞炎的子火,蕭炎四人的火焰,皆是天地間極為強大的異火。

此刻,就只有蕭寒一人不曾亮出他的火焰了,身為大陸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之一,無論是鬥氣還是煉藥術皆是遠超同輩的蕭寒,他,又會掌控著什麼強大的火焰呢?

眾人都很期待。

蕭寒瞪了眼坐在蕭炎肩頭吐著小舌頭嘲笑他的小伊,隨即他也是不再拖沓,心念一動,霎時間整方天地的溫度驟然升高,甚至這方天穹都變得赤紅起來,火燒雲層,籠罩天地。

「熊熊!」

而後,在眾人那驚駭萬分的目光之下,眾人發現,自己的身體上開始有著一團赤紅如血的火焰瀰漫出來,而且這赤紅火焰,越燒越旺,一股近乎毀滅的氣息降臨在他們身上,那赤紅火焰欲將他們焚成灰燼,此刻,一些實力較低者開始驚慌的大叫起來,他們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即便是場中的那些斗聖強者也是感到了心悸,這團赤紅火焰,很恐怖!

不過,就在那團赤紅如血的火焰欲將眾人的身體完全籠罩之時,天際的蕭寒手掌輕揮,霎時間,那些赤紅火焰動了,紛紛離開眾人的身體,而後化作了一股赤紅血色洪流瘋狂地朝著蕭寒奔涌而去。

那一股赤紅血色洪流呼嘯天穹,攪動可怕的火焰浪潮,洪流又彷彿化作了一條赤紅長龍遊盪九天。

吼!

最後,赤紅長龍仰天長嘯一聲,便在蕭寒周身纏繞著,遠遠看去,赤紅長龍盤踞在蕭寒周身,後者像是一位訓龍師一般,那可怕的赤紅長龍竟溫順地臣服在蕭寒腳下。

「那是什麼火焰?」此刻,眾人皆是驚訝地盯著盤踞在蕭寒周身的赤紅長龍,剛才,這一股恐怖的火焰竟然是從他們體內湧出,這如何不讓他們驚恐?而且剛才這赤紅火焰湧出的一瞬間,他們真切感受到了一股近乎毀滅的氣息將他們籠罩,甚至他們都感受到了死亡之感,若非最後關頭蕭寒收走火焰,恐怕此刻他們已經是一死人了。

火焰撤去,不少人都有種劫後餘生之感,背後已經濕透,不過此刻看向那赤紅火焰,眾人依舊有種心悸的感覺,這火焰,太過詭異了,而且在異火榜上未曾聽說過有這種火焰,但是其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卻絲毫不弱於排名前五的異火,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是一種新異火?眾人好奇地打量著那赤紅火焰,心中暗暗猜測著。

那自然是業火,但凡心有慾念者,便有業火滋生,此刻,從眾人體內燃起的業火,便是被蕭寒全都召喚出來了,他掌控業火神冰,自然可以將世間業火為其所用。

「幾位,請開始煉丹,一展丹技吧!」葯丹從蕭寒的業火上收回目光,朗聲道。

聞言,蕭寒等人也是不再拖沓,大手一揮,各自用火焰凝聚出一尊葯鼎,到了九品這個層次,用異火凝聚的葯鼎品質無疑更好。

一時間,五尊顏色各異的葯鼎懸浮在五人面前,五人各自出手煉丹,一株株珍貴的藥材不斷從納戒中飛出,而後迅速被強大的火焰提煉成精純的藥液。

抬頭看去,廣場上的眾人皆是一臉震撼之色,蕭寒五人的煉藥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煉藥的數量也是龐大的驚人,足足有數千種藥材在各自頭頂盤旋,每一次提煉藥材,極快,根本沒有半分失誤,那一手煉藥術,行雲流水,眾人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場完美的藝術表演。

「不愧是煉藥大師啊!」眾人面露崇拜之色的盯著天際的五人,那種煉藥水平,他們在嚮往,尤其是看到蕭寒和蕭炎之時,一些年輕一輩皆是目光火熱,站在最高的煉藥舞台上與老一輩大師一爭高下,當真是嚮往,若是有朝一日他們也能站在這種舞台上就好了,一絲強烈的渴望在這些年輕一輩心中滋生,已然將蕭寒二人看做了自己學習的榜樣。

蕭寒五人皆是大手筆,數以千計的藥材不斷投入葯鼎提煉,數不清的精純藥液被提煉出來,藥液懸浮虛空,被一道道靈魂力量包裹著,一股無比濃郁的葯香瀰漫天地。

光是這般提煉藥液,便持續了數日時間,讓得眾人皆是驚訝不已,這五人到底是在煉什麼級別的丹藥啊?

如此繁瑣的煉藥程序,以前他們根本未曾見過,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們面前的五人,皆是站在大陸煉藥巔峰的宗師人物,如今出手爭奪這大陸第一煉藥師稱號的大比,他們出手煉的丹藥自然非比尋常。

「這幾個傢伙,竟然都在煉製九品玄丹,真是夠瘋狂的……」 「戒嗔戒怒,戒驕戒躁,戒貪戒色,戒……」裴天耀不斷地默念道。

裴天耀的心性極好,不代表他沒有感情,能夠絲毫沒有感情波動,那不是人,是神。

不過裴天耀的剋制力非常強,儘管被羅征一拳打的如此狼狽,但心境的波動隨著他念念有詞之下,恢復了平靜。

他的心境就像是一湖春水,平淡如一,波瀾不驚,剛剛卻忽然泛起了漣漪,眼看著漣漪要化為波浪自亂心神的時候,卻驟然又被裴天耀所控制,慢慢的平復……

「你的力量,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天生神力也是有限度的,你的力量已經超越先天生靈的極限了,」裴天耀面色凝重的說道。

此前,羅征也爆發過全力,但是大多數人卻沒有裴天耀這等眼光,能夠看出羅征力量的詭異之處。

但憑肉身的力量,羅征的確已超出先天生靈的極限。

力量並非是無限度使用的,必須要匹配強悍的肉身,若是力量太強,而肉身的強度跟不上,那麼羅征在出拳的時候,自己的肉身就會被自身的力量壓垮。

而羅征的肉身經過千錘百鍊,成為中品靈器之身,堪比靈器的肉身自然還是能夠承擔這般力量!

這是羅征最大的秘密,他自然不會告訴裴天耀了,羅征笑道,「我可選擇不說嗎?」

「嗯,可以,不過我對肉身的力量同樣也很有自信,」裴天耀點了點頭,籠罩在他身體周圍的那個金鐘罩驟然潰散,隨即不斷地有金色的真元湧出,覆蓋在了裴天耀全身,讓他看起來金光燦燦,宛若一尊純金打造的人!

這時候的裴天耀跟羅征身體上出現那神秘的金色符文的形態很像,但是兩者卻有根本上的不同。

羅征的身體開始吸收火焰的時候,那些金色符文變成一個個金色的漩渦。

而裴天耀的每一寸皮膚都變成金色,整個人看起來就如同一個黃金打造的金人一般!@^^$

「金剛不壞之身!那是金剛不壞之身!」有一位弟子忽然大叫起來。

華天命看到裴天耀的金剛不壞之身,心中嘆了一口氣,他自己固然是將裴天耀的不動明王虛影給逼迫出來了,可是裴天耀的手段似乎遠遠不止這一種,這金剛不壞之身顯然也是裴天耀的另外一個殺手鐧。

「金剛不壞之身嗎?」看著金燦燦的裴天耀,羅征捏了捏拳頭,心中已經是躍躍欲試。

他擁有靈器之體,在肉身之強橫程度,恐怕就連宗主石驚天都不如他,畢竟青雲宗的人主修的體系乃是真元體系,很少有進行法體雙修的,因為那個太難了,人的壽元有限,樣樣精不如一樣精,法體雙修註定吃力不討好。

嚴格來說,羅征並不演算法體雙修,因為煉體術的修鍊方法與羅征這種「挨打式」的修鍊方法完全不同,羅征與其說是煉體,不如說是把自己當做兵器在修鍊。!$*!

但是他這樣方法,雖然不是煉體術,但比煉體術更厲害,更霸道!

在裴天耀施展出金剛不壞之身後,羅征卻將手中的流光劍塞回了須彌戒指中。

「羅征想幹什麼?他把劍收回去了?」

「不懂了,想不通,裴天耀都啟用金剛不壞之身了,他居然收劍?這是打算認輸了?」

「他該不會打算用自己的肉身,跟裴天耀硬撼吧?羅征的肉身雖然強悍,但面對金剛不壞之身……這?」

眾人愣住了。

天生神力,肉身強橫,羅征在全峰大比的前半段就靠著這兩件法寶,保持著全勝,眾多弟子都很清楚。

但是你肉身在強橫,終究是有極限的,所以全峰大比的後半部分后羅征拔劍,就沒有再依靠天生神力和強橫的肉身了,不少觀眾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煉體術再強大,終究不是真元的對手,碰到之前實力弱的弟子還能夠應付,碰到王允,華天命這樣的強者,你試試?

讓眾人驚愕的是,面對裴天耀他竟然打算又這麼干?

人家裴天耀敢這麼做,是因為他練就《金剛不壞之身》,其實裴天耀身上金燦燦的那一層也是由真元凝結而成,而不是他肉身本身的能力,你羅征光憑藉肉身跟裴天耀對撼,這不是找死么?

此刻,最為驚愕的一個人是羅嫣。

這個時候她已經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她的目光一直沒有從哥哥身上離開過。

能夠在全峰大比上過關斬將走到這個地步,即使沒有觀看哥哥此前的戰鬥,羅嫣也明白哥哥真的很強。

但是她沒想到羅征強悍到這種地步!

「哥哥真的打算去硬碰硬」

「好自信!」

「哥哥,加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